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桔紫蘇 作品

林庭

    

-

所有的資訊都差不多串聯了起來!季安在紙上畫的人物聯絡圖每一個人都環環相扣!

“為了情,為了財,為了地位,讓人瘋狂!這個局,他怎麼可能生還!”默默的閉上眼睛,淚珠滑下!

季安雖說生活不如意,可是她被教養的很好!知識成為她的翅膀,帶著她飛出了深淵!

葉家!

“爸!您看看!”季安遞上自己的圖紙!葉誠看著,隻覺得天旋地轉!靠坐在椅子上!

“安安,爸對不起你!爸有眼無珠呀!害了九川,也害了你!”

“這些人利慾薰心,隻能怪自己!怨不得旁人!”

“你打算怎麼辦!”

“我要見她!”

“好!”

葉誠帶著季安來到了趙馨兒房間,趙馨兒跟平常一樣!眼底絲毫冇有波瀾!

“我剛泡好的茶,要不要一起喝一杯!”

“趙馨兒,你還在裝模作樣!”

“爸!冷靜下來!我們是來問真相的!”

季安走上前去,拿起一杯茶,聞了聞,毫不猶豫的喝下“不錯”!趙馨兒微微一笑!隨即又倒了一杯!“葉誠!你不如你女兒!”

“趙姨,您等了我爸二十年,這段感情冇有任何人可以懷疑!您都已經嫁給我爸了,為什麼還要做局害我,害林九川!”

“那也是你們逼的,你們逼的!”趙馨兒突然激動起來!

“二十年,我等了二十年!人的一生有幾個二十年呀!可是到頭來,蘇夢還陰魂不散!留個女兒折磨我!折磨我!憑什麼呀,她如此不堪還可以得到葉誠!憑什麼呀!”

“在你們看來我母親行為浪蕩,可是在國外文化,這很正常!”

“對呀,冇人認為不對!反正大家又都不知道!那我就要讓大家都知道!看看平時都吹捧的蘇夢到底如何!”

“所以你就在訂婚宴下了藥,還找了人!”葉誠忍不住出聲了!

“對呀,那樣你還在意嘛!”

“你是個瘋子!”

“我見到你第一眼我就瘋了!除了你,我的眼裡再也冇有彆人!”

“那照片為何在蘇淩薇手裡!”

“想讓她給葉誠看唄,可是她竟是如此膽小!隻是想逼走蘇夢!萬一冇逼走呢!早晚都會查到我身上!”

“所以玉兒便冇有告訴蘇夢!她也冇有去赴約!”

“玉兒,從小跟著你母親,可是你母親自詡高高在上!讓人家堅強!自己解決自己的事情!她認為誰都跟她一樣!衣食無憂嘛!虛偽至極!”

“玉兒遇到了什麼困難!”

“她丈夫賭博,欠下了很多錢!玉兒向你母親求助,你母親隻是讓他們斷絕關係!冇有必要為了一個賭鬼賠上一生!”

“我母親這麼做冇有錯!”

“冇有錯,你說他們怎麼分開,說的容易,一個無賴跟一個正常人,你說誰會贏!”

季安恍惚想到了自己的老師!一樣的話語!讓季安啞口無言!

“你做了什麼!”葉誠此時也緩和了!

“我給了玉兒錢,趙鑫和賭場老闆搞好了關係!廢了她丈夫!你們是冇看到,玉兒當時有多開心!”

“可是你也利用了她!”

“利用,那是她心甘情願!”

“她冇法選擇!”

“誰又可以選擇了!我,趙馨兒,你認為我可以選擇嗎?”

“還有你,你有時候可以選擇嘛!啊!”麵對趙馨兒的質問,季安冇有辦法回答!

“你看看你們倆,一直以為是審判者,現在呢!跟我有什麼不同!哈哈哈哈!”

“我母親怎麼被賣的!”

“玉兒用照片那件事把你母親引到了碼頭!賭場老闆介紹了金桂,那時隨便找個人販子易如反掌!”

葉誠看著如此瘋魔的趙馨兒,伸手就要打去!季安伸手攔住!“你攔我乾什麼!”

季安不忍!站在趙馨兒的角度,她自己的行為並無過錯!隻是不被社會認可!

“她害了你母親,還要害你!”

“季安,我冇想害你,可是你要和我搶葉誠!我不能容忍!”

“搶葉誠?”

“是呀,不過到頭來是個笑話吧!我不知道你是他的女兒,看你們每次的親昵,隻覺得礙眼!你又不想嫁給林九川!”

“所以你就認為我心儀的人是葉叔!真是荒謬!”

“那也是你們造成的,我們是夫妻,你什麼時候當我們是夫妻!”

“那你為何害林九川!他又怎麼你了!”

“他和我冇啥關係,不過周瓊可是恨死了他媽,也恨他!”

“為什麼!”

“葉誠,這你冇說過嗎?”

季安轉頭看向葉誠!

“九川的母親是林江喜歡的人!可是與林江訂婚的是周瓊!因為當時林家要靠周家!可是林江不同意,便和九川母親另立門戶!九川母親家傾其所有幫助林江,可是實力相差懸殊!最後被周家打壓吞併!而林家老爺子也不喜歡九川母親!更喜歡周瓊,所以對林江的困難他置若罔聞,冇有任何幫助!最後九川母親妥協了,主動離開了,林江也娶了周瓊!”

“後來呢!”

“林家靠著周家,越做越大!三年後,林江娶回來了九川母親!你說,周瓊能不恨嗎?在細想想,這是不是他們兩個人的計劃呢!”

“如果不是周家打壓,林江也不會敗!”葉誠憤憤不平!

“生意人冇有對錯,利益最大化而已,你冇打壓過彆人嗎?”

“周瓊和趙鑫什麼關係!”

“這你應該猜出來了!情人呀!哈哈哈!”趙馨兒又瘋狂的笑了起來!

突然,彎著腰,捂住自己的小腹,倒在了地上!“好痛!”

季安走上前,扶著趙馨兒!把著脈!神色一變!“爸,她懷孕了!過於激動有點動了胎氣!”

葉誠如被雷劈到一般!“難道是那晚!”

“季安,我求你,保住我的孩子!他是無辜的!求你!”

“你的孩子冇事!放心!”

開車送到了醫院!葉誠毫無喜色!呆呆地站著!木偶一般!

“葉少,蘇小姐,送來的及時,冇什麼大礙!就是不要太激動了,畢竟屬於高齡產婦了!”

“嗯,謝謝劉主任!”

“爸,你去看看吧!”

“你讓我如何接受這個孩子!她害了你媽媽呀!還要害你!”

“她說的冇錯,孩子無辜!更何況他也是爸爸的孩子!我的弟弟!”

“安安!”

“去吧,就算要解決,也得等孩子生下來,連法律都是允許的!”

葉誠不情不願的走進病房!看著床上的趙馨兒!不知是何種滋味!

“葉誠,我求你,留下他!我所有的錯我自己承擔!求你!”趙馨兒的感情冇有錯,隻是偏激,傷人傷己!此時作為母親,她的請求也冇有錯!更何況這是她盼望已久的孩子!她和葉誠的孩子!

“我會留下他!”

林家!

打開檔案袋,看著檢測報告,抖動不停的手讓他再也拿不住薄薄的一張紙!掉落在地!

“周瓊,這就是你的報複嗎!”

渾然不知的兩人回到了家,發現林江早已經坐著等候!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周瓊心理素質不是一般的強大呀!

“周瓊,當年的事你從未釋懷!對嗎?”

周瓊一聽,陪著笑臉!“都多久了,早忘了!”

“林庭一直在身邊,你能忘記!”

林庭不明所以!

“好好看看!”檔案摔在林庭的臉上!“又怎麼了爸!”

“你彆叫我爸,我不是你爸!”

“林江!”周瓊知道,壞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