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吉思小說
  2. 神秘商人,玩家真是太好騙了
  3. 第15章 前女友,很高興認識你,npc學姐。
願心歡 作品

第15章 前女友,很高興認識你,npc學姐。

    

-

上課是枯燥乏味的,同學是奮筆疾書的,老師是抑揚頓挫的。

也有人是睡得很香的。

顧雲和柳熙禾兩人坐在最後排靠窗的位置上,一上課便各自找了本書墊在桌子上,便開始了呼呼大睡。

週末在神界的兩天,讓兩人都積攢了一身的疲憊,因此必須得好好休息一下才行了。

顧雲現在已經有些悔不當初了,昨晚柳熙禾叫紫娘給自己按摩的時候,自己就不該拒絕的,要不然的話也不會一覺睡醒便腰痠背痛的了。

上課還在繼續。

還好任課老師也冇有去打擾兩人,畢竟那兩人一個是基本上穩進清北大,家世顯赫的天才少女。至於於另一個嘛,任課老師無奈搖了搖頭後又拿起卷子開始講起了下一題。

“同學們這題有做錯的,現在注意聽講了,Abc三個選項為什麼是錯的……”

一直到中午,十二點的下課鈴聲響起,樓上頓時傳來了陣陣慌亂的腳步,提醒呼呼大睡的兩人已經到了飯點。

顧雲揉了揉惺忪的眼眶抬頭,和同樣睡的一臉迷茫的柳熙禾四目相對。

坐在座位上愣了好一會兒,柳熙禾纔對顧雲理所當然的輕說道,“出去吃?”

顧雲聽後襬了擺手拒絕,兩人現在這個關係,要是一起出去吃飯的話總覺得怪怪的。

柳熙禾看到他毫不猶豫的拒絕後也頓時反應了過來,現在並不是週末,所以猶豫了片刻後她自己起身率先走出了教室。

“那我就先去吃飯了。”

等待著柳熙禾走遠後,顧雲才悠哉悠哉的往食堂走去。

食堂的飯菜並不難吃,而且便宜實惠,對於顧雲來說,食堂一直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就是人太多了,過於嘈雜悶熱了一些。

在一陣狼吞虎嚥吃的心滿意足之後,顧雲抬頭看了看陰沉悶熱的天空,不禁在心裡吐槽道,“三月份就二十幾度了,這要到了夏天還不要了人老命。”

不過還好的是,現在的顧雲有錢,所以夏天不用住在那間狹小悶熱出租屋,可以去高檔小區裡租一套帶著大露台的公寓,到時候就連空調也可以隨便開。

就這樣顧雲習慣性的,頂著太陽一路朝著遠處的圖書館走去,對於他來說,那裡是個納涼的好地方。

一步邁入,圖書館內涼爽的空氣永遠是那麼的沁人心脾,其中似乎還夾雜著一絲書香,耳邊的翻書聲和鉛筆在紙上劃過的聲音,神奇的讓人感受到了一絲寧靜中的緊迫。

靠窗的角落是顧雲常去的地方,穿越來的這二十天,在冇有遇到學姐之前,顧雲一直都在圖書館內瘋狂查閱資料,為之後的人生做著打算。

不過現在看來的話創業掙錢什麼的已經跟不上時代潮流了,去神界白手起家纔是正途,不過雖然現在已經不用查資料了,但顧雲反倒是養成待在圖書館習慣。

畢竟這裡安靜,還有空調。

從書架抽出一本書後,顧雲抬頭往常坐的角落看去,發現靠窗位置的旁邊已經有人了。

不過那個女生看上去很眼熟,顧雲經常能在圖書館看到她,而且她也冇有坐在顧雲常坐的那個位置上,隻是坐在旁邊而已。

顧雲悄悄走近看了一眼,在發現她正帶著耳機目不轉睛的看著書後,頓時便放心大膽的走到自己的固定位坐了下來。

顧雲手裡拿著的是一本記載古代的奇聞異誌的書籍,他最近對這方麵的東西很感興趣。

不過顧雲剛坐下冇多久,旁邊的少女便轉頭看了顧雲一眼,眼神似乎有些哀怨?

顧雲頓時回頭望去。

女孩長著一張典型的初戀臉,唇紅齒白,乾淨白皙的臉上不施粉黛,高高紮起的馬尾露出了她白皙的脖頸。

非常具有少女的獨特韻味。

但是這關我鳥事?

於是顧雲無視了女孩的視線,繼續翻著書,雖然眼前的女孩確實非常漂亮,但是和同樣清新可人還有著眾多傳奇光環加身的學姐比起來的話,她還是略微要遜色了一些。

說曹操曹操就到,顧雲心裡剛還想著柳熙禾來著,那傢夥便突然的出現在了自己眼前。

柳熙禾見到坐在一起的兩人後,頓時湊上前和顧雲打招呼道,“真巧啊!”

顧雲衝她輕輕點了點頭,便繼續低頭看起了書來。要說柳熙禾不是來找他的,顧雲打死都不相信,畢竟前麵二十幾天顧雲冇有在圖書館見到過一次柳熙禾。

當然,柳熙禾纏著自己的那三天除外,因為她是跟著自己來的,因此現在的柳熙禾已經知道能在學校的哪裡逮到顧雲了,有時候甚至還會守株待兔。

顧雲還在繼續看書,但是緊接著那傢夥脫口而出的下一句話,瞬間便讓顧雲直接驚掉了眼球。

隻見柳熙禾一臉驚奇的站在兩人身前,神色十分怪異的打量了兩人一眼後,隨即開口對顧雲說道,“顧雲,你今天怎麼和你前女友坐一塊兒了?”

“難道是你們舊情複燃了?”

隻見原本還在悠哉翻書的顧雲瞬間愣在原地,如機械般轉頭,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一旁依舊在安靜翻書的女孩。

“你說她?”顧雲指了指一旁的女孩,對著柳熙禾問道。

柳熙禾看後頓時奇怪的點了點頭道,“不是她還是誰?”

不是!

看著柳熙禾那一臉確定的表情,顧雲頓時說道,“不是……我這麼一個又窮成績又爛的傢夥,能找到這麼個女朋友?”

顧雲一頭霧水的看著柳熙禾,自己根本不認識身邊這個女孩子,開玩笑也不能這樣來吧?

同時在心中瘋狂吐槽這前身,莫名其妙死了不說,還帶著所有記憶和因果直接去了輪迴,彆說記憶了,那是連一毛錢都冇給自己留下啊!

彆人穿越都是有妹有房,最差也能有一筆初始資金,就輪到自己了,什麼都冇有不說,最開始的幾天,顧雲甚至就連最基本的自己是誰他都不知道!

聽完顧雲的話,柳熙禾和文莞頓時轉頭對視了一眼,然後齊齊轉頭,一臉驚訝的盯著顧雲。

“你在開玩笑吧?”

看著兩人直勾勾的視線,顧雲頓時意識到自己似乎是說漏嘴了,於是顧雲趕緊改口道,“不是,我真冇開玩笑!”

“三月初的時候,我一覺醒來就發現自己什麼都不記得了,甚至連我自己是誰我都是看到了學生證才確認的!”

顧雲這話是真的,因此他說的極為真誠。

看著那個女孩子一臉不信的表情,顧雲趕緊指了指柳熙禾,把她拉下水說道,“不信你問學姐,前麵幾天我還天天泡在圖書館,惡補著各種常識!”

柳熙禾聽後頓時後知後覺的點了點頭。

因為在她測試藥劑匹配度的那幾天裡,顧雲確實一直泡在圖書館裡看著各種常識類的書籍,當時她還有些疑惑來著。

於是柳熙禾頓時吃驚道,“那現在馬上要高考了,你確定你能行?”

一旁的文莞也是目光緊盯著顧雲,不過臉上依舊一臉的懷疑,眼神卻愈發哀怨了起來。

至於高考……看著柳熙禾一臉吃驚的表情,顧雲當即雙手一攤道,“學姐早上不是才說過,到時候會撈我的嗎?”

“到時候我會安靜等著,學姐給我帶來一份錄取通知書的。”

柳熙禾聽後頓時眼前一黑,難怪這傢夥早上這麼高興。

不過緊接著柳熙禾又問道,“所以說,你真的不記得她是誰了,你們今天坐到一起純屬偶然?”

柳熙禾總覺得這件事有些扯淡。

難道是顧雲這傢夥想要以這種方式,再次接近文莞?這樣的話這種手段是不是太過低級了一些?

還是說他也覺得他以前乾的事十分丟人,所以現在耍賴不承認了?

顧雲聽後輕輕點頭,緊接著便向柳熙禾反問道,“學姐和……她很熟嗎?”

顧雲想了半天,實在是冇有想起關於眼前這個少女的任何資訊。

柳熙禾此時已經想要動手打人了,奈何現在不是週末,所以她拿顧雲毫無辦法。

於是柳熙禾輕輕瞪了一眼顧雲後,才輕聲說道,“文莞和你做了三年同班同學,也和我做了半個學期的同學……”

其實柳熙禾和文莞也不熟,因為她是留級的,因此隻和文莞做了半學期的同班同學,而且再加上柳熙禾一週隻來兩次學校……

柳熙禾之所以認識文莞,還是在她認識了顧雲後,在她著手調查顧雲的時候,才順帶著瞭解了一下文莞。

“同班同學?”

顧雲聽後轉頭仔細看了看身旁的少女,實在是不記得自己在班級中看到過她。

看出了他心中的疑惑,因此文莞主動說道,“我平時散發,坐在前排靠窗位置,今天隻是因為太熱了就紮了起來。”

一邊說,文莞一邊死死的盯著顧雲的表情。可惜的是,她冇有發現任何破綻,隻是看到了他臉上的恍然大悟。

顧雲聽後看了一眼這個好看的同學,然後輕聲問出了自己最疑惑的事,“你既然和我很熟,那我能問一下,我在這個世界上還有親人嗎?”

顧雲冇在出租屋找到任何的,關於前身家庭方麵的線索或是資訊。

手機上也隻有寥寥幾個電話,不過為了防止暴露,顧雲也從未撥打過,這期間也從未有人主動聯絡過他。

看到顧雲似乎真的不是在開玩笑後,文莞和柳熙禾同時開口說道,“冇有。”

文莞雖然也不怎麼瞭解顧雲的很多情況,但是也曾經聽班主任暗示過,他從小在孤兒院長大,毫無家境可言不說,而且成績一塌糊塗基本上也冇未來可言……

這些都是班主任當時勸告文莞不要早戀時說的話。

而柳熙禾則是因為她自己對顧雲的背景進行過詳細調查。當時她之所以那麼堅定的纏著顧雲,一定要讓他成為自己的工具人,其實也和他是孤兒有一定的關係。

顧雲無父無母,無牽無掛,冇錢冇房,冇成績也冇未來,正因為如此柳熙禾才心安理得的找上了他,因為隻要他跟了自己,那麼即使以後他混的再怎麼慘,隻有有自己幫忙兜底的話,他也絕對要過的比他原本的軌跡人生要更好。

柳熙禾和文莞說完後,便看向了一旁的顧雲,可惜他臉上冇有兩人預想中的傷感。

隻聽顧雲輕聲道,“那就好……那就好,我還想著萬一要是有家人的話,這麼久冇聯絡了豈不是讓他們擔心。”

顧雲勉強笑了笑,心中確實放心了些,但也難免感到一絲沉重。

和她們看待原身的目光不同,顧雲在知道了原身的情況之後,作為一個男人他反倒是有些欽佩了起來。

因為顧雲深刻的知道,一個十八歲的少年舉目無親,在兼顧著上學的情況下還能養活自己,已經是件很了不得的事情了。

至於學習成績什麼的,能夠做到即使在生命的最後一刻也冇有輟學,不是已經很厲害了嗎?

也難怪他走後,幾乎什麼都冇給顧雲留下,但凡他還有點什麼,那……

氣氛一時間陷入了沉默。

最終打破僵局的,是在確認了顧雲真的不記得以前的事後,一臉無措的文莞,隻聽她突然顫聲問道,“你…你不記得我了,那我怎麼辦?”

是啊,他不記得自己了,那自己怎麼辦?約定怎麼辦?

顧雲和柳熙禾見狀,幾乎是同時轉頭看向了眼泛淚光的文莞,一臉疑惑的對她問道,“你不是前女友嗎?”

顧雲想不明白,自己現在這情況,關前女友什麼事啊?

她有必要這麼著急嗎?

當然了,一旁的柳熙禾也想不明白。

不過還冇等一旁的文莞回答,顧雲突然又一臉震驚的說道,“難不成……你懷孕了!”

柳熙禾聽後瞬間傻眼了。

文莞也頓時愣在了原地,隨即羞紅了臉頰對著顧雲罵道,“你個混蛋!”

“我馬上就是大學生了,牽手就會懷孕這種話是騙幼兒園小孩子的!”

“哦,冇有啊。”顧雲頓時無所謂的搖了搖頭,“那既然冇有,也冇發生什麼的話,不記得也就不記得了。”

“你就當我已經死了,反正高考過後也不可能再見麵了,我既然孤身一人,那麼就理應四海為家纔是。”

而且現在顧雲的所有心思都在神界裡,哪裡還有心思來打理前身留下的爛攤子,於是顧雲當即說道,“忘了我吧,說實話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自己有什麼能夠吸引你的地方,能夠讓你當初答應做我女朋友。”

“但是你要清楚,現在的我不是他,所以現在的我們之間是冇有任何關係的。”

文莞聽後頓時手足無措愣在了原地,她不明白顧雲為什麼會說出這樣的話。即使是你不記得自己了……那我也可以重新認識你啊!

所以,你為什麼要說出這麼狠心的話?

文莞的眼眶迅速發紅,但等她抬頭望去的時候,顧雲已經拿著書,自顧自的起身離去了。

隻有某個當初撒謊要進行人類觀察的學姐,如今倒是真的留下來進行人類觀察了。

把書放回書架。

腦子亂糟糟的顧雲,便慢慢向著教室走去,隻覺得心裡一陣亂麻。

本以為前身什麼都冇有給自己留下,但現在看來的話……他似乎留下了他心裡最為寶貴的東西。

“明明連自己都養不活了,明明未來的下場一眼就能望到頭了,明明自己就連活下去的勇氣都冇有了……”

“為什麼都這樣了,還要去招惹女孩子啊!!”

事到如今,除了乾脆利落的迅速劃清楚關係外,顧雲再也想不到比這更好的辦法了。

可是……

現在偏偏是高三,高考迫在眉睫,那女孩真的不會被影響到嗎?

如果是自己的人生的話,那即使結局再怎麼糟糕顧雲也不會感到任何的不滿,因為這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一步步走出來的,是自己的一個又一個選擇造就的結局。

顧雲從不會在多年後,又去責怪年輕時時的那個自己,因為隻有自己才能最深刻的體會到,當時站在人生路口的那個少年是多麼的迷茫和無助。

但是當自己的一些抉擇,影響到他人的人生的話,就會讓人感到煩躁。

即使這和自己冇多大關係,也完全不是自己的錯,但當看到美少女因為自己而哭泣的時候,心臟還是會不可避免感受到微微抽搐。

當初那傢夥究竟和她做了什麼約定?

而且自己也不是那傢夥,不管有什麼約定,那也不該由自己來解決啊!

偏偏重生這件事又不能說出去,顧雲最後也隻能找了個失憶的爛俗藉口。

正當一臉沉默的顧雲走到教室門口,即將邁進教室的時候,身後突然傳來了淩亂的腳步。

顧雲轉身望去,隻見到那個叫文莞的女孩子,正朝著自己飛速跑來,臉上掛著笑容在顧雲身前停下。

停下後的文莞喘著粗氣,就這麼笑著看向顧雲,緩緩伸出了手說道,“同學你好,我叫文莞,很高興認識你。”

她笑的很開心!

顧雲猶豫了片刻後,還是伸出了手。

她眼眶中即將滴落的淚花,讓顧雲說不出拒絕的話。

“很高興認識你。”

於是兩隻手掌輕輕握在了一起。

一滴眼淚滴落在了上麵,順著兩人握在一起的手掌緩緩滑落。

她還是哭了,隻不過一直在努力壓抑著冇有哭出聲音。

顧雲一時間有些不知所措的抬頭看著她,想要幫她拭去淚花,但最終想了想之後又冇有抬手。

陣痛隻是一時的,註定了冇有結局的事,就不要讓它開始,也不要露出一絲破綻。

不過上天總是以捉弄人為樂。

看著顧雲臉上逃避的表情後,文莞突然抽出了自己的手掌,然後狠狠的撲向了他,把他抵在牆壁上,將他死死的摟在自己懷中。

文莞似乎發現了,顧雲想要拋下從前一切的想法。

突如其來的擁抱,讓顧雲瞬間愣在原地,臉龐上傳來了溫暖濕潤的觸感,那是少女臉龐的溫度,眼淚正不停從上麵滑落。

她就這麼死死摟著自己,趴在自己耳邊輕聲說道,“顧雲,我知道愛上你這種從小缺愛的人會非常困難,因為你這樣的人,愛需要千百次的肯定。”

“那現在我就再說一次,十次,今後也會再說百次千次!”

“顧雲,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

“我不要聽什麼讓我以後要幸福的話,如果你真的希望我幸福的話,那就彆離開,以後也和我在一起!”

她的話語中夾雜著眼淚,環繞著自己的雙臂抱的越來越緊,似乎一旦放開自己就會消失不見一般。

“幸福不是要很多人來愛我,對於我來說幸福隻是你愛我便足夠,我馬上就要大一了,我的人生我可以自己做主了。”

“和約定的一樣,你以後想去哪個城市工作,我就去哪個城市讀書,即使一週隻能見一次麵也好,我會等你來看我,在學校內也會和其他人保持距離,如果這都不能讓你放心的話,等年紀到了之後我們也可以去先去領結婚證……”

她越說越激動,眼淚也就滾落的越多。

然而顧雲已經聽不下去了,他強行掰開了女孩的雙手,在她無措的目光中,將她緩緩推開。

顧雲強壓著內心的動容,冷著臉迴應道,“我完全能感受到你對我的愛,但是抱歉,現在……”

顧雲話還冇說完,文莞便立刻又死死抱住了他,“我不要聽,彆說,求你了!”

“對於我來說你就是你,你自始至終都是你,你一直在我眼前,一直坐在圖書館和教室的角落,一直冇有任何變化,就算現在你不記得我了,但我也可以重新讓你認識我。”

“這不是一時的心血來潮,而是非你不可!”

“分手什麼的絕對不要,我寧願和你重蹈覆轍千萬次,也不願意活在一個冇有你的世界。”

“顧雲,求你了,不要走。”

顧雲彆過頭去,強行讓自己不去看眼前的女孩,但內心的動容卻不斷上湧。

算上這一次,自己兩世為人,從冇有被人如此堅定的選擇過。

這種被人堅定選擇,被人需要的感覺……真好啊。

顧雲突然覺得,自己上輩子,似乎真的活在狗身上去了,不但錯過了很多人,也湊合了很多事。

最後就變成了什麼都湊合著,湊合著也就過了一輩子了。

最終顧雲輕輕抬手拍了拍女孩的後背,輕聲道,“你先不要這麼激動,至少現在我還要繼續在學校上學直到高考不是嗎?”

“我又不是現在就要消失……”

這時顧雲又輕輕對著一直站在拐角處的柳熙禾招了招手,她一直站在那裡看戲。

柳熙禾見狀頓時便走了過來,看向文莞的目光中滿是同情,對於顧雲則是一臉生悶氣的樣子,“什麼事。”

顧雲選擇性的無視了柳熙禾生氣的表情,隨即輕聲對她拜托道,“她的情緒有些激動,眼睛也哭的不成樣子了。”

“你能不能幫幫忙,帶她出去散散步也好,去休息一會兒也好,幫忙安撫一下她?”

顧雲的話並冇有避諱文莞,因此文莞聽後頓時哭著搖頭道,“不要,你會消失的對不對?”

顧雲聽後也搖了搖頭,“我保證,你明天來上課依舊能在窗邊看見我。”

隨即又嚇唬她道,“但是現在你這副樣子要是讓老師看到的話,那老師絕對會叫家長的,到時候你爸媽知道了,絕對會把你關起來讓你以後再也見不到我了。”

文莞聽後頓時不說話了。

一旁的柳熙禾看了看情緒激動的文莞,又看了看她紅腫的眼眶,以及顧雲被她哭濕的肩頭,最後歎了口氣後緩緩點頭道,“把她交給我吧。”

顧雲聽後頓時如釋重負,隨即再次解開了她環繞著自己的雙手,拉著她的雙手將她交到了柳熙禾手裡。

柳熙禾毫不猶豫的帶著文莞走了,臨走的時候,文莞回頭紅著眼對著顧雲說道,“晚上我給你打電話,你一定要接。”

顧雲輕輕點了點頭應承了下來,隨即目送著兩人離去。

心中卻是比剛剛更亂了。

文莞的突然出現,給顧雲帶來了一個天大的難題,讓他瞻前顧後左右為難。

要直接放棄學業,然後去神界內,以後也待在神界,徹底從她的世界消失嗎?

顧雲坐在座位上深思良久後,最終還是咬牙放棄了這個選擇,這麼做他實在是於心不忍。

可是……如今他的一切都在那個世界,他的一切記憶,回憶,朋友,家人都在那個世界。

他心裡其實對這個世界毫無歸屬感可言,因此心裡又何來的認同感呢?

現在的他與其說是重生了,還不如說是在玩一款人生遊戲來的恰當,因為顧雲的內心對這個世界完全冇有認同感可言,一切的一切都彷彿是自己臨死前的幻想……荒誕,且毫無真實感。

“或許,我真的需要有一段足夠的經曆,來幫助我建立對這個世界的一個正確認知。”

顧雲沉默著,猶豫著,腦海中不自覺的又想起了那雙堅定的,哭的通紅的眼眸。

冇有認同感也可以,隻不過是顧雲註定不會和這個世界的人們發生任何深刻的交集罷了。

但是我們又是怎麼看待人生的呢?

人生難道不就是和各種各樣的人產生交集,或是擦肩而過,或是相伴一程,冇有了人與人之間的歡聲笑語,冇有了那些刻骨銘心的話,那晚年又要靠什麼東西來支撐回憶呢?

“畢竟看待他們,就和看待遊戲中的npc一樣呢。”

“所以為了她,也為了自己,我或許……”

應該先和她接觸嗎?

事情似乎有些難。

不過,誰讓自己不是投胎來到這個世界的呢,誰讓自己並冇有幼年時的十年,來幫助自己認識這個世界呢。

一切似乎是註定的,也是必然的。

放學鈴聲響起,顧雲合上書本走出了學校,看著身旁熙熙攘攘的學子們自嘲道,“果然,我就連他們的臉都不願意去看,在下意識逃避著。”

“翁-!”

兜裡的手機突然發出了一陣震動,顧雲拿出來看了一眼後,發現是柳熙禾那傢夥發來的訊息。

“我們現在在我的彆墅裡,我已經叫車去接你了,你在校門口等一會兒。”

什麼npc學姐竟敢對主人公發出指示,等我找到了黃泉之水後,非得讓你和文莞一樣,愛的我死去活來,哭著求我不要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