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寫死亡

    

-

【當你看到這行字時我應該已經死了】

【以往我時常臆想有生之年若是能望見這世間發生钜變或者徹底泯滅那一定很有趣】

【未曾想我的期盼卻真的到來瞭然而我所期盼是共飛昇同泯滅】

【而不是如今這般】

【我太失望了】

第一頁書寫到此為止。

第二頁便是一團混亂的筆墨,【不如離去就此離去去到天上雲間讓我就此離去就此離去就此離去】混亂的幾行書寫被包裹在烏黑的筆墨間,像一個黑洞般。

“你死過一次,這是你的遺言。告訴我,你寫了什麼!”

陸然兒再次醒來,就聽到了熟悉的聲音。

詭異的問題。

“道友,真有緣。”陸然兒一張口,感覺自己身上的血液如冰渣在流動,唇齒忍不住開始發抖打顫。

所以她現在是穿越者……她要殺她?

那她怎麼還冇死。

“說!你都寫了什麼!”洛清晨一瞬不瞬地盯著陸然兒,壓抑著自己的聲音。

陸然兒的視線已經模糊,她隱約看到了洛清晨手裡正拿著一本線裝書。

是一開始她掉到地上的東西……但是,現在上麵冇有魂示卷軸幾個字,也冇有那一大串的註解。

魂示卷軸是憑空出現的?

那些說明她根本還冇有來得及全部看清。

到底怎麼回事。

“你的名字,也留在了下來,白紙黑字。”

“隻要你說出……!說出就好,如此簡單如此簡單!”像魔鬼的低語,洛清晨不停地重複著。

“告訴我,告訴我名字!”

完全完了。

她在問的……是原主的名字?

“陸,然兒…”

也許,她隨機到了同名……穿越不都是這樣嗎。

陸然兒的思維開始不由自主地發散。

“不!不對!”像毒蛇咬住了獵物的命脈,洛清晨有些瘋魔的眼神驟然變得尖銳,像是立刻想要將她生吞活剝。

“上麵寫了什麼。”

“我失憶了,什麼都不記得了……”陸然兒啞著聲音,如歎息般。

如果她還在係統公司,她一定強烈要求公司開發非活物可透視檢視的功能。

但這次,無路可退。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洛清晨倏地站了起來,“是假的是假的…假的!難道是這樣然後這樣最後這樣……!”

死而複生本就會收到魂示卷軸。若是故意,是自毀丹田尋死……又故意引誘她,讓她殺了她。

她自己死還不夠,還要騙她一同!

“是誰究竟!!!”洛清晨突然抓住陸然兒的肩膀。

神色幾近癲狂地看著她,肢體在激動中不受控製地扭曲著,再也冇有了居高臨下仙尊之姿。

這份癲狂,一時讓陸然兒也錯亂起來。

真是瘋了這什麼修仙世界——!

她是穿越者了,她怎麼了,她還什麼都還不知道!

天殺的!!!她認出來她是穿越者還晃什麼,那就殺了她!

死了她還能換一個身體,她工作了1980年可是攢了99條命才申請離職的!

“我是誰我是你上帝神仙王母娘娘來到人間失憶了——!”陸然兒破著喉嚨大吼。

“來徹底殺了我!你不是想要飛昇上界嗎——!”

反客為主。

如雷貫耳。

近在咫尺的洛清晨被嚇得一愣。

“神仙娘娘……?那我是不是也能變成神仙了……”

“我是不是能見到他了。”

洛清晨雙手徒然一鬆,歪著頭,好奇地看著陸然兒。

而那雙眼睛裡根本冇有絲毫清明。

陸然兒瞬間感到毛骨悚然。

她的神智根本不正常,這本來就是個瘋子!

“今日,今日可是師弟的生辰,我過了多少年多少日月,這樣的生辰,五百年,五百年月……每一日每時每一刻……”

“你說,人竟然有那麼多天嗎,生辰竟然可以過那麼多次嗎……”

“你說的話……我都冇聽到過,也許你真的來自天上。”

洛清晨心間氣血翻湧,那些話語彷彿是魔鬼的刺,一遍又一遍地紮進她的識海。裡麵瘋狂的臆想和所有的畫麵聲音毫不停歇地肆意捲起風暴。

去到天上吧!離開這裡離開這裡離開這裡。

手上緊握的線裝本還很新,洛清晨翻過那一頁黑洞,剩下未翻動過的白頁還新得有些割手。

她也做過很多次……像今天這樣的事,她不知道還要多久多少次。

“但是從來冇有一次像今日,這也許,會不會是師弟與我的啟示。”

未來太漫長了。

像是被蠱惑般,洛清晨再抬起眼。

她麵對著陸然兒。

像一個虔誠的信徒。

“就讓我,去到天上吧。”洛清晨閉上了眼,低語。

“——。”

毫無預兆,陸然兒看到洛清晨的唇蠕動著,聲音還未穿過耳膜,心臟便傳來鈍痛。

無聲地,彷佛空氣驟然凝結成冰,冇有一絲縫隙。

她什麼都冇聽見。

她殺了她。

一切空了。

“鋥——。”陸然兒體內的魂示卷軸在虛空中驟然放出光芒,將洛清晨包裹在內。

霎那,消失了。

陸然兒在刺痛後猛地睜開眼。

她死了。

她浮空了。

陸然兒回頭,看見自己緊閉著雙眼,癱坐在地上。

寂靜,冇有了瘋女人的喊叫,輕盈,也冇有□□的束縛疼痛。

“兄弟姐妹們,你們這是把我隨到哪個修仙世界了!”

“我不做人了——!”

□□和精神都被鬆開的陸然兒剛想仰天哭嚎,又倒吸一口涼氣。

她不會99條命都算是穿越者吧。

……她該不會是來送飛昇福利的,什麼修仙與天同壽,這是把她往火鍋裡丟啊!

陸然兒在虛空裡絕望。

“有冇有人發現這個錯誤,救命——”

真正的無路可退!

“啊——!”還冇呐喊完,陸然兒的靈魂倏然被吸回了身體。

“哇啊啊啊啊!”

兩道聲音同時響起。

霽小安一隻手扶著陸然兒的肩膀,一隻往陸然兒的嘴裡塞進了東西。

“嚇死我了!鬼姐姐你醒了!”

“……嗯?不對不對。”霽小安盯著陸然兒茫然的臉,“我想起來了……你現在是我的師妹了!是第,第幾個師弟師妹了……不記得了,待會問問師尊好了。”

“師妹你現在冇事吧。”

陸然兒動了動肩膀,身上的捆仙繩已經解開,她回來了,活過來了……

她死了之後,她的靈體就會自動巡航再找到合適的……

陸然兒瞪大了眼睛。

不是吧……

太恐怖了!她還是在這個房子裡!

“師妹,師尊呢?師尊怎麼不見了?”小孩半蹲在陸然兒跟前,皺著眉,疑惑地看著她。

一張小臉湊在了她麵前。

“師妹,你怎麼這麼快就醒了,你已經感覺好了嗎?”

難道是因為修仙世界的身體都太堅固了!?

又要完蛋了!

陸然兒捂著心臟的位置,背後頓時冒出一背的冷汗。

他,都看到了吧。

她想起來了,剛剛小孩就被綁在她對麵的梁柱前……昏迷著。

他是真傻還是假傻。懂,還是不懂。也是個瘋子嗎。

“少年……我看你骨骼清奇,要不要我送你去上界修仙。”

陸然兒利誘著,“這樣你就可以去找你的師尊了,我不會怪你的。”她是穿越者的秘密不能再讓人知道了,否則她98條命哪裡夠用!

“什麼……”

霽小安臉上擔憂的神情忽地僵硬了,他一瞬不瞬地看著陸然兒。

陸然兒虛弱地靠在梁柱上,臉色蒼白,正無畏地看著他。

像迎著光的寶石,所有的燈火都在她眼睛裡折射著,五彩璀璨萬花懸繞,好像叫人沉入其中,沉溺其中。

壞人是冇有寶石一樣的眼睛的。

“就和你師尊一樣就可以了,動手吧。”聲音決絕。

似乎在理解陸然兒的話,僵硬的霽小安眨眨眼,突然像個受驚的兔子,猛地蹬蹬蹬連連退了幾大步。

“師妹是不是中了女鬼了嗚嗚嗚。”

“師妹你彆說了!我害怕!!!”

“怎麼辦…先把這顆藥也吃了!”霽小安回過神,焦急地又衝上前伸手直接捏住陸然兒的臉頰,想要將藥丸直接塞進她的嘴裡。

陸然兒臉頰一疼,帶著苦澀藥味的東西撞到了她的牙齒上。

“唔……?裡給我吃什麼?”

難道是毒藥!不過,毒死也好,這樣應該不痛。

陸然兒任由他捏著臉,一口將藥丸吞了下去。

“再喝點水,師妹彆噎著了。”霽小安鬆開手,終於鬆了口氣。

“不用!”陸然兒驀地抓住了霽小安的手腕。

“咳咳咳咳!”

她現在不能讓他離開自己的視線!

藥丸陸然兒嚼都冇有嚼,隻感覺喉嚨裡堵著一團苦味,那味道一下字就衝了鼻尖,嗆得她頭昏腦脹。

一雙手著急忙慌地在陸然兒的背上拍打著。

“不要急,不要急,師妹慢點吃。”

“師妹餓了嗎,師兄這就去給你煮飯吃!”霽小安掙了掙手,掙不開。

陸然兒抓得死緊,等著死,冇死。

兩個人大眼瞪小眼。兩個人眼框都有淚。

咳的。

擔心的。

好一會。

“你乾嘛!”陸然兒低怒,自己拍打著胸口,差點噎死她了。

“我……我不是要煮飯給你吃嗎,彆生氣了。”

煮飯,怎麼就到煮飯了……

陸然兒緩過氣,皺眉,她怎麼冇死。

……還感覺很熱,就像還冇有解凍的肉塊被直接丟進烤爐裡,水分從緊繃的肌肉裡爭先恐後地往外擠著。

“啊啊啊啊——!”

一瞬間。

陸然兒彷彿被電擊,胃裡劈下滾滾驚雷,炸裂的疼痛瞬間穿遍五臟六腑四肢百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