第50章 套話

    

-

廢棄碼頭。

溫暖的晨曦撒在身上,懶洋洋的,令人不禁心生懶惰。

江漁漁鼻翼間充斥著海水特有的腥氣與雨後泥土的味道。

她動了動身子,卻被粗糲的麻繩磨的手腕一疼,頓時清醒了過來。

清醒的一瞬間,身體的所有感官全部歸位。

江漁漁感覺自己的後腦鑽心的疼,昨夜的發生的事情全部湧上腦海…

……

昨晚21:17分。

門口響起了門鈴聲。

江漁漁透過貓眼看向門外。

門外是一個年輕的姑娘,看起來嬌嬌小小的,不知道為什麽這個點來敲門。

江漁漁冇有開門:“誰在外麵?”

門外的小姑娘:“江小姐你好,我是羅伊,青絲戲劇組後勤部的,楚戈先生在拍戲的時候受了傷,現在在中心醫院急診科,他指名想見你,我是來接你去醫院的!”

楚戈受了傷?

江漁漁心中一緊,但冇有立馬相信這小姑孃的話。

她抿了下唇,給楚戈打過去電話。

“嘟…嘟…嘟…”

電話響了一會便接通了。

“喂!”

電話那頭一個陌生的男聲傳出來。

江漁漁微微一愣:“你是誰?楚戈呢?”

電話那頭的陌生男人:“楚先生受傷了,這會在做手術,手術大概需要兩個小時,您晚點再打過來吧。”

江漁漁的心裏咯噔一響。

楚戈真受傷了?

還要做手術??

傷的這麽重?

江漁漁抿了下唇。

楚戈來到這個世界後,無法在人前動用真氣,這一點她是知道的。

青絲戲裏不缺吊威亞、打鬥的戲份,楚戈會受傷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她將門微微打開一個縫,看向門外的小姑娘。

那小姑娘見狀,立馬將自己的工牌拿了出來:“江小姐你看!我真的是羅伊!”

心急則亂的江漁漁並未多想,趕忙換了身衣服後就和羅伊一起出門了。

剛剛纔上車,她的腦袋就捱了一悶棍,之後就失去了意識,等醒來時,已經到了這裏。

現在想來,昨夜之事疑點頗多,是她心急大意了。

若是當時她多留一個心眼,先給孔導打個電話,隻怕也不會被誆騙到了這裏。

也不知道是什麽人把她綁來的這裏,把她綁來了這裏又是想乾什麽?

她被反綁了手腳扔在地上,現在動也動不了,隻能在有限的範圍內轉動腦袋,觀察著四周的環境。

這裏臨近海岸、潮濕破敗,四下裏都是一股腐朽的味道。

她基本可以斷定,這裏是郊區的廢棄碼頭。

正好她思考如何脫身的時候,她身後傳來腳步聲。

“醒了?”

熟悉的聲音令江漁漁渾身一顫。

她冇有回頭,而是迅速的閉上眼睛裝暈。

周雲嗤笑一聲:“別裝了,我都看到你動了。”

江漁漁:“……”

……

另一邊。

正準備去警察局報案的楚戈突然收到一個郵件。

郵件的內容很簡單,隻有一張照片一句話。

【今晚8點,你一個人來老漁人碼頭,不許報警,否則後果自負。】

照片上是被反綁了手腳,靠在廢墟上的江漁漁。

楚戈一瞬間紅了眼尾,滔天的戾氣四下散開。

陳沫和栗芷嚇得一顫。

陳沫直覺楚戈是收到了魚頭的訊息:“怎麽了?可是有魚頭的訊息?”

想到那個郵件,楚戈摁滅的手機螢幕。

……

晚上07:26分。

江漁漁看了眼不遠處正在吃泡麪的周雲。

月餘冇見,周雲似乎比之前胖了一些。

不僅如此,他雙眼佈滿血絲、鬍子拉碴,原本梳的一絲不苟的頭髮如今也亂糟糟的,看起來格外不修邊幅。

可以想象,這段時間周雲過得並不好。

感受到她的目光,周雲看過來。

他冷哼一聲,繼續低頭吃泡麪:“看什麽?”

江漁漁挑了下眉:“你好像過得很不好?”

周雲吃麪的手一頓,臉上頓時佈滿陰霾:“明知故問?”

江漁漁搖了搖頭:“冇有,單純的感覺你狀態很糟,所以隨口一問。”

周雲將手中的麪碗扔了出去,狠狠的往地上啐了一口。

“你是楚戈的女人吧?我混成這樣,還不是拜你家楚戈所賜!

要不是因為他,我的那些黑料又怎麽會全網都是!

就是因為他,我名聲徹底臭了!

所有的代言公司都要和我解約,之前已經談好的戲也全部都換了人,我不僅無戲可拍,還要陪一大筆違約金!

如今我什麽都冇有了!還欠了一屁股債!”

他走上前,居高臨下的看著江漁漁:“你也別怪我,我本來冇想綁你的,可是楚戈天天不是在劇組就是有保姆車進出,我根本近不了他的身,所以纔想著對你下手。

你最好祈禱,楚戈能像個男人一點,到了約定的時間會來救你。”

江漁漁臉色一白。

這瘋子想對楚戈乾什麽?

她眸子一轉,抿了下唇:“有話好說嘛,綁架也解決不了問題是不是?萬一楚戈不來救我,那你今天的所作所為不也白搭了嘛?

再說了,不就是欠債嘛,人生還長著呢,慢慢還就好了嘛,乾嘛搭上自己後半輩子的前途是不是?”

周雲氣笑了:“你知道我欠了多少錢嗎?一億三千萬!還?我拿什麽還?我拿命還嗎?

啊,對,如今我隻有爛命一條,楚戈來了,你兩給我陪葬,楚戈不來,你一個人跟我陪葬,我怎麽樣都不虧的!”

江漁漁沉默。

看來周雲是已經抱了必死的心。

隻是不知道他打算一會怎麽對付楚戈。

她得再套套話。

略一思忖,江漁漁抬起眼皮看向周雲:“那你最好祈禱楚戈別來,他打架很厲害的,你這個小身板,不是他的對手。”

周雲本就心煩意亂,一聽江漁漁這話,瞬間就氣冒煙了:“你覺得我會蠢到跟他肉搏?”

他抬手指向江漁漁身後的廢墟:“知道我為什麽把你綁來老漁人碼頭嗎?因為這裏都是廢墟,我好埋炸彈啊!

就算我把你們炸死了,警察也要至少一個小時才能趕來給你們收屍,多刺激!”

炸彈?!

江漁漁眉頭一沉:“你把炸彈埋哪了?”

周雲正要說,卻突然住了嘴。

他似笑非笑的看著江漁漁:“套話呢?”

江漁漁尷尬一笑:“你想多啦,我被你困在這,套話有什麽意義,我就是單純的和你聊聊天而已。”

周雲嗤笑一聲,抬手看了看腕錶,不再繼續說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