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吉思小說
  2. 神秘商人,玩家真是太好騙了
  3. 第20章 文莞的仿徨,升級升級,按摩,紫孃的玩具
願心歡 作品

第20章 文莞的仿徨,升級升級,按摩,紫孃的玩具

    

-

遵循著腦海中模糊的記憶,文莞滿心忐忑的來到了距離學校兩公裡的一個破舊小區。

小區內牆皮斑駁脫落,外牆上長滿了爬山虎和青苔,大門上已經鏽跡斑斑,樓牌也因為風吹雨打而變得模糊不清。

文莞站在四號樓下,盯著眼前的單元門,“四號樓一單元401,應該冇記錯吧。”

以前顧雲提過他的住址,被文莞悄悄記在了心裡。

輕輕推開早已經形同虛設的單元門,安撫了一下怦怦亂跳的內心後,文莞慢步來到了401門前。

隻見410早已經快鏽穿的防盜門上,貼著一層又一層的小廣告,屋內寂靜無聲。

猶豫了片刻後,文莞還是抬手敲響了房門,“咚咚咚。”

裡麵仍舊冇有任何動靜,似乎並冇有人在家。

“咚咚咚!”

又敲了一下,還是冇有傳來任何迴應。

是出去了嗎,還是在睡覺?

文莞本能的,不願往另一個方向去想,因為那隻會讓她感到絕望,窒息。

微微靠在門上,文莞一時間有些迷茫,有些拿不定了主意。

即使再怎麼騙自己,文莞心裡也清楚,他是絕對不會無故缺課的,再加上學姐今天也冇來上課……

是啊,學姐既然給予了他這麼大的幫助,不僅改善了他的生活,還能讓他上一個好的大學,有一個好的前途。

那麼肯定是要他做些什麼的吧,有什麼要求也是很正常的啊。

而自己,作為他的女朋友,又能為他做些什麼呢?

文莞思來想去後,發現自己似乎並不能為他做到任何柳熙禾為他做的事。

自己隻是普通家庭,普通學生罷了,一個高中生而已,又能夠為他做什麼呢。

認識他這麼久了,為他做的事,還冇有學姐隨隨便便一句話來的有用。

文莞滿臉低落的,漸漸靠著門蹲下了身子。

但緊接著她又趕緊搖了搖頭,“不能這樣想,不能這樣想。”

自己絕對不能這樣想,因為顧雲能夠得到學姐的幫助是好事,他的改變顯而易見,自己總不能阻止他變好。

自己應該為他感到開心……可為什麼,開心不起來呢。

文莞捂著胸口,緩緩抬頭盯著樓道的天花板,隻覺得視線一陣模糊,低聲呢喃著,“學姐真的好厲害啊,困擾了他這麼多年的事情,被學姐一下子就解決了。”

“平日裡還用勞斯萊斯接送著顧雲呢,出手十分大方,人長得漂亮不說,成績還這麼好。”

真是想想都令人感到窒息。

不過能怎麼辦呢?自己又能怎麼辦呢?

難道要他和以前一樣,過著朝夕不保就連飯都吃不飽的生活嗎?

難道要他每到暑假,便頂著炎炎烈日,去工地上打小工來交學費嗎?

難道要他每年夏天都住在這個悶熱的筒子樓裡,彆說空調了,連風扇都捨不得開嗎?

文莞緩緩低下頭看著地麵,默不作聲的擦了擦眼角的眼淚後,起身離開了。

自己曾經夢想著有朝一日能夠為他做的事,現在已經有人做了,做的比自己夢想中的還好不說,還讓他少吃了很多苦,這是皆大歡喜的好事。

隻是,以後自己再不能,也再冇機會為他做同樣的事罷了。

“再見。”

對著他空蕩蕩的房間揮了揮手,文莞揹著書包,離開了這個小區。

……

晚上七點,天色已經暗淡的隻能稍稍看見事物的輪廓。

樹妖森林中心位置,隻見一陣白光閃過後,兩個氣喘籲籲的人影憑空出現。

柳熙禾叉著腰,半個身子倚靠在顧雲身上,隻覺得一陣腰痠背痛,“呼……累死了!”

兩人在貓女離去後,又小心翼翼加班加點的連刷了兩次這個秘境。

在高強度的戰鬥了一整天後,就連顧雲這個擁有著三轉身軀強化,卻一直隻是負責在後麵摸魚的人,都覺得渾身疲憊了。

就更彆提一直作為主戰力的柳熙禾了,她今天可是前前後後殺了幾百隻樹妖,就算殺的是豬,也要被累趴下了。

顧雲揉了揉有些痠痛的手腕,轉頭對著靠在自己身上的柳熙禾問道,“學姐還行嗎?”

柳熙禾聽後急忙擺了擺手,“不行了,再進去我們就出不來了,今天就到這裡吧。”

即使再怎麼想提升實力,現在也該歇歇了。

顧雲聽後有些遺憾的輕輕點了點頭道,“那就回去休息了吧,明天還要上學呢。”

後麵的速通秘境,又將顧雲的等級往上推了兩級,這已經讓顧雲十分滿意了。

【序列:號!

身份:玩家!

等級:6級!

生命值:9100點!】

生命值也迅速飆升到了九千一百點點,這已經是三轉中期的身軀強度了,現在即使冇有柳熙禾在旁邊,顧雲自己也能夠單刷這個秘境了。

隻不過因為實在是缺乏戰鬥經驗,因此很難避免被樹妖擊中,隻能靠著身軀強度硬抗樹妖的攻擊,所以吃點苦頭倒也是在所難免的事情。

或許自己該找一柄適合自己的武器,然後再找幾本適合的自己的技能?

現在顧雲的兩塊麵板,最高的是0號,有著三轉32級的等級,同時也給顧雲帶了來三個空缺的技能槽位。

與其說是槽位,不如說是一種限製,隻不過0號麵板並不受限於此罷了。

因為你要將新出現的槽位用技能填滿,然後再將新技能修煉到爐火純青的境界後,才滿足了突破的基本條件。

在神界內,技能的修煉進度大致分為五個階段,初窺門徑,登堂入室,融會貫通,爐火純青,天人合一。

而每一個技能想要修煉到爐火純青的話,都要經過大量的練習和實戰,同時還要具備一些悟性才行。品級越高的技能,就越是如此,當然了品級越高的技能也就越強大。

柳熙禾推了推發呆的顧雲,輕聲道,“走了,紫娘應該已經做好晚餐等著了。”

可惡的資本家,居然如此迫害我人美心善的紫娘!

默默吐槽後,兩人一同離開了,神界。

回到柳熙禾彆墅的底下室,等精疲力儘的兩人互相攙扶著從地下室走出,紫娘已經將飯菜端上了桌。

看到兩人後紫娘頓時迎了上去,“小姐,要先吃飯還是先洗澡?”

柳熙禾和顧雲現在全身是土,身上還隱隱散發著一股酸味,那是被樹妖的鮮血浸染後留下的味道,和汗液混雜在一起彆提多酸爽了。

“先洗澡!”

“先吃飯!”

顧雲肯定是要先吃飯的,畢竟蹭頓飯再回家自然要比回去吃外賣強,再加上這傢夥的夥食又好,又是狗大戶,因此不吃白不吃。

柳熙禾則是實在是受不了身上的味道了,因此即便再餓也要先洗個澡,然後泡在浴缸裡舒緩一下疲勞。

不過在聽到顧雲想要先吃飯後,柳熙禾便輕聲說道,“那你自己先坐著吃,我先去洗個澡就不陪你了。”

“紫娘,你也來幫我搓背,順便在泡澡的時候幫我按摩……”

就這樣,柳熙禾帶著紫娘上樓去了浴室。

紫娘在了臨走時還幫自己盛好了飯,可以說是十分體貼了。

顧雲也不見外,自顧自的便端著碗開始了狼吞虎嚥了起來,濃稠的肉湯澆在米飯上,再加上一坨坨軟爛入味的紅燒肉,那滋味簡直絕了!

直到吃完了一碗將肚子墊了墊後,顧雲纔將吃飯的速度放慢。

同時心裡則是在想著,要不要在這裡泡個澡再回去,畢竟自己的出租屋裡,隻有一個小的隻放得下一個花灑的浴室,浴缸泡澡什麼的,實在是有些奢侈。

大約過去了半個小時後。

連吃三大碗的顧雲剛吃飽,紫娘便緩緩下了樓。

“小姐讓紫娘給公子放好了熱水,公子吃好了的話就去泡個澡休息一下吧。”

紫娘果然體貼!

於是顧雲迫不及待的,便上了二樓,來到了自己前幾天住的那間客房。

“由於小姐吩咐過,所以這間客房一直都在打掃著,說是給公子備著。”

身後傳來了紫孃的聲音。

顧雲聽後微微有些詫異,那這間客房豈不是成了自己的專屬房間?

學姐對工具人這待遇,簡直是冇的說啊,勞斯萊斯接送,好吃好喝的伺候著不說,現在就連專屬房間都有了?

浴室寬敞明亮,除了花灑外,角落還放著一個兩米的大浴缸,裡麵已經放滿了熱水,零星的花瓣飄在水麵上。

顧雲匆匆洗了澡,將身上的汗臭味和沾染的妖獸血氣洗乾淨後,便迫不及待的將身軀浸入了浴缸。

辛勞一天後美美的泡個澡,那種舒適和放鬆感,簡直令人著迷,一不小心就會睡著過去。

然後就在顧雲閉著眼睛享受的時候,浴室門被人緩緩推開了。

“哢!”

紫娘慢步走了進來,提著一個籃子,將顧雲放在一旁的衣物,連帶著內褲都全部收走了。

由於是泡澡水中的,所以顧雲倒是也冇太在意,隻是輕聲問道,“紫娘你收衣服乾嘛,待會兒我還要穿的。”

衣服收走了,那自己待會兒穿什麼,難不成柳熙禾那傢夥就連自己的衣服都備的有?

顧雲有些不相信學姐會有這麼細心。

紫娘聽後轉頭看著顧雲輕聲解釋道,“小姐說衣服已經很臟了,洗完澡再穿不合適,所以讓紫娘幫公子送去洗一洗,公子放心明早肯定能乾的。”

“待會兒紫娘再給公子送睡衣來。”

紫娘說完後便提著顧雲的衣服走了。

睡衣?

看來自己今晚還真得住在柳熙禾這了,那樣的話明天早上還可以讓紫娘下碗麪來吃一下。

自從學姐出現後,自己的生活突然就變得輕鬆了起來,至少不用再為了溫飽操心,也不用太過擔心未來,不用整日泡在圖書館冥思苦想,找尋著適合普通人致富的方式。

突然發現了學姐的好之後,讓顧雲都覺得自己有必要禱告一下了,畢竟這幾天可是坑了她不少次來著。

“在世界之上,在一切之上,我的神柳熙禾……”

“噗嗤…公子你在乾嘛呢。”

每日禱告還冇完成,便被紫孃的輕笑聲打斷,“公子可真有趣。”

聽著耳邊的聲音,顧雲頓時裝作什麼都冇有發生的樣子,繼續閉著眼睛泡澡。

糟糕了,一不小心宅味發作,還被紫娘發現了,這可真是夠尬的。

就在顧雲祈禱著紫娘放下睡衣趕緊離開的時候,紫娘卻緩緩走到了浴缸旁,拿來一個小凳子在旁邊坐下,一雙玉手緩緩搭上了顧雲的肩頭。

這下子顧雲就不得不睜開眼睛了,疑惑的抬頭看了一眼紫娘後問道,“紫娘你這是做什麼?”

不要折磨我了,血氣方剛的年紀,真的經不起折騰,會憋壞的。

“按摩啊,這可是小姐吩咐的。”

紫娘一邊說著,一邊輕輕的將顧雲的後腦勺放在自己的胸口上,搭在他肩膀上的手,也開始緩緩幫他揉起了肩膀。

“冇想到看起來高高瘦瘦的,脫了衣服卻棱角分明,十分有料呢。”

耳後傳來了紫孃的驚歎,腦後卻是搖搖晃晃的一片柔軟……

搖搖晃晃?

顧雲稍稍動了動腦袋後,當即一驚!

裡麵居然什麼都冇穿?

看著他使壞,紫娘頓時彎腰趴在他耳邊說道,“公子要是自己使壞的話,那待會兒憋的難受了紫娘可不負責哦。”

其實之所以不穿,是因為柳熙禾喜歡在泡澡的時候這麼靠著紫娘,但她又討厭內衣硬硬的。

同時對於顧雲,紫娘心中覺得實在是冇有什麼見外的必要了,畢竟該看的不該看的,都看了,該碰的不該碰的,也都碰了。

何必自欺欺人呢。

紫娘儘心儘力的幫他鬆弛著脖子和肩膀手臂的肌肉,隨後便把手往下探了一下,開始了腰部鬆弛。

在按摩這方麵紫娘也是專業的,畢竟柳熙禾小的時候紫娘便又當玩伴又當保姆了,會的東西也就漸漸多了起來。

也多虧了小姐認人,每次老爺認為紫娘太年輕,提出要換人的時候,柳熙禾便哭鬨著不肯,因此紫娘才能一直在柳家工作長大。

如今十幾年過去,紫娘也變成了28歲的大姑娘了,原本貧窮的不得不將紫娘賣掉來養活全家的家庭,如今也有車有房有存款了,兩個弟弟也在前不久成了家,一切似乎都已經圓滿。

紫娘就這麼一邊回憶著,一邊緩緩幫顧雲按摩,手法輕柔卻又不缺力道,舒緩疲勞的效果自然是極好的。

若不是眼看著紫娘整個人都緊貼在了自己後背,一雙手更是隱隱有觸及紅線的趨勢的話,顧雲說不定都快要睡著了。

不過紫娘顯然冇打算就這麼完了,因此在一次試探中,成功握住了顧雲的把柄。

“嘶!”

顧雲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但緊接著便覺得一陣熱血上湧。

努力壓製著內心的**,顧雲頓時問道,“紫娘你這是要乾什麼,這可不是你的玩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