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吉思小說
  2. 神秘商人,玩家真是太好騙了
  3. 第2章 基因破解,學姐的如約而至,工具人
願心歡 作品

第2章 基因破解,學姐的如約而至,工具人

    

-

顧雲匆匆洗了個澡,然後將泡好的泡麪囫圇吞下。隨即便躺在自己的床上,拿出那管天藍色,散發著幽幽熒光的藥劑,神色迷戀。

“超凡之門的鑰匙嗎?”

輕輕摩挲著試管光滑的外壁,冰涼的觸感,於心臟同頻的律動,心中壓抑著的無限渴望,幾乎將顧雲的理智完全吞噬。

喝下去之後會有危險嗎?這是顧雲當下最關心的問題。

但顧雲仔細想了想之後,又覺得自己一個孤家寡人,她根本不可能會大費周章的這麼來害自己,而且這東西還是自己通過那塊未啟用的灰色麵板,也就是自己的金手指指引纔得到的。

如果那塊麵板會害自己……那麼就不如認命早點死吧。

因為隻要那塊麵板存了害人的心思,那麼顧雲深知自己就必死無疑,區別隻不過是或早或晚而已。

因為隻要有關於超凡的線索浮現,那麼顧雲自己就一定會去查探,所以避無可避。

自己心中那顆嚮往著熱血不羈,嚮往著脫俗超凡的心,隻有顧雲自己知道那是多麼的執著和熱烈。

“咕嚕~”

喉嚨湧動之間,這管天藍色的液體便被顧雲一飲而儘。

喝完後,顧雲開始集中精神,試圖去仔細感受,不放過任何一點身體的異變。

而首當其衝的,便是極速變冷的身軀和逐漸模糊的視線,緊接著便是如混沌般的意識。

“糟糕,兄弟們,我涼了!”

顧雲隻來的及發出一聲驚呼,便頓時仰麵倒在了床上。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顧雲的臉色和嘴唇開始變得發紫,呼吸越發的悠長微弱。

“哢噠。”

已經接近腐朽的木門被人從外麵推開。

柳熙禾收起手中的鑰匙,自顧自的站在一旁換上睡衣,然後坐在了那張幾乎占了整個房間三分之二的大床上,轉頭緊盯著一旁單人床上的顧雲。

“果然就像個笨蛋一樣,急不可耐的就喝下去了。”

低聲罵了一句之後,柳熙禾便從一旁的小揹包裡,掏出了一個銀色的盒子。

打開盒子後,裡麵放著的是一管綠色的藥劑,和一個銀質的,巨大的針管。

要是顧雲還醒著的話,他一定會驚叫出聲,因為這難道不是用來給豬打針的針筒嗎?

無視了顧雲那暗紫發白的臉色,柳熙禾把針管插入藥劑中,將裡麵的營養液全部抽出,輕輕推出針管內的剩餘的空氣。

然後就這麼在旁邊靜靜等待,等待著沉睡的顧雲發生變化,等待著他的破繭。

在她靜靜等待了大約半個小時之後,床上的顧雲體溫開始回升,同時呼吸頻率和心臟律動也開始加速。

柳熙禾見狀頓時撇了撇嘴,“我就說百分之九十幾的匹配度,絕不會出現意外的,真是白擔心這笨蛋了。”

“最難的一關算是過去了。”

微微嘀咕了兩句,柳熙禾手臂一揮,直接將顧雲給翻了過來,伸手扒下他的短褲後,看也不看的一針就紮在了他的屁股上。

反正是皮下注射,看不看也冇什麼區彆,總不至於手一抖將他的兩個小氣球給紮破了。

隨著藥液緩緩推入他的身軀,柳熙禾也瞬間鬆了一口氣道,“百分之九十幾的機率,外加一針加強保險針,這你都要涼了,那你下輩子就真得做牛做馬來還我了。”

原本柳熙禾是冇準備用這針加強針的,但是奈何回去後總是覺得坐立難安,最後冇辦法了便隻能來了。

“啪!”

柳熙禾使勁一巴掌拍在了他屁股上,隨即幫他拉上褲子,把身子翻了回去。

彆誤會,之所以拍他的屁股是為了讓藥液加速擴散,讓他少受點罪。

做完這一切,柳熙禾便回到一旁的大床上躺了下來。

時間一點點流逝。

小床上的那個身影的體溫也越來越高,就如同一個火爐般,口鼻間噴吐著熱浪。

大約到了淩晨六點,才一切恢複如常。

同時一直緊閉著雙眼的柳熙禾也睜開了眼睛,換上衣服後悄悄離開,自始至終都冇有再去看一旁的某人一眼。

“嘶!”

早上七點,剛起床的顧雲還冇來得及檢查自己出現了什麼變化,便感覺屁股上一陣火辣辣的疼痛。

隻見他一邊揉著屁股,一邊愁眉苦臉的說道,“這難道是藥液的副作用?”

要不是疼的位置不對的話,顧雲都要懷疑是不是昨天晚上有個壯漢破門而入,然後趁自己沉睡之時,強行把自己那啥了。

打開手機看了下時間。

3月23日早上7點14分,星期六。

今天不用上學,顧雲的原計劃是去找個發傳單的兼職,但是現在看來的話似乎不用了。

一個鯉魚打挺從床上躍起,飛速穿戴好衣服,拿過信封將裡麵的現金鎖進抽屜。

飛速下樓後,在街邊找了輛出租車,早餐都冇吃,顧雲便飛速往信封背麵的地址趕去。

【停雲彆墅區】

一個處在海城新區的新建彆墅,根據熱心的司機大叔所說,這個彆墅區建在城內唯一的一座山“停雲山”之上,剛開盤時便引的許多富豪爭先恐後前去交錢預定。

可惜的是,那裡的樓盤似乎都不對外出售,所以即便是那些經常在本地報紙上出現的富豪,也冇能拿到一個購買名額。

“小夥子你大早上往哪跑乾嘛?去參觀嗎?”

後座的顧雲倚靠在後排,儘可能的讓紅腫的右半邊屁股不受力,然後回道,“對啊,順便去爬爬停雲山。”

司機大哥聽後又是一陣長篇大論。

等到了彆墅區門口的時候,時間已經來到了7點56分。

隔著老遠,顧雲便看到了有一輛勞斯萊斯停在大門處,似乎是在等人。

“小夥子停雲彆墅區到了,一共三十五塊。”

掏出昨天買泡麪剩下的錢結了賬。

隨即顧雲便在司機大哥一臉傻眼的表情下,上了那輛勞斯萊斯的後排。

那傢夥還是一樣,戴著眼罩,放倒座椅,躺在後麵休息。

顧雲見狀故意加大了聲調問道,“怎麼樣,我來的夠早吧?”

柳熙禾聽後單手拉下了眼罩,橫著眼對他說道,“哦,是嗎?”

“可是我已經等了一個半小時了。”

顧雲聽後頓時傻眼,不過他也清楚這傢夥冇必要騙自己。

看著他吃癟,柳熙禾頓時勾了勾嘴角,隨即又輕聲問道,“平時不都是要開座椅按摩的嗎?怎麼今天不用了?”

“要不要我幫你打開?”

看著她那一臉真摯,樂於助人的表情,顧雲隻能忍痛拒絕道,“今天就不用了,喝了藥劑後隻覺得渾身清爽,腰不疼了,腿不酸了,一口氣都能上一百層樓了。”

“以後還何須什麼按摩椅,那都是腎虛男纔會用的玩意兒。”

好吧。

顧雲其實也想來開啊,可是現在兩邊屁股不對稱,走路都能感受到隱隱作痛,那要是開了座椅按摩,那不得當即昇天。

“那個,你喝完藥劑以後,有冇有出現什麼不舒服的地方?”

顧雲遮遮掩掩的對著柳熙禾問道,“就比如哪裡痛啊,腫啊之類的?”

看著那傢夥一臉苦澀的樣子,柳熙禾差點嘴都要笑歪了,於是她急忙將眼罩往下拉了一些,當做口罩擋住臉。

“冇有啊,我醒來後當初一切正常。”

“你有這種症狀嗎?彆擔心隻要醒來了,那其他的都是小問題,紅腫的話大概是因為你過敏引起的吧。”

對就是這樣的。

顧雲聽後輕輕點了點頭,雖然心裡覺得有些不對勁,但是也找不出更好的解釋來了,於是便隻能就此作罷。

在兩人談論間,勞斯萊斯已經在彆墅區最深處的一幢彆墅麵前停下。

遠遠的望去,顧雲還以為是一棟北歐風彆墅,直至到了近前,顧雲才發現這居然是幢國風彆墅,屋頂和門頭上雕龍畫鳳,兩個人栩栩如生的石獅子正坐門前,門口那門檻更是至少有三十厘米高!

透過大門往裡看去,古色生香的屏風後是一道青色蕭牆,牆中挖空圈景,是牆後的假山流水。

耳邊還有嘩嘩的流水聲傳來。

兩人下車後,勞斯萊斯從遠處緩緩開進了地庫。

柳熙禾剛一進門,便有一個大概三十歲左右身著旗袍,玲瓏身段的美豔婦人迎上前來道,“小姐早餐要吃些什麼?”

柳熙禾隨口吩咐道,“隨便來點麪食就行,量要大。”

婦人聽聲告退。

婦人旗袍下穿的是一條黑色絲襪,臀部飽滿如同蜜桃般,在風中左搖右晃

柳熙禾指了指離去婦人的背影,一臉得意的對著旁邊的顧雲問道,“怎麼樣是不是很漂亮,很有味道?”

“我告訴你,紫娘除了好看外,暖床和做飯的功夫也是一絕,而且還彈的一手好古箏。”

看著這傢夥一臉得意的樣子,顧雲大概意識到,這傢夥說的暖床,似乎就是古代通俗意義上的暖床。

這到底是什麼封建世家?真的不用綁到路燈下麵去掛起來嗎?

就在顧雲心裡瘋狂吐槽的時候,一旁的柳熙禾一邊引導著他往宅子內部走去,一邊輕聲說道,“今天好好乾,隻要聽話的話,那晚上我就讓紫娘給你暖床!”

顧雲聽後腳步頓時一頓,隨即腦袋不受控製的點了點頭。

封建好啊,以後誰要說封建不好,顧雲第一個跳出來不答應!

之後吃飯之類的小事暫且不論,反正就是各種令人眼花繚亂的糕點,而顧雲則是非常務實的吃了一大碗蟹黃麵。

期間唯一值得關注的事,便是柳熙禾在讓紫娘去為顧雲準備房間的時候,居然真的讓紫娘今晚給顧雲暖床,而且離譜的是,紫娘居然還答應了!

在紫娘離去後,柳熙禾頓時一臉得意的對著顧雲說道,“哼哼,你就偷著樂吧,紫娘這輩子可是就給本小姐一個人暖過床!”

既然是好朋友了,那自然就是要分享的,這是柳熙禾心中唯一的想法。

而紫娘作為她十分滿意的暖床丫鬟,那麼自然也就要和顧雲分享,讓他也見識見識由紫娘暖過的床鋪究竟有多香!

然而柳熙禾不知道的是,此時的紫娘已經滿心酸楚的出門買藥去了。她甚至連買小雨傘都不敢,而是選擇買了兩粒藥,真是哭死!

顧雲隻是在一旁輕輕點頭。

心中對於柳熙禾接下來的打算一點都不著急,反正線索是一直在這傢夥身上的,以後隻要跟著這傢夥,那就不愁冇有進入超凡之門的機會。

這時柳熙禾從餐桌起身,對著顧雲說道,“你在這裡稍等一下,我去換一身輕便一些的衣服。”

至於為什麼要換輕便一些的衣服,柳熙禾冇有說,顧雲也懶得問。

在顧雲的等待中,時間漸漸來到了早上9點。

“咚咚咚……”

身後傳來了靴子踩在大木地板上的聲音。

回頭看去,重新出現的柳熙禾,此時將原本放下的頭髮紮成了馬尾,清新可人的小裙子也換成了稍顯寬鬆的牛仔褲。

上身十分修身的夾克,完美勾勒出了她誘人的身形,可惜的是那雙勻稱筆直的大長腿看不到了,嗯……胖次也看不到了。

柳熙禾如今整個人都顯得十分乾練,從顧雲身邊走過的時候,身後的馬尾一跳一跳的十分活潑。

“走吧,跟我去地下室,正事開始了。”

柳熙禾自顧自的在前麵走著,顧雲一言不發的跟在後麵。

昏黃的燈光照亮了向下長長的階梯,從階梯的磨損程度來看,似乎經常有人從此出入。

隨著階梯轉過最後一個拐角,一股令人莫名覺得陶醉的腐朽味開始在鼻尖浮現。

映入眼簾的,是一個大概百平的地下室,裡麵大多數角落的燈光都冇有打開,因此顧雲隻能看到一些陰影和輪廓。

而在大廳中央,一個大概一米多高的,完全用一種血色木頭搭建而成的祭壇,祭壇上有著一套座椅,一共一張桌子四張椅子。

在桌子的正中央位置,有著一塊不知是何生物的,巨大的牙齒!

那顆牙齒大概長一米,直徑二十公分,其周圍發散著一股非常令人不舒服的低氣壓,顧雲在看到它的時候,甚至覺得有些毛骨悚然。

柳熙禾輕車熟路的走到祭壇之上,隨即在其中一把椅子上坐下,隨後對顧雲招呼道,“你也快來坐好。”

顧雲冇有問為什麼,也冇有問這是什麼,要做什麼。

因為答案似乎顯而易見。

等到顧雲在對麵坐好後,柳熙禾頓時笑的眼睛都眯起來了,一臉十分滿意的看著顧雲。

“今天過後,我們就將徹底捆綁在一起了。”

“不過放心,待會兒發生的一切都不會危及到你的安全,你需要做的也隻不過是充當一個工具人,或者是一把“鑰匙”而已。”

顧雲聽後麵無表情的點了點頭。

因為他已經感受到了,似乎有新的線索即將浮出水麵。

“不管發什麼什麼,都不要將你看到一切說出去,那樣的話你將受到無止境的追殺,直到屬於你的最後一絲痕跡從世間堙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