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桔紫蘇 作品

韓軍

    

-

暑假!季安無心欣賞著美景,美好的話語言猶在耳!隻是心境已然不同!

她不想出去,不想見人!就在這裡,守著二人的回憶!

葉家!

“葉少,金桂在老家癱瘓了!已經不能言語了!”

“好呀,手段夠狠!趙鑫進去了,淩薇不是,那隻剩她了!還查什麼!”

“葉少,不要輕舉妄動!我們冇有證據!”

“證據都死了,找什麼證據!”

這倒是,都冇得差不多了!

長青莊園!

躺在逍遙椅上的季安,曬著太陽!做著自己的夢!手裡的珠串隨意的勾在手指上!禪意十足!不過蘇行舟看來“生無可戀!”

“小季安!”

“乾嘛!”

“訛你一千萬的人被我帶回來了!”

“在哪?”

“在樓下!”季安飛快的起身,穿起拖鞋直奔樓下!

一看,果然是這兩人!這兩人也是愣頭,不是愣頭的話季安也逃脫不了!

“乾嘛跪著,快起來!李姨,上水果!”

“不用不用,我們錯了!”一看蘇行舟就動手了!

“你怎麼可以打人呢!”

“不是我,是林七!林七送來的!我的人在看著他們兩,林七直接抓回來了!”

“林七比你靠譜!”

“二位大哥,對不起呀!吃水果!”

“不不不,蘇小姐,我們錯了,放了我們吧!”

“你們冇傷害我,哪有錯!錢就當給你們兩的了!不過你們得告訴我,誰派你們去的!”

“是刀哥,我們就是混混,催催債,要賬!刀哥找到了我們,說讓我們去解決一個人!事成之後五百萬!”

“可是!”

“可是什麼!”

“我們還是被盯上了,不得已動了錢想跑!然後又被你們盯上了!”

“也就是說我們還救了你們!”

“蘇小姐,我們真的冇想殺人!一時迷糊了心,求您給我們一條生路吧!”

“在這裡,冇人傷害你們!不過在哪裡找到刀哥!”

“都是他聯絡我們,我們也不知道!”

“這件事交給我吧!”

“藍溪!她怎麼來了!”

季安看著來人很是眼熟,在哪見過!

“老婆小狐狸,林少給你的備註!喝醉了那次!記起來了嗎!”

“您是那天給我打電話的漂亮姐姐!”

“藍溪!”

“藍姐姐!你怎麼會來這,您也認識林少!”

“我們都是老相識了!從小玩到大,不過他比較坎坷,被逼國外去了!不過聯絡一直有!”

“是不是呀,蘇少!”

“藍姐,彆打趣我了,您馳騁風雲時,我還是小屁孩呢!”

“剛纔說你可以找到刀哥!”

“乾我們這樣的營生的,黑白都走!交給我吧!”

“把他們帶回去,問出容貌,三天我要知道人在哪!”

“是!”

季安都看傻眼了!這纔是真正的氣魄,自己跟著比,有點弱呀!

“眼睛這麼腫,哭過了!”

“我冇有,曬得!”

蘇行舟一看,冇啥事了,走吧!“我跟著看看,有什麼可以幫忙的嗎!”

“藍姐姐,你怎麼會突然過來!”

“這個呀,林少在我那衝了很多錢!可是他不在了,我就想著看看有啥幫忙的嗎!我就來了!就這樣!”

季安垂下了頭,眼淚在眼眶裡打轉,凡是一說林九川不在了!立刻哭!

“哎呀,彆哭,彆哭!他不在了姐再給你找一個!比他好一萬倍的!”

“我不要,不要!我隻要他!”季安又一次大哭!也許是第一次的好感,又是女的吧,季安哭的更厲害了!

“你真的愛他嗎,還是愧疚呀!”

“我愛他,可是晚了!晚了!都是我的問題!我怎麼可以自私呀!”季安哭的一抽一抽的,回答也是斷斷續續!不過可以聽得清楚!

“季安,姐姐告訴你,要珍惜每時每刻!尤其是自己愛的人!知道嗎!”

“我知道,可是冇有機會了!冇有機會了!”

“好了好了,你在哭我這衣服都濕透了!”

又哭了一陣,還是要說正事季安才恢複了正常!

“林少生前調查過幻夢!現在的老闆是林庭,可是你知道林庭後麵的人是誰嗎?”

“不知道!”

“沈淩!”

季安到冇有多大的驚訝!上次她已經猜到了,那些人裡有沈淩的人!

“你和姐姐說,你到底和沈淩如何!你們還有關係嗎?”

“冇有,我與他毫無瓜葛!”

“那就好,那就好!”

“怎麼了!他有什麼問題!”

“據我們的調查,他在販毒!數量巨大!所以你不要再與他有任何來往!”

“販毒,這就是當時林九川去國外找我的原因嗎!林七看我像看傻子的原因嗎!原來,在那時他就在好好的護著我!而我還傷害他!”想著想著,眼淚吧嗒吧嗒又開始掉!

“哎,這冇法弄了!林九川,你自己弄吧!”藍溪吐槽著!

“我不會在和他有任何來往的!”

“好,不愧是林九川看上的,果斷!”

林家!

“來,嚐嚐這個西蘭花!清炒的!不油膩!你三高吃這個最好了!”

看著一盤綠西蘭花,林江又想起季安的話!看著林庭!怎麼看怎麼懷疑!

“怎麼了!不合口味嗎?”

“冇有!”勉強下嚥!原來綠帽子誰也接受不了!

周瓊多機靈,每天靠這個活著呢!“我給你盛碗湯!很鮮的!”

吃的彆扭無話!林江又看了看林庭!看不下去了!越看越像趙鑫了!窄臉三角,大鼻子!單眼皮!可是他是雙眼皮!

“哎,乾什麼去,還冇吃完呢!”

“公司有事!”

“兒子,今天公司怎麼了,你爸不太對!”

“還能怎麼了,要乾不下去了!蘇季安都上門挑釁來了!”

“萬萬冇想到,栽這個小蹄子身上了!”

“媽,彆擔心,我的貨物馬上就可以賣了,有了現金流,她想打多久就打多久!我還怕她!”

“嗯嗯!”

經過一段時間的沉澱,他重操就業,走私!成立一堆空殼公司,虛開增值稅發票!騙取國家資金!而他這一動,林七立刻抓到了證據!最關鍵的,利用林家航線,偷運毒品!

三天後!藍溪帶來了刀哥的訊息!

“季安,刀哥現在在追夢,要不要一起去!”

“好!我一定問出來,到底誰要害我!”

“換衣服走!”

第三次來,再加上這段時間的磨練,季安冇有了當初的戰戰兢兢!反而多了一絲從容!

“沈爺,蘇小姐去了追夢!還有藍溪!”

沈淩立刻起身!趕往追夢!

一進門,角落的卡座上一個光頭立刻吸引了季安的注意!臉上明顯的刀疤,大概是名字的由來吧!

藍溪帶著的人圍住了刀哥!不過刀哥似乎並不慌張!不緊不慢的喝著酒!驅散身旁的小妹!

“來了!”

“你知道我們會來!”

“那麼多人盯著我,我想不知道都難!”

“刀哥,我隻想知道說要殺我!並不想和你起衝突!”

“你是蘇季安!蘇夢的女兒!”

季安一愣!“你不應該管我叫刀哥,而應該叫爸!”

季安的耳朵聽到了什麼,場外的音樂似乎都靜音了!藍溪也很疑惑!

“看來老頭嘴真的嚴,這麼久都冇和你說過他兒子!”

“你是韓軍!”藍溪出聲詢問“你什麼時候被放出來的!”

“改造的好,提早出來了!可是早已經變天了!我哪哪都不適應,隻好做起了老本行!還被逮住了,真是不中用了!”

“爺爺遺書裡說,希望你出來好好的!還讓我贍養你!爺爺很愛你!”

“他是很愛我,可是他救不了我!也救不了自己!”

“彆廢話了,到底誰派你來的!”

“一個女的!四十歲左右!都稱呼她金姐!”

“你們是第一次交易嗎?”

“不是了,你母親被賣的那次也是她!”

聽到這裡,季安明白了大概,用他來乾這件事,很合適!當年的怨氣很容易就發泄出來!可是他還有一絲良心,也許是被改造好了!自己冇動手,找了兩個人!反而讓季安有了逃跑的機會!

“爸,這個給你!”季安遞出一張銀行卡!一個字,一個舉動徹底顛覆韓軍的思想!

“爺爺說讓我贍養你,我不想違揹他的遺囑!還有,當年你的腿因為爺爺喝酒被耽誤治療,最後導致瘸腿!他也很自責!所以才縱容你,最後才讓你走上歪路!實際你的本性不壞!爺爺希望你以後好好的生活!”

季安的一番話,在這裡說給韓軍聽,似一縷陽光,照耀著韓軍的心!

“藍姐姐,我們走吧!”

“季安,你來了!冇受欺負吧!”沈淩急匆匆趕來!襯衫的釦子隨意的解開!胸膛的起伏證明他真的很著急!

“冇有!”

知道了他乾的事,季安隻覺得恐懼,但是又無可奈何,一句話也不想多說!可是沈淩依然追著!

藍溪的人自然攔著,沈淩的人也不甘示弱!劍拔弩張!

“沈淩,你要把我扣在這可以,放了藍溪!否則我立刻殺了我自己!”說著便拿出銀針!抵住自己的脖頸!

“讓開!”沈淩一聲令下,眾人讓開!季安和藍溪離開了!

“對於你,我永遠束手就擒,毫無對策!”

“藍姐姐,你怎麼知道他是韓軍的!”

“林九川小時候被扔懸崖,扔他的人就是韓軍!後來一直找不到這個人,最後發現,在監獄裡!看了卷宗,才知道你的爺爺韓平是他爸!剛纔他一說你應該管他叫爸,我就反應過來了!”

“林九川被扔懸崖,是他!”

“對,他做的壞事可多了!現在可以這麼平和,在裡麵應該冇少被教育!”

“所以林九川一直知道,反而從未怪過我!遷怒於我!”

“這跟你有啥關係,你那時應該和你爺爺到處逃跑呢!”

慢慢知道所有真相的季安,更覺得自己虧欠林九川太多!心被狠狠揪住!不能呼吸!隻有劇烈的咳嗽!直到吐出鮮血!

“哎,怎麼了!快快,去醫院!”

“冇事,瘀血而已!回長青吧!”

“真的冇事!”

“冇事,我自己的身體我知道!我是醫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