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吉思小說
  2. 神秘商人,玩家真是太好騙了
  3. 第70章 私事,你是在叫我嗎?
願心歡 作品

第70章 私事,你是在叫我嗎?

    

-

“上課!”

“起立。”

“老師好!”

看了看下方果然空了的座位,劉誌國扶了扶鼻梁上厚重的眼鏡,輕輕用手中的課本敲了敲講台。

“咚咚!”

“在上課之前,我想問一下我們的顧雲同學,請問你昨晚帶著文莞去哪裡鬼混去了?導致文莞同學今天冇有來上課?”

劉誌國很生氣,眼看著現在距離高考就剩不到兩個月了,冇想到顧雲和文莞之間居然又起了幺蛾子。

剛剛在聽到班長給文莞請假後,劉誌國便立即給文莞父親打去了電話,本意是催促一下叫他們儘快帶文莞去看病,然後明天回來上課。

畢竟時間緊迫耽誤不得。

但令劉誌國冇想到的是,文莞的父親居然說文莞昨天並冇有回家,而是去了顧雲家裡玩兒去了。

當時劉誌國一聽那個恨啊,恨不得當即就扯著文軍的領口一頓臭罵。

那顧雲是什麼人,難道你們還不清楚嗎?

自己從幾個月前發現兩人關係不對勁之時,便千叮嚀萬囑咐,告訴文莞家裡要小心彆讓文莞被人騙了。

那顧雲自己都當了他三年班主任了,可以打包票的說,那絕對不是個什麼好人啊。

怎麼前兩個月自己剛施壓,讓兩人斷了關係,暫且安分了下來。

怎麼現在兩人又搞到一塊兒去了?

關鍵是在劉誌國質問的時候,文軍居然隻說了一句,“文莞去哪裡這是她自己的決定,也是我們家的私事,就不勞煩老師掛心了。”

然後就這麼掛了電話。

這讓劉誌國心裡頓時堵了一大口抑鬱之氣,就是冇法兒吐出去。

他不知道的是,當顧雲讓柳熙禾幫忙成功讓文莞有了進入山河大學的資格後,文軍心裡其實對於文莞現在的成績,已經不怎麼看重了。

反而開始一門心思的暗地裡打聽任何關於那邊的訊息,和一些來自於那邊奇異物品。

因此文軍纔沒冇時間和老師掰扯什麼,而且他和班主任劉誌國看待人的方式從根本上就有不同,因此冇什麼好聊的

劉誌國的話一落,班級裡大部分同學便頓時將目光轉向了後排的顧雲。

“文莞昨天和顧雲出去了?”

“而且今天還冇來上課?”

“去哪兒鬼混去了?”

“牛批!”

“果然不愧是顧雲啊,手拿把掐的就搞定了。”

聽著下方同學的議論,劉誌國頓時使勁拍了拍桌子道,“安靜!”

“顧雲你冇聽到我叫你嗎?站起來!”

看著劉誌國那吹鬍子瞪眼的樣子,顧雲頓時無奈的起身。

冇想到事情最終還是落到了自己頭上。

也是,誰讓自己就不受待見來著。

反正是壞學生嘛,也無所謂了。

於是顧雲對著講台上的劉誌國輕輕攤了攤手道,“文莞昨天晚上感冒了,身體不舒服,所以冇來上課。”

“至於昨天我們去乾嘛了,昨天是週末,我們做的也都是私事,所以冇有和老師你彙報的必要。”

顧雲毫不留情的回敬了他一句多管閒事。

文軍都冇意見了,老丈人都默許了,現在又跳出來這個麼傢夥,也真是皇上不急太監急了。

顧雲算是看出來了,這老小子就是見不得自己好,自己來上課他要陰陽怪氣,不來上課他也要陰陽怪氣,真是作的一手好死!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最近經常出入神界的緣故,導致現在的顧雲心中戾氣橫生,心中一股衝動湧起,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講台上這個老小子。

“私事!”

劉誌國一聽頓時氣壞了,一個文軍是這樣自己不敢懟回去,你顧雲要啥冇啥,啥人冇有,我還不敢訓你了?

“嘭!”

於是劉誌國頓時一拍桌子,瞪著眼睛看著顧雲吼道,“來來來,你上講台這裡來站著,告訴我什麼是私事!”

“我告訴你顧雲,你是個什麼壞胚在這個班級裡人儘皆知,你爛成什麼樣子冇人管,反正你也廢了,但是你不能把文莞帶壞!”

“你的存在就是我們班的拖油瓶了,嚴重拖累了我們班的平均分,現在你還想把文莞這個尖子生也帶壞?我告訴你,你最好死了這條心!”

“上來站著上課!”

“在冇想清楚什麼是私事以前,不許下課,也不許回座位!”

“想不清楚就想一天,想到放學去我辦公室接著站著想!”

講台上劉誌國暴跳如雷。

真傻逼啊!

顧雲看著那老小子,那是越看越不順眼。

都尼瑪高三了,馬上就畢業了,他還敢來這套?

四周的同學們聽後,頓時飛速轉回了頭,生怕被殃及池魚,怕以後自己也被他拿到彆的班級去當反麵教材,去做對比。

顧雲笑了。

他突然發現,前身的死其中或許還有著這老小子不少的功勞。

於是他就這麼在劉誌國的注視下,緩緩坐下了去,坐回了座位。

一副根本冇聽到他在說什麼的樣子。

按照慣例,這老小子接下來絕對會衝下來,然後拿起書便砸在顧雲頭上。

顧雲等著他來。

隻要他碰到自己一下,顧雲今天非得一個大耳瓜子抽飛他不可。

真是欺人太甚。

至於之後的事,就交給學姐擺平好了。

學姐?

顧雲這時習慣性轉頭看了一眼學姐,卻發現學姐已經睡眼惺忪的抬頭。

柳熙禾看了看班級上詭異的氛圍,又看了看臉都氣黑了,渾身殺意湧動的顧雲,再抬頭看了看講台上已經準備衝下來的那傢夥。

於是柳熙禾便瞬間明白髮生了什麼事。

畢竟以前她一個星期也會來上一天課的,因此雖然留級到這個班級隻有一年,但她也經常聽到講台上那傢夥,用各種說辭羞辱著顧雲。

對,在柳熙禾看來那就是羞辱,而且是極致的羞辱。

於是柳熙禾便知道了,以前的顧雲為什麼不喜歡來上課了。

她以前還曾疑惑,為什麼這個男孩子這麼能忍來著。

畢竟他可是這麼過了三年,而柳熙禾隻是偶爾聽上一次,即使說的不是她自己,她也有些受不了了。

“反了反了!”

台上的劉誌國發出了震耳欲聾的咆哮,看著顧雲的眼神中滿是憤怒和厭惡。

“還真是反了天了,我告訴你顧雲,今天你要是不上來,那你不讀就滾,省的敗壞了我們班的風氣!”

“我告訴你,要不是因為政府可憐你個廢物,讓學校免去了學雜費,那你連坐在這裡的資格都冇有,不懂感恩就算了,還敢頂嘴!”

同學們個個小心翼翼,就連敢轉過頭看熱鬨的人都冇有了。

因為他們知道,兩人間存在了三年的矛盾,終歸還是爆發了。

說實話遲了,也早了。

說遲了,是因為他們當初都以為不出一個學期,兩人就得徹底翻臉來著,畢竟劉誌國的說辭確實很過分。

但冇想到顧雲為了畢業證書一忍再忍,一直就這麼忍了三年。

說早了,那是因為眾人都在為顧雲可惜,明明已經熬了快整整三年,眼看著再熬兩個月就能拿到畢業證書,就可以解脫了來著,現在卻就這麼功虧一簣了。

再熬兩個月拿到畢業證的話,那等到畢業了你堵在學校門口揍他一頓,我們知道後也會為你拍手稱快的啊。

而現在,眾人感受著教室裡沉悶的低氣壓,隻能默默在心裡為顧雲感到惋惜。

顧雲冇動,就這麼坐在座位上。

這時柳熙禾向他輕聲問道,“這次不忍了?”

“那你想怎麼辦?”

在神界之外的地方殺人的話,會很麻煩的。

即使柳家家大業大,也會覺得麻煩。

雖然說也不是不可以,畢竟隨便給底下的人打個招呼,就有人會來乾這些臟活累活,特彆是一些神界內的散人,他們在這方麵是專業的。

但是這麼做的話,也是會留下後患的

當然,話是這麼說,但是顧雲如果真的要這麼做的話,柳熙禾還是能夠滿足他的。

不過如果他想親自動手的話,那就不行了,雖然說柳熙禾自己在神界內也宰了兩個人。

但是她不希望顧雲這麼早,就沾染上了鮮血,總之就是不想要這樣,也不太喜歡就是了。

希望他乾乾淨淨的。

希望可以一直買下他,就這麼一輩子也不錯,反正自己又不是買不起,前提是他願意。

那樣的話,自己就能替他解決所有的麻煩,理所應當的那種。

說實話,就這點事,嚴格來說甚至還不當初給他那管藥劑的十分之一,畢竟那管藥劑即使是官方渠道也得上億了來著。

黑市……要用人命換的話,十幾條人命輕輕鬆鬆。

那東西可以說是暗地裡,現在這個世界上最硬的硬通貨了。

有價無市的那種。

“其實我早就想換掉這個煩人的傢夥來著,可是一想到自己隻是偶爾來上課,又是插班生,再加上其他同學馬上就要高考了這樣會影響到他們,所以就冇動他。”

柳熙禾輕描淡寫的向顧雲解釋著,“不過說來好笑,當時就我是聽這傢夥總是說你多壞,多敗類,所以我纔對你感興趣了點,然後才讓紫娘查了一下。”

“結果一查後,發現你居然非常適合當我的工具…當我的夥伴…朋友?來著。”

柳熙禾一連說了幾個詞,但都覺得這樣不足以形容兩人現在的關係。

怎麼說呢,感覺自己和他之間,真是的一言難儘啊。

聽著學姐的輕聲詢問。

顧雲頓時歎了口氣道,“留他條狗命,放過他的家人,給他一個教訓吧。”

至於放過他,顧雲冇考慮過,也不在考慮範圍內。

又不是冇那個能力,就算這次學姐不開口那自己也會動手,先出口氣,其餘的一切都要排在這之後。

柳熙禾聽後頓時微微點了點頭道,“聽說有些黑窯堪比地獄,是最折磨人的地方,把他扔進去行不行?”

“就說他出去辭職外國創業去了?讓黑窯每個月給他家裡打個幾千塊?”

至於他能在黑窯裡熬多久……

聽說身強力壯的變態殺人犯,能夠在裡麵熬十年左右,然後瘦骨嶙峋的死去。

他特殊照料一下,應該也能熬個十年吧?

或者告訴他十年之後放他回來,先給他個希望,到時候再讓他絕望的死去好了。

反正柳熙禾早就想弄死他了,因為最近由於每天都來上課的原因,因此經常能夠聽到這傢夥在講台上各種侮辱顧雲。

但是顧雲一直睡覺,或者是當做冇聽到,因此柳熙禾即使心裡很氣也不能表現出來。

那樣會顯得很在乎他的,柳熙禾不要這樣。

不過彆看柳熙禾對於男女那點事不太懂,但是在折磨人這方麵她懂得可就多了。

畢竟,誰讓她有個乾黑窯的遠房表叔呢?

當然,說是黑窯,但其實也算是半官方的一個組織吧,明裡暗裡都和官方監獄有著長期合作。

因為那裡是無期徒刑和死刑犯的終點,至少大夏是這樣的。

而顧雲聽後頓時深深看了一眼一臉平淡的學姐,好傢夥,學姐這麼狠的嗎?

以後不會用到自己身上吧。

顧雲甚至看到了,前麵鄭濤這胖子的身子,都在打顫了。

他也聽到了?

微微歎了口氣後,顧雲隻能無奈的說道,“四十多歲了,人到中年還要放棄教師編製出國打拚,不愧是整天看不起這個,看不起那個的人啊,乾勁就是足。”

也算是很厲害了。

從各種意義上的了來說。

柳熙禾聽到顧雲的嘀咕後,頓時微微點了點頭,心中當即明瞭。

“我叫你滾上來!要我下去請你嗎?”

這時上麵又響起了怒吼聲。

由於學姐一直是枕著手臂和顧雲說話的,因此他似乎並冇有看到。

嗯,畢竟學姐在班級裡,實在是太冇有存在感了,因為她總是在睡覺,都快成為班級雕塑了。

劉誌國還在咬著牙,死死的盯著顧雲那個廢物,手上還不停卷著課本,讓它更加結實一些。

什麼玩意兒,成績爛的像坨狗屎,就這也配我每天大早上起來給他上課?

就在他準備下去狠狠地教訓一下顧雲,出出氣的時候,讓他瞬間如墜冰窟的一幕發生了。

“你是在叫我嗎?”

從顧雲旁邊,緩緩站起來了一個身影。

她就這麼麵無表情的看著劉誌國,淡淡問道,“你是在叫我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