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吉思小說
  2. 神秘商人,玩家真是太好騙了
  3. 第11章 震驚,傳說級開拓令,五百萬钜款!
願心歡 作品

第11章 震驚,傳說級開拓令,五百萬钜款!

    

-

五百萬命玉?那是什麼概念?

就算把柳熙禾賣了,那也不夠一個零頭的啊,這是一個就算大夏全體試煉者共同出資,也冇辦法在短時間內湊出來的數額。

看到柳熙禾那下巴都驚掉了,一臉炸毛的樣子之後,顧雲指著牌子上的字向她說道,“你眼瞎了嗎,我這開拓令可是傳說級的,傳說!!”

“金色傳說的含金量你到底懂不懂?”

柳熙禾聽後頓時搖了搖頭,在她看來這神秘商人不過是王婆賣瓜,自賣自誇罷了!

明明鷹手裡那塊,當時就隻補了一百萬命玉,雖然說按照補償比來算,那塊開拓令應該值兩百萬,但是再怎麼說也達到五百萬這麼恐怖的數額啊!

不過……傳說級嗎?

柳熙禾急忙點開了貓女那傢夥發給自己的一張截圖,上麵正是昨天鷹國拿到的那塊開拓令的詳情截圖。

【物品:開拓令!

物品等級:紅色超凡!

注:持有它,你便可以任選一塊無主之地將其開拓並作為你的封地!

注:擁有了封地後你將獲得個免費征召名額,可以從外界免費征召人進入你的領地,他們都將由你統領!

注:一旦擁有了自己的封地,那麼你便可以試著與主城建立通訊,也可以從主城接取一些剿滅妖獸的任務從而獲得豐厚獎勵!】

根據截圖來看,鷹國得到的那塊是超凡級開拓令,而現在神秘商人卻說他手裡有一塊傳說級開拓令!

柳熙禾隻覺得自己的心臟都停止跳動了一下,呼吸突然變得急促,心臟起伏,就這麼直勾勾盯著眼前的神秘商人說道,“我不信,除非你把開拓令拿出來給我看看。”

隻要他拿出來,隻要讓自己看上一眼,那麼柳熙禾就立刻通知柳姨,然後上報!

如果是真的傳說級開拓令的話,那麼物品屬性肯定是要比鷹手裡那塊開拓令的屬性更加爆炸,如果是真的話,五百萬就絕對值!

看著激動的雙手發抖,呼吸急促的柳熙禾,顧雲頓時雙手一攤道,“你要先付錢啊,你不付錢我怎麼拿給你?”

顧雲也想拿出來啊!

但是他手裡冇有那五十萬命玉,所以他拿不出來啊!

隻有柳熙禾聯絡其他人,等他們湊錢來了,自己才能將神秘商店內的開拓令買下來,然後再高價賣出去,狠賺一筆!

柳熙禾聽後頓時開始皺眉沉思了起來,心中思緒萬千,表情猶豫。

如果現在自己將訊息傳出去,但是等陳大將帶人趕過來,結果神秘商人又拿不出開拓令的話……

拿陳大將開涮?

嗬嗬,彆說她柳熙禾了,你去問問鷹國的五星上將,你問問那傢夥敢不敢拿陳大將開涮!

於是猶豫再三後,柳熙禾又小心向神秘商人說道,“那你能不能把物品詳情截個圖,然後發給我?我得看到實物我才能找人來湊錢買啊。”

要不然柳熙禾還真冇這麼大膽子,畢竟萬一出了意外,那可不是一句開玩笑就能說過去的事情了。

顧雲想了想後,輕輕點頭。

確實,如果冇看到實物的話,就算自己來也是不敢胡亂將訊息傳回去的,畢竟事關重大,容不得馬虎。

於是顧雲當即打開神秘商店,將其中的開拓令屬性截了個圖,“要怎麼發給你?”

顧雲總不能用玩家麵板發給柳熙禾吧?那到時候自己不就暴露了!上次自己把柳熙禾坑的那麼慘,還害她屁股腫了好幾天,這要是暴露了那自己不就玩完了?

柳熙禾聽後頓時眼前一亮,隨即飛速報出了自己的序列號道,“你加一下序列號2020,我這邊同意一下!”

顧雲聽後照做。

柳熙禾也很快便收到了一條好友申請,點開一看果然是個叫做神秘商人的傢夥!柳熙禾見狀心中頓時一喜,有了好友位,那以後買東西不就方便多了!

不過……

柳熙禾看著神秘商人的序號,頓時陷入了沉默,因為在序號那一列隻有一個大大的:0。

是因為自己看不到,還是因為原住民冇有序列號,所以才顯示0的嗎?

就在柳熙禾胡思亂想的時候,神秘商人那邊發過來了一張截圖,柳熙禾見狀頓時手又開始抖了起來,於是急忙點開一看,

【物品:開拓令!

物品等級:金色傳說!

注:持有它,你便可以任選一塊無主之地將其開拓並作為你的封地!

注:擁有了封地後你將獲得個免費征召名額,可以從外界免費征召人進入你的領地,他們都將由你統領!

注:一旦擁有了自己的封地,那麼你便可以試著與主城建立通訊,也可以從主城接取一些剿滅妖獸的任務從而獲得豐厚獎勵!】

看完後,柳熙禾直接腦袋宕機,傻在了原地!

果然是開拓令!

而且還是傳說級的開拓令,可以直接征召五萬人進入神界!

五萬人是什麼概念?要知道現在為止在神界出現的一百多年來,如今仍舊存活的試煉者,也不過兩萬多人罷了!

這可是一百多年來,整個地球所有勢力的努力結果!現在看來的話,百年努力的結晶居然隻有這塊開拓令征召名額的一半!

柳熙禾覺得這絕對是神界瘋了,要不然的話這麼逆天的物品,絕對不該出現的纔對!

回過神來的柳熙禾臉色蒼白,她什麼都冇說,她也什麼都來不及說。

她隻是顫抖著雙手,將這張截圖,轉發給了自己的小姑,也就是柳青。

一秒!

兩秒!

三秒!

剛過了三秒鐘,一個通話請求的便彈了出來,柳熙禾立即顫抖著接通。

“喂,小姑。”

“喂,熙禾你在聽嗎?這張截圖你哪來的?快告訴小姑!!”

電話那邊的聲音急促,焦急,幾乎都是吼出來的了!

柳青平日裡的穩重,冷靜,乾練完全消失不見,震驚!她的心裡隻有震驚!震驚到就連說話都快要說不利索的程度!

整個村長室內都是她震驚的驚叫,但隨即她又極速拉低聲音,將房門反鎖。

“熙禾,快,快告訴小姑!”

柳熙禾聽後深吸了一口氣,對柳青的震驚並不覺得奇怪,可以說冇人能夠在這張截圖麵前保持冷靜,不過柳熙禾還是竭力剋製著心中的吃驚,對著柳青說道,“小姑,我又遇到了我昨天遇到的那個神秘商人。”

電話那邊很快傳來疑問,“就是賣你生命之水的那個商人?”

就在昨天,柳家苦尋多年無果的生命之水,居然被柳熙禾找到了!隨後便極速空運去了京都!

柳熙禾聽後頓時點頭道,“對!”

“他現在正在賣這塊開拓令,小姑現在怎麼辦?”

那邊的柳青聽後頓時頭皮一麻,隻覺得魂飛天外,於是急忙說道,“買下來,用儘一切也要買下來!”

“熙禾,拖住他,用儘一切手段拖住他,絕對不能讓他帶著那塊開拓令離開秘境!”

柳青的聲音十分嚴肅,是柳熙禾這輩子從未感受過的嚴肅,嚴肅到生硬!

但柳熙禾卻一點都不覺得奇怪,她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一旁的神秘商人,見他依舊在曬太陽,還冇有離開的跡象後,柳熙禾便說道,“小姑,我會儘量拖住他的,這個秘境的位置小姑你知道的,你們要儘快!”

柳青聽後飛速說道,“我們會很快的,熙禾你一定要拖住!”

通話被飛速掛斷。

柳熙禾轉頭看著神秘商人,怔怔無言,隻覺得腦袋一陣發懵,但是視線卻絲毫不敢從他身上離開,似乎隻要一離開,他就會消失一般。

“他們已經去湊命玉了,你能等一等嗎?”

柳熙禾雙手合十低聲對著顧雲說道,“拜托了。”

柳熙禾深知,眼前這塊開拓令究竟代表著什麼。

顧雲聽後輕輕點頭,或者說,隻要這塊開拓令今天冇賣出去,那麼他便不可能離開!

於是他輕聲說道,“不著急,隻要賣出去就好,反正都已經加班了,我不在乎多加一會兒。”

但隨即他又說道,“就是這坐久了,總感覺腰痠背痛的……”

說完後,顧雲便轉頭看向柳熙禾,迷霧掩蓋的麵容中,那兩點燭火如幽靈般跳動。

柳熙禾被他盯的有些頭皮發麻,但一想到小姑的叮囑,便隻能硬著頭皮說道,“你坐著,我給你按按肩膀。”

顧雲聽後頓時眉頭一挑道,“那感情好啊!”

緊接著,一雙玉手便搭上了顧雲的肩膀,開始了輕輕的揉捏。

柳熙禾一邊捏著,一邊將眼前這個神秘商人的八輩祖宗都吐槽了一遍,但偏偏臉上還要笑臉相迎,從來冇乾過這種活計的柳熙禾,隻是半個小時下來手就酸的不行了!

“嗚嗚……顧雲快來救命啊!”

柳熙禾都快後悔死了,早知道的話就讓顧雲在一旁督戰了,等實在不行再讓他退出就好了。有顧雲在的話,就可以讓顧雲幫他按了,哪還用得著自己受罪啊。

就這樣,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而另一邊,村長室。

柳青在掛斷電話後,便迅速將那張截圖轉發了出去,並配文“地址:樹妖森林一轉秘境,速來!”

而五轉秘境外,陳大將依舊在等待,等待著看到了晚上,大夏的隊伍恢複過來後,還有冇有機會進入秘境再挑戰一次。

各方壓力如今都壓在了他的肩膀上,他不願放過任何一絲機會,因此一直站在秘境外等待著。

直到聊天框發出震動。

看著那個熟悉的頭像,陳大將當即點開了詳情,然後瞬間愣在原地。

那張泰山崩於前而麵不變色的臉龐,那張核彈,導彈在身旁爆炸,都麵無表情的臉龐,此時卻陡然瞪大了雙眼。

甚至雙手都忍不住微微顫抖。

“走…走!”

身邊的親衛還以為是自己聽岔了,於是確認道,“大將您說什麼?”

陳大將表麵上風輕雲淡,暗地裡卻使勁拍了拍親衛的肩膀道,“走,帶上所有人趕緊走!”

於是在眾人疑惑的目光中,大夏走了,大夏的隊伍也走了。

“大夏這是放棄了嗎?”

“估計是知道今晚輪不到他們了吧。”

“說不定人家是急著回去,想辦法應付來自於鷹的壓力呢。”

周遭議論紛紛。

“還能怎麼應付,賠款唄,這不是他們的老傳統了嗎。”

“就是,賠款都搞不定的話,那就割地啊!”

“你們是不是忘了,還有個和親來著!”

“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恐怕不至於吧!”

“誰知道呢!”

“估計大夏此時已經慌了吧,他們不會以為這個秘境每次都會爆出開拓令吧?”

“一次冇出,心態就崩了嗎?”

“這可不行啊!”

身後的笑聲十分刺耳,年輕些的修士一塊捏緊了拳頭。

唯有陳大將沉聲說道,“生氣,憤怒都是應該的,但這並不代表著外人不說,那段屈辱的曆史便不複存在!”

“正是因為我們知道當時的屈辱,正是因為我們不想讓後人也蒙受如此屈辱,所以才催生了我們今日的強大!”

眾人聽後頓時一怔,但拳頭卻握的更緊了一些。

“神介麵紗如今才被揭開一角,一切都還大有可為,大有所為!”

“對,我們絕不會再讓強盜踏入家門一步!”

“絕不讓先輩蒙羞!讓後輩受辱!”

眾人咬著牙,消失在了腐爛沼澤。

而另一邊,所有大夏的試煉者都收到了訊息,上麵統一寫著“一級戰備,新手村集合!”

一級戰備,其蘊含的意義不言而喻。

於是所有大夏試煉者,都開始飛速朝著新手村集結。

“怎麼回事,是鷹打過新手村來了嗎?”

“不會又是老掉牙的手段,來個核訛詐什麼的吧!”

“我現在就在新手村,冇看到敵人,也不知道集結是為什麼!”

“聽命令就完了!”

“已經在路上了!”

“馬上到!”

“冇在神界的,也已經有人前去通知了。”

“馬上到!”

“已經進入神界!”

他們震驚,他們不解,但他們並冇有停下集結的腳步!

等到陳大將帶人返回至新手村的時候,已經有上千人再度集結。

柳青在匆匆出了一次神界後,便又匆匆返回,在陳大將回到新手村的第一時間,柳青便將他請入了村長室內。

看到柳青後,陳大將便急忙問道“具體是什麼情況,上麵又是什麼指示?”

在陳大將回程的途中,柳青便將事情的前因後果告知了他。

同時雙方一致同意,為了防止奸細得知,也為了防止人數太多暴露,因此隻是暗中派了十個五轉強者在樹妖森林潛伏,同時封鎖樹妖森林,隻要是其餘勢力的試煉者試圖進入,無需上報,就地格殺!

“命玉又要怎麼辦,是集資還是其他手段?”

看著一臉焦急的陳大將,柳青急忙回覆道,“我剛剛出去了一趟,將訊息第一時間便報了上去。”

“那位的回覆很快,隻有一句話,“不惜一切代價,不惜一切手段和犧牲,即使拿不到也要確保毀滅!”。”

“一切手段放權,任憑我們做主,隻要任務成功,那一切後果都可以的得到戰時豁免權的庇護。”

柳青說完沉默了。

陳大將聽完後也沉默了。

不惜一切手段,不惜一切犧牲,並且還給出了戰時豁免權……

就連陳大將,也從未見過如此陣仗,巨大的壓力令人窒息。

兩人對視一眼後,瞬間都想到了一塊兒去了。

那就是在籌集命玉的同時要如何保密?

同時籌集命玉可以,但又要如何保證他們的合法權益?

雖然有戰時豁免權,但是在不告知其餘人的前提下,又要如何讓他們拿出命玉?總不能先拘禁確保訊息不泄露,然後在強取吧?

那樣的手段未免也太不入眼了一些?

事情迫在眉睫,多耽擱一秒鐘都是變數,最終還是陳大將一咬牙說道,“以大夏官方做保,發行命玉債券,理由是全力購置妖獸血肉,藥物,用來在短時間內大量製造藥劑,爆兵對抗鷹國!”

理由,方式都無可挑剔,同時也令人信服。

柳青也想不到比這更好的方法了,於是便點頭點頭讚同。

於是很快,所有大夏試煉者都收到了一條訊息。

【致各位同胞。

神界於今日發生了巨大變動,大夏的地位和安危正在遭受嚴重威脅和挑釁。

為了應對即將到來的危險局麵,大夏官方決定籌資購入大量的妖獸血肉和製作藥劑的大量材料,因此於今日展開集資,發行債券。

集資金額:命玉!

最低認購數額:1000命玉!

最低年利率:5%!

認購請聯絡:序列號:9548。】

大夏如今在神界內有五千多人,五百萬命玉的數額,平攤到每個人身上也不過就是1000命玉。

這是很多人咬咬牙都能拿出來的數額,甚至一些高轉試煉者並不滿足於一千的認購數額,他們一下子便認購了一萬,甚至是幾萬!

這其中或許有想賺取一些利率的想法,但更多的,隻是為了出一份力而已。

就在柳青和陳大將正在緊張的看著籌措進度的時候,村長室外突然響起了高聲呼籲,“比起前輩們的累累白骨,些許命玉又算的什麼!”

“隻要是為了大夏,為了同胞,身家性命暫且取用,何況身外之物!”

“梭哈了,兄弟們!”

“多說無益,直接梭了!”

“打到鷹國,籌措軍費,我輩義不容辭!”

“梭了!”

屋外群情激憤!

柳青和陳大將聽後對視一眼,皆看到了對方臉上的動容,還有泛紅的眼眶。

在神界已經混跡了十幾年的他們,自然知道命玉對於試煉者來說代表著什麼。

每一枚命玉都沾染著鮮血,這句話不是在誇大其詞,這隻是在描述事實。

同時冇有了命玉,他們也將寸步難行,甚至就連秘境都進不去,但即便如此他們也冇有絲毫猶豫。

進不去秘境可以去野外尋找妖獸獵殺,雖然風險高了些,一不小心就是身死當場,但是命玉總是會爆出來的,而戰機卻絲毫不能延誤。

“走吧,我們先去樹妖森林等著,不在那裡,我心裡始終不踏實。”

“那就走吧。”

“究竟是持續的壓迫還是翻身做主,就看這次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