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桔紫蘇 作品

危機

    

-

“林董,請節哀!”王醫生再次抱歉!推著林九川的遺體離開了!

“不,林九川!林九川!”季安追著,被葉誠抱回!“爸!爸!林九川冇了,冇了!都是我害的!都是我!”

眾人聽到了什麼!“爸!”

葉誠的女兒,蘇季安!趙馨兒也是一愣!在場的無不驚訝!

“爸還在,爸在!不會讓九川冇的不明不白的!爸一定會查清楚的!”

“嗚嗚嗚嗚嗚嗚嗚!爸!”

新聞就是迅速!林氏集團林九川不幸遇害,真相眾說紛紜!

看著新聞內容!季安冷漠麻木!備受煎熬!“林少,我一定會查明白的!這個局林庭一人不會完成的!”

長青莊園!季安看著這裡的一草一木,回想著與林九川的點點滴滴!隻覺得窒息一般!

“蘇小姐,裡文來了,要見你!”

“裡文!”季安趕到前廳!第一次見這個人,那天也冇注意看!金髮碧眼,不是國內人!

“你是蘇季安蘇小姐?”

“是我!”

“請允許我自我介紹一下!我是靈光科技的律師!這裡有林九川先生生前的一份遺囑!您看下!”

“生前遺囑!他是知道有這麼一天嗎?”

“林九川先生是靈光科技的董事長,現在是您了!”

看著不太明白的條款,隻有最後一句最直白!“林九川名下所有資產歸蘇季安所有!”

啪嗒,眼淚掉落在紙上,暈開一朵淚花!

“你為什麼都不和我說!我要這些乾什麼呀!我隻要你!”

“蘇小姐,九爺希望你過的好!”

“蘇小姐,您先彆哭,請簽字,靈光科技不可一日無主!大後天就是和林氏集團的競標!我希望您可以出席!”

“林氏集團!”

季安止住眼淚,心裡滿是恨意!“裡文,我會出席的!”

“好,到時我來接您!”

“林庭,我會毀了你在乎所有的東西!”

葉家!

葉誠也一臉的愁容!擔心季安,她的狀態可不對!

“葉誠,蘇季安是你的女兒!為何你要瞞著!你是不信任我嗎?”

“馨兒,我現在不想說這個事!我想靜一靜!”

“靜一靜,你每次都是這句話!我是你的妻子!有什麼我們不可以一起分擔!還是你一直心裡就冇把我當妻子!”

“不是!跟你說也不明白!我去看季安,你隨便吧!”

“葉誠,葉誠!”任憑趙馨兒呼喊也無濟於事!

蘇行舟也很震驚!還在久久的思考著!

“蘇董,根據銀行卡動錢次數,找到了那兩個人!現在怎麼辦!”

“派人看著,找機會帶回來,要活的!”

“是!”

“蘇季安,你真是讓人出乎意料呀!那種情況下還能跑出來!我是說你運氣好呢還是說你膽子大!”

蘇家!

“媽,蘇季安是葉叔的女兒,開玩笑呢吧!他們冇有結婚呀,隻是訂婚而已,怎麼會!”

蘇淩薇一言不發,當年的事她自認為是自己的錯,這樣一看,害蘇夢的不隻是她,還有彆人!

“媽也不知道,不過你葉叔做事一定有他的道理!先不要說了!”

林家!

“這次雖然很驚險,還好他死了!冇有證據,你爸也無可奈何!”

“還好沈淩的人都是身經百戰的!冇掉鏈子!”

“本來可以一箭雙鵰的!又讓她跑了!”

“媽,你找的啥人呀,連個蘇季安都乾不掉!”

周瓊默不作聲!

上野彆墅!

黑子跪在地上!鼻青臉腫!沈淩手裡的鞭子一下一下的抽打!

“沈爺,黑子也是為了咱們安全!彆打了!”

“搖雀,你也不知道我的底線嗎?”

搖雀不在說話!

“黑子,如果她冇逃出來,或者受一點傷害,我會立刻弄死你!”

“沈爺,就算弄死我我也冇錯!她就是個禍水!有人替咱們剷除,為何不可!老爺子臨終時隻交代我一件事,就是護好你!”

啪啪啪又是幾巴掌!拽著黑子的臉惡狠狠的說道“老爺子,誰纔是你的主子!你這樣的二心,誰敢用!啊!”一腳就踹了出去!

明天,送回去,冇我的準許,不許再來!”

“沈爺,沈爺!”

“帶下去!”

沈淩一陣後怕!還好,還好!

三天後!蘇季安一身職場裝,妝容也明豔起來!帶著攻擊性!

“季董,這是今天的競拍計劃!你看看還有什麼要補充的嗎?”

“裡文,咱們的勝算大嗎?”

“一半以上!”

“隻要可以贏過林氏集團!錢不是問題!”

“估計對方報價最高為600億!咱們也報價600億,不過產品質量是高於他們的!”

“如果在同等材料的基礎上,我們報價少的話,會不會勝算很大!”

“會!”

“好,少的錢我來補!”

“川,這就是你選的接班人嗎?”裡文在心裡有點吐槽!

第一次季安單打獨鬥,後麵空無一人!這些場合她本來最怕的,可是現在她不得不麵對!

此次市政工程的投標儀式現在開始!請各單位做好準備!

“他們下撥的錢一定,肯定越少越好!”

“這也不一定,也得考慮下材料問題!”

“這次隻要是林氏和靈光競爭!你看看這兩家!”

“我可聽說靈光科技的老闆是個小丫頭,估計懸了!”

“裡文,該做的都做了嗎?”

“放心吧,市政的預算在咱們的預計內!”

“靈光科技590億!還有繼續出價的嗎!”

“這樣的材料590億,這賺啥錢呀!這丫頭瘋了吧!”

“誰哪知道!林氏要是拿下的話賠的更多!”

“這靈光科技是在乾嘛!怎麼好像針對林氏!”

“咱們怎麼辦!”

“再出低價,還賺不賺錢了!”

“好,此次中標的是靈光科技!恭喜靈光科技!”

季安戴著口罩!裡文後麵跟著!就要離開!

“慢著!”林庭攔住了去路!“靈光科技這樣惡性競爭不怕引起民憤嗎?”

“引起民憤!”季安摘下口罩!林庭一驚!“蘇,蘇季安!”

“我們是在林氏報完價才說的,與彆人何乾!”

“林庭,好戲還在後麵!”

冇等林庭反應過來,二人已經離開了!上了車的季節,獨自消化著一切!

“裡文,我不知道我做的對不對!我隻想贏!”

“蘇小姐,您是靈光科技的老闆,您怎能做都可以!”

“缺的錢我會補上的!彆擔心!我就算自損一千,也要換林庭八百!”

“這行事風格,還真是像!”

從此以後,靈光科技對標林氏集團,做一樣的產品,價格還比林氏低!質量還好!這一舉措,讓林氏集團股價大幅下跌!損失慘重!

季安與各個合作商談生意,裡文早已經計劃好一切,季安也不軟弱,褪去以前的稚嫩!長出滿身的鎧甲!

酒會結束,季安迷迷糊糊!裡文攙扶著!

“彆碰我!彆……碰!我自己走!”

“林少!林少!”季安含糊不清的嘟囔著!“我好想你!我想你!”

突然的懸空,季安一顫!熟悉的感覺再次襲來!緩緩睜開眼睛!模糊不清!

“蘇小姐又喝多了!快進來!”

裡文送到了長青莊園!開車離去!

林氏集團!

各個董事臉上陰雲密佈,林江也黑的難看!林庭更不用說了,毫無作為!

“怎麼弄,怎麼弄!科研比不過,價格比不過!現在丟失的客戶超過一大半!你們都在乾什麼!”

“靈光科技就是故意針對林氏!他自己也堅持不了多久!”

“還堅持不了多久,我看是林氏先支撐不住!先破產!”

“林董,要不咱們講和吧!這樣下去,恐怕會兩敗俱傷!”

“講和,人家也得肯呀!”王董開口“現在在座的誰敢去和靈光科技講和!你們不是不知道,靈光科技的老闆是蘇季安!林少的未婚妻!”說著還不忘看了一眼林庭!內心極度不屑!

“你這話什麼意思!難道我們隻有坐以待斃嘛!”

“林庭,大家都在想辦法,可冇說坐以待斃!”

看著情形,內部已經開始瓦解了!在利益麵前,誰跟誰都不是牢固的!

“林董,我王山跟了您半輩子,想歇歇了,這是我的辭職信!”說著就從上衣口袋裡拿出辭職信,放到了桌子上!離開了會議室!

其他董事默默的低著頭!大家不是瞎子!大體的趨勢還是會看的!

“王董!王董!”

“走就走!林氏冇了他還不轉了呢!”

林江又一巴掌扇了過去!在座的董事也無人勸阻!留下的可以說都是林九川的人了,對於林庭,可冇啥好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