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吉思小說
  2. 神秘商人,玩家真是太好騙了
  3. 第14章 開拓令選址,人員篩選,週一
願心歡 作品

第14章 開拓令選址,人員篩選,週一

    

-

眾人一直圍坐在桌前討論,而其中最為忙碌的便是柳青了。

因為她每隔一會兒,便要將眾人一起討論出來的結果送回地球,然後等待著上方稽覈,等待著上麵發話,批準還是同意,什麼地方需要更改……

直到一個多小時後,在無數人加班加點的努力下,開拓選址終於確定。

隻見陳大將指著一處平原和森林的交界處說道,“此地危險程度為淺紅,東有森林西有平原,南邊不遠處便有一條大河,從各方麵來說都極為符合我們的要求,對於接下來的發展大有裨益!”

陳大將這句話,基本上給了這次的會議一個蓋棺定論。

“同意!”

“同意!”

“無意見!”

眾人紛紛點頭同意,於是選址便定在了此處!

【開拓區域選定成功!】

【當前定位亂石平原與青野草原的傳送節點已開通!】

【傳送陣定位已更新,請自行前往探索!】

【請在一年內完成目標區域的開拓,逾期則視為開拓失敗!】

【征召名額已下放,待使用征召名額:!】

陳大將見狀頓時心中一鬆,還好,整個過程並冇有出現什麼意外!

甚至反倒是順利的讓眾人有種微妙的錯覺,感覺就像真的有什麼存在,在庇護著大夏一般!

陳大將見狀緩緩起身對著其餘專家們說道,“我要先去統籌一下戰士們,接下來我會親自帶著一支五轉小隊前往開拓區域進行考察。”

“你們要是不著急回去的話,可以先在亂石平原附近進行研究和考察!”

進入神界考察,這是許多知道內情的專家們心**同的夢想,因此難得來一次的他們又怎麼會捨得匆匆離開呢。

接下來陳大將的重心將完全放到開拓一事,務必要爭取在其餘勢力反應過來之前,在另一塊大陸站穩腳跟,不給他們搗亂的機會。

至於新手村這邊就隻能交由柳青全權負責了。

【神界公告!】

【序列號:9584使用了開拓令!

序列號:9584,成為了神界的第一位開拓領主!

2號主城【白虎城】已決定為序列號:9584的開拓事宜,提供支援!】

在這一刻,所有神界試煉者的麵板上,都飄過了同一個訊息。

震驚,是眾多試煉者的第一反應!

就連亂石平原的新手村內,也瞬間出現了大量的驚呼聲。

“臥槽,鷹國已經使用了開拓令嗎?”

“鷹已經得到了一座主城的支援,這下遭了!”

“靠!霸權亡我大夏之心不死!”

“看來接來下秘境的時候,要多加小心了!”

“話說這開拓令究竟有什麼作用啊,是選擇一個地方建立勢力嗎?”

“要真是這樣的話,那鷹現在豈不是已經算是在神界站穩腳跟了嗎?”

不知內情的試煉者,正在一臉震驚的議論紛紛,這次鷹的成功,讓試煉者們隻感覺內心一陣灰暗,就連天空都似乎陰沉了許多。

而少數知道內情的,亦或是知道那個序列號代表的究竟是誰的人,此時則是眼睛都快掉了出來!

“臥槽,居然是陳大將!”

“不會是我看錯了吧!”

“老陳這保密工作做的,我一點訊息冇聽到,他開拓令就已經用了?”

“made!我還以為是老鷹那邊來著,給我嚇死了!”

“這下舒服了!”

“看來老陳成功了!”

“走,去找他搞點一手訊息去!”

“不愧是大將啊!”

“天佑大夏!”

“吾輩自當自強不息,絕不讓先輩蒙羞,讓後輩受辱!”

當然其餘國家的震驚則是來的要更加劇烈了一些。

就比如毛熊,在得知這個訊息的第一時間,便迅速又向腐爛沼澤增派了一支五轉小隊,一副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樣子!

一些原本搖擺不定牆頭草們,此時已經開始紛紛聯絡起了鷹國,準備也給鷹當兒子,看能不能從中分一杯羹。

哪怕是吃點鷹漏掉的湯湯水水,亦或是站在旁邊聞聞味,拿到關於主城的第二手訊息也行啊!

畢竟麵對那一直緊閉城門的十二座主城,各國試煉者們可是心癢癢得很。

然而他們不知道的是,在接收到這個訊息的第一時間,鷹那邊可是比他們還要震驚多了!

一個通話請求瞬間便打到了鷹的新手村村長室內,原本還在悠哉喝著咖啡的麥克將軍隨手便接通了電話。

“哈嘍!”

“你是不是把開拓令用了?你個蠢貨,不是說要等各方把名額分配好,把人員選定後再使用嗎!”

電話那頭突如其來的怒吼,讓堂堂五星上將瞬間一臉懵逼。

隻聽他當即反問道,“你在說什麼?什麼開拓令,我冇用啊!”

要不是對方是大樓裡的人的話,麥克都想一槍把他給斃了!

那邊聽後頓時陷入了沉默,但緊接著便又傳來了他幾乎是帶著哭腔的聲音,“快看看開拓令還在不在,你是不是把開拓令弄丟了!”

“我告訴你,就算你是五星上將,弄丟了開拓令的話,也是要上軍事法庭的!”

突如其來的指責再次讓麥克將軍一頭霧水,於是他急忙打開了物品欄,可是那枚閃爍著橙色光芒的開拓令,依舊還在自己的物品欄內好好待著的啊!

因此他當即沉著臉懟了回去道,“我再說一次我冇有使用開拓令,那枚開拓令現在依舊在我的物品欄中,所以我冇有弄丟!你知不知道你現在在乾什麼!”

他不知道大樓那邊突然又在發什麼瘋,不趕緊去商議名額怎麼分配,不去選拔進入神界的人選,反而將電話打到自己這裡來發瘋。

雖然麥克將軍多次強調自己冇有弄丟開拓令,但對方仍舊錶示他已經快要到村長室了,他要親眼看到那枚開拓令安然無恙後才能回去覆命。

“嘭!”

掛了電話的麥克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直接將桌子拍的四分五裂。

這時他發現他的麵板上多了好幾條通知劃過,於是他急忙凝神看去,緊接著便瞬間呆在了原地!

“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

隻見他瞬間失態,高聲大叫。

“我居然不是第一!鷹帝國居然不是第一!”

“我們付出瞭如此慘痛的代價,分出去了超過一半的名額,居然都冇能成為第一個使用開拓令的國家!”

“法克!!!”

“轟!”

整個由木頭搭建而成的村長室,瞬間坍塌為了一片廢墟。

新手村內的鷹國試煉者們在看到公告後,臉上的喜悅都還冇來得及消失,便看到自家的村長室居然塌了!

“哦買嘎!”

“快去看看是什麼回事!”

“議員,我看到議員先生著急忙慌的跑過去了!”

“為什麼議員先生和麥克將軍看上去那麼生氣?”

“難道是使用了開拓令後,冇有得到預想的好處嗎?”

“可是光是那一萬個征召名額就已經非常誘人了啊,更何況如今我們還得到了2號主城的支援。”

“就是啊!”

神界總是事情不斷,試煉者們對此早就習以為常了,隻不過現在眾人都認為,如今使用了開拓令的鷹國需要大力提防。

地球,則又是一片安靜祥和的樣子。

彆誤會,我說的是大夏境內,畢竟大夏境內可冇有什麼槍擊每一天。

今天是3月25日,星期一。

顧雲從自己熟悉的單人床上醒來,打開手機看了看時間,上麵顯示7:28分,距離8點的早自習還剩下30分鐘時間,七點半的鬧鐘還冇響。

顧雲現在是一名高三學生,對你冇聽錯,就是即將在三個月後參加高考的高三學生。

準確的說應該是一坤月左右,因為今年的高考似乎是在六月十日左右。

七點半,這個時間大部分同學都已經坐在了教室裡,書都快翻爛了,然而顧雲纔剛起床。在看向一旁占位置的公主床的時候,顧雲甚至還有心思仰麵倒了上去,仔細感受了一下公主床的柔軟。

不是顧雲不努力,也不是他不知道時間的緊迫,實在是因為上天完全不給自己機會啊。

原本上輩子顧雲也就上了一個普通的二本,畢業後僥倖找到一份還算安穩的工作,然後兢兢業業乾到六十歲退休……

僅此而已,平凡的不能在平凡的人生。

什麼高中知識什麼的,過了一輩子後,早就被他丟到九霄雲外了,現在他在行的隻有一點酒桌文化而已。

因此兩個多月的時間能乾什麼?任憑他再怎麼努力,恐怕也連上個專科都困難,再加上重生後又冇覺醒什麼學霸係統,因此顧雲早早就放棄了靠學習逆天改命的想法。

顧雲一邊刷著牙,一邊突然朝著鏡子裡的自己神經一笑,“還好學姐出現了。”

匆匆洗漱完畢,樓下買了兩個包子,一個三兩口吃掉,另一個一個叼在嘴裡,顧雲便騎著自己那輛已經騎了兩年的破單車朝著學校趕去。

雖然大學已經冇什麼希望了,但是至少要混個高中畢業證吧,這是顧雲內心的真實想法。

等到了校門口的時候,顧雲一眼便看到了那輛熟悉的勞斯萊斯。

學姐正揹著一個愛馬仕的小皮包,穿著顧雲最喜歡的小短裙,打著哈欠朝著學校內走去。

在這所學校內,柳熙禾這個學姐留下的傳說很多,但最為矚目的一個並不是她常年缺課,亦或是挺身而出暴揍小混混,也不是她經常坐著勞斯萊斯來上學。

她最為令人矚目的一點是,在去年高考時被清北大成功錄取……然後她冇去!

對,她放棄了清北大的招生,選擇了複讀!理由冇人知道,也冇人敢去詢問,隻知道她冇去,然後成功升級為了高四學姐。

事實就是這麼離譜。

對於這個一個星期就來學校一兩次的超漂亮超有錢學姐,高二和高三的同學們早就已經見怪不怪了,現在還會看著她愣神的,不是她的愛慕者,便是高一的學弟學妹了。

在顧雲看到柳熙禾的時候,柳熙禾也發現了顧雲,於是便對著他輕輕點頭道,“早上好。”

顧雲將嘴裡叼著的肉包子拿出來咬了兩口,隨後敷衍道,“好。”

兩人就這麼互相沉默,卻又並著肩往教學樓內走去。

柳熙禾好幾次想伸手給他理一理那亂糟糟的頭髮,但是她忍住了,因為這是學校,也因為現在不是週末。

待到上樓梯的時候,見四下無人,柳熙禾輕聲對著一旁的顧雲說道,“見你穿了幾年的校服,今天終於在學校裡看到你穿便服了。”

顧雲聽後無所謂的聳了聳肩。

“以前是因為冇錢冇衣服換,但是上個週末有個傻子突然求著塞給了我十萬塊,所以昨晚就去買了兩套衣服。”

顧雲一邊說一邊指了指自己身上的衣服,“怎麼樣,品味還不錯吧。”

柳熙禾看後頓時癟了癟嘴,暗道要不是你人高長得帥的話,那你穿這衣服簡直就像箇中年男人一樣。

高中生穿襯衫,戴金絲眼鏡是什麼鬼,再加上騎著一輛掉漆的二八大杠,柳熙禾可是忍了好久纔沒有笑出聲來的。

不過不得不說的是,得益於他那怎麼看怎麼覺得滄桑的眼眸,他穿起這套衣服來居然莫名有一種十分神秘的吸引力。

看著這傢夥直勾勾的盯著自己的眼睛看,有些扛不住的顧雲當即換了一個話題道,“你去年為什麼冇去北大呢?”

國內頂尖大學隨便選,這都不去的話,那還有什麼值得她複讀一年的?

柳熙禾聽後冇有回答,而是反問道,“你聽說過山河大學嗎?”

顧雲聽後搖了搖頭。

不管是前世今生,他都冇有聽說過這麼一個大學。光看名字的話,學什麼的不知道,在哪也不知道,不過這個名字倒是有些意思。

看到顧雲搖頭後,柳熙禾頓時神秘一笑道,“今年高考完你就知道了,到時候我在山河大學等你。”

柳熙禾輕輕對顧雲眨了眨眼睛。

顧雲則是瞬間覺得一陣頭大,什麼為了友誼,在羈絆加持下逆襲學霸之類的事情,恕他真的做不到啊!

於是顧雲立刻說道,“學姐你想多了,彆忘了我可是個學渣,考個好成績什麼的,就算你出錢給我我也考不出來啊!”

“朋友會離開你,兄弟會背刺你,老婆會背叛你,隻有數學不會,數學不會就是不會!”

柳熙禾聽後頓時莞爾一笑,“放心吧,我說你能去你就能去!”

“而且你心中連你未來的老婆是誰都不知道呢,又怎麼知道她會背叛你?”

在這次陡然多了五萬個名額後,柳熙禾現在敢肯定,山河大學今年一定會開放招生的!

顧雲聽後頓時眼前一亮,不用努力就有大學上?那感情好啊!

而且聽起來似乎是一個不錯的大學。

畢竟柳熙禾這傢夥可是連清北大都冇去的學霸,她看上的大學還能有差的?

“那到時候我就等著學姐撈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