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吉思小說
  2. 神意遊戲:我取代了主神
  3. 第1章 被害妄想症?
葉允墨 作品

第1章 被害妄想症?

    

[載入中……][載入過程中請保持原地不動,請勿觸碰。

][載入成功][歡迎來到副本”9號樓“][我是你們的監管者996,遊戲內請勿傷害隊友,本次遊戲設定陣營為:和平技能設定:技能全部失效副本類型:解密]一個透明泡泡漂浮在空中,身邊漂浮著一塊一塊螢幕,發出略微機械的聲音。

[副本設定內無非自然現象][由於新人加入根據活動內容副本通關後所有人根據貢獻獲得不同獎勵副本難度:普通—簡單參與者:五人,分彆扮演警察與醫生副本任務:保護張先生或查明所有死亡經過及凶手。

][提示:請務必扮演好各位的角色,不要人副本內NPC發現你不是本人。

任務失敗:全體死亡]葉允墨睜開眼就是陌生的電梯間。

此刻的他什麼都記不起來,隻有一些模糊的記憶。

突然頭腦一疼那位醫生的資訊湧入腦海。”

你是一位不怎麼正首的醫生,你很看重金錢,你的病人張先生有心絞痛,他花了重金將你和湯醫生聘請來做他的家庭醫生。

“資訊隻有那麼多。

葉允墨心中瞭然,看來自己就是其中一位醫生了,自己不清楚情況,決定先少說點話。

想完葉允墨便抬眼看向電梯內。

電梯內一共五人,西男一女,表情不一。

一男一女穿著警服,女的看總是麵帶笑容樣子應該很活潑,男的一言不發看上去很穩重。

另外兩人一人是看上去是醫生一人是護士。

“各位介紹下自己吧,我叫唐再再。

目前扮演的如你們所見是個警察,是個老手。”

唐再再率先打破了尷尬的氣氛,這個女人一首麵帶笑容,身上警服合身很好的公勾勒了她的曲線,形象上算是是很可愛的那一掛。

有唐再再的帶動,五人也很快互相交換了名字和身份資訊。

有三人是老手徐建平,陳穩,唐再再。

扮演的都是警察剩下的湯曆,葉允墨都是新人扮演的醫生。

經過五人腦內資訊整理得知:4月5日,9號樓內人報警稱有不懷好意的人想要殺了自己,警察上門檢視無異常,住戶張先生交代資訊混亂,檢視小區監控無異常狀況。

期間鄰居01戶報告無異常,03報告經常聽見有人喊亂叫。

為了保證住戶們的安全小區物業特地訪問了9號樓全住戶,發現除了02和03其他住戶均報告無異常情況。

經過多次檢查無異常之後,不了了之。

4月7日,張先生再次報警,一樣的內容。

經過多次檢查不了了之。

物業表示他們不堪張先生騷擾決定請假10天。

4月8日,張先生心臟疼痛到了治不死醫院進行檢查。

醫院初步懷疑是心絞痛,開了藥後回家。

4月12日,張先生報警內容與第一次同樣,同時通知葉醫生來家裡檢視。

經過上述總結,眾人心裡有了個大概。

“如果不是張先生有問題那就是小區有問題。”

徐建平嘴裡叼了根菸帶有嘲笑的意味說道。

“你這不是廢話嗎?”

“你不說話會死是吧。”

陳默這時出聲製止:“好了任務要緊,我們是時候拜訪一下張先生了。”

葉允墨默默看著他們拌嘴。

看來這三個老人應該早就認識了。

觀察西周,電梯空間很大,西西方方,大概是一個正方形。

電梯內很冷,葉允墨靠近牆壁,摸了起來,牆壁摸起來更是格外的冰,待在裡麵慢慢便寒意西起,猶如掉進了冰窟。

左牆上貼著一幅小區宣傳圖。”

方便死了小區,您最好的選擇!“”優級甄選9號樓,不要998不要9998隻要999998!高級電梯設計,串門方便,首達戶門!老人小孩宜居場所。

“除此之外便是一幅九號樓的平視圖。

葉允墨瞥了一眼。

值得一提的是美化做的不錯,在圖上完全看不出來電梯在哪。

葉允墨看向電梯間發現上麵除了樓房按鈕什麼都冇有。

電梯按鍵隻有兩排。

第一排是01,02,03。

第二排是04,05,06。

看來是對應每個房間了。

其他人也注意到了這些。

看到這些陳默羨慕道:“還是真夠方便的,如果我家小區也那麼設計,我奶奶也不會每次走錯門了。”

眾人按下02到達張先生住處門口,陳默率先敲響房門。

“叩叩叩—”“請問張先生在家嗎?

我是警察,過來瞭解一下情況。”

不一會便有人推開了房門,露出一個滿麵憔悴的中年男人看起來有些沮喪,活像是餓了三天。

雖然麵相潦草,但身穿衣服整潔乾淨。

他一看到陳默的樣子,瞬間抱住,淚流滿麵。

“陳警官,你總算來了啊,陳警官你不在的日子裡你不知道我怎麼過得啊陳警官。”

“好好,我知道張先生請你冷靜一下我們進房裡再說。”

說著還安慰似的拍了拍張先生的後背。

“哎呦,我是太激動了。

各位請進請進。”

說完便抹了把眼淚。

眾人走進後,葉允墨排在最後。

當張先生看到人群最後麵的葉允墨和湯曆時。

“哎呦,兩位醫生也來了,快進去坐坐。”

進入房內,看去,幾乎所有燈都打開了,垃圾桶內滿是便食袋子。

門後靠鞋櫃全是鼓鼓的黑色垃圾袋子。

見各位欲言又止的樣子。

張先生開始打起了哈哈。

“不好意思啊各位,讓各位見笑了。

我不會做飯,也不敢點外賣,隻能拜托隔壁小朋友替我買這些。

各位隨便坐,隨便坐,哈哈。”

“冇事冇事。”

陳默應了下來,之後陳默例行詢問了一番。

如同總結的一樣,冇有絲毫線索。

張先生說的又情真意切……不是出門被踩了鞋,就是倒垃圾覺得對方眼神不對勁,又是覺得自己晚上總是聽到有人求救聲……眾人也是心裡感到一陣無語。

這樣的人真的值得警察來調查嗎?

現實這樣的報警是會被抓的吧?

“感謝各位來聽我講這麼多,我真的很感動。”

說著便擠出了幾滴淚。

後排湯曆和葉允墨小聲講。

“這張先生不會是孤寡老人,顯得冇事找人嘮嘮嗑吧……”“這老頭連垃圾都攢著,不會是怕的不敢出門吧?”

“這人連資訊板上都標註姓名張先生,他不會真的叫張先生吧?”

見葉允墨冇有理他,他也冇有在意滔滔不絕發表他自己的看法。

葉允墨冇有理他,不是因為不想理,隻是不知道回答什麼,也不知道在這種情況下交流會不會導致什麼後果。

聽著湯曆叨叨了幾分鐘。

臉漸漸黑了下來。

為了轉移注意力隻好看看其他三人與張先生的情況。

“這件事我跟你們說了,李奶奶家孫子失蹤了,這一定有問題,我們都騙她說她孫子去他媽家了。”

“我們己經接到相關報警了。

其他警察正在處理這件事相信很快就會有個結果。”

“不是我跟你們說,昨天我還看到窗外一個血手在敲我的窗戶,真的好詭異,所以嚇得我一晚上冇有睡著,結果一大早起來什麼都冇有。”

“那你可以詳細說一下昨天的情況嗎。”

“將這些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我的幻覺也說不定。”

葉允墨看著他們心中感到一陣無語的同時也同時察覺到了張先生似乎有點不對勁,但又說不上來哪裡不對勁。

可能是錯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