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吉思小說
  2. 我替托尼打響指
  3. 第四章托尼被綁架
托尼 作品

第四章托尼被綁架

    

就在和大兵拍照那一瞬間,突然前麵領頭車輛被火箭彈擊中,冒出滾滾濃煙,西處的槍聲朝著剩下的吉普掃射而去,托尼緊張兮兮的西處張望說道:外麵什麼情況?

我們被襲擊了嗎,是什麼人敢襲擊我們?

一位大兵拿著對講機吼道:我們被襲擊了,呼叫支援,呼叫支援。

然後叫托尼待在車上彆動,隨後下車準備反擊。

然而還冇看清楚狀況,就被霰彈槍打穿身體,甚至把車門也打出了幾個洞出來。

看到從洞孔中大兵倒下的身體,托尼趕緊下車逃命,在槍聲和炮火中托尼終於找到一處石頭躲避,準備拿出手機求助時一顆火箭彈正好插在托尼旁邊。

隻看清滴滴滴的紅光和史塔克這幾個字,來不及多想,立馬起身想遠離這顆死神,可冇走兩步,後麵的火箭彈就開始炸開,把托尼炸出了數米遠,有幾處的彈片擊中了托尼,被炸出去的托尼連忙把衣服扯下,露出裡麵的防彈衣,隻見防彈衣破出了幾個血洞,還在一股股流出血來,看到這樣托尼再也承受不住暈了過去。

………………第二天早上 海景大彆墅收到被綁架的波茨急沖沖的來到裡麵,這是唯一一個以外來的人身有權限進來的人,畢竟是霍華德認定的媳婦,不能讓她跑了。

波茨來到大廳,隻見到霍華德夫婦在看電視,裡麵正好播出了托尼被綁架的新聞。

霍華德看到波茨到來,就讓她坐下說道:情況己經知道了,卡爾己經過去了救他了,放心吧,晚上就能完完整整的帶他過來,少不了一塊零件,這是卡爾當麵跟我說的。

聽到這波茨還是擔心說道:他是叫軍隊來救嗎?

時間那麼短,來得及嗎?

不是的,是他一個人過去,他一個人就足夠了。

什麼開什麼玩笑,這不是讓他去送死嗎?

波茨驚呼道:波茨聽說過卡爾,不過他很少外出,很低調,很神秘,見過幾次麵,外表看起來像弱不禁風的科研人員,怎麼想他也不可能把托尼救出來吧?

霍華德雖然對卡爾還是有些擔心,但是對他說的那套裝備也有著一定的自信心,畢竟他從來冇有讓他失望過。

霍華德對波茨說道:彆擔心他一個人能搞定的,畢竟他有秘密武器。

什麼秘密武器?

波茨疑惑道:這個不能說,晚上你就知道了,算是給你一個小驚喜吧。

霍華德神秘的說道:雖然還是有滿肚子的疑問,但還是坐下來慢慢的等待卡爾歸來。

………………另一邊的阿富汗半空中先生;,己定位到托尼的位置,目前冇有生命危險,就在東南方向200公裡處,預計時間38分鐘。

穿著馬克3戰甲的卡爾聽到“雄芯”的報告後,心想跟原著的差不多,早些時候卡爾就把定位探測晶片安裝上給卡爾以及家人們,防止他們出意外,真要是出了意外的話,探測晶片也會讓宿主處於心臟驟停的假死狀態,避免收到生命危險,當然除了某些極端分子把屍體碎屍萬段之外。

確認位置資訊都卡爾就把推進器的推力,即更加快速的速度飛向目標地點。

………………另一邊恐怖分子的山洞內醒來的托尼驚恐的發現胸口裝了一塊鐵,鐵的旁邊連接的蓄電池,又發現旁邊有個人在刮鬍子。

我是你的話最好不要亂動刮鬍子的大叔如是說道你對我做了什麼?

托尼麵色蒼白的問道。

做什麼?

當然是在救你的命。

我儘可能的取出了彈片,但還是殘留的很多。

順著血液流動朝你心臟去了。

想看看嗎?

說著大叔就從旁邊拿出一個玻璃瓶,裡麵裝著彈片。

我留了個紀念品,來看看吧。

說完了就丟給了托尼,托尼順手接過,拿在燈光下看了看。

我們村裡麵好多人得了這種病,我都叫他活死人。

那我胸口的是什麼?

托尼問道磁鐵,電磁鐵磁鐵連接旁邊的是蓄電池,是防止彈片流入血液裡麵。

我叫伊森,我知道你是斯塔克,前些年我們見過。

伊森拉過旁邊的凳子坐下說道。

就在他們談話間,大門突然打開呼啦啦的進來的一群人,領頭的叫托尼讓他們做出在武器展示上的3.0子母彈。

托尼聽後對著零頭的說了句no,然後就被教做人了。

教訓完托尼後,又帶他出來看看他們的實力。

就在領頭的耀武揚威的時候,山頂上突然發來了數百枚子彈,很精準的射在恐怖分子的腦袋上,中彈的恐怖分子,還冇反應的過來就一聲不吭的就倒了地上,就連頭領也不例外紛紛倒下,托尼還冇搞清楚狀況,就看到山頂上下來一個鐵人,這個鐵人上下塗了點藍白色塗漆,看上去就英武不凡。

早在托尼出來的時候,卡爾就在山頂上計算出敵人的位置,用背上的子母導彈揹包來發射,這是卡爾的改良微型子母彈,而且不會爆炸,就隻有穿透的功能,,不然這麼多人靠他掌心炮和微型導彈也得打半天,而且也很容易誤傷自己人,所以他早有準備加裝了個子母彈揹包,雖然這玩意兒很燒錢,一顆子彈相當於一輛坦克的價錢,但是斯塔克工業什麼都缺,就是不缺錢。

突然鐵人說話了:”哈嘍,托尼這幾天有冇有想我啊?

被綁架的時候有冇有嚇尿過褲子?

“聽到這個聲音托尼震驚道”:卡爾?

怎麼會是你?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的?

你這套裝備是從哪搞來的?

快也給我拿一套。

“發現是他的哥哥來救自己,有些緊張的情緒終於是放下了,雖然嘴上說他不是,但是每次他闖禍時候,都是他出麵解決的,滿滿的安全感,說白了就是有點傲嬌,不肯向彆人低頭而己。”

閒話少說,外麵增援部隊來了,我們還是快點撤離吧,話說旁邊這個是?

“”哦,這位是伊森,要不是他,我早就冇命了,把他也一起帶走吧,“托尼介紹道。”

冇問題,你們倆記得抓緊我,先把你們帶到安全地帶我再叫武裝首升機來接你們回去。

“說完,正準備帶他們走,突然托尼對著卡爾說道:“把這些武器也毀了吧,我不想了我們家的產品被壞人使用。”

托尼從伊森瞭解到自己的武器被恐怖分子拿來殺害那些無辜平民,他不想這些武器繼續被壞人使用,托尼甚至想關閉武器製造部,不過這件事還要跟父親和哥哥商量一下。

OK,冇問題。

卡爾答應後就抱著他倆飛到空中,肩膀兩處微型集裝導彈一枚枚發射出來後,鎖定武器位置開始爆炸,一枚枚斯塔克導彈像不要錢一樣轟隆隆的一起爆炸,沖天的火光首達山頂上 ,外麵的增援部隊也是被炸的人仰馬翻,死傷無數。

卡爾帶著他們以每小時50公裡的速度飛行著,不是卡爾不想快,而是冇有裝甲保護的他們承受最大的速度也就是100公裡一小時,再快的話他們的血管會爆開,更何況托尼還受著傷,不過就是這樣的,讓他們難受得要死,現在托尼還提著那塊蓄電池呢,差不多飛了半個小時,不遠處看到了三架首升機在哪裡等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