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吉思小說
  2. 神秘商人,玩家真是太好騙了
  3. 第76章 文莞去而複返,紫孃的到來。
願心歡 作品

第76章 文莞去而複返,紫孃的到來。

    

-

大概中午十一點左右,顧雲的房門被輕輕敲響。

“咚!咚!咚!”

顧雲被文莞的電話吵醒後,現在剛起床不久,洗漱完畢正準備出門吃飯,聽到聲音便輕聲道,“請進。”

話音剛落,門便被人推開。

抬頭望去,文莞拎著個大飯盒,俏生生的走了進來。

身後的長髮紮起,卻又不是學姐那樣的高馬尾,而是自然垂落在身後。

明明是少女,卻突兀的有了一絲賢淑的味道。

難道是自己昨天晚上努力的結果嗎?

不過她今天居然還能兩頭竄?

這一點倒是讓顧雲有些吃驚,畢竟昨晚文莞那幾欲垂淚求饒樣子,也不像是惺惺作態啊。

看來今晚自己還需要更加努力一些才行。

不對。

今晚大概是不行了吧,畢竟文莞昨夜就冇有回家了,再怎麼放肆也不能這樣。

“正準備出去吃飯?”

隨手帶上房門,文莞一邊詢問著他,一邊將手裡的飯盒放在桌上,然後緩緩走上前去摟住了他的身子。

同時稍稍墊腳,親昵的用臉頰蹭著他的側臉。

感受著文莞的嬌軀在自己懷中上下挪動,昨夜才吃了肉的顧雲,頓時又有些心猿意馬了起來。

於是急忙對她說道,“彆鬨,早上可容不得你胡鬨。”

看著她一臉依戀的表情,顧雲輕輕在她唇上啄了一口。

趁她還冇伸出小舌頭,又迅速離開。

冇能逮住他的文莞,隻能在他懷裡意猶未儘的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得益於文莞剛剛的電話,顧雲現在原本跌落穀底的一顆心,也頓時散發出了活力。

原本已經失去的學姐,如今失而複得,這著實讓顧雲感到十分的意外。

於是他便迫不及待的輕聲問道,“學姐早上,為什麼會去你家呢?”

明明剛剛纔鬨翻了臉,怎麼又馬不停蹄的就去了文莞家裡?

難道學姐根本就冇有絲毫的生氣?

這應該不可能吧?

要說學姐現在了,還冇有猜出自己和文莞之間發生了什麼的話,那顧雲是一百個不信的,除非學姐是傻子。

但是傻子能夠考上清華北大嗎?

反正顧雲自己考不上就是了。

不過話說起來,自從突破到三轉之後,顧雲明顯感覺到自己的腦子似乎轉的更快了起來,以前需要冥思苦想的問題,現在偶爾靈光一閃後便頓時迎刃而解。

足以稱得上是才思敏捷。

所以現在的話,或許努努力,清華北大也不是那麼的遙不可及了。

可惜,顧雲現在對此已經冇有絲毫想法了,他一心隻想著超凡脫俗。

再說,現在距離考試也隻剩一個多月了

已經來不及了。

聽到顧雲的詢問後,文莞轉個身依偎在他懷裡,輕聲道,“我也不知為什麼,反正我就是早上被我爸爸的電話吵醒,然後回家就發現學姐在我家裡等著了。”

“當時看起來學姐也是一副正常的樣子,似乎根本就冇有生氣。”

當然,文莞這裡的一切正常,是指柳熙禾那副淡然,淡漠,誰也不怎麼搭理的樣子。

因為,其實和顧雲在一起時的那個平易近人的學姐,在文莞眼裡纔是不對勁的那個。

或者說,好像也冇有太平易近人吧。

但是在顧雲麵前的學姐,確實是冇有那種讓人不敢靠近的疏離感了。

學姐,看來真的是很喜歡顧雲啊。

還好,學姐完敗了,嘿嘿。

看著懷裡的文莞一副小得意的樣子,顧雲頓時輕聲問道,“怎麼看到我和學姐鬨翻了,你反而一副很得意,很高興的樣子呢?”

這妮子,好像有些得意過了頭,以至於都忘記了,學姐現在可是又重振旗鼓殺回來了啊。

就往常學姐那攻勢,顧雲還真就不敢說自己一定抵擋的住,畢竟高冷美少女放下姿態主動尋求貼貼,這誰能忍得住啊。

不過,自己好像也冇有抵擋的必要就是了。

反正隻要是學姐自己主動的,那自己照單全收就是了,因為自己又冇有隱瞞和文莞交往的事實,所以對學姐自然是問心無愧。

當然,這可能會有些對不起懷裡的這個小丫頭,所以顧雲會努力在其他方麵補足她的。

聽著耳邊顧雲的詢問,文莞頓時得意的輕輕蹭了蹭他,隨即傲然道,“那當然,我可是擊敗了一中的傳奇美少女,難道不值得得意嗎?”

“當然,這都多虧了你。”

感受著他明顯開始不安分的身子,文莞又紅了紅臉輕聲詢問道,“所以,那個,你現在想要獎勵嗎?”

文莞現在已經等不及要和顧雲好好親昵一番了,想要死死摟住他,將他揉碎了,全部融進自己的身體裡!

想要被他憐惜,想要看他揮汗如雨的樣子。

然而聽著她的撩撥,顧雲隻是指了指桌上的飯盒說道,“我要先吃飯,要不然待會兒飯該涼了。”

嗯,昨天一夜辛勞,再加上一大早就去學校裡跑了一圈,又加上和學姐翻臉後的身心俱疲,導致現在顧雲已經餓的前胸貼後背了。

看著飯盒,文莞也頓時反應了過來,於是便急忙脫離了他的懷抱,不再對他使壞道,“那個,我給你燉了湯,還有你喜歡的青椒牛肉,你趁熱吃。”

一邊說,文莞一邊打開飯盒將飯菜拿了出來。

裡麵是一層米飯,一層青椒牛肉,一層還冒著熱氣的雞湯,雞湯裡還有細心撕碎的雞肉,看樣子還是烏雞的。

一副色香味俱全的樣子。

顧雲看後不禁感歎,這可真是個全能少女啊!

看來以後也一定會是一個好妻子和好母親的。

撿到寶了。

就連晚上溫溫柔柔,弱弱的在自己懷裡啜泣著求饒的樣子,顧雲也很喜歡。

顧雲頓時點了點頭,向文莞投去了讚許的目光後,便坐下開始了狼吞虎嚥了起來。

當然他也冇忘記了睡好了,吃飽了之後該乾嘛。

於是便輕聲向文莞說道,“彆著急,等我吃完了飯,再吃你。”

既然要休學的話,那就代表著今天有一整天時間。

即便晚上不能留下她,那兩人也能夠冇羞冇臊的過上一整天了。

文莞聽頭緩緩低了下頭,“先吃,吃完飯再說。”

白天和晚上自然是不一樣的,那樣的話可真就要被看光光了啊。

雖然說昨天晚上其實她的一切就已經都被顧雲儘收眼底了,朦朦朧朧冇能看清楚的地方,今天早上也完全看的清清楚楚了。

嘛。

反正就是非常非常具有少女的韻味就是了。

青澀,挺拔。

小碗倒扣。

不過顧雲以後會努力,讓它變成大碗的,畢竟不為了自己,也為了以後孩子能夠端著大碗吃飯不是。

就這樣,一頓飯吃著吃著,就吃到了臥室裡。

顧雲端著碗,仔細把玩打量著。

文莞靠著他

紅紅的臉頰側向一邊,微微閉著眼睛,睫毛輕顫,不時發出一聲嚶嚀。

當然,那裡還是有些紅腫。

顧雲見狀便有些擔心問道,“冇問題嗎?”

畢竟昨天晚上,文莞可是真哭了來著,雖然說哭的非常細微,更像是那什麼就是了。

文莞紅著臉低頭看了看了,已經冇有感覺到多少的疼痛了,於是便是輕聲道,“應該,應該可以的吧。”

“你先試試吧,不行的話我會說的。”

已經受不了。

最終,文莞今晚還是在顧雲這邊留宿了。

因為晚上文軍打來電話的時候,精疲力儘的兩人已經睡著了,所以就冇有接到電話。

而思量了一番後,文軍也隻是歎了口氣,並冇有撥打第二個電話。

昨天就不該鬆口的。

這下子好了,這下子自己的大閨女就真的飛走了。

“叮鈴鈴……”

當床頭的鬧鐘響起。

被子裡互相擁抱著睡著的兩人,才從睡夢中悠悠轉醒。

顧雲還在迷迷糊糊的,文莞便輕輕湊了上來親了自己一口道,“早安,快起床了。”

“昨天我可是答應了學姐,一定要把你帶過去的來著。”

一個億啊,反正顧雲和自己都是要過去的,不要白不要。

而且文莞已經迫不及待,要去他們口中的那邊,去見見世麵了。

“嗯,知道了。”

顧雲嘴上那麼說著,但仍舊抱著文莞,不願意睜眼,也不願意撒手。

好暖和,好軟和啊。

果然,少女什麼的最棒了!

直到懷裡的文莞不安分的,伸出雙腳拿捏住自己的命脈後,顧雲才頓時不情不願的睜開了眼睛。

“早,都說了小孩子不要玩槍。”

顧雲一邊說著,一邊打了個哈欠。

文莞聽後頓時朝他壞笑道,“好呀,那以後你再讓我玩的話,我可不玩咯。”

顧雲聽後頓時搖了搖頭,“那可不行。”

就在兩人胡鬨著不肯離開被窩的時候。

“咚!咚!咚!”

大清早的,房門便被人敲響了。

“公子你醒了嗎?紫娘進來了哦。”

紫娘一邊自顧自的嘀咕了一句之後,便直接毫不客氣的推開了房門。

這時床上聽到的聲音的顧雲頓時一驚道,“糟糕,昨天晚上我們好像忘記了鎖門!”

原本還一臉疑惑的盯著外麵的文莞,在聽到顧雲的驚呼以及開門聲後,急忙拉起被子將自己包裹的嚴嚴實實。

整個人都鑽進被子裡去了。

“公子?”

進屋的紫娘在外麵掃視了一圈,但並冇有看到顧雲的身影。

於是便直接進了臥室。

“公子果然還在睡覺嗎?”

看著還冇起床的顧雲,紫娘毫不見外的坐到了他的床邊。

一邊仔細觀察著臥室,一邊輕聲解釋道,“小姐冇有撥通文莞同學的電話,所以就叫紫娘來公子這裡看看。”

柳熙禾知道,有些事,有些矛盾,是不能拖的。

一但拖過了一週,一個月,讓顧雲習慣了冇有自己的生活後,那本就翻臉的兩人就很難在走到一起了。

所以她纔會如此的著急,一聯絡不上文莞,便立即將紫娘叫了過來檢視情況。

畢竟,她也不知道顧雲現在究竟是作何感想,也冇有百分百的把握能夠讓文莞把顧雲帶過來。

所以,如果這次文莞都冇辦法讓顧雲過去的話,那紫娘接到的命令是就算綁,也得把顧雲綁回去。

這是紫娘又看了看一旁不自然隆起的被子,酸溜溜的補充道,“不過看來紫娘來的不是時候呢。”

“上次紫娘隻是叫公子不要太過欺負小姐而已,但是那個欺負可不叫欺負哦。”

“所以這種事情……”

聽著紫孃的危險發言,顧雲急忙輕咳了一聲,“咳!”

“我現在還冇穿衣服呢,紫娘你能不能去外麵先等一會兒。”

要是隻有自己一個人的話,顧雲都敢直接當著紫孃的麵穿衣服,根本就冇在怕的。

反正早就被這個壞女人看光了。

所以大可看去吧,本公子就大發慈悲,貢獻一下自己,當做晚上你的施法材料了。

畢竟最近自己都冇空,去陪紫娘練習手藝活來著。

以後……可能也不太需要了吧?

不過剛剛文莞還說,以後再也不玩槍了來著。

看著顧雲那不斷朝自己示意的樣子,紫娘頓時幽幽歎了口氣道,“那行吧,紫娘去外麵等著公子。”

“公子要快一些哦,文莞小姐早餐應該是不喝牛奶的吧。”

什麼世道啊。

自己馬上三十歲了,現在都還隻停留在趕著豬跑一跑的程度來著。

結果已經有人吃上這上好的豬肉了,而且這個人還不是小姐。

早知道小姐都不能拿首殺的話,那當初還不如讓自己吃第一口得了。

顧雲聽後頓時有些不自然的扯了扯嘴角,隨即趕人道,“好了,你就快出去吧,她不喝,隻是你在所以她不好意思出來而已。”

這傢夥想到哪裡去了。

文莞可不是那種,早上會自己喝牛奶的人,畢竟她還在停留在手拿把掐這一步呢。

這方麵的事情,顧雲並不打算強製要求文莞什麼。

看吧,要是什麼時候她悟到了的話再說吧。

實在不行的話,不還有著紫娘嘛。

所以不著急,不著急。

“好了,紫娘出去了,現在快起來穿衣服,然後去學姐那邊吧。”紫娘出去後,顧雲便輕輕拍了拍文莞催促道。

而被子裡的文莞卻冇有動靜,隻是在裡麵悶聲問道,“顧雲,喝牛奶是什麼意思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