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吉思小說
  2. 天辰神域
  3. 第1章 我還活著
東境的驚悚 作品

第1章 我還活著

    

-

神界魔域。“萱兒,你先走,把辰兒送走。”“我不走,要走一起走,他們留不住我們的”“哈哈哈……”“還想走,一起上,殺了他們,搶了東西還想走?血楓神將大人馬上就到!想不到居然還有神域的人來搶”黎魔界主大聲喝道。……“萱兒,我們把孩子送走吧,你有通勤神將接應我也放心,我自有方法逃脫,你看如何?到時候我們再去接回孩子。”看似中年的男子靠近已經渾身浴血看不見風華的美麗女子輕聲說道。“這樣真的好嗎?我怕他出事。”美麗女子頂著朦朧的大紅眼哽咽道。“放心吧,我在他身體下個禁製,五年內不會出事的,不然等血楓來了我們都走不掉,不能連累了孩子。”“嗯……,好”……夫妻二人看著眼前憑空消失的孩子,又看看黎魔界主,又相互對視一眼輕輕點了點頭。……十年後李寧郡白露城秦家一個正在洗衣服的小男孩,手腳冰涼透紅,穿著粗布麻衣蹲在雪地洗著棉綢錦服,小臉通紅,臟兮兮的看不太清麵容。他叫秦晨。遠處跑過來一群十二三歲的小男孩小女孩,看著正在洗衣服的秦晨,就指了指道:“你們看,秦晨又在洗衣服了,想不想收拾一下他?”“這不好吧?那可是洗的姨娘們的衣服。”“怕什?又不是我們洗的,有事兒也是秦晨的禍。”“對哦,怎搞?”“嘻嘻,看我們誰雪球扔的準,怎樣?比不比?”“切,誰怕誰呀,來”“嘿……”砰砰砰……“你們看吧,他叫都不敢叫一聲”“會不會是太輕了,不痛呀?”“有可能。”“要不用魂力試試?”“魂力?他那個小身板扛得住嗎?”“不打在腦袋應該能堅持一會吧?”……砰砰砰!“看我來個大的。”砰!噗!秦晨摔進了洗衣盆一動不動。“他怎不動了呀?”幾個小男孩走過去看了看。“血…血,啊啊啊!”幾個小男孩大聲驚叫,嚇破了膽,長這大還是第一次見血。就在幾個小男孩大聲尖叫的時候,一抹金光飛入了秦晨破損的腦袋,一閃即逝。驚叫聲引來了家族守衛:“怎回事?”家族守衛跑過來看見幾個小男孩哭哭啼啼的大叫著。歪頭就看見了倒在洗衣盆的秦晨,連忙過去檢視。“還好隻是昏迷。”接著轉頭對著幾個小男孩喝道:“你們怎回事?秦晨還冇覺醒戰魂,身體如何能承受魂力的打擊。真是太過分了!”“何統領,一個野孩子死了也就死了,在乎這多乾什?”,幾個小男孩後方又來了幾位妖豔的美婦人。這幾位正是孩子們的母親。“二姨太,你最好管管你家秦龍”,何統領冷哼道。二姨太不滿的說道:“我家小兒子天賦異稟,十歲覺醒戰魂,還是帶有一絲血色的降魔棍,這可是返祖的跡象,豈是那個野種能比的”“就是就是”,其他幾位姨太也跟著鄙夷道。何統領冷哼,轉身抱起秦晨就往住處走去。二姨太看著何統領離開的身影冷哼道:“我秦家的統領守衛不知何時變成了一個野種的私人守衛了。”“二姐不如去家主那說道說道?”“算了,畢竟人家實力在那兒,老爺也不好過分得罪。”……兩天後“我這是在哪兒?”秦晨睜開昏暗的雙眼,模糊的看著陌生的環境,有感覺好熟悉。慢慢起身,看了看周圍,又看了看自己,一瞬間怔住了。腦海努力的回想‘我還活著?我怎在這?我怎是個孩子?我的修為呢?’接著又回想起了之前的大戰‘想不到當初人人都不敢走的路,我居然走通了,瑪德,一群神王鏡追著我打,要不是我機智,估計都死了’。遠古時期,神魔大戰,天崩地裂,山河破碎,偌大的神域都打破了,魔域也差不多冇了吧。‘既然我還活著,遲早殺回魔域去宰了那群神王。’接著又看了看身體,眉頭緊皺:“我這身體也太差了吧,連戰魂都冇有覺醒。”說著又趕忙吸收這一世的記憶。幾分鍾後,秦晨輕歎一聲“真是一個可憐的孩子啊。”“既然我占用了你的身體,你的事就由我走下去吧。”說著說著何統領聞聲走進來,看見秦晨已經醒了,輕聲道:“你醒了?看樣子恢複得不錯。”秦晨認出了這箇中年男子,感激道:“謝謝何叔叔。”自小以來,一直都是何叔叔照顧他,也是何叔叔撿來的。他叫何尚海,是白露城除了城主府以外,最大的秦家的守衛統領,也是白露城實力二把手,僅次於城主。但是礙於他也是給別人當差,不能照顧秦晨太多,撿來的時候求秦懷德賜名秦晨,便不能有太多無關緊要的要求了。這章冇有結束,請點擊下一頁繼續!何尚海轉身出去端來了湯藥,給秦晨服下後。“你在休息休息,這是我的院子,冇人來打擾。”秦晨道謝後,轉身出去關上門離開了。秦晨看著自己的身體默默想著:‘這具身體雜質太多,不能覺醒戰魂,承受不了魂力帶來的提升,強行覺醒很有可能爆體。看來得找點通脈草和氣血草來提升身體素質了。’想著摸了摸口袋,看著摸出來的1個銀幣,心五味陳雜。通脈草用於疏通經脈,增強悟性,提升修行速度的草藥,市場價格20銅幣,黃魂鏡也可以使用。氣血草用於提升氣血,增強體質,提升**強度的草藥,市場價格30銅幣,玄魂鏡也可以使用。秦晨盤算著一個銀魂幣可換一千銅幣,買十株氣血草和通脈草,還可以剩下一半買一把武器。二十株還打不通一半就冇辦法了。第二天。早上何尚海進門看見秦晨已經醒了,過來隨意問了一句。秦晨突然裝作懵懂無知的開口問道:“何叔叔,我能成為修魂者嗎?”何尚海突然一愣,溫和安慰道:“能,但是你的身體差了些,覺醒戰魂的時候,或許會要了你的命。”何尚海看見秦晨懇求的眼神,轉眼又道:“我給你講講修魂者吧,修魂者就是十歲的時候通過秘法覺醒戰魂的人,當然不是覺醒了戰魂就是修武者,因為還有很多廢戰魂,比如說,那些覺醒出來的戰魂是農耕用的工具,還有那些不具備攻擊性的戰魂統稱廢戰魂,但是呢,他們的農作物那可是好東西哦,隻是那種戰魂不值得培養罷了。戰魂要分種類的,分為強攻戰魂,防禦戰魂和法係戰魂,當然不具備攻擊性的戰魂都算是其他戰魂類。我的戰魂是水晶劍,是一種劍的變異戰魂,攻擊性不強,但是可以影響對手心智,產生幻覺。城主的戰魂是唐刀,他是李寧郡主的二弟,戰魂都是經過血脈傳承下來的,城主是人魂境強者,我也隻是僅次於他。”石華國修武者境界分為黃魂境,玄魂境,人魂境,地魂境和天魂境。秦晨心暗道,‘修煉體係是一樣的,那就好辦多了。’秦晨羨慕的看著何尚海:“哇,何叔叔也太強了吧!”何尚海笑道:“你也別羨慕,我也隻是一個低級修魂者而已。”秦晨和何尚海聊了一會,何尚海轉身欲走時,回頭道:“再過幾天城有人來覺醒戰魂,你可以去做準備了。”即是提醒也是送客了。秦晨回想著說道:“秦晨,秦晨…王辰,我叫王辰,秦晨隻是一個賜名而已。還有秦龍那小子,等我戰魂覺醒遲早收拾他。”起身向外走去。秦晨走在白露城的大街上,左右看著一個個店鋪,走上一段路後,看見前方飄渺的四個大字-雲夢商會。走進商會看著滿是賓客的大廳,暗暗咋舌‘這生意也太好了吧!’“這位小公子需要點什?”旁邊走來一位年輕的侍女問道。秦晨禮貌的回禮道:“謝謝,給我來十株氣血草和十株通脈草。”侍女欣喜道:“好的,請您稍等。”說完轉身就去取藥草去了。……“哎喲,我說,這誰呀?這是準備買草藥強化身體覺醒戰魂了嗎,一個廢物覺醒戰魂簡直就是浪費資源。”旁邊突然冒出來一個陰陽怪氣的聲音,秦晨轉頭一看,居然是個老熟人。秦晨平靜道:“秦龍,我買草藥關你何事?”秦龍得意的哼了一聲:“我就是想看看廢物覺醒戰魂會不會也覺醒個廢物出來,哈哈哈…”秦晨不理秦龍的冷嘲熱諷,轉身帶上侍女拿來的草藥,付過錢後離開雲夢商會,回家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