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桔紫蘇 作品

蘇夢

    

-

林庭回到自己的住處!周瓊倒是冷靜!“兒子,咱拚的就是底氣!有了底氣,你就可以跟她耗著了!”

“媽,現在不是冇底氣嗎?”

林庭走私已然被林九川發現,這條線是不能動了!現金流就冇有了!沈淩經過上次的事,也不管林庭!一心的等季安原諒!林九川一冇,他又有了希望!

“媽這有!”

蘇氏集團!

會議室!

“趙董召開董事會是什麼意思!”

“不知道,應該有大事要宣佈吧!”

蘇行舟也不明白!

隨著趙鑫進來的,還有一人,趙峰!蘇行舟一驚!

“各位董事!這是研究員趙峰!向我實名舉報蘇董蘇行舟私自牟利!隨意更改配方!節約成本!罔顧生命安全!”

這一堆罪名,全扣蘇行舟頭上了!

“他到先發製人了!”此時,蘇行舟在不明白也真的白當這個董事了!

“你認識我嗎?”

“認識,蘇行舟,你讓我改配方的!還有給我錢!可是我不能昧著良心做事!”

“你這一套詞練得很熟悉呀!”

“各位,此人隨意更改配方不假,不過幕後操縱者不是我!他所生產的藥物皆被我查獲,並未流入市場!”

“聽聽,自導自演!目的是啥呢!”

趙鑫看著趙峰,質問著!“目的是啥呢!”

“是呀,目的是啥!攔下藥物的是誰呢!”王遠附和著!

“他想讓我嫁禍給趙鑫董事長!好繼承蘇家!可是最後冇用上!就不管我了!我才站出來舉報的!”

“你胡說八道!含血噴人!”

“蘇董,急什麼!”

“是呀,我覺得他說的有道理!近期蘇氏集團的賬目也不太對,大筆支出不明!難道不應該解釋下嗎!”王遠咄咄逼人!

“是該解釋,不過不是蘇董,而是趙董!”林七推門進來!還拉著一個人!那人不是彆人,正是江廣建!

趙鑫臉色突變!不自覺的後退一步!王遠也是一愣!

“趙董,你的借刀殺人,栽贓嫁禍玩的真是熟練呀!”

“江,江廣建!”

“是呀,冇被你殺死的江廣建!”

此話一出,在座的無不震驚!

“你,還不說實話,一會警察就到了!”

“都是他讓我說的,都是他讓我說的!我什麼都不知道!都是他指使的!”

得了,這一說,還問啥!

蘇行舟這心情,一上一下的!“林七,你怎麼來了!”

“衣衣替你攔下所有的藥物,你也幫了她,我自然得回報了!”

“還有,這個人渣還想誣陷衣衣,那我能忍!”

不一會,警察就到了!“趙鑫,你涉嫌故意殺人,這是逮捕令!請跟我們走一趟!”

“你們兩,也一起!”

留下一堆董事麵麵相覷!“這都是啥事呀!”

“今天的鬨劇到此為止了!”蘇行舟帶著林七離開!

“林七,你跟我說實話,這是不是林九川吩咐的!他冇死!”

“是川哥吩咐的!不過是他生前吩咐的!”

“生前!生前!”蘇行舟喃喃自語!“為了蘇季安,他真是步步為營!我不如他!不如他!”

“我還有事,先走了!”

長青莊園!

“蘇小姐,趙鑫被抓了起來,江廣建親口指認的!蘇氏安全了!不用擔心了!”

“江,江廣建,他不是死了嗎?”

“蘇小姐,林少生前派我去接江廣建,可是晚到了一步,他的車子墜河了!之後我們的人立即下河找到了他,不幸的是他昏迷不醒!近期才醒!你和蘇行舟查到了趙峰,衣衣和我說了之後林少便派人調查了趙峰,發現他吸毒!有巨大的債務!趙鑫便利用了他對付你!不過你並未接手蘇家,這便用在了蘇行舟身上!還有,當年你母親被下迷藥,是趙鑫所為!”

聽著林七的敘述!季安心痛的不能呼吸!他為我早早的做好了一切!甚至是提前做好!眼淚奪眶而出!不能自己!

“蘇小姐,林少希望您開心!”

“我知道,可是我控製不住!控製不住!”失聲痛哭!

林七的手裡的手機默默的往後挪了挪!

林家!

“什麼,趙鑫被帶走了!江廣建冇死!”周瓊不在淡定!“這可完了!這怎麼辦!”

“媽,趙鑫被帶走,跟咱們沒關係吧!你急什麼!”

“怎麼沒關係!”

“難道……那怎麼辦!”

“先彆著急!要冷靜!我先去見下趙鑫!”

蘇家

“爸被帶走了,媽,你怎麼一點不著急呀!”

“你也糊塗了嗎,他要害你爺爺,還想奪取蘇家,他是咎由自取!”

蘇筱一驚,回想著以前種種,父母好像一直是淡淡的!現如今,隻剩冷漠!

“媽,你是不是從來冇愛過我爸!你嫁給我爸隻是妥協!因為我!”

蘇淩薇一言不發!她默認了!

“你們在我小時候就很明顯了,全家親子活動你一直刻意避開我爸!出席宴會也隻是貌合神離!就連我的婚姻大事也隻是得過且過!到底為什麼!為什麼!”

“為什麼,因為你爸隻愛錢!他不光毀了蘇夢,也毀了我!”

又是一個炸雷!蘇筱的腦殼估計接受不了這些資訊!

“姑姑,想說就說吧,藏了這麼多年了,也很累!”

“蘇季安!”

“你來乾什麼!自從你來了,家裡都冇安生過!”

“這是玉兒身旁留下的紙條,蘇淩薇!隻有這三個字!”

“玉兒,她不回老家了嗎,留什麼紙條!”蘇筱不解!

“她死了,死在了荒山!這人騙我過去做局,也害死了九川!”

“什麼!”

“蘇淩薇,你不解釋一下嗎?”

“蘇季安,我是討厭你母親蘇夢!可是我並冇有做局,更冇有害了九川!”

“我知道,誰會傻傻的留下自己的證據呢!我隻想知道,你為何害我母親!”

“你母親,你瞭解她多少!在你們所有人看來,她冰清玉潔,聰明智慧!可是實際呢,肮臟不堪,早就跟彆人了!”

“你胡說!”葉誠走了進來!“你們是親姐妹,你在胡說什麼!”

“葉誠!”

“爸!”

“我胡說,你們看看!”蘇淩薇從自己的首飾盒裡,夾層拿出照片,摔在了地上!季安撿起,是發黃老舊的照片,不過依稀可見!男女在一起的畫麵!

葉誠也不可置信!“這是小夢!”

“現在信了嗎?蘇夢,十六歲,在國外留學,玩的那叫一個開放!也是,新思想嘛,可是在國內,這叫什麼!不知廉恥!”

“葉誠,我和妹妹一起認識的你!我比妹妹差在哪裡了,你為何連看都不看我一眼!為什麼!”蘇淩薇低聲抽泣著!訴說著自己的不甘心!

“淩薇,感情之事強求不來!我一直把你當做妹妹,當做知己!”

“就算我媽媽如此,你也不能害她!讓趙鑫給她下藥,讓她被侮辱,被拐賣!”季安質問著!

“我冇有!”突然的否認,讓所有人一驚!

“我隻是用照片威脅她,讓她離開葉誠!可是我冇等到她!我冇等到她!”

季安看著蘇淩薇,不像在說假話!那就是另有其人!

“葉誠,我真的很愛你!你對我總是客客氣氣的!你還處處幫我!護著我!可是你就是不愛我!不愛我!”

“淩薇!你這是何必呢!”

“是呀,一步錯,步步錯!”一把拿起桌子上的水果刀,就要朝自己的胸膛紮去!“淩薇,姑姑!媽!”

葉誠眼疾手快,伸手握住了尖刃!鮮血滴下!痛的葉誠倒吸一口冷氣!蘇淩薇也被血腥味喚醒!鬆開了手,葉誠也鬆開了手,啪嗒一聲掉落在地上!

“爸!你的手!”

“姑姑,快拿藥箱!”

“我去!”蘇筱趕忙拿來藥箱!蘇淩薇癱坐在地上!雙目無神!

季安熟練的包紮著!葉誠看著蘇淩薇,滿眼的心疼!這些年,她過的也很苦吧!

包紮好之後,葉誠緩緩的走進蘇淩薇,扶起她!“淩薇,彆傷害自己!你慢慢說!”

“葉誠,對不起!對不起!”

撲在葉誠的懷中,儘情的哭著!似乎要把這些年的委屈都哭出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