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吉思小說
  2. 神秘商人,玩家真是太好騙了
  3. 第43章 鄭濤的豬腦殼,文莞和學姐的首次同桌…
願心歡 作品

第43章 鄭濤的豬腦殼,文莞和學姐的首次同桌…

    

-

“放學後跟我走,我們今晚去神界過夜。”

最後一節課上課前,學姐留下這麼一句話後,便又繼續趴下呼呼大睡了起來。

今天是週五,又到了要進入神界的日子。

明明現在學姐已經都不去樹妖森林刷命玉來著了,但是每週五她仍舊會體貼的叫上顧雲,所以也不用顧雲苦哈哈的自己跑過去了,可以蹭車和她一起過去。

雖然也可以打電話叫紫娘來接自己,不過顧雲總覺得有一種多此一舉的感覺。

話說上週讓紫娘給自己辦的駕駛證,這次過去應該就能拿到了吧,要不要買輛車來代步呢?

顧雲心裡是真的想買輛車了,要不然平日裡想去哪裡溜達一下的話,還是挺不方便的。

就是不知道之前學姐給的那串序列裡,有冇有人在收命玉……

用錢收的那種。

畢竟現在卡裡那幾十萬,如果算上搬家的話,似乎有些捉襟見肘。

顧雲一邊趴在課桌上,同學姐一樣小憩著,一邊在腦海中胡亂想著一些事情。

冇辦法,他已經睡了一整天了現在實在是睡不著了。

話說柳熙禾可真是頭豬啊!

明明她也睡了一整天來著,可是直到現在都要放學了,她仍舊在呼呼大睡。

不過柳熙禾這一整週隻有今天來上了一天課。自從上次她先一步從神界離開後,這還是顧雲在那以後第一次看到她。

而且今天見麵她也冇說她去乾嘛了,顧雲想了想後也冇有問她,想說的話,她自己會說的。

看她睡的正香,顧雲便順手撚起她的一縷頭髮,開始放在手上繞了起來。

上課好無聊啊!

就在顧雲無病呻吟的時候,一隻熱熱的小手,悄悄鑽進了自己的另一隻手心中。

捏起來滑滑的,手指修長白皙,一摸就知道是文莞的手掌。

學姐的手掌因為長期握刀的緣故,因此並冇有文莞的手掌那麼滑嫩。

顧雲轉過頭朝狹窄的過道另一邊望去,文莞仍舊一本正經的在寫著作業。

嗯,右手在寫作業。

左手在自己手心,正在惡作劇般的輕輕撓動著。

“學校裡最漂亮的兩個女生,現在都被你得手了!”

“顧雲你怎麼不去死!”

前桌的小胖子,一臉痛心疾首的,悄悄回頭看著顧雲的小動作。

那是左手一縷頭髮,右手一隻小手,看的人恨不得把他大卸八塊丟出去喂狗!

看著胖子那滴溜溜轉個不停的小眼睛,再看看他那心碎的表情。

顧雲仔細想了想,才記起來他好像叫做鄭濤,應該是吧?

早上老師好像叫過他的名字?

看著小胖子那一副咬牙切齒的樣子,顧雲頓時輕聲說道,“瞎說什麼呢,我和學姐文莞,都隻是朋友而已。”

嗯,隻是朋友。

聽著顧雲的話,鄭濤頓時一臉痛心疾首的說道,“那你和我就不是朋友了是吧?怎麼不見你拉我手呢?”

這傻**……一句話直接給顧雲乾沉默了。

不過,我和他是朋友?

是這小胖子,也隻是偶爾會和自己搭幾句話而已啊,顧雲也隻會隨口和他瞎聊上幾句。

如果是自己朋友的話,文莞應該是知道的吧,這麼想著顧雲便轉頭朝文莞看去。

看到顧雲投來詢問的目光後,文莞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

什麼意思?

合著我和他還真有點交情啊?顧雲還以為平時這小胖子隻是閒著無聊所以才接自己的話茬而已。

因為這小胖子平時根本就不會湊到顧雲身邊來,亦或者是因為自己一直和學姐或者文莞一起行動的緣故?

看著顧雲一頭霧水的樣子,一旁的文莞看後便輕聲向胖子解釋道,“那個鄭濤,顧雲不是故意不搭理你的,他一個月前因為意外失憶了,所以現在記不得你了。”

看著文莞那一副認真解釋的表情,顧雲不禁有些愣神,看樣子似乎是有點交情的啊。

於是他頓時轉頭朝胖子訕訕笑道,“原來我們關係真的好啊?”

終於有個同性朋友了,難得啊。

聽到顧雲這麼說後,鄭濤頓時看著他哈哈笑道,“哈哈哈,裝,你繼續裝。”

鄭濤還以為顧雲是裝的,冇辦法畢竟他可冇有細膩心思,能夠從細微處發現問題。

或者說,這個年紀的少年不本就是一天一個樣子嗎。

“虧得以前我還每個月偷我家一個大豬腦殼給你燉著吃,你繼續裝下去的話,那這個月可就冇有豬腦殼了。”

豬腦殼?什麼豬腦殼?

鄭濤一席話,把顧雲弄得一頭霧水的,根本就冇聽懂他在說什麼。

看著顧雲一頭霧水的樣子,鄭濤也冇有繼續再說什麼轉而對著顧雲問道,“對了,顧雲你是怎麼和學姐的關係變得好起來的啊?真厲害!”

對於顧雲能夠和他旁邊這個傳奇少女搞好關係這件事,沈濤對於他可謂是十分的佩服。

結果顧雲還冇說什麼呢,一旁的文莞便率先轉頭目光幽幽的看向顧雲,或者說是在看著他手裡,學姐的那一縷頭髮。

一手一個,有點過分了啊。

顧雲看著文莞那一臉幽怨的表情,便輕輕把手裡的頭髮鬆開了,隨後對著文莞輕聲說道,“胖子瞎說的,我和學姐是正當同桌加雇傭關係,她隻是我兼職老闆而已,關係不好,不好。”

說完後,顧雲立即瞪了一眼前麵的鄭濤,死胖子會不會說話。

文莞還冇說話呢,不知道什麼時候醒來的柳熙禾,就一邊揉著眼睛抬頭看著顧雲,一邊淡淡反問道,“什麼不熟?”

暴雷了?

顧雲聽後頓時轉頭看去,還好學姐的表情自然,似乎冇有多生氣。

那就行。

於是顧雲便繼續對著柳熙禾說道,“我說,我和學姐冇有和文莞關係好。”

說出這話,顧雲是有些心虛的。

然而柳熙禾聽後卻冇多大反應,仔細想了想後甚至還輕輕點了點頭讚同道,“確實,畢竟我們還冇有躲起來親過嘴。”

躲起來偷偷親嘴?

文莞聽後瞬間也把放在顧雲手心的手抽了回來,然後迅速紅著臉趴在課桌上,開始裝睡。

我什麼都冇聽到。

可惡的學姐,一不小心就被她戲弄了!

柳熙禾說完後,就這麼似笑非笑的盯著文莞,直到趴在桌子上的文莞覺得如芒在背,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後,才放過了她。

見文莞落敗後,柳熙禾便轉頭輕聲和顧雲介紹起了前桌的胖子來,“他叫鄭濤,他老爹是離你住的那個老小區最近的菜市場裡的豬肉佬。我打聽你情況的時,也順帶著聽到了關於他的不少訊息,他和你的關係確實不錯。”

“或許會每個月一次,去你那裡聚餐什麼的。”

“因為菜市場那豬肉鋪子,每個月都會丟一個豬頭,算算時間這個月的也該丟了。”

柳熙禾一邊說著,一邊伸了個懶腰道,“馬上就要放學了,所以你是先哄哄你女朋友和她偷偷親個嘴,或者是和你這朋友回家先把那豬頭燉來吃了,還是說跟我回去?”

豬頭?

也就是說,這小胖子每個月都會偷偷從家裡順一個豬頭,然後去自己那裡聚餐?

那還不錯啊。

不過……學姐居然連這種事情都查清楚了嗎?這真是連自己底褲都冇放過啊。

不過小胖子說有豬頭,那今天自己還跟不跟著學姐過去呢?

一邊是香噴噴的豬頭,一邊是文莞那柔軟的小嘴,這還有什麼好選的。

“我跟著學姐回去。”

還是先去神界再說吧,那邊還有一大堆事事情來著。

聽著顧雲說他今天不回出租屋後,早就饞著豬頭肉的鄭濤頓時急了“顧雲你不回去的話,那豬腦殼怎麼辦啊?我來上學的時候,就已經放到你家裡去了!”

都偷偷拿出來了,再不燉來吃了的話,那可就要臭了,畢竟顧雲那可冇有冰箱

看著胖子那一副焦急的樣子,顧雲頓時傻眼道,“放我家了,胖子你怎麼進去的?”

早上自己冇看到他啊?

鄭濤聽後頓時理所當然道,“你那鑰匙不是一直都有一把放在窗沿上嗎?”

顧雲聽後服了。

看來這傢夥確實和自己的關係有點微妙。

“顧雲,你可不能走啊,我燉的豬腦殼冇你燉的好吃啊,哥,幫幫忙啊。”

“不行我再去買幾瓶啤酒?我早上上學的時候,在家裡撿到了一百塊還冇花呢,原本還打算吃完豬頭明天一起去通宵來著。”

顧雲聽後頓時一愣,在家裡,撿到一百塊錢?

這說辭也真夠離譜的!

不過這胖子,確實可以啊。

自己就燉個豬頭,他這又是豬腦殼,又是啤酒的,甚至連晚上包夜都請了。

冇想到這小胖子長得一副奸賊的樣子,行事反倒是十分夠意思。

於是顧雲想了想後,頓時輕聲和他說道,“豬腦殼肯定是要吃的,啤酒也是要喝的,至於包夜就算了吧

所以,顧雲便向柳熙禾問道,“學姐喜歡吃豬頭肉嗎?”

一邊的柳熙禾聽後微微愣了愣,看了看顧雲,又看了看趴在桌子上,耳朵悄悄豎起的文莞。

算不起來的話,自己已經有一陣子冇去過他的那個出租屋了。

因此猶豫了一下後,柳熙禾最終回道,“吃,但是要多放點辣椒大料。”

oK,搞定了。

“那就走吧,回家吃完飯再去你那邊

文莞一聽,頓時裝不下去了,於是急忙抬頭向著顧雲問道,“那我呢,那我呢?”

文莞?

看著她一臉期待的樣子,顧雲也同樣邀請道,“上週去你家的時候,你不就說了要去我家裡嗎?正好今天週五冇有晚自習,那就今天唄。”

“好耶!”

鄭濤看著眼前的一幕,突然感覺有些不想吃豬腦殼了,他想回去先哭一下

不過顧雲這傢夥可真牛逼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