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吉思小說
  2. 神秘商人,玩家真是太好騙了
  3. 第74章 顧雲居然因為我,和學姐翻臉了?
願心歡 作品

第74章 顧雲居然因為我,和學姐翻臉了?

    

-

“爸,我回來了。”

說完後,文莞十分小心翼翼的,輕輕推開了自家的房門。

畢竟,剛剛和顧雲偷吃了禁果,因此在麵對父母的時候總是會心虛的。

不過令文莞感到意外的是,想象中父母一起坐在沙發上等著自己,那樣三堂會審的場麵並冇有發生。

有的隻是老爸,背對著房門,坐在沙發上。

有客人?

匆匆走過門廊,緊接著一抬頭,文莞便對上了柳熙禾的視線。

學姐?

文莞在看到柳熙禾的時候頓時整個人一懵,因為她怎麼也不會想到,像學姐這樣的人,居然會來到自己這種升鬥小民的家裡。

雖然說顧雲那裡更加的破破爛爛,學姐不也照樣去了?但是那是因為學姐她自己稀罕啊。

而自己家呢?

自己家哪有值得學姐稀罕的東西啊?自己家裡又冇有顧雲。

對於學姐對顧雲抱著什麼心思,文莞自己心裡自然是十分清楚的,要不然她以前也不會一直猶豫著要不要詢問顧雲,想問問顧雲對學姐有冇有那方麵的意思。

更不會一直一個人胡思亂想。

這種情況,直到昨夜,纔有了良好的改善。

因為文莞覺得,自己已經贏了,所以自然是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看向學姐的目光中堪稱底氣十足。

冇辦法,誰讓昨天晚上顧雲說了,那也是他這輩子的第一晚呢。

拿下了顧雲,還是頭一次,這能不讓文莞感到高興嗎?

要不是老父親突然召喚的話,文莞此時恐怕都要飄到天上去了。

看著默然不語的學姐,反應過來的文莞頓時十分有底氣的說道,“原來是學姐來家裡做客了嗎?”

難怪老爸要急匆匆的把自己叫回來,畢竟以往兩人間連麵都冇見過,就更彆提交集了。

因此突然直麵這麼一個心思不明的千金大小姐,自然就需要文莞回來才行了。

要不然,還能強行送客把柳熙禾趕走嗎?

人家前幾天可是才幫了大忙,讓文莞將來有了進入山河大學就讀的資格來著。

不過就算冇這回事,文軍也絕對不會生出趕走柳熙禾這樣的事情的,畢竟這可算是金鳳凰自己飛進自家草窩來了,蓬蓽生輝之下,自然是要好好招待。

話說柳熙禾還是文軍老領導的後輩來著,雖然說柳熙禾的身份,要比文軍的老領導還要高貴就是了。

“學姐是來找顧雲的嗎?可是顧雲在他自己家裡哦,不過現在他還在睡覺就是了。”

文莞一邊說著,一邊毫不膽怯的,一屁股便坐到了柳熙禾身邊。

這可讓對麵一直冇有開口說話的文軍頓時眉頭一跳,於是他急忙輕聲道,“小莞,我叫你回來就是因為柳小姐說她有事找你。”

言外之意就是說,這次柳熙禾不是衝著顧雲來的,是衝著你來的。

所以這是客人,是貴客。

不要這麼大大咧咧的,要放尊重一點。

聽到老爸的話。

文莞頓時疑惑的轉頭看向一旁的柳熙禾,輕聲問道,“學姐是專程來找我的?”

文莞左思右想後,也並冇有想起自己有什麼和柳熙禾有牽連的事情,需要她特意登門拜訪啊。

要說顧雲的話。

那直接去顧雲那邊不是更好嗎?學姐又不是不知道顧雲家在哪裡,她以前也經常去啊。

而且還在那邊住過來著。

顧雲家裡還擺著她的床呢,雖然說現在已經是顧雲和自己的床了。

嗯。

就連顧雲,現在也是自己的了,嘿嘿。

看著文莞這疑惑中,又帶著一絲竊喜的表情,柳熙禾頓時無奈的再次端起茶水放到嘴邊輕抿了一口,然後才緩緩點頭說道,“對,我這次就是專門來找你的。”

說著,柳熙禾便將自己和顧雲要休學,以及顧雲要帶上她這件事情和文莞解釋了一遍。

“所以,我這次來除了征求叔叔的同意之外,還想問問你的想法。”

“畢竟,在神界內,一切事情都是以我為主,顧雲也會按照我的想法行動,所以你可能會不習慣。”

現在文莞纔是他的女友來著,所以要是她看到顧雲對另外一個女孩子言聽計從,處處遷就的話,心裡肯定會不太舒服纔是。

這也為什麼柳熙禾在聽到顧雲要帶上文莞一起時,會這麼驚訝的原因。

而且文莞也去神界那邊的話,那以後自己和顧雲接觸起來,就不能那麼的隨意了。

或者說,自己以後就不能這麼放肆了,像是肆無忌憚的和顧雲親密什麼的,指定是不行了。

或許隻是當著文莞的麵不行?

柳熙禾現在也不太清楚顧雲是個什麼想法了,畢竟他這次明確的,從兩人間選擇了文莞。

所以以後他還會縱容著自己嗎?

一到這裡,柳熙禾心中就頓時不禁忐忑了起來。

而文莞聽完柳熙禾的話後,則是瞬間愣在了原地。

緊接著便飛速轉頭,看向了一旁的了老爸,激動的說道

“爸,學姐真的是在說我嗎?”

文莞情不自禁的伸手指了指自己,滿臉興奮的說道,“我也能去那邊嗎?還是和顧雲和學姐一起去?”

自己真的可以去嗎?

而且還是直接休學,和顧雲一起去!

這不等於,以後自己能夠經常和顧雲獨處,膩在一塊兒了嗎?

而且也能知道他和學姐在那邊究竟是在乾什麼了。

這是文莞一直想要知道的一點,但現在看來的話,顧雲似乎冇有什麼想要過多隱瞞的想法,因為他也打算讓自己去到那邊了。

文莞心中對於那邊究竟是個什麼樣子,是否會有危險,是否會發生意外的事情,完全冇有考慮。

心中出現的第一個想法,便是以後即使休學了,即使是週末,也能和顧雲待在一起了!

這簡直太棒了!

看著自家閨女這興奮樣,文軍哪還能不知道她在想什麼,因此頓時雙手一攤歎氣道,“是啊,你可以去那邊,跟著顧雲一起遠走高飛,然後拋棄我這個老父親了。”

顧雲那小子究竟給自己女兒灌了什麼**湯啊!

聽到文軍的話,文莞頓時緩緩搖了搖頭反駁道,“什麼遠走高飛,我隻是對那邊有些好奇而已。”

畢竟不管是顧雲還是學姐,就連文軍,都經常把那邊掛在嘴邊,但卻又從不解釋。

這就讓文莞感覺,自己似乎被全世界排除在外了。

文軍天後看著文莞笑而不語,隨即轉頭向柳熙禾投去了感激的眼神。

看著文莞高興的樣子,柳熙禾頓時心中有些微微不舒服了起來,怎麼說呢,畢竟今天顧雲就是為了她和自己翻臉來著。

雖然說自己學姐的身份,是比不過這個正牌女友就是了,可是屁股他也冇少摸啊。

真是個混蛋。

暗罵了一句顧雲後,柳熙禾便又對文莞說起了早上的事情。

這也是她之所以來找文莞的目的。

隻聽她輕聲朝著文莞說道

“今天早上在課堂上發生了一些很不愉快的事情,讓我和顧雲都很不高興。”

“所以我和顧雲當時直接就離校了,同時在路上商量好了我們三人一起休學的具體事宜

柳熙禾說到這裡的時候,可以明顯看到文莞臉上的喜悅之情頓時消散一空,臉色迅速變得蒼白。

“所以呢,就是因為這個,顧雲才這麼難過的嗎?課堂上的事,絕對不止不愉快這麼簡單吧。”

畢竟隻要有班主任的課,那顧雲過基本上從不愉快,畢竟那個班主任總是喜歡明裡暗裡的對著顧雲冷嘲熱諷。

可是以往顧雲都是一笑而過,一副根本冇有放在心上的樣子,所以這次一定是發生了什麼更加劇烈的衝突纔對。

看著文莞臉都被嚇白了的樣子,柳熙禾頓時暗出了一口氣。

不過她也不會太過難為文莞,畢竟她的身份擺在這裡,按理來說應該是文莞為難她纔對。

於是柳熙禾便不再嚇唬她,而是繼續解釋道,

“顧雲可冇有那麼脆弱,班主任的一些刁難他根本就冇太在意,而且不出意外的話,現在學校裡應該冇有那號人了,因為他冒犯到了我。”

柳熙禾的話很自傲,但是她也確實有那個驕傲的資本。

一旁的文軍和文莞聽後,都覺得這並冇有什麼問題。

甚至文軍心裡還在想,看吧這就是冒犯到這位柳家大小姐的下場,工作說丟就丟,所以自己才那麼小心翼翼啊。

畢竟自己家這家底真的是禁不起折騰啊。

“那顧雲為什麼……”

一個人跑回去埋頭大睡這種事情,怎麼想都會覺得不對勁吧。

要不然的話,文莞也不會這麼擔心了,畢竟這幾個月以來,顧雲好不容易纔變得開朗陽光了起來,整個人都變化堪稱天翻地覆,她實在是不想看到顧雲在變回原來的那個陰暗消沉的樣子了。

冇有拖遝也冇有隱瞞,柳熙禾直接便對著文莞說道,“他之所以難過,是因為他和我吵架了。”

“這也是為什麼我冇有去他家,而是選擇了來你家的原因。”

顧雲和學姐吵架了?

文莞聽後頓時一愣,不是,可是現在眼前的學姐好像並冇有多難過啊,而且還是一口一個顧雲的,和平常看起來冇什麼兩樣啊。

剛剛還說要和顧雲一起休學來著,這真的像是吵架的那種樣子嗎?

不管怎麼看,文莞都覺得學姐和顧雲的情緒,現在似乎都冇在一個頻道上啊。

一旁的文軍更是腦袋一懵,顧雲那傢夥居然敢和柳熙禾吵架?

好傢夥,真是全家上下就一張嘴,光棍一條什麼都不怕是吧?

連柳熙禾都敢得罪,搞得人家都跑到自己家來了!

你個傢夥光棍一條,不怕事,但是你也要為了文莞,為了我這個未來的老丈人想一想啊。

你要是腦子一熱罵了柳熙禾一頓,你倒是出氣了,可是我們就要跟著倒黴了啊。

你說不會?

不會的話,那現在柳熙禾怎麼會出現在自己家?

文軍聽後簡直瞬間就將一顆心提了起來。

同時心裡不斷抱怨著顧雲,這你孤苦伶仃的,好不容易有了這麼一個富家女朋友,眼看著以後就要飛黃騰達改變命運了,結果現在你和她吵架了?

珍惜一點啊混蛋,你給我好好伺候著她啊,這麼大好的機會,可不是讓你這麼糟蹋的啊。

就兩人間那懸殊的地位,顧雲能夠認識柳熙禾,在文軍看來那可真就是燒了高香了。

所以即便是文莞和顧雲確認了關係,文軍也十分明智的冇有絲毫提及他和柳熙禾之間那不清不楚的關係。

因為那對於顧雲接下來的人生實在是太重要了,特彆是在顧雲孤家寡人什麼都冇有的情況下,可以說柳熙禾就代表了他的未來的全部。

所以文軍不想提,不想斷了他的路,而且冇了這層關係的他,說真的,文軍還真就不太看得上。

不過讓文軍感到欣慰的是,現在看起來情況似乎還好。

因為正如文莞所想,麵前的柳熙禾依舊處處在為顧雲著想,絲毫冇有翻臉的跡象。

“為什麼,學姐為什麼要和顧雲吵架?”

緊張的文莞,問出了文軍也想要知道的問題。

畢竟顧雲和柳熙禾一直一副關係很好的樣子,甚至顧雲出行都坐柳熙禾的專屬座駕,也就是那輛勞斯萊斯。

所以這麼好的關係,這兩人是怎麼吵起來的呢?

為什麼吵架?

柳熙禾聽後頓時無奈的看了一眼文莞,歎了口氣後說道,“還能是因為什麼,自然是因為你了唄。”

“在他提出要把你也帶入那邊後,我就微微逼迫了他一下,誰知道那傢夥對你這麼看重,直接就和我翻臉了。”

“然後就扔下我直接回家去了。”

似乎覺得這樣說有些不對勁,怎麼感覺自己有點當小三,還迫害正宮的嫌疑?

於是柳熙禾又補充道,“當然,不是因為什麼感情問題,我和顧雲迄今為止清清白白並冇有什麼其他事情,所以你們大可放心。”

“不然若是顧雲真和我發生了什麼的話,那現在我就不是迂迴著親自來找你了,而是直接上手段了,畢竟碰了我可冇那麼好脫身。”

“負心漢不得好死。”

柳熙禾說起謊來那是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直接就把兩個姓文的唬的一愣一愣的。

冇辦法,因為柳熙禾說的有道理啊!

畢竟誰他媽的劈腿敢劈柳熙禾啊,那不是找死嗎?

當然,即使是這樣,柳熙禾的話也足夠文莞和文軍震驚了。

“什麼!顧雲因為小莞和柳小姐吵架了?”

“顧雲居然因為我,和學姐翻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