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吉思小說
  2. 人男失格
  3. 第3章 第九十九封信的遺憾
野香 作品

第3章 第九十九封信的遺憾

    

“我在想,在我寫到第九十九封的時候,我在想,如果你會回我,那我就再寫一千封,哪怕你再也不回,可我,等了三年,杳無音信。”

“我在想,當你寫到第一百封的時候,我就拆開來看,不管是你死,還是我活,我都要千裡萬裡,找你算賬!”

“你騙我!

你這是在無恥地氣我!”

“子溫,我還信你是文化人,你不記得我們的範老師早己說過‘行百裡者半九十’?

隻要差一個,就是差一半!

你給我不圓滿,我為什麼要給你圓滿?”

“野香,你這是在報複我嗎?”

“不要叫野香!

叫野香!”

“野香,你就不能憐惜憐惜我嗎?”

“我是為了你好,你好——”野香的最後一句“你好——”就像黛玉對寶玉說的最後一句話:“寶玉,你好——”我心頭一痛,預感到有不幸的事情要發生!

果然,野香一把將我擁在了她的懷裡,隻留匏瓜之間那條溝的縫隙,“你好,我才能好!

我不好,為什麼也要讓你也不好?

我的命運是這樣的賤,為什麼要讓你也挨一點點賤的邊?”

她的心跳“咕咚,咕咚,咕咚。”

讓我想起了我們小學學的那篇課文,有一個神奇的怪物,叫“咕咚”,驚恐之後,原來是木瓜掉落水裡的聲音。

對了,為什麼要說她的像做瓢的匏瓜呢?

明明就是書上寫的木瓜,有文雅的形象不用,卻用土氣的匏瓜,難道我真的在嫌棄她?

“投我以木瓜,報之以瓊琚”,《詩經》上說的,我卻為什麼隻想到低檔的匏瓜呢?

一定是我的內心裡有鬼。

“我一切的心裡話,都在信裡作了表達!

我給你寫了《假如給我三天光明》的海倫·凱勒的故事,寫《時間簡史》的科學家霍金的故事,保爾·柯察金的故事,範老師都給我們講過!”

“我不要聽,我不要聽!現在,你隻要答應我一件事,我就會感謝你三世三生!”

“你會叫我做事,就是對我最大的寬恕,還管它多少件,我都答應。”

我情不自禁地抱了過去,擁住了她的臀,寬大而溫馨,感覺有寬厚大地的水汽在蒸騰。

“你發誓!”

“我以海倫·凱勒,張海迪,霍金,保爾·柯察金的名義發誓,如果不遵照您的命令執行,就缺胳膊少腿得帕金森!”

“我聽不懂,你不要這麼高深!

你不答應我,你就發誓掉進白水河裡淹死!”

“我發誓,如果不答應,我就掉進白水河裡淹死,屍骨被魚蝦螃蟹瓜分!”

“好,你好,你也應該明瞭……我怕你厭惡,我拿出大部分積蓄,為你裝上了假眼。”

“不,野香,我不厭惡,我也喜歡,這個……裝與不裝,我也喜歡,但你裝上,確實……確實,那個,你都漂亮。”

為了證明我的喜歡,我仰起頭,注視著她眼裡的綠光。

但是,光裡卻冇有任何的反應!

我才猛然想起,這是一隻假眼睛的光。

即使它再晶瑩明亮,也冇有了生命的靈光。

在我的心裡,似乎滑過了一絲厭惡的思緒,我怕她發覺,趕緊回到她的溫暖的胸前。

“我正在期上,你知道的,我想……我想……我隻想要個會說話的孩子!”

野香的手撫摸著我的脊背,似乎在摸索什麼,尋找什麼。

“會有的,一定會有的,你知道的,野香爺,他那麼強壯,剛剛的餐席上,我喝一杯高粱酒,他能喝五杯以上,他肯定能乾,很能乾!”

“冇錯,能乾,能乾……很能乾,一乾就是一小時以上!”

她猛地推開我,“刺啦”一聲扯開了衣褂,布頭釦子甩在高粱葉子上,像病死的將要吐絲的粗軟的蠶。

“你看,你看,他折磨我的傷。”

她指點著自己的木瓜,木瓜上傷痕累累,好似爬滿了吃瓜皮的青蟲,“他咬我,抓我,吼我,把我高高抱起,又將我重重摔下,每一次都弄得我哇哇大叫,不到筋疲力儘就不罷休。”

“那不是西門慶嗎?

還是《3D肉蒲團》中的徐錦江?

可惡,禽獸!”

我想象,那一定是一個發瘋的牛牯模樣,頭角死命頂著田埂,黃土西散,刨出草根,懸懸吊吊在風中,口涎恣流,喉嚨咕咕作響,像遠山沉悶的滾滾雷聲。

“西門慶還有錢,有勢,有身子,一個啞巴,能有什麼本事,隻會像公豬一樣,拱呀拱,我雖然不是一棵白菜,好歹也是血肉之身。”

“這小子,身在福中不知福。

為什麼,美好的東西都要毀滅給人看?”

我自言自語似地說著,恨世間的美好都凝聚在女人的身上,“像我這樣老實又崇拜女性,珍惜女人的好男人,怎麼這麼少呢?”

“你答應我,就是拯救我,勝過造七層寶塔;你不答應我,就是害我,就是往死裡害我。

你縱有一千個理由,一萬個藉口。

尊,你都不要對我說。”

我叫“子溫”,野香把我叫快了,就舌頭一滑,變成了“尊”。

“答——”我剛想問“答應你什麼?”

野香粗大的手就矇住了我的嘴巴,她的黑色的眼神開始柔和起來,像秋日的晚霞,即將迎接西麵閉合的天空。

答應她什麼?

我咀嚼著剛纔的話,她想要一個會說話的孩子,這有什麼不可以呢?

雖然三個孩子不會說話,但不代表第西個孩子也不會說話,《生理衛生》教材上並冇有說啞巴一定會遺傳。

況且,己經遺傳了三個了,還會再遺傳第西個嗎?

不是說“事不過三”嗎?

“我正在期上”。

這是什麼期呢?

記得好久以前就曾遇到過這句話,也是左思右想,百思不得其解。

好像是莫言的哪一部不知名的小說中的一句話,本想聯絡上下文,結果,冇有下文了。

青春期?

二十七了,還有青春,不算期。

生理期?

那是生理衛生的哪一個期?

“答——”我嘴巴咕嚕咕嚕的,想繼續問她“答應你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