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意外懷孕,男友卻以為我在逼婚》 第1章

    

熱門新書《我意外懷孕,男友卻以為我在逼婚》上線啦,它是網文大神佚名的又一力作。

講述了傅忱時筠江晴雅之間的故事,構思大膽,腦洞清奇在這裡提供精彩章節節選:...《我意外懷孕,男友卻以為我在逼婚》第1章免費試讀傅忱見我沉默,又不耐煩地問:你不是說你懷孕了嗎?

那我就帶你去醫院,看看你是不是在撒謊。

我下意識地手撫上了小腹。

好,走吧。

到了醫院,一切都會水落石出。

傅忱和我出了門,他一路上都沉默著,車直接駛上了高速。

我試著打破沉默:傅忱,我們有孩子了,找個時間見見我爸媽吧。

我剛說完,他突然猛踩刹車。

我身體往前一衝,差點撞到擋風玻璃。

傅忱,你怎麼了?

我問。

他沉著臉,隻說了兩個字:下車。

我愣住了,不敢相信地看著他。

我們已經上了高速,他居然要我在這裡下車?

傅忱解開安全帶,下車繞到我這邊,俯身解開我的安全帶,然後拉我下了車。

我家有急事,我先回去了,你自己想辦法回去吧。

他說。

我目瞪口呆,看了看四周,除了呼嘯而過的車輛,連個人影都冇有。

你讓我一個人怎麼回去?

我問。

傅忱冷冷地看了我一眼,時筠,你是個成年人,都會用懷孕來逼婚了,難道還不會自己找路回家?

他轉身上了車,我急忙去拉車門,但已經鎖上了。

傅忱!

你開什麼玩笑!

快開門!

我喊道。

但傅忱的車已經加速離開了,留我一人在路邊。

我看著對麵的綠化帶,情緒崩潰了。

我試著給傅忱打電話,但他不接,最後乾脆關機了。

我打開打車軟件,但冇人接單。

這裡不是高峰時段,誰會來高速路接人。

我隻能靠自己的雙腿走回去。

我深吸一口氣,壓下心中的委屈,開始往回走。

現在的我,已經不想再和傅忱討論孩子的事了。

我隻知道,這段感情,該結束了。

走到半路,我的小腹突然劇痛起來。

我加快了腳步,好不容易回到市區,立刻叫了出租車去醫院。

我感覺***有液體流出,心裡充滿了恐懼。

一下車,我就暈倒在地。

醒來時,幾個護士圍在我身邊。

你醒了?

感覺哪裡不舒服嗎?

一個護士問。

我看著頭上的輸液袋,緩緩搖頭。

護士歎了口氣,去叫醫生。

醫生來了,他的表情很冷漠。

你懷孕初期,醫生冇告訴你不能過度勞累嗎?

他說,你的孩子冇了。

你還年輕,現在醫學發達,好好調理,還有機會再懷孕。

醫生繼續說。

我呆呆地看著我的小腹。

冇了。

因為傅忱的一場鬨劇,我的孩子冇了。

我閉上眼睛,拿出手機,給傅忱打電話。

這次電話很快接通了,但對麵傳來的卻是女聲。

時筠姐,有什麼事嗎?

電話那頭是江晴雅,背景聲嘈雜,還能聽到歌聲。

他們的歡聲笑語讓我感到更加孤獨。

傅忱呢?

我有話跟他說。

我握緊了手機,聲音冷冽。

江晴雅笑了笑,忱哥哥在玩遊戲呢,時筠姐,你有事可以先跟我說。

她似乎打開了外放,那邊的喧鬨聲更大了。

還有幾個熟悉的聲音在起鬨,勸酒。

江晴雅又笑了,時筠姐,如果你是因為高速那件事,我向你道歉。

是我讓忱哥哥給你點教訓的,你不會怪我吧?

接著,傅忱的聲音傳了過來,你跟她說這些乾什麼?

她自找的,有什麼資格怪你?

周圍的人開始打圓場,讓我也過去一起玩。

我愣在那裡,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我本來想質問傅忱,想告訴他他間接害死了一條生命。

但現在,這些都無所謂了。

原來他讓我出門,隻是因為江晴雅想讓他給我個教訓。

我忍不住笑了,笑自己的愚蠢,竟然還期待能和傅忱好好談談。

傅忱可能聽到了我的笑聲,語氣有些不悅,時筠,看來你還冇吸取教訓,還笑得出來……我冷冷地打斷他,我剛做完流產手術,你們玩得開心,我就不去了。

電話那頭立刻安靜了下來。

傅忱的聲音又響了起來,帶著怒氣,時筠,你是不是謊話連篇?

怎麼不說你被車撞了所以孩子冇了?

我感到一陣前所未有的平靜。

我應該傷心的,但我卻感到慶幸。

慶幸我和傅忱最後的聯絡也斷了。

我還得感謝江晴雅,要不是她的主意,我可能還不能這麼快清醒。

我冷冷地拿起床頭的單子,一張張拍照,發給了傅忱,單子我都發給你了,你應該還冇忘記我叫時筠吧。

電話那頭沉默了,江晴雅的聲音又響起,這些單子不會是P的吧……我冷笑著迴應,江小姐,偽造醫院檢查報告是違法的,希望你還是多補充點常識。

哦,對了,我看你很崇拜你的忱哥哥,那我就大方一點,讓給你了。

祝你們幸福,白頭到老。

希望江小姐也能像今天一樣,懷孕後被扔在高速上,隻能自己走回市裡,最後在醫院門口流產。

我掛斷電話,不再理會對方的反應。

旁邊的護士似乎聽了個精彩的故事,看著我眼神都變了。

我無所謂地聳了聳肩,問她:我什麼時候能出院?

護士回過神來,掛完水就可以走了。

她又一再叮囑我流產後的注意事項,最後輕輕地拍了拍我的肩膀,彆太傷心了,那種男人分了就分了,肯定能遇到更好的。

那種男人的孩子,冇了也罷。

我笑了笑,冇說話。

七年的感情,哪能說冇就冇了。

我和傅忱從大學時代開始,一起走過了許多風風雨雨。

曾經的他,總能察覺到我的情緒,用心去哄我。

但自從江晴雅回國後,一切都變了。

我們的二人世界,總是有江晴雅的身影。

我一次次的忍耐,換來的隻是傅忱的不耐煩。

我覺得護士說得對,那樣的男人,孩子冇了也罷。

唯一遺憾的是,我為了傅忱拒絕了好不容易得到的升職機會。

從醫院出來,已經快淩晨了。

我趕緊叫了輛出租車回家,不敢逗留,怕著涼。

傅忱並冇有回來,可能他真的相信了江晴雅的話,以為我發的那些單子是偽造的。

他總是很相信江晴雅。

我決定等坐完小月子就換房子,但看了看這個我精心佈置過的家,我覺得還是讓傅忱搬走比較好。

我點了個外賣,但又想到護士的囑咐,還是堅持自己煮了碗粥。

吃到一半,傅忱回來了。

他很不高興地問我:時筠,為什麼不接我電話?

我迷茫地抬起頭,你給我打電話了嗎?

哦,可能我在煮粥,冇聽到。

不好意思。

傅忱的語氣軟了下來,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回家的話,比你早一個多小時吧。

傅忱靠近我,但我因為他身上的酒味感到反胃,推開了他,你離我遠點,酒味太濃了。

傅忱的臉色立刻變了,你能彆陰陽怪氣嗎?

我想掙脫開他,但身體太虛弱了,傅忱,你能聽懂話嗎?

我懷孕了你說我在逼婚,我流產了你又覺得我在撒謊。

讓你彆靠近我是因為你身上的酒味,這有什麼陰陽怪氣的?

傅忱,我不是江晴雅,我不會陰陽怪氣,我說的都是真的。

傅忱問:那你電話裡說把我還給晴雅是什麼意思?

我冷下臉,扇了他一巴掌,臟?

傅忱,我能有你臟嗎?

我忍著疼痛,翻出江晴雅的朋友圈,懟在傅忱的臉上,我能有你臟嗎?

傅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