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吉思小說
  2. 桑榆陸聞景
  3. 《救命!誰家鋼鐵直男這麼撩人》 第1章
桑榆 作品

《救命!誰家鋼鐵直男這麼撩人》 第1章

    

“榆榆,終於見到你了。”南音眼眸閃著亮光,她吸著鼻子,用力的聞了聞,“你噴了y家的惹火係列香水?”桑榆害羞的點頭。南音踮起腳尖在她耳邊輕聲的問道,“你剛剛見到陸聞景了嗎?”...《救命!誰家鋼鐵直男這麼撩人》第1章免費試讀日西垂,景在樹端,謂之桑榆。——出自《太平禦覽》卷三引《淮南子》日式的臥室內,隻有床頭一盞氛圍燈微弱的亮著。從客廳到臥室,都是淩亂的衣物...門虛掩著,女孩深陷在藕粉色的真絲被褥裡,和***的瑩白肌膚形成鮮明的對比,嬌豔欲滴的唇溫軟可口,任人采擷。嬌軟的身軀被人緊緊的抱在懷裡,男性的荷爾蒙充斥在周身。細膩的腰肢被束縛住,無法動彈,耳邊傳來性感低啞的聲音,“桑桑,確定可以嗎?”熟悉的聲音既性感,又動人。還有些熟悉。女孩輕磕著眼,臉頰發燙,環抱著他脖頸,十指用力交叉,身體嬌軟。她被誘口共著點頭,聲音軟綿綿的回答,“好...”男人掐了掐她腰間的軟肉,一聲口嬰口寧聲從嘴角溢位。嬌軟的聲音是最好的調味劑。灼熱的氣息噴灑在她的耳畔,尾音故意拉長,曖昧繾綣又撩人,“小野貓,忍著!”她的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無聲的啜泣著,“嗚嗚嗚......”男人喉結滾動,輕吻著她猩紅的眼尾,聲音輕哄。”翌日中午,炙熱的陽光照耀在屋內,她抬起痠疼的胳膊。摸到在枕頭下一直響著的手機。點開擴音。“榆榆,我回國啦,昨晚打電話你怎麼不接?”電話裡傳來好閨蜜南音的咆哮聲。昨晚?她捏了捏自已的臉頰,有點生疼。掀開被子看著另一半床,整齊得不像話。她竟然做了一整夜意亂情迷的夢!!!當然,這句話她不敢跟南音說。桑榆吞嚥口水,用稍微正常點的口吻解釋道,“昨晚看恐怖片,挺早睡的。”南音大大咧咧的性格,很快就被糊弄過去。“行呀,今晚墨嚴說要給我準備一個接風宴,六點定在青澀酒吧,穿得sexy一點。”桑榆耷拉著眼皮,還在對夢境之事回味無窮,“阿音,好歹我也是女明星,被拍了怎麼辦?”“姐妹,提醒一下,是三線開外,微博就算能搜到也隻是頭像帶個v的漂亮女明星。”微博廣場裡討論的人寥寥無幾。噢,當然,倒也有一名鐵桿粉絲,桑榆還是小透明的時候,就想約人家見麵,小粉絲矜持得很,說什麼也要保持神秘感。久而久之,桑榆就忘記這件事了。電話掛斷之後。她睜開惺忪的美眸,點開自已的微博廣場,前段日子她拍了一組大漠紅衣照,颯爽英姿,一顰一笑都撩人於心尖,偏被對家藍嫣的粉絲剖析是模仿她家姐姐雜誌《h》的開年封麵照。就她三線外的小明星,頗得藍嫣粉絲的惦記,回回上頭條前三,她家粉絲功不可冇。廣場上吵得不可開交,帶紅v的用戶@愛桑桑的榆直接將黑粉懟到冇臉再上線。桑榆關掉手機,走進衣帽間,隨便選了一件白色襯衫裙,清新又淡雅,連妝都懶得畫。剛走到玄關處,手機又收到一條資訊。南音:姐妹,墨狗說陸聞景回京都了,待會兒也會去青澀酒吧,你到時候可彆慫。她整個人突然僵住,連呼吸都有些不順暢。腦袋一直盤旋著那個日思夜想的名字,幾秒後快速直奔梳妝檯。桌麵上各式各樣的化妝品,終於在今天派上用場了。化妝的程式,一樣都不能少。最後,她塗上斬男色玻璃鏡麵口紅,眼線筆在右眼角下麪點了一顆痣,像一隻午夜勾人的小貓。最後,噴上斬男香水。衣帽間。哪一件衣服都和今晚的重逢局不搭。最後,她選了件藍色吊帶裙,腰線處做了多層壓褶工藝,開叉到大腿上,若隱若現的能將她勻稱的腿部線條展現,栗色的長捲髮隨意披著。怎麼看都完美。她站在全身鏡麵前,練習著微笑,從頭到腳都很精緻。隻是陸聞景,還會記得她嗎?坐落在京都城北衚衕裡深處的一家酒吧,名叫青澀。不以商業為性質的場所,頗得眾多富二代的追隨,放鬆又自在還隱蔽。桑榆將大眾車鑰匙扔給侍者,徑直走向包間,穿著精緻,明豔動人。南音告訴自已的包間號是211,按照標識,就是櫃檯左轉最裡麵的那一間。拐角的走廊內,短短數十米,桑榆卻走出馬拉鬆的負重感。一股緊張感蔓延到胃部,讓她全身血液都泛著涼意,到了包間門口,桑榆稍仰頭,確認包間號。蔥白的手握緊門把手,雙腿竟然有些站不穩,像弱不禁風的樹枝。僅僅是一瞬間,她的腦袋一片混沌,甚至想到自已依舊顏值抗打,而陸聞景這個前男友說不定早就大腹便便,或者是地中海,亦或者這些年長殘了,總之,桑榆在自已的腦海做了一番強大的心理建設之後,深呼吸一口氣,開門。在走廊的儘頭,陸聞景斜靠在牆壁,隱匿在光裡,神情疏淡,手掌自然垂下,食指與中指之間夾了一根菸,猩紅的點一閃一閃,他慢慢的吸了一口,煙霧纏繞成一個個圈,柔和了他俊朗的臉。短短數米間,明豔撩人的小野貓一舉一動儘收眼底.....而桑榆打開門後,映入眼簾的是幾年未見的好友南音、墨嚴、檀辭。除了南音,其它兩人都是和陸聞景在軍區大院一起聽著紅色歌曲、吃著同一鍋大鍋飯長大的,對於兩人的分手,他們自然是站在自家兄弟那一邊。但是墨嚴不同,他屬於兩邊倒的派係,畢竟,南音把他收了。兩人對她友好般的笑了笑,但是桑榆知道,這笑還不如說話,至少知道是個人在坐著。幾秒鐘後,桑榆瞳孔聚焦,前男友冇在現場。所以剛剛她在門口作出的一番掙紮是在杞人憂天?心裡的期待感又一下子down到穀底,但還是維持著輕鬆的笑意。南音三兩步跑過來,一個熊抱,桑榆差點冇站穩。“榆榆,終於見到你了。”南音眼眸閃著亮光,她吸著鼻子,用力的聞了聞,“你噴了y家的惹火係列香水?”桑榆害羞的點頭。南音踮起腳尖在她耳邊輕聲的問道,“你剛剛見到陸聞景了嗎?”桑榆的眸光明顯顫動,“什、什麼意思?”正巧,身後傳來一陣穩健的腳步聲,讓她的背脊一陣發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