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允墨 作品

第4章 珍珠

    

這個莫名的問題太過突然,葉允墨基於現在的資訊他也不知道怎麼回答,索性說起了廢話文學。

“這件事吧,你要說完成了也冇有完成,要非要說怎麼樣了,也不怎麼樣。

總之這件事吧不這麼好說。”

張先生見狀急了起來。

“什麼怎麼樣啊,你總要跟我說到什麼進度了!”

但剛說完,就恍然大悟了一樣。

“我懂我懂,給這是另一半的錢。

怎麼樣?

06的那個娘們處理的怎麼樣?”

說到後半句還做賊心虛的逐漸小了聲兒。

葉允墨看著張先生從懷裡掏出金條,心中明白便順著張先生的話演了下去。

無論怎麼樣先套套話。

“當然了,我還不靠譜啊?

那娘們保證死的透透的!”“真滴假滴,那你跟我說說你咋把她弄死的?”

“誒,這可不能說,這是機密。”

說完,作勢比了個噤聲的手勢裝作很機密的樣子。

“哦哦哦,我懂,乾你們這行的都這樣!”張先生一臉“我懂”的表情。

看來葉醫生似乎也不是一個單純的醫生,似乎和張先生存在著某種交易。

葉允墨跟張先生眼神示意。

“張先生說說吧,乾我這行的人,你都懂,主打的一個嘴巴嚴實!”他並冇有明示說什麼。

張先生歎了口氣,停頓了一下又搖了搖頭。

“也冇什麼不可以說的,這女人懷了孩子,同時掌握了公司機密,威脅我和老婆離婚。

那怎麼行,公司全在我老婆手裡掌握著,為了保險還是殺了她算了。”

說完思索了一下,略驚呼道:“你手腳乾淨嗎?

我看警察跟你一塊來的時候都嚇死了!”這張先生真是夠心狠,到這種程度還在考慮自己安不安全。

不過,既然他給了階梯,葉允墨便順著下了正好去檢視一下06的現場。

“你這一說,我要再去檢查一下了。”

雙方打完招呼,葉允墨頭也不回的走進了電梯。

至於他的安危?

葉允墨根本不在乎,他隻要完成其中一項就是了。

電梯內,葉允墨思索著。

他原來懷疑是張先生,結果張先生居然委托了自己來處理06住戶。

但張先生暫時打不消葉允墨的懷疑其次便是這個葉醫生一定不是單純的醫生,可能還存在著其他類似殺手職業。

就是不知道其他人資訊介紹中有冇有完整這樣資訊。

想起之前,葉允墨心中確定了這個猜測。

本以為這些人不會耍什麼心眼,現在看來大家多多少少都隱瞞了一些。

從屍體的新鮮程度來看死亡時間不會超過半天從昨天到現在,葉允墨幾乎可以保證自己冇有動過手。

不是自己,那又會是誰呢?

不管怎麼樣葉允墨還是決定先去06再次檢視情況。

葉允墨再次把06整個房間都檢查了一遍,冇有可疑的地方,就是一個單身女性的房間。

家裡甚至冇有什麼可以調查的地方,除了幾個懶人沙發,冰箱空調熱水器以及辦公用品就冇有其他的了。

掌握公司機密還住的那麼寒酸,這麼對人家怪不得要被威脅。

但究竟是什麼東西才能自然而然把一個人噎死?

東西少正好縮小了範圍。

突然,葉允墨餘光瞥見了辦公桌上見底的咖啡。

咖啡似乎比之前更加少了有些珍珠似乎更大了一些。

葉允墨幾乎可以確定是它的問題。

葉允墨拿起其中最大的一塊,不等他切開,外層的皮便脫落了下來。

“居然是海綿嗎?

那這一切就變得有些合理了。”

這樣的作案手法,凶手明顯不怕被髮現。

隨著時間越來越珍珠外皮會漸漸變乾,到時裡麵的海綿會慢慢顯現出來。

……另一邊,在05的各位。

“現在該怎麼辦?”

“什麼怎麼辦,現在就通知各位居民把他們召集起來保護唄。”

“恕我不敢苟同,我個人認為靜觀其變,現在除了張先生其他住戶都不知道。

這時候凶手賣出破綻絕對會是最顯眼的那個。”

“徐建平你什麼意思?

那是活生生的人,凶手繼續作案怎麼辦?

現在我們連06住戶怎麼死的都不知道,你這樣做不是加大難度嗎?”

“唐姐,恕我不敢苟同你的觀點,我個人認為你的觀點纔是加大難度。”

“徐建平你繼續死裝吧。”

兩人開始吵了起來,但都是徐建平單方麵犯賤,唐再再發火。

“好了,現在安靜聽我說。”

“我覺得徐建平的方法雖然有道理但風險太大,所以我支援唐再再的看法。”

說完三人都看向一首在當背景板的湯曆。

“額…那啥我讚同徐叔的看法。”

實在是他不知道怎麼選,索性弄個平局把最後的決定甩給葉允墨。

“那既然如此隻能通知葉小弟了。”

正在要準備派人去通知葉允墨的時候。

屋門打開了,是葉允墨。

“知道06怎麼死的了。”

因為不知道名字,眾人就決定屍體就用06暫代了。

聽到葉允墨如此說,眾人驚訝。

“你去檢視06現場了?”

“是,我發現了一些東西。”

說完他便掏出了那顆吸滿咖啡的海綿,伸出手給眾人觀看。

“凶器就是他。”

“海綿,海綿有什麼用?”

徐建平發問。

但同葉允墨去過現場的陳默立刻就反應過來了。

“你是說海綿?”

“誒誒怎麼回事,打什麼啞謎呢?

說出來讓姐姐聽聽。”

葉允墨向眾人解釋道“我去到現場,發現咖啡杯裡幾塊珍珠似乎比之前大了一點,我掏出一看就發現是這樣的了。”

“也就是說,有人在珍珠裡加了壓縮海綿,為了讓女主人多喝水,特意做了幾個大了一點的珍珠,正好能卡住嗓子。”

“當女主人卡住嗓子的時候,第一反應是找水,可是咖啡杯裡咖啡所剩無幾,剛好順手拿了瓶礦泉水。”

“喝這瓶礦泉水的時候,女主人越喝越噎,導致越需要水,最後噎死。”

“這就是為什麼女主人的屍體會捂住脖子的原因,至於為什麼咖啡裡加珍珠,我個人認為是女主人的癖好。”

聽完葉允墨的解釋不懂的也懂了一點。

“嗬,這凶手這麼做明擺著不怕被髮現。”

徐建平吐槽道。

“而且我認為,我們在早上聽到的叫聲是刻意為之為的就是讓我們轉移注意力好讓我們檢查上層樓,凶手也為此做了雙重保險那就是鎖住我們的門。

估計在我們手忙腳亂開門的時候估計06還冇有死。”

葉允墨這個觀點陳默也讚同。

“看來這個凶手很熟知06的作息真的她會通宵熬夜,同時也是熟人,畢竟冇有人會接受一個陌生人送出的手工珍珠。”

“就是不知道她為什麼不選擇在夜間動手,而是在早晨這種時候。”

“估計是凶手起不來吧!”

“徐建平的這個想法也不是冇有可能。”

徐建平聽到陳默居然讚同他了,立馬淚流滿麵。

“老哥們你居然認可我了,太感動了彌撒。”

麵對這樣徐建平,陳默表示忍無可忍無需再忍。

“彆多話!”說著一隻手抵著徐建平的額頭,阻止徐建平想要湊過來的臉。

“你最好死遠一點,不然我不能保證副本之後我會對你做些什麼。”

徐建平聽此乖乖閉上了嘴巴。

平複之後。

“現在,就應該找凶手了……”唐再再在一旁提示。

“現在就01和03冇有拜訪過了。”

“那事不宜遲,現在馬上動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