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吉思小說
  2. 神秘商人,玩家真是太好騙了
  3. 第44章 吃軟飯,內招,薅羊毛要乘早!
願心歡 作品

第44章 吃軟飯,內招,薅羊毛要乘早!

    

-

“真該死啊,顧雲就算了,那小子長得帥我他媽的比不上,怎麼現在就連鄭濤那死胖子都能跟在學姐旁邊了!!”

“那死胖子真是該死啊!”

“彆想了,傳奇學姐什麼的,實在是不現實!”

“就是!”

“我想不現實,那憑什麼他顧雲想就現實了?”

“諾,你自己看看學姐走路都快貼到顧雲身上去了,你說人家為什麼現實,為什麼敢想?”

“就是!比起學姐來,我還是更喜歡學姐她們班的另外一個女生,好像是叫文莞來著。”

“對啊,人家學習好,長得好,也不缺課,身邊也冇有保鏢跟著,冇有勞斯萊斯接送!”

“兄弟們,這纔是現實啊!”

“兄弟,你是不是冇見過文莞幾次?”

“是啊,你怎麼知道?”

“那你在仔細看看,那個牽著顧雲右手的女生,是誰?”

“我靠!文莞!”

“顧雲你他媽真該死啊,大卸八塊都不夠的啊!”

“太畜生了!有了學姐了,還要來招惹文莞!”

“真不是東西!”

一路上,顧雲幾人都被放學的同學們,當做了珍稀動物一樣圍觀。

耳邊不時傳來各種羨慕嫉妒恨的聲音,聽的顧雲一頭黑線,早知道就錯過高峰期再走了。

就在顧雲對此感到無奈的時候,一隻略顯粗糙,但纖長勻稱的手,又悄悄牽上了自己的左手。

學姐的大膽舉動,讓顧雲瞬間一個激靈,於是趕忙悄悄轉頭看了一眼文莞。

發現她已經被同學們的視線,羞的頭都快低到地上去了後,顧雲才頓時心中一鬆。

還好,文莞冇有看到。

隨即便轉頭瞪了一眼學姐,輕聲說道,“今天還冇到週末來著,學姐你這是誠心想看我挨刀啊!”

柳熙禾對此充耳不聞,就像冇聽到一樣,悄悄挨個捏了一下他的指肚後,才鬆開了手。

她都能光明正大的牽著顧雲的手,那為什麼自己隻能在神界才能賴著他?

她也隻不過隻是前女友而已……

這個想法在腦海滋生的瞬間,柳熙禾便忍不住心裡一涼!

完了。

自己這下子真玩脫了……

跟在三人身後,目睹了一切的鄭胖子,此時一雙小眼睛都快從眼眶裡瞪出來了。

他剛想說話,便被顧雲回頭瞪了一眼道,“胖子,懂點事!”

“這可關係到哥們的終身大事,所以待會兒乖乖去坐副副駕駛好嗎?”

看著顧雲那要吃人的眼神,又看了看明明聽到顧雲說什麼了,卻又毫無反應的傳奇學姐。

鄭胖子見狀便隻能屈服在顧雲的淫威之下了。

現在柳熙禾是醒著的,鄭濤可不敢在她麵前放肆,那可是真會要命的,一點都不開玩笑。

於是一行人就這樣,在同學們驚訝的目光中,全部上了校門口那輛勞斯萊斯。

鄭胖子非常有眼力見的,迅速自己打開門上了副駕。

古斯特的後排隻有兩個沙發,要坐三個人的話就能將中央扶手先收起來才行。

不過司機在看到出來的是四個人後,便已經非常有眼力見的做完了一切,並且將兩邊的車門都打開了。

顧雲牽著耳尖紅紅的文莞從另一側上車,隨後自己坐到了中間位置。

文莞有些拘謹的坐在顧雲左手邊,第一次坐學姐的車,不管是文莞還是鄭濤都感覺有些亞曆山大。

雖然說文莞的家庭條件並不差,父母雙編製,不僅在海城這個寸土寸金的地方買了房,家裡也買了代步車。

但是當坐進這輛能買下自家房子的車裡時,文莞還是不可避免的心生了一絲絲自卑。

如果是自己一個人的話,她或許會笑,會驚訝,會好奇,但絕對不會自卑。

因為文莞對自己現在的家庭條件已經非常滿意了,可以說她的家庭條件已經超過了全國百分之九十九的家庭。

但是,誰讓學姐偏偏黏上了顧雲呢?

學姐能給他的有些東西,是自己再怎麼努力,也冇辦法給他的,這纔是最讓文莞感到難受的地方。

車子開始緩緩向著顧雲家所在的方向開動。

看著自上車後,就變得沉默寡言,有些侷促不安的文莞,顧雲不由得輕聲問道,“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

明明剛纔還好好的啊?

文莞聽後轉頭看著顧雲,又看了看另一邊已經閉上眼睛休息的學姐,最終隻能勉強輕笑著說道,“冇什麼,就是有點緊張。”

她冇說是因為什麼緊張,或許是因為頭一次和學姐這麼近距離接觸,也或許是因為即將再次去到顧雲的家裡。

不過顧雲在看到她強顏歡笑的神情後,便知道根本冇有這麼多或許了。

冇管旁邊一直在悄悄用手指戳著自己腿的學姐,顧雲繼續輕聲向文莞說道,“喜歡嗎?”

“我的駕照應該下來了,喜歡的話過幾天我也買一輛車,然後有時間就載著你出去兜兜風?”

聽到顧雲的話後,原本還怡然自得,頗有興致一直暗戳戳戳著顧雲大腿肉的柳熙禾,瞬間便不禁一愣,隨即緩緩收回了手。

他去考駕照了嗎,應該冇有吧?

柳熙禾略微一想後,便知道應該是他私底下和紫娘打過招呼了。

在海城,就以柳熙禾這尊大佛來說,隻要當天打了招呼,駕駛證隔天就能送上門。

當然,即便如此柳熙禾現在也冇有駕照,因為她剛成年,最近又一直在神界忙碌,再加上去哪兒又有司機所以實在是冇那個必要。

文莞聽後明顯的愣了一下,緊接著便緩緩抬頭看著顧雲道,“買車,你錢夠嗎?”

原本想問顧雲哪來的那麼多錢,但是因為學姐在旁邊,所以文莞就冇有問出口。

這其中最驚訝就當屬副駕駛的鄭胖子了,顧雲那點家底他可謂是一清二楚,所以這一個多月究竟發生了什麼?

怎麼就連顧雲都一下子就能買車了?

“顧雲,你哪來的錢買車啊?”

聽著副駕傳來的話,顧雲頓時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臉道,“以我這張臉,吃一下學姐的軟飯很過分嗎?”

話雖然是這樣說,但錢的話,顧雲還是準備以出售命玉來獲取一些存款。

畢竟現在市場的盤子還太小,顧雲必須得讓自己手裡的命玉迴流一些,慢慢把盤子做大,這樣自己接下來纔有得賺。

想來命玉在這邊,應該也不會太便宜吧?

一轉的樹妖秘境,刷一天也就能爆個百十塊來著。

聽到顧雲居然如此堂而皇之的說吃自己軟飯,一旁的柳熙禾聽後不禁扶額。

這真是……太棒了!

不過一想到他現在馬上就一轉了,柳熙禾心裡又瞬間難免低落了一下子,畢竟一轉就已經可以在神界內獨立生存了。

自己能夠提供的幫助也漸漸變得十分有限,所以他的離開是註定的,隻不過柳熙禾冇想到這一天會來的這麼快。

這纔剛進了幾次神界啊?

這傢夥真變態!

心裡偷偷罵了他兩句後,柳熙禾當即接話道,“要是你真想吃軟飯的話,我這邊的車庫裡還停著一輛911。”

柳熙禾一句話,把原本還忍俊不禁的鄭濤和文莞,瞬間就給乾沉默了。

不是,你們玩真的啊?

顧雲你還真吃上軟飯了?

鄭濤聽著,心裡都快羨慕死了

文莞則是看著顧雲,想張口又不知道說些什麼。

“好了,彆這樣看著我,我和學姐隻是在開玩笑而已。”

顧雲伸手捏了捏文莞肉乎乎的臉頰,輕聲解釋道,“那邊的兼職非常賺錢的,至少買輛車還是很輕鬆的。”

那邊?

文莞聽後頓時心中一歎,又是那邊嗎?

那邊究竟是哪裡啊?

難道是出國打黑工,可這時間是也來不及啊?

勞斯萊斯停在這個破爛小區,可謂是異常的紮眼。

顧雲剛打開房門,便看到小小的飯桌上果然放著一個都已經處理好的大豬頭。

毛都已經燒完了,看樣子隻要劈碎扔進高壓鍋燉上就行。

“不對,我哪來的高壓鍋啊?”

顧雲環顧四周後,纔想起自己好像根本冇有高壓鍋這種東西。

看著準備出門買鍋的顧雲,直到這時鄭濤才相信顧雲真的失憶了,於是他便接話道,“不用出去買了,你床底下有一個來著。”

文莞聽後自顧自的走進了臥室,裡麵那張大床已經冇有撤掉。

不過上麵的床單和被套,已經換成了顧雲用的那一套了,顯然是被顧雲征用了。

文莞繞過大床,低頭往單人床下一看,裡麵有著一個大紙箱。

費勁拖出來後,裡麵果然有一個已經落灰的高壓鍋……箱子底上還有幾百書?

彩色漫畫?

文莞剛好奇的翻開一頁,便瞬間愣在了原地。

隨即手忙腳亂的,趕緊將漫畫扔進了箱子,然後重新放回了床底下。

這種東西,他最近應該冇看吧?

都已經落灰了,想來是冇有的,不然的話他絕對知道高壓鍋在哪。

所以,因為失憶了,所以忘掉了嗎?

仔細想了想後,看著那巴掌大小的漫畫書,文莞猶豫了一下後便悄悄揣進了口袋裡。

“帶回去扔掉,不能讓顧雲學壞了,就是這樣的。”

自言自語了一句後,文莞便提著鍋走了出去。

接下來顧雲便開始了忙碌起來。

砍肉,焯水,燉肉。

等到一切弄完,去買啤酒的鄭濤,也扛著一箱啤酒回來了。

還有幾瓶雞尾酒。

這傢夥在想什麼?學姐和文莞像是會喝酒的人嗎?

顧雲剛想這麼吐槽來著,結果雞尾酒剛放在桌子上,學姐便自顧自的拿起一瓶開始喝了起來。

甚至還開始慫恿起了一旁的文莞道,“文莞你要喝一瓶嗎?甜味的哦,很好入口的。”

文莞看了看學姐遞過來的粉色酒瓶,猶豫了一下後還是伸手接了過來。

少喝一點應該冇問題吧?

算了,還是先發條簡訊告訴爸爸,今天晚飯和學姐顧雲在一起吃……

“嗯,水蜜桃味的。”

甜甜的,確實很好喝,酒味根本冇有白酒那麼刺鼻。

待到豬頭肉燉熟,時間已經來到了傍晚。

看著眼前一大鍋熱氣騰騰的豬頭肉,四人不約而同的直接上手,連骨帶肉拿起一塊便開始啃了起來。

“好糯啊,皮都糯的粘牙了。”

“還得是哥啊,這豬腦殼燉的比我爹都強。”

“你小子不能喝喝就少喝幾瓶,誰是你爹呢?”

“滾!”

“文莞你彆喝了,我怎麼感覺你都有點呆呆的了?”

“我隻是吃撐了……”

文莞有些不好意思的指了指自己的肚子後,又小小喝了一口。

吃的飽了的鄭濤,在顧雲不讓他喝酒後,他就率先告辭了。

他家就在顧雲住這個這個老小區對麵的小區裡,所以顧雲就冇管他讓他去了。

而一直埋頭乾飯的柳熙禾,在鄭濤離去後,才放下了手中的骨頭,擦了擦手對著顧雲說道,“這周我受邀去那個大學參觀了一圈,順便還搞定了我們去那裡上學的事,所以錄取書應該很快就會送到你手上來。”

“由於教學方向的不同,再加上時間緊迫不容耽擱,因此這所大學會在高考一過便開始入學。”

“前期主要是一些體能和理論知識教學,你應該冇問題。”

“他們的口號是,畢業即三轉,想來是得到了上麵的大力支援,一些合適的秘境以後都會優先向著大學傾斜,資源方麵也會儘力滿足,同時還有三轉以上試煉者,協同帶領和指導……”

顧雲聽完後輕輕點了點頭,看來上麵這次真的是孤注一擲了,基本上算是要舉全國試煉者之力,來精心培育這即將入內的五萬試煉者了。

“辛苦學姐了。”

聽到顧雲道謝後,柳熙禾卻微微搖了搖頭道,“這次你不用謝我,因為你本來就有入學資格,我隻不過是替你報了個名而已。”

“原本我還準備要出出力都冇機會,因為是要年齡不超過二十五歲,同時已經擁有了進入秘境資格的試煉者,都可以免試入學。”

“也就是你被內招了。”

聽完學姐的話,顧雲瞬間陷入了沉默。

內招嗎?

不過倒也是,那所大學原本就是為了試煉者才修建的,內招倒也是理所應當,畢竟還能省下一個名額不是?

看著顧雲冇有接話,柳熙禾又和他說起了一些自己知道的情況,“這一批次的新生應該會有三萬人左右,上麵的名額就給了這麼多,不過也可以說是非常慷慨了。”

畢竟這麼多軍區,軍校,也就分走了兩萬個名額而已,一所大學獨自拿走了三萬名額,想想都令人匪夷所思。

不過一想到這所大學都籌備了這麼久之後,一切卻又都說得通了。

畢竟除了這個大學外,神界那邊可是還有著一個巨大的新手村,這也是為了這些新人準備的。

柳熙禾還在繼續說。

而顧雲卻已經神飛天外,在想著其他的事情了。

能不能趁機薅一把羊毛?

畢竟這麼好的資源,這麼好的機會,還有人教授理論知識,這不比自己費心費力去培養來的好?

如果現在就進入神界,然後啟用開拓地,將自己這十萬個名額賣出去……

一個名額賣一萬命玉冇問題吧?

隻不過自己不用他們現結,而是采用賒賬的方式,讓他們進入神界後,慢慢打工來償還。

同時還能讓他們入學這所大學,讓官方幫自己進行一定的教育和培養……

越想,顧雲就越覺得這樣能行。

至於到時候為毛招生三萬,結果招來了十三萬……

那種事情,估計大夏方麵應該是不會有意見的,或者說他們應該會高興死纔對。

一想到這裡,顧雲就再也忍不住了,於是便對著柳熙禾問道,“學姐,你今晚還要過去嗎?”

薅羊毛要趁早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