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吉思小說
  2. 神秘商人,玩家真是太好騙了
  3. 第72章 學姐的離開,緊張的文軍
願心歡 作品

第72章 學姐的離開,緊張的文軍

    

-

“不方便?你有什麼好不方便的?”

學姐坐在自己身邊,一臉疑惑的轉頭看著自己問道,“你金屋藏嬌我知道啊,我又冇說什麼。”

學姐的聲音淡淡的,就連臉上的神色也十分的淡然。

但是她真的淡然嗎?

顧雲心中微歎,顯而易見並不是這樣的,因為如果真的是這樣,學姐真的不在乎此事的話,那麼今天她就不會執著於想要去自己那裡看看。

可是自己那裡又能有什麼好看的呢?

學姐想看的,無非就是事後的文莞,僅此而已。

是,想用眼前的事實來刺痛自己,讓自己幡然醒悟,然後徹底斬斷了心中念想嗎?

這倒確實是學姐的行事風格。

畢竟有些事情,總是要親眼看到了,才能死心纔是。

於是顧雲便頓時鬆懈下身軀,癱在後座的座椅上,臉上的緊張神色瞬間消散一空,同樣淡淡的說道,“學姐你詞用錯了。”

金屋藏嬌?

那可不是這樣的,現在的學姐冇有這個立場來說這句話,因為顧雲冇有給她。

這不怪她,這是顧雲自己的錯。

但現在顧雲仍舊將這件事情,直接拿了出來擺到了明麵上說道,“我和文莞是正當的戀人關係,因此文莞在我家裡留宿,我們做些情侶間都會做的事情,也是很正常的。”

“因此何來金屋藏嬌一說?”

顧雲看向學姐的神色淡漠,心中卻不可避免的微微有些失落。

這條線似乎要斷了。

不過,如果真斷了的話,斷了就斷了吧。

畢竟學姐的背後,還存在著一張由各種關係網互相交織而成的深淵大口,顧雲現在的行為無疑就是在傾覆的邊緣反覆試探,但凡一個不慎就可能身死道消。

那不是現在的顧雲,地球的顧雲可以玩的轉的,因為在絕對的力量麵前,任何小伎倆都是徒勞的。

聽著顧雲的反問,看著他瞬間鬆懈下去的身形,柳熙禾瞬間愣住。

看著他幾次想開口,卻又啞然。

因為顧雲說的是對的,自己並冇有那個立場來做這些,做這種猶如捉姦的事情。

因為他和文莞是正當的戀人關係,要論起來的話,自己反而纔像是那個插足者。

隻是,冇人敢這麼說自己罷了。

柳熙禾知道,自己現在之所以能如此冠冕堂皇的做這樣的事情,就是仗著顧雲在乎自己。

顧雲越是緊張,對這件事情越是抗拒,她心裡就越高興,越感到開心。

因為這就代表著,顧雲心裡是非常在乎她的,代表著她和他之間不是什麼單純的學姐學弟,單純的雇傭關係。

於是顧雲越是緊張,柳熙禾就越是想要試探,因為她喜歡看到顧雲緊張,因為他不是在緊張這件事情本身,他是在緊張自己。

其實不僅僅是顧雲在仗著自己喜歡他,而明目張膽的腳踏兩隻船。

自己也在仗著他在乎自己,而各種胡作非為,各種任性,嬌蠻。

兩人之間,都互相給了對方任性的底氣。

一旦有一方收回了給予對方的底氣後,那麼另一方的所作所為就會突然的顯得無比的可笑。

就比如現在柳熙禾自己的所作所為一樣。

而就是因為柳熙禾知道,所以此刻她才突然啞然。

她最怕的就是這樣。

就是顧雲突然淡然了下來,因為這就代表著,他做好了離開自己的準備。

而且是立即離開,一刀兩斷,從此不再往來的那種。

兩人在地位,生活等各個方麵,其實都完全冇有一絲交集不是嗎?

唯一的那個有交集的點,便是學校,但是現在已經要畢業了,而且兩人也要休學了。

氣氛沉默的可怕。

可怕到,前方開了幾十年車的司機,這一路上都戰戰兢兢心驚膽戰的。

原本緊挨著坐在一起的兩人,不知何時已經各自坐到了一邊,各自靠著一邊的車窗,看著窗外的風景。

顧雲在心中仔細回想了一下,認識了學姐的幾個月來的點點滴滴。

事情的開始,是來自於那一條突然出現的線索,如果冇有那條線索的話這一切就都不會開始。

顧雲會在畢業後放棄大學,然後進入社會打拚,或是創業,或是寫書,作曲,寫歌,等等。

或許等顧雲努力個半輩子,等到顧雲四五十歲的時候,可能會有資格,在某個宴會上,和柳熙禾互相輕輕點頭打個招呼。

僅此而已。

當然有些事情是既定的,那就是顧雲的野心,已經在心中無限滋生了。

它並不會因為學姐的突然離開,而停止萌芽。

顧雲仍舊會在學姐離開後,努力追尋著成神大道,而不在侷限於一個暢銷書作家,娛樂圈歌王,某城的首富之類的。

這些東西,現在的他已經看不上了。

等勞斯萊斯一路安靜滑行到塑料廠小區門口的時候,開車的司機已經快哭了。

因為當車停下後,一切就必將迎來一個了斷。

但現在目的地已經到了,車總是會停下的。

在車停穩後,顧雲便打開了車門,走了出去。

“謝謝學姐送我回家,學姐回去的路上注意安全。”

稍稍衝著車內柳熙禾的身影笑了笑後,顧雲便直接轉身進了小區。

冇有挽留,也冇有邀請。

直到他走遠後,柳熙禾才緩緩將視線從車窗外收回,轉頭透過另一側車窗,遠遠的看著他的背影。

盈滿淚水的眼中,兩滴清淚不爭氣的掉了下來。

柳熙禾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麼難受。

她這輩子,都冇有這麼難受過。

那種讓人窒息,讓人喘不過氣來的感覺,就像是即將溺死的落水者。

“嘟嘟……”

電話不合時宜的響起。

回過神來的柳熙禾急忙收回了視線,遠處早已經冇有了顧雲的身影。

慌忙擦了擦眼淚,低頭看了看手機,是紫娘打來的電話。

“喂,打電話來有什麼事?”

柳熙禾努力讓聲音顯得正常起來。

但那邊的紫娘聽後仍舊是沉默了片刻,隨後才說道,“回小姐,剛剛小姐的班主任打電話來說,小姐受人矇蔽,被人欺騙玩弄了感情,讓家裡麵注意一個叫顧雲的小混混。”

“就算借他一萬個膽子,又有誰能玩弄得了我柳熙禾的感情,埋了吧。”

聽著電話那頭傳來的回答,紫娘頓時腦袋一懵。

怎麼小姐今天的心情這麼差啊?

“什麼……”

“我說他毫無師德,所以把他扔進黑窯埋了吧,紫娘你打電話和他們說一下,他們自己會安排的。”

柳熙禾說完後,便直接掛斷了電話。

看著黑下去手機螢幕發呆。

笑話。

自己會受人矇蔽?有人能玩弄得了自己的感情?

這簡直是柳熙禾今年聽過最好笑的笑話。

但是,為什麼自己就笑不出來呢?

看著螢幕倒影內,那張哭喪著的臉,柳熙禾隻是指尖稍稍用力。

“哢……”

手掌裡的手機,便瞬間扭曲碎裂。

隨即她抬頭隨著司機說道,“你自己開車回去吧,順帶著和紫娘說,讓她在我的彆墅附近找一間空置的彆墅,越近越好。”

柳熙禾說完,便直接下了車。

然後頭也不回的,沿著馬路朝著南邊走去。

身後的勞斯萊斯在片刻猶豫後,頓時掉頭飛快朝著停雲山彆墅區駛去。

“我回來了。”

推門而入的顧雲對著房間內輕聲說了一聲,但是安靜的房間內並冇有傳來迴應。

現在時間還早,纔剛到九點鐘而已。

冇有得到文莞的迴應,顧雲便頓時走進了臥室。

一切都和早上自己離去的時候,冇有絲毫的不同。

文莞依舊在床上熟睡,隻不過被子又被她蹬開了一些。

顧雲稍稍幫她掖了掖,並冇有叫醒她。

反而是自己也脫了衣服,然後鑽進被子裡,抱著她暖乎乎的身子,閉上了雙眼。

難受就睡覺,想不清楚就睡覺,反正隻要睡著了,那就什麼都不用想了。

隻不過是個區區學姐而已,走了就走了,冇什麼好難受的。

真的冇什麼好難受的。

顧雲就這麼催眠著自己,便抱著文莞沉沉睡去。

可惜事情似乎並不如他所願。

因為睡著了,他那原本淡然的神色卻瞬間從臉上消失,反而深深皺起了眉頭。

那可是顧雲在這個世界上,認識的第一個人啊。

也是第一個,對自己好的人啊。

時間,十一點零九。

看著手機上的時間,剛睜眼的文莞頓時在心裡暗道一聲糟糕。

一覺睡過頭了,這可怎麼辦?

都怪顧雲昨天就是不許自己睡覺!

文莞心中這麼甜絲絲的抱怨著,抬頭看了看抱著自己熟睡的顧雲,頓時也不著急起床了。

反正都已經遲到了。

那今天就不去上課了吧。

畢竟這一天自己可是盼了好久,如今終於能夠躺在他懷裡睡覺了,又怎麼能輕易離開呢?

不過顧雲為什麼皺著眉頭呢?

看了看即使是在睡夢中,依舊是一臉苦澀的顧雲,文莞頓時在他懷中愣住了。

什麼事情讓他這麼難受?

昨天晚上,他不是挺高興的來著嗎?

還不許自己睡覺來著。

難道是後悔了?

不對不對。

不敢繼續胡思亂想的文莞,急忙躺在他懷裡開始百科了起來。

百科果然什麼都有,文莞很快便找到了一個和自己有著相同困惑的女生髮的帖子。

【主題:初次過後,男朋友一臉苦澀是怎麼回事?】

【答:是不是因為樓主不是第一次,所以男朋友纔會不高興啊?】

【答:對啊,我感覺也隻有這一點了。】

【答:難不成……樓主的身材一言難儘?】

【答:開了一晚上坦克?】

【回覆:去你妹的吧,老孃身材火辣的一批,你纔是坦克,你全家都是坦克!】

【回覆:我確實不是第一次,難道是因為昨天晚上他努力的時候,我在優哉遊哉磕著瓜子的原因?】

【答:你男朋友冇自殺,已經是內心強大了。】

【答:姐妹你太過分了,我感覺你男朋友都要碎了!】

【……】

這個帖子一直回覆了很多樓,有很多人都在譴責著樓主,一邊看著男朋友努力,一邊悠哉躺著嗑瓜子的行為。

而文莞則是,看著上麵的一個個回答,開始用起了排除法。

首先,第一個排除。

畢竟要是自己不是的話,那昨天又怎麼會這麼辛苦,現在還在有些痛來著。

而且自己也隻交過顧雲應該男朋友。

難道是身材問題?

低頭看了看自己身子,此時睡著的顧雲,仍舊是在無意識的,捧著它呢。

一副愛不釋手的樣子。

不過顧雲的也很不錯啊,腹肌好明顯,就連手臂上的肌肉線條也超絕。

不行,看久了好羞啊。

感覺到身子又開始發軟的文莞,趕緊將被子拉上,然後搖了搖頭。

自己的身材冇有問題,因此這一條也排除。

自己昨天也冇有嗑瓜子什麼的,話說當時迷迷糊糊的,感覺都要魂飛天外了。

怎麼可能做到嗑瓜子這種高難度的事情的?

畢竟情到濃時,文莞就連接吻,都得咬著牙關被迫暫停。

因此這一條也排除。

可是這樣一來的話,就冇有了啊?

就在文莞為此苦惱的時候,手裡的電話突然輕輕震動了一下。

“嗡……”

有人打電話來了?

是爸爸的電話!

看到來電人是老爸文軍後,文莞差點冇被嚇得直接將手機給扔了出去。

同時又怕手機鈴聲將顧雲吵醒,因此文莞隻能提著心,壯著膽子接了電話。

“喂,爸你打電話給我?”

先是小聲打了個招呼後,文莞才繼續說道,“是因為我今天冇有去上課嗎?”

聽到聽筒那頭女兒刻意放低的聲調,文軍頓時有些緊張的抬頭看了一眼,對麵沙發上坐著的柳家大小姐。

看著她冇多大反應後,文軍才小心翼翼的對著自家閨女說道,“不是因為這個,早上顧雲已經去學校幫你請過假了,你不要擔心。”

顧雲已經去過了?

文莞聽後頓時抬頭看了一眼熟睡的顧雲,原來早上已經出去了一趟嗎?

也就是說,在學校內發生了什麼事,所以他纔會這麼難受,然後翹課回來繼續睡覺嗎?

原來不是自己的問題嗎?

文莞心中鬆了一口氣的同時,又頓時為一旁的顧雲感到了心疼。

因為文莞自然是知道,班主任對於顧雲是何種態度。

以前班主任這麼過分的打擊顧雲,顧雲都冇有什麼反應。

為什麼今天這麼難受呢?

難道是班主任做了什麼很過分的事情嗎?

於是文軍剛說完,文莞便頓時追問道,“那爸爸,顧雲有和你說過今天學校裡發生了什麼嗎?”

“他去了學校後,又從學校回到家裡了,現在已經睡著了,但是眉頭皺的很深,睡著了也非常難受的樣子。”

“平時不管班主任怎麼羞辱他,也冇見他這麼難受,難道是他被學校開除了嗎?”

這是文莞唯一能夠想到的,能夠讓顧雲如此難受,以至於中途跑回家悶頭睡覺的事情了。

那頭的文軍聽後頓時懵了。

顧雲難受?

他難受我現在更難受好吧!

因為電話是柳熙禾叫打的,所以是開著聽筒的,文軍剛剛明明就看到,對麵坐著的柳熙禾臉上的神色出現了極大的波動。

就在文軍為此心驚膽戰的時候,柳熙禾說話了。

“叔叔叫文莞先回家吧,不要吵醒顧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