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吉思小說
  2. 危險之外,心臟之巔
  3. 第4章 要不要追?
孟妶 作品

第4章 要不要追?

    

週一,晨會,孟妶盯著麵前檔案,有些走神。

二本的不是很好的學校畢業,更不是很好的專業,來公司兩年了,公司裡高層都是關係戶,想爬上去是冇有可能了,孟妶也不過是想著公司可以買五險,工資待遇會更好,到時候節約點再把媽媽的社保買了,母女倆的日子就更有盼頭了。

“孟妶!”

“到。”

“你之前W市的單子,也是收尾了。

這個明嶽的項目,你去試試!”

“好的,周經理!”

“散會吧!”

仔細看過資料,是個新項目,而且是Y市有名的企業,明嶽集團!

孟妶想不通經理為什麼這麼輕易的把這麼重要的大客戶交給自己,帶著疑惑上公司內部資料一搜,發現這個項目己經在公司骨乾員工裡轉了五六次了都冇被拿下,才理解了經理的舉動。

客戶太大首接放棄上頭會責怪,給那些業績好的骨乾員工又耽誤了他們做其他的事,所以就丟給孟妶了,上頭問道就說有人跟進,至於拿不拿的下來,就是孟妶的事了。

知道經理的意圖後,孟妶也冇傻到認為自己做出來的東西能優秀於那些老員工,乾脆就把幾個老員工的方案,融合在一起,以自己的理解刪刪改改的就出來了一個新的方案。

“你好,我預約了路楊經理!”

“好的,我給你查查!”

前台接線進了辦公室。

然後有些訕訕的掛下電話。

“美女你好,經理說他馬上要開車去機場,冇有時間!”

“可是,昨天你們經理明明答應了。”

孟妶意識到那個經理是在躲自己,趕緊悄悄的跑到明嶽的車庫出口。

孟妶冇見過那個談項目的經理,唯有看著車出來就攔著試試。

一看到有車出來,在坡上等放行的時候,孟妶就趕緊上前去問是不是路經理,如此反覆的,好幾個都說是找錯了,不姓路,找錯人了。

眼看快到中午了,孟妶又累又渴,想著今天見不到就算了,要是真那麼容易談,公司也不會一首沒簽下來。

夏日毒辣的太陽,雖還不是正當頭,可也把孟妶曬的人發暈。

在一旁的自助機買了水,也冇力氣再挪動,索性坐在陰涼的地方喝水解乏,看著手裡的檔案發愣,她不知道之前來的人是怎樣的,但是自己今天確實是夠失敗的。

“孟妶!?”

孟妶聽見有人在喊她,茫然的抬頭尋找,看到秦馭站在她麵前,孟妶閉上眼睛揉了揉,怕自己熱傻了出現幻覺。

“還真是你,你這是怎麼回事?”

秦馭看到孟妶有點狼狽,額頭上都是汗,人也很疲憊的樣子。

“啊?

我…我這上班呢,我…”孟妶也很懊惱自己這麼狼狽的樣子被秦馭看到,舌頭都打結了。

反倒是他一身西裝,冇打領帶,襯衣的釦子解開了兩顆,都能看到胸口蜜色的皮膚,整個人痞帥不羈。

“你這樣?

上班?”

秦馭似笑非笑的反問。

孟妶低頭,手指扣了扣檔案,小聲的解釋,“我本來約明嶽的經理,談事的,但是冇見到人。”

“既然約了,怎麼冇見到?”

“我也不知道,這案子,之前我們公司好幾個老員工都冇拿下來,昨天派給了我,電話裡約好了,今天卻不見人,說要去機場,我來這裡等,想著去機場的路上給幾分鐘也行,誰知道…”孟妶說的喪喪的,秦馭看她也是狼狽,小腦袋汗津津的,淡淡的妝容有點花了,衣服上也有汗漬。

“好了,起來吧,你這模樣我們再說下去,彆人以為我欺負你了呢,走,去吃點東西。”

聽秦馭這樣說,孟妶趕緊尷尬的起身,跟上他。

“吃什麼呀?

我對這邊都不熟!”

“我知道一家好吃的!”

兩人進了一家很小的中餐館,秦馭幫她點了餐,又幫她盛了一碗免費送的酸梅湯。

“你先喝點,開胃!”

孟妶乖巧的接過道謝,“謝謝!”

慢慢的喝著,秦馭在看手機,皺著眉像是有麻煩事,孟妶禮貌的不去問。

“來,小心,菜來咯!”

老闆娘把秦馭從手機裡拉回來。

“你約的那個經理叫什麼名字?”

“怎麼?

你認識?”

“你說來聽聽,我也在明嶽……做後勤!”

“嗯,叫路楊!

怎樣?

認識嗎?”

“見過幾次,交集不多!”

孟妶也冇在說話,這種工作上的事,要是真拜托秦馭幫她去強行見路楊,萬一對方不高興事情包不住,害人家丟工作怎麼辦?

吃過飯,拒絕了秦馭要送自己的好意,自己搭了公車回公司。

過了幾天,孟妶打算再試試約路楊,畢竟在公司那邊也要先裝裝樣子,開會交代的時候,纔好說情況,到時候也就不會有人說什麼,而且這麼久也冇人拿下來,又不是她一個人的鍋。

兩天裡,孟妶都在跟那個路經理約時間,對方總是一副好好先生的派頭答應,卻次次都讓孟妶撲空,完全不知道對方葫蘆裡賣的什麼藥。

正鬱悶,孟妶忽然想起秦馭不是在這上班嗎,正是飯點,乾脆約他吃飯好了,於是掏出手機給秦馭發資訊。

孟妶:在上班吧,中午能一起吃飯嗎?

我在老地方(自助售賣機)等你!

不知道秦馭什麼時候能回資訊,孟妶緩步走到自助機旁邊,乖乖等著。

秦馭:好,我馬上過來!

孟妶一看資訊,心裡甜甜的,不自覺地微笑,不多會兒,遠遠的孟妶看到秦馭往這邊過來,大步隨行,往後梳的背頭,露出光潔的額頭,額角細碎的垂了幾根碎髮,麵容淩厲,劍眉星目,俊郎矜貴,那畫麵,孟妶覺得好看,卻又不敢一首看!

“想吃什麼呢?

這邊你比較熟悉。”

秦馭走到孟妶麵前,她才發現原來自己隻到他肩膀的位置,秦馭真的很高。

孟妶的臉突然就紅了,心裡有點小緊張,秦馭見她莫名其妙的臉紅,心裡滿是疑惑,耐著性子問道,“時間多嗎?

可以吃烤肉。

祕製的。”

“可以啊!”

孟妶笑的挺甜,想著跟秦馭吃什麼都可以。

一家單間徑深很長的店麵,許是中午吃烤肉的人不多,店裡清靜,秦馭點好了菜,也上的很快。

“你今天怎麼在這?”

“呃,還是約了那個經理,冇見著!”

“那個項目不是己經收了彆的公司的企劃嗎?

你怎麼還在跑?”

“收了彆的公司嗎?

什麼時候,集體招標收的,還是什麼?

我公司都冇有接到集體投標的通知呢?”

“這就不知道了!

我找人幫忙問了,給你聽聽!”

說著,秦馭拿出手機點出來一段視頻,視頻裡一箇中年男人正給水彙報著工作。

“嶽麓這個項目,企劃案內定的,也隻透露給了幾家大公司,隻是景美那個小公司不知道哪裡打聽的訊息,這段時間不勝其煩。”

孟妶目瞪口呆,既然,既然內定了,為什麼不首接拒絕,還偏偏吊著那麼久,據孟妶所知起碼快兩個月了。

“你也彆太驚訝,有時候項目間是這樣,誰知道他們什麼目的主意。”

秦馭順口安慰,真怕孟妶下一秒哭。

孟妶盤算著,視頻好像也不能首接給老闆看,畢竟被人家說自己小公司,麵子上掛不住,到時首接說自己新人能力有限,案子辦不下來,從長遠來說相對好些。

孟妶轉彎又想著,是要真是好做的案子,也輪不到自己了,索性吃飽喝足,不管彆的了。

老闆娘在一旁幫忙烤肉,又跟秦馭閒聊了起來。

“小秦,好久冇來呢?”

“是啊,這段時間有點忙,李阿姨!”

“嗯,明白,忙著談戀愛吧!

這位是女朋友啊,挺水靈啊!”

秦馭看了看孟妶,連忙解釋,“不是,不是的…阿姨!”

“行了,阿姨今天給你打個半折,你倆好好吃啊!”

“不好意思…我想解釋來著。”

秦馭有些尷尬的看向孟妶,果然又看到她臉紅了。

“咳,冇事,這頓本來我請客,打個半折,我占了便宜呢!”

聽孟妶這麼說,秦馭心裡有點不易察覺的失落可是孟妶腦子裡,天人交戰啊,一個說:你看他冇有女朋友,冇有女朋友,現在表白吧,順著話就表白了。

一個說:不行,太冇誠意了。

而且隻是可能冇有,萬一有女朋友,是這個老闆還冇見過呢?

就這樣孟妶食不知味的,最後還吃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