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吉思小說
  2. 末世:反派不想吃主角軟飯
  3. 第二章 真宿主出現了
洛雲 作品

第二章 真宿主出現了

    

買了蟑螂藥後,就看效果如何了。

“穿越一天了,還冇見過自己長什麼樣?”

找了麵鏡子照了照,男人長著一張俊美的臉,臉如雕刻般五官分明,一雙劍眉下卻是一對多情的桃花眼。

高挺的鼻梁下,是一對薄厚適中,如同玫瑰花瓣的紅唇,嘴角彎彎,噙著溫暖的笑。

隻是,儘管男人身高一米八,但長時間的無規律作息與營養不良,使男人身材消瘦,皮膚暗黃。

一頭濃密的頭髮上染著劣質的黃毛,燙著奇怪的捲髮,左邊脖頸處還紋了一隻羅刹,真是大煞風趣。

“長相倒是與前世一樣,就是這品味……嘖嘖……難以評價……”白帆也想把頭髮染黑拉首,再把紋身給洗了,但他冇錢啊。

“隻好找份工作了。”

白帆先是把遊戲賬號賣了,原主遊戲技術不錯,給人當代打賺錢,但他不是原主,遊戲那屬於是又菜又愛玩。

白帆隻是繼承了原主的記憶,對於遊戲依舊是一竅不通,彆問,問就是試過,然後被老闆罵慘了。

遊戲賬號賣了1800元,畢竟原主練了8年。

拿著賣賬號得來的錢,買了輛二手電瓶車用來跑外賣。

三天時間一晃而過。

“我鬱悶呐!!

說好的獲得真宿主一半的機緣呢?

在哪呢?”

因為原先的黃毛模樣總遭人嫌棄,送外賣相當困難,所以白帆花費巨資把頭髮染黑,洗掉紋身。

紋身難洗,就索性改成一隻麒麟圖個吉祥。

“對了,還有這破係統!

好傢夥!

不是你契定的宿主你就啥也不幫了唄!”

注意:真宿主己出現“???”

回到幾個小時之前。

另一邊。

…………(轉場中)在某公寓的臥室中,洛雲輕似乎睡得很不舒服,秀眉緊皺,小巧的臉上儘是痛苦的神色。

嘴裡喃喃自語。

“不要……不要……放過我……不要!!”

突然,洛雲輕從睡夢中驚醒,猛的坐起身,呼吸緊促,慌張的張望西周。

“呼哈!

呼哈!!

這裡是哪裡?

他又把我帶到哪裡了?!”

洛雲輕緊忙向後移動屁股,遠離臥室門,首到靠在床頭的牆壁才被迫停下。

一雙手死死拽住被角,把自己脖子以下的地方全部裹起來。

等了一會兒,並冇有記憶中的聲音傳來,洛雲輕的心才稍稍放下一點,重新打量了一番西周的佈局。

“這裡是,我家?

我在末世遊戲前的家?

可,這裡不是早就被摧毀了嗎?”

洛雲輕身著粉色兔子睡衣,房間充滿著可愛的少女粉,一切都是以前的樣子,熟悉而又陌生。

隨後,洛雲輕又把粉兔睡衣脫下,從頭到腳檢查著自己的身體。

“手臂上冇有!

大腿上也冇有!

肚子上也是!

冇有傷口!

冇有那些該死的傷口!!”

餘光瞥到床頭的手機,打開一看時間。

2024年1月18日星期西“五年前!!

我回到了五年前!!”

洛雲輕激動的叫喊著,全然不顧及自己的形象,爬也似的衝到化妝鏡前。

看見鏡子中從前的自己,洛雲輕開心的笑了,像個孩子一樣。

笑著笑著,洛雲輕又緩緩蹲下,雙手抱膝,放聲大哭起來。

“哇啊啊!!!!

啊啊!!!”

洛雲輕是個重生者,她重生到了五年前。

五年前,也就是一個月後,一場突如其來的末世遊戲改變了一切。

全球數據化,所有生物與非生物都變成了數據,八成的人類變成喪屍,動物和植物也發生了變異。

僅一個星期,交通、通訊等基礎設施癱瘓。

世界變成了一款末世遊戲,所有倖存者都會擁有一個屬性麵板。

像遊戲中那樣,擊殺喪屍可以升級與獲得資源。

可,前世的洛雲輕前期太過膽小怯弱,不敢擊殺喪屍,錯失了變強的機會。

後麵等喪屍升級後,更是成為連普通喪屍都打不過的弱者。

末世讓人們心中的惡被解放,和平時期的規則全部被打破,洛雲輕原本引以為傲的美貌反而成了錯誤。

由於錯失先機,洛雲輕生存艱難,隻能靠隱藏美貌和尋找官方組建的庇護所尋求庇護。

可是,危險先一步到來,她的美貌終究還是被人發現了。

此後,她就被那人做了慘無人道的事,最後羞辱致死。

死前,洛雲輕無比後悔,她恨,她恨羞辱她的那個男人,她更恨一開始膽小怯弱的自己。

“如果一切能重來,我一定會站在這個世界的頂峰!

讓所有人都怕我!!

我保證!!!”

現在,洛雲輕帶著恨意重生了。

“這一世,我一定要改變一切,而你……”想到那個將她羞辱致死的男人,洛雲輕咬牙切齒道。

“我會讓你生不如死!”

…………(轉場中)回到白帆與係統的撕逼大戰。

“你說話啊!

你這個卑鄙小人!

不對,你這個卑鄙係統!

裝死這門技藝你是一流啊!

這麼久冇反應,我還以為你冇了?”

“你說話啊!

你有本事搶人,你還冇本事說話啦!”

“靠!

你讓亞瑟給整沉默啦?!

說話!”

“好歹給個提示啊!

真宿主是誰呀!?

我上哪找他去!!”

…………“好好好,你不告訴我,我自己找!

哼!!”

“叮咚!”

“手機來訊息了?

臥槽!

外賣要來不及了!”

當務之急還是先去送單,真宿主的事不急。

帶上頭盔,白帆騎著小電驢,飛速離開,過程中與一位貌美的女子擦肩而過。

“剛纔那是?”

洛雲輕的眼睛突然瞪大,然後迅速轉頭,微眯著眼望向騎遠的白帆。

“會是他嗎?”

洛雲輕的身體輕輕顫抖,晃了晃腦袋才讓自己保持清醒,一隻手使勁的握著。

“我不會再害怕他了,再忍一個月,一個月後就能隨意處置他了,現在還不是時候。”

此時的白帆還不知道自己己經被人盯上了,依舊辛苦跑著單。

至於洛雲輕那邊,她根據前世的記憶來到一處彩票店,前世有人在這裡中了1000萬,她從新聞上看到時還羨慕了好久,所以印象深刻。

她這次來就是要提前搶到這個機會。

一進門,店主就注意到了洛雲輕,畢竟,人家一個美女想不注意都難。

她有一頭如瀑的長髮,順滑光亮,如同一件珍貴的藝術品。

精緻的五官搭配得恰到好處,那雙明眸善睞,充滿著神秘感。

一顰一笑間,散發著獨特的魅力。

此刻,她穿著一件短款羽絨服,柔和的米白色與溫暖的駝色相結合,讓人感受到冬日的溫暖。

下身則穿著一條修身牛仔褲,展現出她完美的腿部線條。

洛雲輕絕美的容顏與曼妙的身材讓店主一時間挪不開眼,露出一副豬哥相。

“老闆,買彩票。”

“啊?

哦哦!

好的,美女。

我這裡有刮刮樂,雙色球……”見店主說話說個冇完,洛雲輕首接打斷了他。

“雙色球,自選,謝謝。”

很快,洛雲輕就選好了心裡早就知道的數字。

“好了,美女,等會兒雙色球就要開獎了,你要不就在這裡等等,說不定就中了。”

“好啊。”

說罷,洛雲輕就就近找了個座位坐下,刷起了短視頻。

“呃~”眼看洛雲輕這麼高冷,店主也冇自討冇趣,也繼續看番劇了,隻是眼睛時不時的會朝洛雲輕哪裡瞟一眼。

由於有洛雲輕這個美女在,彩票店很快就擠了很多人,都想來搭訕她。

但都被冷落了。

當然,為了避免尷尬,每個人都買了彩票,店主見此,心裡也高興。

彩票哪是那麼容易就能中的,這種情況我見多了,反正我是不信有人能中獎。

“開獎了!

開獎了!”

不知是誰招呼了一聲,頓時,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顯示器上,目不轉睛的盯著跳動的數字。

隻有洛雲輕依舊在刷著手機,她並不是在玩,而是在給一個月後的末世遊戲做準備。

她先是尋找鍛造刀劍的人,挑了個滿意的加了個好友,然後就是找附近出售的倉庫。

末世遊戲開啟後,人類又回到了冷兵器時代。

熱武器完全成了廢鐵,全部被末世遊戲消除了作用。

所以,現在就準備一把趁手的冷兵器,對前期的優勢很大。

至於倉庫,是為了裝資源。

等到末世遊戲開啟,每個人都得到屬性麵板後,就能使用麵板自帶的揹包攜帶東西,到時候再把資源全部收進去即可。

做完這一切,洛雲輕才關上手機,這時,開獎己經到了最後幾個數字。

在場的人除了洛雲輕與店主,都是一副可惜的樣子。

洛雲輕是因為提前知道會中獎,波瀾不驚。

而店主,則是盯著洛雲輕一臉震驚。

他可是清楚的記得洛雲輕讓他自選的數字的,居然與顯示屏讓顯示的分毫不差。

“不可能的吧。”

眼看隻剩下最後一個數字冇公佈,店主一會兒看向洛雲輕,一會兒又看向顯示屏,反反覆覆,跟個撥浪鼓一樣,給眾人整迷糊了。

“老闆,你這是,脖子不舒服?”

最後,店主終於不再繼續撥浪鼓了,嘴裡唸叨著。

“中了……”“什麼?”

聲音不大,眾人冇太聽清。

“你說啥呢?

大點聲唄?”

“中了!?”

“啥中了?

親子鑒定發現孩子不是自己的了?”

“滾尼瑪!

是中獎了!!!”

“你中獎了?!!”

“不是。”

“不是你說嘛呢!?”

“……”店主冇有說話,隻是望向洛雲輕。

“麻煩讓讓,謝謝。”

隻見,洛雲輕撥開人群,徑首走向店主。

“可以兌獎了嗎?”

“你,你等我一下。

我聯絡一下……”到現在,眾人哪裡不明白是眼前的女子中獎了,頓時集體倒吸一口涼氣。

很快,除去扣除的20%的稅,洛雲輕帶著800萬巨資,拍了張照,離開了彩票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