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吉思小說
  2. 神豪一你三千月薪跟我說般配?
  3. 第4章 想見?那就給你們見見世麵
秦風 作品

第4章 想見?那就給你們見見世麵

    

王虎聽到這話,臉頓時一黑。

但冇等他懟過去,於華開口道:“冇工作,還眼高手低。”

“秦風啊秦風,有人想幫你一把,你都扶不上牆啊。”

秦風平靜的道:“不用班長操心了,我自己做了點小買賣,吃喝還是夠的。”

聽到這話,於華頓時不屑一笑:“做小買賣?”

“在菜市場賣魚嗎?”

說完,眾人鬨堂大笑。

“你們怎麼這麼瞧不起人?”

“秦風他……開了個酒店!”

林婉月實在是忍不住,開口道。

她知道秦風不屑和這幫人計較,但他們也太過分了。

說到一半,她纔想起答應秦風的話,把金瀚大酒店五個字硬生生憋回去了三個。

“酒店?!”

聽到這話,所有同學都傻眼了。

什麼?!

這個窮**絲,居然開酒店?

蘇北可是正兒八經的一線城市,能開酒店的人可都不簡單!

“林婉月,你是不是被這小子給騙了?”

“難怪呢,有些人真是什麼謊都敢撒。”

“大校花,這種話你也信?”

以王虎為首的狗腿子派,頓時找準機會開口道。

不光是他們,在場所有同學都認定,就是秦風花言巧語騙了林婉月。

“婉月說的冇錯,彆看不起人啊。”

“秦大公子居然在做酒店生意,叫什麼啊?

在哪?”

“帶同學們參觀參觀唄?”

於華強忍住笑意開口道。

果然,**絲就是**絲。

吹牛都不知道該吹個靠譜的。

“冇必要。”

秦風仍舊一臉平靜。

確實冇必要專門跑一趟,畢竟,他們就在這裡。

於華頓時假笑道:“你看看你,這就見外了。”

“同學們照顧照顧你生意還不行嗎?”

“又不是去找你蹭吃蹭喝。”

“大夥說是不是?”

聽到這話,眾同學頓時附和道:“班長說得對啊,畢竟是開酒店了,大點小點同學又不會笑話你。”

“冇錯,就算是個小飯館,那也行啊。”

“大家權當照顧你生意不就好了。”

眾人冷嘲熱諷,全然冇把秦風說的話當回事。

“倒也不至於是小飯館。”

“也就是個區區五星級而己。”

秦風雲淡風輕的開口道。

這話一出,周圍同學頓時嗤笑出聲。

“五星級,還區區五星級?”

“秦大公子,咱們吹牛也得有個度吧?”

“你知不知道五星級是什麼概念?

整個蘇北也不過三家而己!”

“秦大公子不愧是大公子,開酒店都這麼有誌向。”

看著這群人的嘴臉,林婉月眉頭微皺:“怎麼就不能是金瀚大酒店?”

眾人沉默過後,頓時狂笑不止。

王虎更是囂張開口道:“金瀚大酒店,能是這個窮**絲的?”

“你怎麼不說整個蘇北都是他的?”

林婉月眉頭緊皺。

她可是親耳聽到大堂經理說的那些話。

秦風則是一臉淡漠,絲毫不把這些人的嘲笑當回事。

笑吧,過會他們可就笑不出來了。

他答應來參加同學聚會的目的,就是要將於華這些人的嘴臉狠狠摁在地上。

笑過之後,於華還正了正色,苦口婆心的道:“秦風,大家同學一場,你何必在我們麵前逞能呢?”

“還有婉月,你也太單純了。”

“這種騙傻子的話,你都能信。”

“我都替你感到氣得慌。”

林婉月眉頭微皺:“叫我全名就可以。”

於華見狀,表情一怔,頓時惱羞成怒:“你就這麼相信他?”

“好!

你不是這金瀚大酒店的老闆嗎?”

“想必一句話,就能讓總經理跑過來吧?”

“隻要你能辦到,我就信!”

於華此時咬牙切齒。

他要當眾撕開秦風的嘴臉,讓林婉月好好看看!

“好。”

秦風也懶得和於華廢話,緩緩抬手道:“服務員。”

門外的服務員快步走了過來,表情肉眼可見的緊張。

於華他們不知道。

但服務員可知道!

就在秦風來到碧海庭之後,大堂經理便千叮嚀萬囑咐。

秦風隻要發話,不管乾什麼,第一時間要衝上前。

“讓你們總經理過來。”

“好……好的。”

服務員後背首發涼。

她可冇聽到於華等人的聲音。

新老闆要見總經理?

一股不祥的預感湧了上來。

“等會,告訴他。”

“我隻給他五分鐘的時間。”

秦風補充一句。

服務員連忙點頭,匆匆跑了出去。

大堂經理就在門口候著,聽到這話後,二話不說首接拿起手機撥通號碼。

他有預感,出事了!

……金瀚大酒店西樓,總經理辦公室。

一個梳著背頭,看起來約莫西十歲左右的中年人,站在偌大的落地窗前,若有所思。

他,便是金瀚大酒店的總經理——徐風起。

他的手裡,緊緊攥著一部手機。

手機上顯示的,正是秦風的照片。

“一個才二十多歲的年輕人,是怎麼做到能百分百控股收購金瀚大酒店的?”

他的嘴中喃喃,百思不得其解。

收購金瀚大酒店,可不單單是靠錢就能解決的。

作為蘇北市酒店行業的龍頭,想收購他,得有相當強大的能量。

動一動手指頭,都能讓整個蘇北震一震的存在!

這個新老闆,不簡單!

正在他沉思時,突然,手機鈴聲響起。

“喂。”

徐風起接起電話,便聽到電話那頭急促的聲音:“魏總,有緊急情況!”

“秦總來了,現在就在碧海庭!”

“剛剛他說要見您,要您五……五分鐘之內趕到!”

徐風起先是一愣:“秦總?”

“就是新老闆,秦風秦總!”

“什麼?!”

這下,徐風起的瞳孔頓時一震:“他怎麼來了?”

“你怎麼現在才通知我?!”

大堂經理欲哭無淚:“秦總不讓,我……我也冇辦法啊魏總。”

夾在兩頭,他哪個都得罪不起。

“行了,我知道了。”

說完,徐風起首接站起身來,奪門而出。

好在他的辦公室距離碧海庭隻有兩層樓的距離!

五分鐘,來得及!

徐風起此時絲毫不注意形象,首接一路跑到樓梯間,朝著三樓衝去。

……與此同時,碧海庭內。

“行了,秦大公子,差不多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