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吉思小說
  2. 桑榆陸聞景
  3. 《救命!誰家鋼鐵直男這麼撩人》 第3章
桑榆 作品

《救命!誰家鋼鐵直男這麼撩人》 第3章

    

他的臉色像是換上了一層顏色,手背青筋暴起,一個轉身,雙手撐在門框上,桑榆被她圈在懷裡。眉毛擰成川,“五年前,你想分手就分手,現在你想追就追,桑榆,你太自私了!”...《救命!誰家鋼鐵直男這麼撩人》第3章免費試讀到達目的地之後。桑榆染著微醺的酒意,嬌豔欲滴,腳步前進半分,又有些緊張,抬起一雙濕漉漉的星眸,“你不想嗎?”陸聞景上下打量著她一番,“不想,這輩子都不想。”“陸聞景。”她不知道哪裡來的膽子,對上男人深沉疏離的眼眸,細白的手拉著他腰間的皮帶,稍一用力,陸聞景彎著腰,兩人近到能看見彼此臉上的絨毛。他的大掌插在褲兜裡,拳頭緊了又鬆,眼底一片晦暗不明。“可是前女友還是對你有想法,怎麼辦?”一雙丹鳳眼微微的向上翹,鏡麵唇散發出誘人的光澤。她的手臂稍一用力,兩人的距離又近了一分。陸聞景微微偏頭,桑榆的吻落了空。拽著他腰帶的手慢慢鬆開。他的臉色像是換上了一層顏色,手背青筋暴起,一個轉身,雙手撐在門框上,桑榆被她圈在懷裡。眉毛擰成川,“五年前,你想分手就分手,現在你想追就追,桑榆,你太自私了!”聲音不重,卻一字一句刺入她的耳膜。說完轉身離開。房門關上的一刹那,桑榆背靠在門上,身上還殘留著他溫熱的觸感。她忽然自嘲般的笑了笑,眼眶的酸脹感一股湧上。人體細胞幾十億個,每天都在不斷的更新迭代,可是腦海裡鐫刻了無數次身影的男人,她就是忘不掉啊!五年了,見到陸聞景的那一刻,她還是破防了。昨夜裡她一直沉浸在和陸聞景相逢的場景,以及他每次喊‘桑榆’都是不同的情緒。徹底清醒過來的時候已經中午12點。微信裡南音和工作群的訊息已經炸開了花。她率先點開南音的微信。南音:姐妹,昨晚你和陸聞景怎麼樣?墨狗說他之前都在鬆縣支援,聽說隻在京都待三個月。南音:我覺得你們還是很配啊,當年國防大和表演大誰不知道你倆的事,聽說祈教授要把藍嫣介紹給陸聞景,就藍嫣那絕世小白蓮,你說陸聞景眼睛是被豬油矇住了嗎?南音:榆榆,其實那些事都過去好多年了,現在都往好的方向走,要不要把陸聞景追回來?桑榆猶豫了一下,你覺得陸聞景吃回頭草的可能性大嗎?想到昨晚,她給了自已一個肯定的回答,可能性不大。桑榆又點開工作群。映入眼簾的是經紀人菲姐一篇200字的作文。她長睫輕顫,心裡一陣狂跳,覺得大姨媽也冇那麼疼了。三天後。經紀人菲姐準時把桑榆送到京都泉秀支隊,在車上千叮嚀萬囑咐,“榆榆,你和藍嫣萬年不合,這次千萬不要鬨出什麼幺蛾子,之後你們還要一起去宣傳《天會藍》。”桑榆若有所思的會意,“知道了。”菲姐語重心長的說道,“這次節目好好錄,名次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有參與,以後去談正劇資源也有話題。”“那不行,這個形象大使我會努力拿到的。”菲姐冇再搭話,但凡是桑榆決定的事,就肯定會努力去做好,這些年,因為桑榆冇後台,全靠一張神顏勇闖娛樂圈,但是潛規則太多,被半路攔截的資源也多,導致現在不溫不火三線邊緣,還得給藍嫣這種愛豆出身的杠精作配。桑榆不知道菲姐心裡所想,隻是讓她放心,這個安全消防大使,她勢在必得。分彆之後,她拖著一個32寸行李箱登記之後走進消防大隊。在此等候的消防員陳聲不停地刷著手機上麵的照片,嘴巴都咧到耳朵邊,自言自語道,“我女神真美。”“你好,我是桑榆。”她穿著一件簡單的白色t恤,淺藍色的修身牛仔褲,筆直的大長腿一覽無遺。正低眸的陳聲猛然抬頭,眼眸裡都閃著星星,他看見活的女神了!!!桑榆伸出手揚在空氣中好幾秒,陳聲才反應過來雙手在衣襬上蹭了蹭,五根手指輕輕的和女明星握手。“你好,我叫陳聲。”桑榆笑著點頭,已經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真相。“我們的教官是誰呀?”她單槍直入,嘴角微微的向上翹,露出一個極淺的梨渦。陳聲想到隊長那張天之驕子的臉,卻在工作上一絲不苟嚴謹的態度,頓時肅然起敬。“是我們陸隊,他可優秀了。”說起陸聞景,陳聲眉毛翹得老高,嘴角忍不住的笑意。他不知,自已崇拜的女神心裡比他還雀躍。陳聲邊走介紹道,“我們陸隊之前一直在京都周邊的縣市支援。入隊這些年,他教導我們科學救援,而不是以命換命!參與的幾百場救援將死亡率降到最低。基本上全年無休,整個消防係統的人稱他為烈火英雄。”他臉上的崇拜之色溢於言表。桑榆認真的捕捉住關鍵字眼,“你們陸隊基本上全年無休,那有時間談戀愛嗎?”她緊盯著陳聲的眼眸。“我隻聽說追我們陸隊的人很多。”言下之意是他也不知道陸聞景有冇有在談戀愛。不知不覺,兩人已經走到校場——此刻的陸聞景穿著深藍色體能訓練服,他雙手附在身後背對著,臂膀線條緊實流暢,寬肩窄腰,身姿挺拔。夢裡出現無數次他穿消防員衣服的模樣,今日終於得見。他揚起冷冽的聲線,“都給我認真點,眼睛往哪兒看?所有人,加兩圈!”消防隊突然來了漂亮姑娘,誰能頂得住?隻是這一眼,還是被陸聞景捕捉到。陳聲上前,小聲提醒道,“陸隊,我女神來了。”陸聞景聽見聲音,才微微的偏頭,輪廓忽明忽暗,深刻英雋,挺鼻薄唇,透露出一股冷漠的疏離感。他瞥了眼站在後麵的桑榆,小臉不施粉黛,旁邊立著一個32寸行李箱,像是打算常住。而桑榆的視線不偏不倚的落在他的側臉,遠處是初陽升起,她毫不避諱的盯著他看,眼裡帶著失而複得的光。陸聞景感受到一道炙熱的眼神,卻連眼角餘光都不曾給。直到,不遠處一聲夾子音響起破壞這美好的早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