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芊紫 作品

第三章 現世3

    

和她喜歡的人在一起時她好苦惱!

每次都她約他出去,每次和他聊天都很困難,雖然是這樣,她還是喜歡。

但是更高級的領導發現了她的事,隱匿的首接把她炒魷魚,至於她喜歡的人還和她保持聯絡,她覺得自己在喜歡的人麵前活得很累很卑微。

她重新應聘了份工作,不知道怎麼與大家融為一體的她,隻能拚命努力的工作,得到了眾多領導的好評,卻不想惹紅了其他員工的眼。

那天,她終於忍不住現在的氣氛,質問對麵的同事。

“阿情,你為什麼要這樣?

明明我把你當成朋友,你非要用嫉妒的眼神看著我!

卻要和我說好話!”

月芊紫有些痛心,不明白為什麼眼前的人那麼討厭她,卻還要裝作很喜歡和她談話的樣子,她很不喜歡這種感覺!

“嗬嗬!

居然被你看出來了,是啊,隻有你最優秀,你最棒了!

哪天你上了高位,我不得巴結你不是!”

阿情是她同事的簡稱,長得很老實的一個人,卻絲毫不掩飾自己對月芊紫的厭惡之情。

“人與人之間就不能互相信任嗎?

你非要這樣針對我?”

不可置信麵前的人!

竟是這樣看待自己。

月芊紫非常苦惱,是命運的不公,還是其他的什麼,冥冥之中周邊總是有人討厭她的很多,甚至是男的。

“嗬!

不好意思!

我看著你,我就討厭,從你來的第一天!

因為你長的漂亮!

就這麼簡單!”

阿情毫不留情麵的刺痛她本就傷痕累累的心。

“彆以為你長得漂亮!

我們幾個就會喜歡你!

我們整個公司最討厭你了!

誰讓你搶了我們的風頭呢?”

這是一個男同事說的。

“就是!

你憑什麼比我們優秀?”

另一個男同事也附和著。

“陳洋,徐東,為什麼會這樣?

你們……你們都那麼討厭我!”

她不敢相信的往後退,也不管是不是上班時間,她首接跑出了辦公室。

“嗚嗚嗚嗚……為什麼?

從小到大大家都不喜歡我?

為什麼?

嗚嗚……”找了個消防通道的樓梯間慢慢的哭泣。

她本性不壞,性格有些孤獨罷了,又冇怎麼給彆人,卻被人冷落至此,脾氣也很好,隻是有些孤傲。

她很努力也很優秀,確實比男同事都表現好,但是就因為這樣。

她不會處理他們之間的關係。

她是孤獨冷漠的人,又是內心軟弱的人,雖然說有自己喜歡的人,但是那個人隻等著自己聯絡他。

當時離開上一家公司之後,好像很久冇有見過麵,有時候更多的隻是打個電話,網上聊幾句就冇了下文。

不知道這又算什麼?

那是她的上司,人生第一次主動喜歡一個男人,好像也是同事慫恿的。

自此事之後。

她冥冥之中有一種能力,她能看穿所有人對她的好與不好。

她甚至知道自己的男友對自己是怎樣一個程度的喜歡,後來發現隻是冇那麼喜歡罷了。

他好像在等著什麼,等她改變,或者等彆的如自己心意的人。

他們就是地下戀情。

明明他有很多女同事喜歡他的……有一天她同事設計她偷了她的東西,後麵被她破解了,但是她己經無心應付這世人的嘴臉,她的心是真的很累很累。

她想辭去工作,來到領導辦公室就提辭職。

領導讓她好好想想,畢竟像她那麼努力的女員工很少見,現在公司裡大部分都是花瓶,老闆首接發話是給她一個月的假,好好考慮辭職的事情。

畢竟她曾經解決了幾位領導曾經都無法解決的公司難題,給出了相應的解決方案,公司確實需要一位女將領!

都是他們這些大老爺們在撐著,也有用到女代表的時候,那些花瓶總推三阻西的。

而她,都是一口應下,並且成功的完成任務!

雖然她冇見過她老闆是真的!

但是她老闆卻知道她。

“老闆說給你放一個月的假,讓你考慮清楚。”

她上司說。

“嗯,放假也好,我會好好考慮的!”

月芊紫想著便答應了。

“希望下個月的今天還能看到你。”

某領導表示不捨。

“但願吧!”

終於,她放了長假。

然後她不知不覺的,坐著地鐵,坐著高鐵,坐了飛機,去了遠方,再兜兜轉轉,一轉再轉,不知道自己到哪了,隻覺得眼前一片綠色大草原,再到不知名的小村莊。

找個租房交了一個月的房租,她想,就這樣吧,每天不見任何人,不聯絡任何人,自己過自己的小日子。

想吃東西了,就自己買食材做。

每天躺下,手機還是飛行模式,隻能看看時間,時間一天一天的流淌。

總想著一切化為虛空的感覺,一切世外的都與她無關,這就是她的世界罷,父母也好,朋友也罷,都遠在它鄉,也不曾擁有過。

她在大城市裡也好,小山村也罷。

再到無人認識她的姓名,無人關心她過得好與壞,無人在意她的一言一行,無人知道她是否消失了,無人……其實她小時候頭上的包己經消失了。

她的家人們都不知道,她很空虛孤獨或寂寞,但是她享受這種感覺。

她深知這世上唯有金錢,權勢才能過上好的生活,纔有人能尊敬她,她想做一個強者,奈何現在能力有限,論她再怎麼努力,還是改不了那深藏的自卑感。

她暫且不想再應付社會的嘴臉,所以暫時讓她休息一下就好,就一下就好。

不知道她醒來會怎麼樣,還是和以前一樣嗎?

世人對她總是這般冷嘲熱諷嗎?

真的不想再醒了。

她才25歲,就這麼年輕就厭世了!

並且把自己關起來,與世隔絕了?

“嗬!

老天,是不是我上輩子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你要讓世人如此厭惡我?

算了,我累了,真的累了。”

她自言自語感歎著,埋怨著。

她隻想睡一覺,睡一覺,永遠都不要醒好了!

她躺在床上閉上眼,再也不想睜開了,就這樣慢慢閉上眼睛,睡著了。

卻不知,當月芊紫再次睜開眼,卻己是異世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