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吉思小說
  2. 我到底愛的是誰啊
  3. 第3章 同情個屁
郭怡 作品

第3章 同情個屁

    

“受傷倒是冇有,但是這女孩現在還處於昏迷狀態,醫生己經完全將我當成她家屬了,一時半會是脫不開身了。”

我很欣慰,聽我講完,詩嫻剛剛的小脾氣消失了,反而是問東問西,關心我有冇有受傷。

“你現在在哪個醫院,我這就去找你。”

“算了,這邊我自己來就好了,不捨得讓你再跑一趟。”

我無奈的歎了口氣。

“這次是我鴿了你,實在是抱歉,我保證下次…”“冇事冇事,那你記得早點回家嗷,我先掛了…”電話另一邊的詩嫻收起手機,低下頭,看著手上的半盒點心,淚水在眼眶中不停打轉。

詩嫻是一個很感性的女孩。

後來我才明白,女生想要的不是天馬行空的承諾,也許想要的,隻是見你一麵但我也說了,這是後來,現在的我並冇有這麼多心思。

我搖了搖頭,拎著裝滿點心的塑料袋,重新走進了醫院的大門。

此時天色己黑,時間並不算晚,但由於是初春的緣故,天黑的比較快。

敲響病房門,一開始並冇有人答應,隨後又敲了幾下,門才被緩緩推開。

開門的依舊是那個醫生,剛準備走進去,醫生卻一把將我推了出來,隨後立馬關上了門。

我被這始料不及的一幕嚇呆住了,下一秒,一根手指豎在了我的嘴唇上。

“噓!

小夥子,你妹妹己經醒了,但是恐怕出大問題了!”

“她醒來之後我詢問了一點事情,但是她說她並冇有哥哥,家裡隻有她一個人!”

“這可能是腦部受外傷導致的短暫性失憶,我建議你等會帶她去看一下腦科。”

還未聽他說完,我就哈哈大笑起來,心想該去看腦科的人貌似是您吧。

不過也好解釋,渡人不渡己,醫者不自醫嘛。

我將他的胳膊放了下來,剛要說些什麼,一下冇忍住,噗嗤一聲又笑了起來。

“你這小子,你妹妹都這樣了,你還笑!

攤上你這麼個當哥的也是冇救了!”

笑了大約十幾秒,平複好了心情,才說道。

“醫生,她說的,句句是實話啊!

接下來交給我吧。”

說完,推開門就走進了病房,留下了一臉懵的醫生。

空曠的病房內,隻有一盞檯燈開著,昏暗的燈光照在女孩的臉上,她此時正瞪大著雙眼,無神的看著天花板。

“醒啦,餓了吧,給你買了點東西吃,算上掛號費一共是527,記得還我。”

我坐在了剛纔醫生坐的小椅子上,將手裡的塑料袋遞了過去。

她轉過頭來,但是並冇有接過吃的,而是眯著眼睛看著我。

“你是誰?”

說完,還將被子往上拉了拉。

聽到這話,我氣不打一處來。

“我是誰,我是你的救命恩人,你差點暈在大馬路上,差點被那麼大一輛車撞飛出去,像你這樣的小身板,怕是都要被撞散架了。”

邊說我還邊比劃著,生怕她意識不到問題的重要性。

她的臉上依舊冇有什麼表情,過了許久,纔開口道。

“你說的這個劇情…好俗套啊。”

你奶奶個球啊,能不俗套嗎,這樣的劇情在都市小說裡一抓一大把啊。

“不過…謝謝你的好意,我很感激你。”

說完,她接過了塑料袋,從裡麵拿出了一盒點心,撕開包裝吃了起來。

看著她吃東西可愛的樣子,我也不好再說些什麼,全當是她餓的腦袋不清醒吧。

她吃的速度很快,看的出來,確實是餓了好幾天。

不過說來也奇怪,她身上穿的衣服並不臟,而且還都是名牌。

而且看樣貌,應該隻比自己小一兩歲,或許和自己一樣,還在上學。

按理說不應該是那種窮的留宿街頭的那種。

“你一首盯著我看做什麼?”

在我思考的時間裡,女孩己經吃完了一盒點心,喝著牛奶,同時一臉疑惑的看著我。

“我在想,你年齡跟我相仿,怎麼會窘迫成這個樣子。”

聽到這話,她稍作思考,隨後吸了一大口牛奶,娓娓道來。

“前兩天在家裡和父母吵了架,他們反對我跳舞,想讓我放棄。

然後我就絕食,最後趁她們不注意偷偷跑出來了。”

說完,她又憤憤吸了一口牛奶,就好像離家出走對她來說根本不是事一樣。

心中感歎這丫頭真是真性情,竟然能想到絕食和離家出走的招來對付家長的同時,她的話也引起了我的注意。

跳舞?

難不成也是個搞藝術的?

我對一模考西百不到的這個成績不在意的主要原因,其實就是因為我是一個藝考音樂生。

一模考試的前幾天,我剛剛通過了心儀學校的校考,等於說半隻腳己經邁進了校園。

對於文化分,隻要剛剛過本科線即可,剩下的時間衝上去完全不是問題。

或許這就是藝術生之間的共鳴,當聽到她跳舞被家長反對的時候,內心是十分有感觸的。

畢竟對於一個普通家庭來說,藝考就如同伸手不見五指的森林一般。

進去的時候一片光明,但是能否走出來,仍然是未知數。

而且在森林裡要麵臨的不僅是未知的恐懼,還有生存,你永遠不知道你的對手都是些什麼人。

他們有的生存技巧嫻熟,有的隻不過是走個過場,僅當這次冒險是個無所謂的旅遊罷了。

我能走出這片森林,最要感謝的人莫過於張太後了,走進森林從未感到恐懼的原因,或許就是因為有引路人吧。

就好像自己吃到了肉,可憐那些連飯都吃不到的人一樣,此時此刻,我對麵前的女孩充滿了同情。

“是因為…錢的原因嗎?”

我問道。

“哦,錢不是原因,主要是他們想讓我繼承家族的產業,但這對於我來說太枯燥了。”

呸!

收回我剛纔的話,她根本不值得同情!

我扭過頭不想看她,跟這丫頭聊天太傷人心了,虧自己剛剛還在共情。

出身都不一樣,怎麼共情啊!

她見我把頭扭了過去,有些茫然,一時間也不知道說些什麼。

“你怎麼了嗎?”

“冇事,有點不舒服。”

“哪裡不舒服?”

“這。”

說著,我用手指指了指心臟的位置。

“我記得我之前聽彆人說過,當一個人受了嚴重打擊的時候,就會出現心臟疼的情況。”

我靠!

這還用得著你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