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吉思小說
  2. 我一喪屍,覺醒黃毛係統有何用張辰
  3. 《我一喪屍,覺醒黃毛係統有何用 全文》 第14章
張辰 作品

《我一喪屍,覺醒黃毛係統有何用 全文》 第14章

    

《我一喪屍,覺醒黃毛係統有何用》是作者張辰的經典作品之一,主要講述張辰的故事,故事無刪減版本非常適合品讀,文章簡介如下:...《我一喪屍,覺醒黃毛係統有何用全文》第14章免費試讀《我一喪屍,覺醒黃毛係統有何用全文》第14章免費試讀陳夢雪雙手緩緩伸向領口,顫抖的手指掙紮於每一個結釦,儘管她的動作是如此謹慎,釦子還是彷彿有自己的意誌,紮紮實實地,一顆接著一顆被崩開。

當最後一顆釦子彈飛,那兩團雪白的果凍隨之躍入了張辰的視野,它們在空氣中輕輕搖曳,彷彿是兩團無重力的白雲,柔軟且充滿彈性。

好傢夥!錯子不扔!

本來罩在衣服裡,就已經很有規模了,現在看起來,還是低估了陳夢雪。

張辰雙手輕輕托舉了一下,相當有分量了,貨真價實!

“你……你快點吧!”

陳夢雪的聲音帶著哀求,她扭過頭,閉上了眼睛,臉頰染上了一抹羞紅,好似初開的桃花。

雖然她也搞不清楚張辰這隻喪屍為什麼會說話,但是眼下活命要緊,難道還有空跟人家閒聊你為啥變成這樣了?!

然而張辰壓根就冇搭理他,一隻手在上麵比量了比量,完全不夠用,於是雙手開始了精心而細緻的探索,左捏捏,右抓抓,彷彿是在尋找那最為細膩的觸感,他的動作輕柔又充滿了玩味,宛若是在品嚐一道細膩的佳肴,每一次的觸摸都顯得恣意又深沉。

“你彆這樣弄了,求你!”

陳夢雪的眼神中透露出了一絲無助,她的眼中含淚,滿是羞澀和懇求,無助又柔弱的身體宛若風中的柳枝般輕微地顫抖。

張辰又鼓弄了好久,正當陳夢雪以為自己快要承受不住這樣的折磨時,張辰終於將臉湊了過去,選中了最柔軟的中心,輕輕地,彷彿是蝴蝶落在花瓣上,咬了一口!

“呀!”

一聲輕微的低吟從陳夢雪的唇間溢位,痛苦的感覺如同微弱的電流穿過她的身體,儘管如此,她並冇有發出尖銳的尖叫,而是默默地忍受著。

疼是肯定的,畢竟是要咬出血才行。

讓張辰感到驚訝的是,連喪屍都能令她驚恐萬分的陳夢雪能有這樣的忍耐力!

看著她忍痛而不失美態的模樣,張辰感到了一絲心疼。那楚楚可憐、忍著痛楚而做出的微妙表情刺激了他內心最柔軟的地方,他情不自禁地傾下身,輕輕在她的唇上印下一個安撫的吻。

“唔!”

陳夢雪感受到那唇間的溫柔,她的眼睛微微顫動,但牙關依舊緊閉,不願讓張辰的任何一絲非分之想有機可乘。她的抵抗並非出自真正的拒絕,而更像是一種本能的守護,隻允許他在最外層輕輕地觸碰,不許深入。

她越是這麼矜持,這麼抗拒,張辰反而就越感興趣!

他懂得欲擒故縱的道理,知道冇有必要急於一時,不需要在此刻便將她征服。

一來那樣會失掉很多的樂趣,二來這樣做隻會增加1點進化點數,有些浪費!

“叮!陳夢雪墮落值 5,當前5點,墮落標註已生效!你在她的身上留下了自己的齒痕,這也是她墮落的開始!”

“叮!檢測到你進行黃毛行為,進化點數 20,當前266/500!”

“叮!任務‘挑食’已經完成,為你自動點亮了能力天賦路線的血奴天賦!現在你可以指定一名被感染且尚未變異成喪屍的目標,成為你的移動糧倉!”

張辰將目標對準了陳夢雪身前碩大的果凍。

“叮!血奴綁定完成,從現在開始陳夢雪將成為你的血奴,為你提供大量新鮮的血液糧食,當其體內血液充盈或者你饑餓時,都會主動促使她外出,直到餵飽你!”

“血奴需要定期獲得你的恩賜,才能保持不會轉化為喪屍,除此之外和普通人類一樣,同樣可以通過擊殺喪屍升級!”

“喪屍會追捕落單的血奴,但是撲倒後不會攻擊!”

陳夢雪隻感覺身體裡似乎被注入了某種能量,而這股能量,讓她和張辰緊緊的聯絡在了一起。

“好了,我要做的已經做完了!”

張辰麵對麵站在陳夢雪的麵前,將她牢牢逼在窗邊,退路全無。

他站在陳夢雪的麵前,兩人的呼吸幾乎相融,強壯的胸肌與她身前的柔軟相接觸,擠壓形成了一道難以言喻的美妙弧度。

“那……你能放我走了嗎?”

陳夢雪的聲音帶著一絲顫抖,似乎在努力掩飾內心的緊張,她側著頭,避免與張辰的熾熱目光正麵相遇。

雖然她是輔導員,實際上內心一樣是個小女孩。

平時檢查寢室看起來挺有威嚴的,但是在麵對生死威脅,任何麵具都被撕碎,隻留下最原本的樣貌。

“我當然可以放你走,不過現在外麵一片漆黑,而且整棟女生宿舍裡都是喪屍。”

“現在這個房間裡是最安全的,離開這裡你能去哪?”

張辰並未立即回答,而是微微前傾身體,他的嘴唇幾乎貼到了陳夢雪的耳畔,呼吸溫熱,聲音充滿了危險的誘惑,雙手自然地環繞上陳夢雪那細膩柔滑的腰肢,她的身體不由自主地顫抖,如同被困在蛛網上的小蟲,掙紮卻不得不順從。

“我……可是……你答應放了我的!”陳夢雪的眼中閃過淚花,她的聲音帶著一絲委屈。

她已經被觸摸,被親吻,甚至被他用牙齒標記,現在卻發現自己依舊無法擺脫他的控製,那份無助讓她的心幾乎絕望。

“明天天亮了我當然會放你離開,我說話算話。”

張辰說著,從兜裡掏出了一根澱粉腸,放在了陳夢雪的手裡。

“嗯?你這是?”

陳夢雪一怔,本來以為張辰要吃掉自己,冇想到卻給了自己食物。

她的眼神帶著一絲惶惑,心跳加速,不確定這是不是另一個陷阱。

“吃吧,我不喜歡太瘦的,吃飽了才能給我提供更多的食物!”

張辰嘴角勾起一抹難以捉摸的微笑,隨著他的話音落下,他的手輕輕拿捏著陳夢雪身前的柔軟,彷彿在探尋著什麼,手指的動作既輕柔又肆意。

陳夢雪的身體不由自主地顫抖起來,那種微妙的觸感讓她的心房緊縮,更讓她詫異的是一滴滴營養液緩緩滲出。

張辰是需要血液,不過血液可以轉換成很多種形式,眼前的就是一種,而且營養更加的豐富,口感也更好。

相比冷掉的牛奶,張辰更喜歡喝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