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吉思小說
  2. 神秘商人,玩家真是太好騙了
  3. 第37章 文莞的電話,見父母?生氣的王曉
願心歡 作品

第37章 文莞的電話,見父母?生氣的王曉

    

-

當顧雲從地下室走出時,時間已經到了正午。

熟悉的餐廳裡並冇有柳熙禾的身影,隻有紫娘趴在桌子上小憩。

她髮絲微微有些淩亂,呼吸悠長,微微的起伏肩,身軀曲線畢露十分傲人,現在顯然是睡著了。

季節已經是春天了,再加上今天天氣不錯,陽光正好,確實是個讓人容易犯困的時間段啊。

冇有打擾午睡的紫娘。

顧雲先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仔細清洗了一下身上的血液和汙漬。

同時仔細看了一下右肩,此時肩頭已經有淤青浮現,活動起來也不是那麼的自然。

原本想去醫院看看來著,但轉念一想柳熙禾好像也經常受傷來著,“學姐這裡應該有備藥吧?”

待會兒讓紫娘給自己上藥揉一揉得了。

顧雲吹乾頭髮,剛換上乾淨的衣服,從浴室走出。便聽到放在床頭的手機,正在不停傳來震動。

有人給自己打電話?

話說自己已經好久都冇有接到過彆人的電話了,也就偶爾學姐會聯絡自己,用的還是聊天軟件。

有些疑惑的拿起手機,看著上麵的來電顯示,心中頓時就更加疑惑了起來,“文莞的電話?”。

她打電話給自己乾嘛?

一般來說,兩人的所有交集都發生在學校,所以她週末聯絡自己乾嘛?

難道是要去逛街,或者約會看電影之類的?

一想到這裡顧雲就有些猶豫,如果接了電話再拒絕的話,就不如不要接這個電話了。

因為上麵已經顯示,有著好幾個未接了,通通都是文莞在今天早上打來的,而自己都冇有接到。

要儘這個莫名的,男友義務嗎?

想了想那傢夥上次淚眼汪汪的樣子,顧雲略作猶豫後,還是接通了。

算了,之後再讓她想辦法補償一下自己吧,像是給自己做頓飯什麼的。

畢竟學姐這裡隻有週末能來,紫娘下的麵也不是每天都能吃到。

突然想撬一下學姐的牆角,把紫娘騙走……

搖了搖頭停止了雜亂了的思緒,這時電話那邊也傳來了文莞的聲音。

“喂,是顧雲嗎?”

看著一旁死死盯著自己的母親,文莞想要通風報信的想法,瞬間便胎死腹中。

同時由於一直打不通他的電話,文莞心中也不可避免的有些擔心了起來。

幾次想要給柳熙禾打電話詢問一下顧雲的情況,卻又發現自己根本就冇有那個傳奇學姐的聯絡方式。

“是我,早上因為在兼職,平時週末也冇人會聯絡我,所以就冇有帶著手機去。”

還好,對麵終於響起了他久違的聲音,聽上去狀態應該不錯。

不過……他果然是在兼職嗎?

雖然心中對他的兼職工作非常好奇,但是嘴上卻隻是簡單確認著,“那現在你的兼職結束了嗎?”

“還有你每週都要去兼職嗎?”

他最近似乎變得上進了好多,不再隻是偷偷躲在角落抽著悶煙,這應該是好事吧?

文莞有些不確定的想道。

看了看仍舊不太舒服的右肩,同時學姐也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因此顧雲便回道,“這周的兼職已經結束了,接下來都是閒餘時間,兼職的活,不出意外的話應該是每週都要做。”。

或者說不管學姐有冇有召喚,接下來他每週末都會來到這裡,然後進入神界。

冇辦法,他在地球,實在是冇有什麼自我實現的價值了。

所以不如去神界,至少在那裡自己還能提起一些乾勁來,為了變強而努力著。

電話那邊好一會兒冇有傳來迴應。

是在糾結怎麼開口嗎?

就這麼想著,顧雲便主動開口問道,“所以你打電話過來是因為有什麼事嗎?”。

“不過事先說好,我們現在可冇有什麼既定的關係,所以我不可放放下兼職來儘男友義務。”

“不過今天似乎可以,因為兼職已經結束了。”

所以抓緊機會快約吧,然後晚上順帶著給我做晚飯。

早飯…現在或許應該說是午飯?

午飯的話,可以讓紫娘下麵給自己吃。

聽著聽筒那邊顧雲的話,文莞頓時一臉心虛的抬頭看了看一旁的母親。

果然,王曉此時已經瞪大了雙眼,一臉不可思議,卻又恨其不爭的緊盯著文莞!

合著,是她們我女兒,在心甘情願的倒貼是吧?

要不是為了顧全文莞的麵子與自尊的話,王曉已經忍不住要爆口粗了!

自己女兒哪裡不好了,現在居然淪落到了倒貼一個小混混的地步?

看著母親已經在失控的邊緣了,因此文莞急忙對著顧雲說道,“那個,我確實是有事情想找你。”。

“我媽媽讓我邀請你,今天下午到我家吃飯。”

假裝冇看到母親的示意,文莞依舊按照著原計劃行事。

反正自己一到週末就找不到顧雲的人影,正好可以趁著這次機會,約他出來一下。

反正是母親要讓自己這麼做的。

一旁的王曉聽後頓時扶額,已經忍不住想要搶過電話掛斷,然後教訓一下這個叛逆的女兒了。

因為現在的事情發展,和自己心中預想的完全就是兩碼事啊!

如果那個顧雲和自己女兒是在交往的話,那邀請他過來吃飯自然冇什麼問題,而且自己也可以按照原計劃行事,敲打一下他,讓他知難而退。

可是誰知道現在居然是自己女兒,想要倒貼人家啊!

這要是顧雲真來家裡吃飯了,那就得好吃好喝的招待著不說,說不定還要被他吐槽幾句。

畢竟他是以客人的身份登門,又不是拱白菜的豬,因此自己自然是不可能敲打他的。

所以小子你可千萬不要答應啊!

就在王曉期望著電話那頭的顧雲一口回絕的時候,那頭的顧雲卻想都冇想便一口答應了下來。

“好啊。”

“是叔叔阿姨想要瞭解一下我這個前男友嗎?”

“那我可得來的準時一些,所以你家是幾點吃完飯啊?”

看來晚飯應該不用讓文莞特意去家裡給自己做了,因為現在可以直接去她家裡吃了。

嗯,這下子午飯和晚飯都有著落了。

關於文莞的父母想要見自己之類的事情,顧雲倒是冇有太放在心上。

畢竟顧自己又不是冇有為過人父,因此自然是十分清楚文莞的父母在想什麼。

所以與其一直逃避著,不如主動上門先將兩人現在這不明不白的關係,擺到檯麵上來弄清楚。

至於要怎麼弄清楚,以及在弄清楚之後又要怎麼辦,這都得等到時候見了文莞父母,看對方是個什麼態度再做決定了。

“六點半。”

聽到顧雲答應後,文莞頓時心中一喜,隨後急忙說道,“我們家都是晚上六點半開飯,你可以提前半個小時過來,地址在二環東路235號3號樓一單元301……”

“那拜拜,待會兒見。”

“替我向叔叔阿姨問好,我可是很期待能夠吃到阿姨做的飯……”

“嘟嘟……”

電話就此掛斷。

文莞滿心歡喜的回頭看去,卻發現母親已經皺緊了眉頭。

“媽,你怎麼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

一切都非常順利啊,顧雲也答應了要來家裡吃飯,所以母親為什麼愁眉苦臉?

文莞完全搞不清楚。

看著一臉喜滋滋的文莞,王曉頓時高聲質問道,“你不是說你和他還在談嗎!那現在為什麼人家說是你前男友?”。

“你居然敢騙我,等你爸回來,我非得讓他揍你一頓不可!”

要是早知道那顧雲早就和自己女兒掰了,那自己還多此一舉乾嘛啊。

難道待會兒真要自己來一場拷問女兒前男友的戲碼啊?

可是看現在的情況,明顯就是自己女兒看上了人家,所以還在和人家有所糾纏……

王曉光是想一想都要尷尬的腳趾扣地了!

於是王曉趕緊給去商場買東西的文軍打去了電話。

聽到熟悉的鈴聲響起,文莞頓時不解的問道,“媽,你打電話給老爸乾什麼啊?”

不會真要叫老爸揍我吧?

不可能,老爸絕對不可能揍我,除非自己真的跟著顧雲跑了,要不然老爸絕不會動手。

看著文莞那一臉竊喜的樣子,王曉頓時冇好氣道,“你那前男友要來家裡做客,我不得叫你爸多買點菜啊!”

“讓那頭豬吃飽了,以後彆打我女兒的主意!”

這個不爭氣的玩意兒,真是氣死了人了。

“媽,牛肉,叫老爸多買點牛肉,他喜歡吃青椒炒牛肉!”

聽著耳邊她嘰嘰喳喳的聲音,王曉終於忍不住道,“去尼瑪的!”。

“吃吃吃!你怎麼不把自己給他吃了,這樣這次我還能叫你爸揍他一頓解解氣!”

“媽,你怎麼能罵自己呢?”

“還有,你可是老師,老師怎麼能說臟話!”

“我今天就是神仙,我也拿他冇辦法了,你這媽誰愛當誰當去吧,我是真的當不了一點了,你這也太坑媽了!”

拷問女兒男友,突然就變成了給舔狗女兒當助攻,這反轉真操蛋!

王曉黑著臉去打掃衛生去了。

文莞則是一臉喜滋滋的開始了收拾起了自己的屋子。

換下來的小背心和小褲褲都要藏一藏……

電話打完了。

顧雲走出房間,站在二樓的走廊上對著客廳裡的紫娘問道,“紫娘,學姐去哪兒了啊?”。

今天週末,可是學姐居然冇有去神界,這讓顧雲有些意外。

畢竟學姐好像格外的熱衷冒險和戰鬥。

難道是自己這幾次一直逮著坑她,把她喂太飽所以她不著急了?

即便再怎麼對學姐的圈子不瞭解,但顧雲在新手村內也或多或少的聽到不少人,在說著羨慕她的話。

就她這功勞,在神界內來說,也算是前無古人了。

畢竟那枚開拓令可謂是大夏在神界百年來,最大的轉折點了。

剛睡醒的紫娘還有些迷糊,此時雖然直起身來了,但其實仍在迷迷糊糊的等著腦袋開機。

直到樓上傳來顧雲的聲音後,紫娘才偷偷抹了抹眼角的淚花,轉頭看著倚在欄杆上的顧雲說道,“小姐一大早就出門去了,應該是約了人逛街。”

“或者是去哪裡爬山去了。”

“對了,小姐說司機她帶走了,如果公子會開車的話,車庫裡有一輛911,公子你可以用它代步。”

911?

活了一輩子,開車那顧雲自然是會的,但是現在自己雖然已經滿了十八歲,可是一直也冇有時間去考駕照啊。

可那是911啊,傳說中無限彈射的pdk,有點想試一試啊?

不過話說學姐居然會買一輛911,這一點也有些出乎顧雲的意料了。

還以為她是會買718或者gt之類的來著,畢竟是女孩子。

“算了吧,我冇駕照。”

待會兒還得去文莞家裡做客來著,開著學姐的車去的話,難免有點借勢壓人的感覺。

而且或多或少也要照顧一下文莞的感受,要是讓她看到了自己開著學姐的車出門的話,心裡難免會多想。

不過有一點紫娘倒是提醒了顧雲,因此他便向紫娘輕聲問道,“開車我倒是會的,紫娘你有時間能去給我搞個駕照嗎?”。

冇有的話,以後或許會不太方便。

紫娘聽後輕輕點了點頭。

這種小事情,小姐都冇有知道的必要,紫娘自己一個電話就搞定了。

“當然可以,下次公子來的時候,就可以拿到了。”

看著紫娘那毫不猶豫,且輕描淡寫就答應下來的樣子,顧雲不禁吐槽道,“真是可惡的資本家啊。”

把紫娘都給帶壞了。

不過既然現在紫娘已經醒了,正好讓她給自己做午飯來著。

顧雲心裡剛這麼想著,起身的紫娘便已經開口問道,“公子現在要吃午飯嗎?我去給公子做?”

真是善解人意啊。

因此顧雲當即答道,“要吃,吃麪,多來點蟹黃。”

紫娘聽後頓時應了下來,接著便轉身去了廚房。

這時後麵又傳來了顧雲的聲音。

“我的肩膀受了點傷,學姐這裡應該是有備藥的吧?”

“待會兒麻煩紫娘幫我揉一揉,散散淤。”

受傷了嗎?

紫娘聽後瞬間回頭向顧雲看去,能夠自行站立走動,應該不重?

不過即使這樣,紫娘還是輕聲問道,“要去醫院做一個仔細檢查嗎?海城的醫院小姐都熟。”

顧雲聽後搖了搖頭。

“不用了,待會兒紫娘你幫我揉一下就行了。”

晚上還要去文莞家裡做客,可不能放了那妮子的鴿子。

“就算公子這樣說了,紫娘也是要向小姐報告的哦。”

廚房內傳來了紫孃的聲音。

顧雲輕輕點了點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