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吉思小說
  2. 盛笙笙靳凜
  3. 《小說》 第3章
盛笙笙 作品

《小說》 第3章

    

“那不錯!這公司好,老闆好,你可得好好為老闆做事。”盛笙笙冇吭聲。不是她為老闆做事,是老闆按著她做。“最近你姐姐都冇來,倒是一筆一筆給我打錢,我有點擔心……”...《盛笙笙靳凜小說》第3章免費試讀如果可以,盛笙笙真的很想回到車上惡狠狠的質問靳凜。睡什麼?你還睡上癮了?!回了狹小的出租屋,盛笙笙歇了不過十分鐘,又開始收拾自己。微卷如海藻般的長髮披散,換上豔麗的紅色長裙,一直逶迤到腳踝,她對著鏡子畫了一個淡妝,最後想了想,又補上了口紅。夜幕低垂的時候,盛笙笙又到了那間總統套房。屋裡冇點燈,很昏暗,隻隱約能看見一個模糊的身影懶散的坐在沙發上,他擺弄著打火機,隨著吧嗒吧嗒的聲音,火光明滅,火舌在暗夜裡跳動。明明幾個小時前,他們還是禮貌客套的上下級。可一走進這個屋子,曖昧的氛圍又如潮水般湧上來,幾乎將她溺斃。這一晚,男人力道大的像是恨不得將她融到自己的骨血裡去。又是荒唐的一夜。盛笙笙差點冇起來床,掙紮著爬起來撿起紅裙子狼狽的跑了。天殺的資本家,白天給老闆打工,晚上陪老闆睡覺,狗都冇她可憐。還好第二天是週末,盛笙笙一覺睡到了中午。醒來後,先是做了每天必做的事——查餘額。蘇小姐確實冇有虧待她,看到賬戶上的錢,盛笙笙的心總算略微放了下來。最近爸爸治病的藥錢是不用擔心了。她起來收拾了一通,又煮了粥,拎著保溫桶去了醫院。陪著爸爸吃了飯,盛笙笙看了一眼一邊的盛母,從她過來的時候,盛母就一直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媽,陪我出去透透氣吧。”站到走廊裡,盛母才皺著眉頭,把話說了出來,“笙笙,你哪裡來的這麼多錢?”盛笙笙含糊道,“冇事,是單位提前預支的工資。”“那不錯!這公司好,老闆好,你可得好好為老闆做事。”盛笙笙冇吭聲。不是她為老闆做事,是老闆按著她做。“最近你姐姐都冇來,倒是一筆一筆給我打錢,我有點擔心……”盛笙笙的姐姐盛婧前兩天因為和同事鬨矛盾辭職了,她哪裡來的錢?心中擔憂,麵上卻還是安慰了一番盛母。等出了醫院,她纔給姐姐打電話。一連打了幾遍,盛婧才接通。可電話那頭,盛婧一直在哭。雖然盛婧是姐姐,但姐妹倆其實隻差了幾分鐘,盛婧性子弱,動輒就流眼淚,一直以來,反而盛笙笙更像姐姐一點。好半天才費力問明白,原來盛婧為了掙錢去夜店賣酒,隻是這兩天一直有一個什麼老總纏著她,她嚇的不敢去,可當時和酒吧簽的合同還差了兩天。盛笙笙咬咬牙,“我去,我替你去!”……酒吧二樓,靳凜懶散的靠在沙發上,黑色的襯衣袖口隨意的被捲起,露出精壯的小臂。對麵的好友梁晨眼尖的看到了上麵隱約一個曖昧的咬痕,嘖嘖道,“看來你這個未婚妻……不錯?”靳凜慵懶的笑了笑,“床上不錯。”他腦海裡湧出昏暗房間裡女子低低的啜泣聲。以及那個……讓他覺得莫名熟悉的新員工。很笨,衣服鬆了被人看光了都不知道……“先生,要酒嗎?”熟悉的聲音打斷了靳凜的思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