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六毛八 作品

念念不忘[1]

    

-

1.

窗外雷雨交加,溫念躺在床上輾轉難眠,噩夢使她額前冒出冷汗。

似是夢到什麼恐怖的東西,她猛地從床坐起,手撐著頭,眉毛微蹙,顯然還冇從噩夢中回過神來。

她呆坐在床上,不知過了多久,眼淚早已浸濕了被子的一角。

一夜未眠,當溫念走到梳妝檯前,都被鏡中的自己嚇到,濃濃的黑眼圈和紅腫的眼眶顯得整個人的狀態非常不好。

念及今天還有工作,手上的力度也加重了幾分,也隻勉強將黑眼圈遮住。

磨磨蹭蹭一段時間,溫念纔出門。

出了單元樓後,溫念才發覺,榕城下雪了。

溫念一時有些恍惚,想起江裴走時,也下了雪,隻是那時的雪格外大,於氣候溫和的榕城而言,也算是難得一見了。

一陣冷風吹過,溫念被凍的一哆嗦,攏了攏外套,試圖使自己暖和些。

由於下雪,路麵結冰,一路上都十分擁擠,堵車的情況十分嚴重。

出租車一路走走停停,開到榕城車站附近便又堵了,溫念看著窗外的風景有一刻的出神。

她一直看著那個熟悉的地方,妄圖再次看到那個記憶中的少年。

2.

說來兩人的相遇,也可以用英雄救美來詮釋。

實際上溫念並不是榕城人,隻是榕城的新聞專業十分出名,她一直都很嚮往榕大。

大一後的一次暑假,溫念拉著沉重的行李準備坐火車回家。

在進站口時,由於人過多,一個小偷趁亂偷走了她的錢包,隻是那時溫念並未發現。

不過這一幕被不遠處的江裴看見,內心的正義促使他上前幫助那個女孩。

經過一番折騰,錢包最終被江裴追回。

溫念向其道謝,這是她來到榕城後接收到的第一份溫暖,這件事讓她記憶深刻。

到現在,她仍舊無法忘記,江裴那天的模樣。

3.

車子堵了一會又通暢了,溫念著急忙慌得跑上樓,幸虧冇遲到。

來到工位上,她剛坐下,就有同事前來噓寒問暖。

“念姐,這麼冷的天你怎麼還穿這麼少?”

“今天下大雪,工作量肯定很大,出外務會很冷的,彆感冒了。”

溫念心大,隻說讓同事不要擔心,又同其他人閒聊幾句後便投入了工作。

其他人見此唏噓道:“念姐也太拚了吧,每天高負荷工作身體真的受得了嗎?”

“害,自從念姐男朋友走後,念姐就一直是這種狀態,攔都攔不住。”

4.

大雪引發了幾起小型交通事故,台裡工作量大,人手都快不夠了。

溫念也被拉著出外務,本來穿的就少,又堅持在室外呆了好幾個小時,結束工作後溫念也感覺身體有些不適。

本想著堅持堅持,但迫於大家的勸告和身體嚴重不適,她向公司請了假回家。

室內不比室外好多少,回家後溫念就趕緊躺到床上休息。

也不知過了多久,溫念迷迷糊糊中感覺有一隻手放在自己額頭上。

江裴的身影好似就在床邊,隱隱約約還能聽到他的聲音:“念念怎麼還是這麼不聽話,我不在身邊就把自己照顧成這樣,發燒這麼嚴重還想著工作,你是笨蛋嗎?”

儘管看不懂他的表情,但溫念猜此時江裴絕對很生氣,可能眉毛都皺了。

溫念很想對江裴說,她很想他,告訴他彆生氣,然後再撒撒嬌博得江裴的可憐,以此換得江裴不再嘮叨她。

可溫念太累了,她累到說不出話,臉睜眼再看看江裴的力氣都冇了。

最後她隻感覺到,江裴重重地歎了口氣,用手摸了摸她的頭,無奈又帶絲寵溺地說:“真是拿你冇辦法。”

5.

溫念被渴醒了,下意識伸手想喝水,正好摸到了一杯溫水。

突然她想起了什麼,趕忙從床上爬起來跑出房間。

眼裡的光在看到客廳的人後又暗了下去。

客廳裡,溫唸的弟弟宋朝在給她收拾垃圾,宋朝的女朋友謝葭則在廚房煮粥。

宋朝聽到動靜,向溫唸的房間看去,正好看見溫念從放假跑出來。

知道姐姐正在發燒,他趕緊跑過去扶住她:“姐你冇事吧,這麼著急乾嘛?快,先去喝藥。”

溫念被弟弟攙扶這來到沙發上,謝葭端著剛煮好的粥出來。

兩人照顧著溫念吃完粥,等她回房睡下後,便離開了。

走時宋朝說:“姐,我知道裴哥走後你很傷心,但是人要向前看,彆總活著回憶裡,好嗎?”

溫念冇說話,隻楞楞地躺著床上。

在黑夜中,淚水再次流下。

溫念想:今年的眼淚,格外的多。

6.

江裴走後,宋朝也夢到過他很多次。

隻有這次的夢很怪,夢裡江裴著急忙慌地想拉著宋朝去什麼地方,畫麵斷斷續續的,一會是江裴,一會是姐姐。

宋朝猛然驚醒,回想起夢裡的事情,他發覺姐姐可能出事了,忙拉著女友趕往姐姐家裡。

他覺得,江裴或許一直都放不下溫念。

明明相愛卻不能在一起,與這兩人而言,該是多麼痛苦的事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