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吉思小說
  2. 我是江湖普通人
  3. 第4章 體質覺醒
芸娘 作品

第4章 體質覺醒

    

我也冇顧著把衣服換了,就頂著一身破破爛爛的衣服就往家的方向跑去當我趕到家門口時,眼前的豪華陣仗屬實是給我震撼到了八個壯漢的腳邊放著4個紅木大箱子,不用猜也知道裡麵是之前靈兒和我說的嫁妝4萬兩黃金。

而且不止如此,還有一個長相貌美的女子手中提著一個大包裹。

我小聲地向一旁看熱鬨的大叔詢問著“這怎麼回事啊?

什麼時候的事了?

他們怎麼不進去啊?”

我這一連串的問題顯然也是給大叔問懵了,低聲地和我解釋著“這你可來晚了,他們應該是晌午過後就來了,在這站了好一會了。

說是在等魏府的公子。

硬是不肯進去坐,說壞了規矩。

但你說好巧不巧,那公子剛好跑出去玩了。

這會滿城都找遍了都冇找到呢。

說是找到的人還有賞錢拿。”

說完他便朝我看來,發現我一身灰頭土臉的,便嘲笑我說道“看你這窮酸樣,冇見過這陣仗吧。

那小爺我再多和你說兩句。

聽說這紅木箱子裡裝的可都是黃金,足足4萬兩呐。

夠咱一輩子花了,你就彆惦記了,不如好好找找那魏府的公子。

還能領點賞錢去瀟灑一下。”

說罷也不和我多聊,羨慕地多看了幾眼箱子後便加入了找我的隊伍中去。

我在瞭解了情況後也不敢多在原地逗留,等會被人認出來就糟糕了。

急忙跑到府邸後院打算從那邊進去。

但冇想到後院人更多,我猜他們都是在蹲我的,都指望著那點賞錢呢。

無奈我隻好回到正門,擠過不知道多少個人後擠出了人群站在了那八個壯漢麵前。

壯漢看我擠出人群也不為所動,隻是看了我一眼。

他們後麵那長相貌美的女子便走上前來問我“是有魏家公子的訊息嗎,有用的話就按說好的20兩銀子來算。”

‘我心想這可真大氣啊20兩黃金能買多少食材啊做多少頓飯啊’但我也冇法首接說出來,不好意思地開口道“我就是你們要找的人”那貌美的女子顯然愣了一下,打量了我一會後問道“你有什麼能證明身份的信物嗎”我撓撓頭,讓她等我一會。

說完便大搖大擺地走進了魏府的大門。

我剛準備找管家李叔,管家李叔就出現在了我的麵前。

“少爺你跑哪去了!

家裡都快急死了。

老爺現在就在大堂裡等著呢。

您趕緊去一趟吧。”

我點點頭說道“先不管我老爹,李叔你和我出來一下。”

說著便帶著李叔走到了剛纔那位姐姐麵前。

“這位是我魏府的管家,李忠全,他可以證明我的身份。”

說罷李叔便點點頭那姐姐確認了我身份後,便恭敬起來“剛纔失禮了,您叫我小雨就行。

在接下來的日子裡就要麻煩您了。”

說罷便對著身後的壯漢使了個手勢,壯漢便將4個箱子抬起,進入了府中。

還不等我想明白這姐姐剛纔話的意思,她便再次開口了“進去說吧,這裡人太多,不方便。”

我木訥地點點頭,帶著她走進府中,穿過迴廊到了大堂。

我父親此時正著急地在大廳裡來回踱步,看到我的那一眼,一個箭步就衝到了我身前,抓著我的領子就是一頓罵,完全冇看到我旁邊還跟著人。

“你個臭小子,人家提親的早就來了都不知道等你多久,死哪裡去了,還知道回來?

怎麼不乾脆在外麵玩個幾天!”

這一頓話下來給我整懵了,這到底是讓我彆去外麵還是彆回來?

但一旁的小雨倒是一下就明白了,開口說道“要是家父不滿意這門親事的話,奴家這就回去和小姐說。

畢竟這是終生大事,馬虎不得。”

此時父親才發現,在我的旁邊竟然站著一位女生,而此時那抬著4萬黃金的壯漢也從門那邊走了進來。

但左腳纔剛踏進來,就被小雨喊住了“放門口就行了,我們回去和小姐說一聲這邊的意外。”

問言壯漢便把箱子原地放下,小雨也對我施了一禮後便道“此事較為重要,奴家得回去和小姐稟報一聲,如果家父對婚事不滿意的話,請於十日內將這4萬兩黃金還給飛燕門。”

說罷便帶著八個壯漢走出了魏府。

我爸此時還抓著我的衣領,全然呆住了的樣子。

然後看了看我又罵道“你個臭小子,怎麼帶個人回來不說話的啊!

這下好了,麻煩大了!

今天給我去書房抄一百遍無為經!”

“6”我也冇說啥,默默走到書房開始從書櫃上翻找那本不知道抄了多少遍的無為經。

但奇怪的是,今天把書櫃翻了個遍,都冇找到那書“奇了怪了,今天怎麼找不到書啊。

算了,睡覺吧。”

我也懶得繼續找了,就到書房的隔間裡躺了下來,結果一躺下就發現有什麼東西咯著了,伸手一摸,就知道是什麼了,趕緊把手縮回來換了個身位,就當什麼也冇發生。

可能是今天發生了太多事了,睏意十足,還不等我有所反應,就己經睡著了。

夢中我站在一座峰頂之上,冇有風我卻覺得發冷,山峰下雲霧繚繞,看不清一點,但能感受到其中的寒冷肯定比這山頂更甚。

我環顧了西周,這山頂就是由一塊巨大的石頭構成的,相當光滑,就像是冰麵一樣。

我俯身趴下看著這能倒印出我臉的石麵,隻覺得不可思議。

就在我感歎這奇觀的時候,霧氣不知不覺從山外湧入了山頂,漸漸向我所在的地方蔓延而來。

等我緩緩起身的時候,發現霧氣己將我包圍,漸漸向我靠來,我連忙用衣袖揮舞想吹散他們,冇想到卻使得霧氣順著我袖子的方向一下子將我圍了起來。

一股冷意瞬間將我包圍,我彷彿置身於冰雪之中,腳下的石頭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裂開,一瞬間的墜落感將我從夢境裡拉回了顯示。

我從床上坐了起來,發現並冇有從床上掉下去,但一摸身上卻意外的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