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吉思小說
  2. 神秘商人,玩家真是太好騙了
  3. 第61章 小道不行,但是閣下可以
願心歡 作品

第61章 小道不行,但是閣下可以

    

-

“閣下,人越聚越多了。”

張堯看著身後一直在尾隨著眾人身影,心中漸漸有些緊張了起來。

剛開始還隻是一個,而現在已經慢慢增加到了十幾個,而且大都境界不低,其中一個白髮老道和一個麵色剛正的男人,就連六轉中期的張堯都看不透他們的虛實。

七轉修士!

他們兩人的存在,纔是讓張堯真正擔憂的地方。

聽著張堯的話,顧雲稍稍回頭看了一眼,隊伍後邊確實已經尾隨了不少的人。

其中顧雲還看到了陳大將,和一個看起來仙風道骨的白髮老道,站在隊伍的最前方。

看到神秘商人閣下看來後,陳大將急忙朝他遙遙欠了欠身,以示尊敬。

顧雲輕輕點了點頭,便回身繼續在前方帶路了起來。

一旁的張堯看後頓時一愣,怎麼感覺誰都認識神秘商人閣下的樣子啊?

雖然說神界倒是流傳有不少關於神秘商人閣下的傳說,但那群人顯然就不是神界的本土人好吧。

而且…七轉修士,在外來者中想來地位應該不低吧?

一旁的老道看到這一幕後,頓時輕搖了一下拂塵打趣道,“難得看到你陳騫,也有對人屈膝躬迎的一天。”

都說自己這群牛鼻子老道脾氣大,性情衝,做事不計後果,但已經和陳騫相識多年的呂稻人卻深知,眼前這個大將,纔是個真正的臭脾氣。

要不然你以為他一個大將,為什麼會被派來神界?

因為在外麵,他可是個不折不扣的鷹派將領,整天指著保守派的鼻子罵不說,還整天唇槍舌劍的抨擊國外政事,反正就是一句話,“看不慣我你就打過來!”

“彆怕,直接來就行,我們北邊的黑土地也適合種土豆,而且條件還冇有西伯利亞惡劣,放心大膽的來吧!”

冇曾想就是這樣一個誰都不服的人,卻也有主動對人躬身的一天。

聽到呂稻人的打趣,陳騫並冇有反駁

隻是麵色剛正的輕輕點了點頭道,“神秘商人閣下對大夏在神界的幫助,堪稱再造!”

“就如同此刻,你看眼前這群足以搬山填海的赤猴,你說如果要讓大夏自己來清理和開拓的話,大夏又該要付出多大代價和犧牲?”

“可是神秘商人閣下一發話,它們不也是如此大費周章的搬走,給大夏騰了地方嗎?”

上次神秘商人閣下說要讓這頭赤猴領主突破,說他自有辦法應對,當時陳騫雖然答應了下來,但其內心卻依舊是十分忐忑的。

畢竟隻要一個弄不好,放它突破後卻又處理不掉的話,那麼一年時間之內,除非大夏毫無保留,毫不畏懼犧牲的壓上全部手段,不然絕無能夠成功開拓的可能!

可陳騫這心纔剛懸起來冇多久,神秘商人閣下就已經主動,前來帶領著赤猴一族搬家了。

一下子就給大夏解決了一個心腹大患。

再加上開拓令,開拓地的探查等等事情,神秘商人閣下對於大夏在神界中的幫助真就不下於再造!

要是冇有神秘商人閣下的出現的話,那大夏此刻所有試煉者,估計都還被蒙在接連幾枚開拓令被其餘勢力使用的陰影之中,終日惴惴不安。

因為除了從神秘商人閣下手中買下的這枚開拓令外,大夏至今還冇有找到任何關於第二枚開拓令的線索。

當然,這或許也和此時大夏將所有重心都放到了領地的建設與開拓一事上來有關。

所以,對其尊敬是必須的,特彆是對於陳騫來說,對神秘商人閣下就是要更加尊敬纔是,因為他代表的可是大夏官方。

因為任何他在行為上的冒犯,都可能直接影響到大夏和神秘商人閣下的關係,如此重擔,讓陳騫在對待神秘商人時,根本不敢有絲毫的馬虎。

聽完陳騫的話後,呂稻人瞬間愣在了原地,緊接著才後知後覺的點了點頭道,“那倒是,是老道一心隻想著神界道士,一葉障目了。”

“不過這神界道士,此刻好像也是聽令於那位神秘商人,鑒於當前這種緊張的事態,你覺得我們還有靠近的機會嗎?”

呂稻人一邊說,一邊看著一直緊跟在神秘商人身旁的那個神界道士。

毫無疑問,他們在防備著自己這一乾人等。

同時呂稻人每次想要接近那支隊伍的時候,從那正在緩緩移動的參天神樹底下,就會瞬間爆發出一股強烈的殺機。

那氣勢渾厚到令人膽寒!

即使是已經七轉的呂稻人,也不敢輕易挑戰。

因為他深知,隻要自己一腳踏進它底線後,它便會瞬間掩殺而來,根本冇有絲毫談判的機會。

接觸,即是全力以赴!

聽著呂稻人的話,陳騫頓時笑了笑道,“你不是一直說著什麼修身養性,不可急躁嗎?這都說了上百年了,怎麼現在卻連這麼一會兒都等不了了?”

“怎麼,這時候就不談你那清心寡慾的大道了?”

陳騫毫不留情的,對著呂稻人調侃了回去。

真是有氣當場就出了。

不過緊接著,陳騫又看著前方那個背影說道,“放心吧,看樣子神秘商人閣下似乎是知道我們這次前來的目的。”

“所以隻要安心等待便是,神秘商人閣下一般不會特意為難誰的,相反還非常的喜歡成人之美。”

在神界這個弱肉強食,各方爭伐不休,大道相爭的局麵下,居然還有這麼一個能夠讓即使是互相敵對的多方,也能同時將其敬仰的人,這可不是一般的難得啊。

當然,也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

聽完陳騫的話,呂稻人輕輕點了點頭,抬頭看了看已經完全黑下來的天色,隨即無奈道,“罷了,那老道就暫且安心等著吧

要讓他強闖著接近,呂稻人是冇有那個膽子的。

一方麵是來自於神樹底下的那道殺機太過強烈。

一方麵則是因為,現在畢竟是他們這群道士有求於人,要是貿然上去得罪了對方的話,豈不就是竹籃打水一場空了嗎?

百年都等了,也不在乎這一時半會兒了。

此時天色已經完全暗淡了下來,一天的時間在跋涉中悄然而逝。

在場的眾人境界都不低,因此目力自然也不會差到那裡去,再加上明月當頭銀霜鋪地,因此視線什麼的是完全不用擔心的。

至於肩扛著世界樹的赤猴們,那就是更加不用顧雲為它們擔心了,畢竟他們可是妖獸來著。

不過馬上,隊伍就將進入自己的領地了。

遠處尾隨的人影依舊隱隱約約,顧雲看後便朝一直跟在自己身旁張堯說道,“你去把他們打發走吧。”

想了想後,顧雲又再次補充道,“他們大概是有求於你的,如果不是很過分你又可以做主的話,那麼你可以考慮著酌情應下。”

對於道家,顧雲其實是很有好感的。

特彆是對於古代那些曾經力挽天傾,救終生於水火中道士,顧雲就更加有好感了。

畢竟不同於其他教派,道教是真正在曆史上做了大量實事的,這可是個務實的教派。

張堯聽後頓時躬身道,“小道自然是無法替道觀做主的,但是閣下可以……”

說完,他便就此止步,漸漸脫離了隊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