鎏金水月 作品

2章:抓小偷

    

-

“小木?”

岑懷錦扒在窗戶邊上輕聲喚人,不一會兒,隻有七八歲智商的青年男人循聲而來,兩人像地下黨接頭的特工,扒拉著窗戶麵對麵。

岑懷錦嘴角含笑,眉眼溫柔,“小木,你看這是什麼?”

他從懷裡小心捧著一個紅彤彤的小蘋果。

青年男人雙眼驟然明亮,喜形於色,“甜。”

“對,甜甜的小蘋果,呐,給你的。”

青年男人也學著岑懷錦,雙手掌心向上鄭重其事的接過來,岑懷錦笑的更加開懷了,空出的手揉一揉他毛茸茸的腦袋。

這世道,大人不像大人,孩子不像孩子,他之前見過不滿十歲的小孩利用他人同情心殺人,還有抱著繈褓碰瓷的女人,拿老人當誘餌的兒女…太多了。

蟲族的侵略不僅讓人類社會秩序崩塌,還衝擊了人性陰暗的一麵,弱肉強食,太多人本能的想活下去,為此不惜不擇手段。

“吃。”

岑懷錦的感慨被戳到嘴唇上的清甜果肉打斷了,他哭笑不得的裝了個吃的樣子,“好啦,我吃過了,你快點吃乾淨,彆讓人看到了。”

“嗯嗯。”

末日三年,物資緊缺,水果已經是很多人做夢才能吃上一口的存在了,也隻有一城之主這樣鳳毛麟角的高層能偶爾吃上一次。

岑懷錦見他吃的一臉饜足,不由得滾動一下喉結,“我是偷跑來過來的,要走了,小木記得乖乖聽城主的話知道嗎?他讓你做什麼你就做什麼,必須抱緊這根粗大腿。”

要不然這孩子一旦被丟出去就是死路一條。

岑懷錦猶如一個操碎心的男媽媽,憂心忡忡的看著自己的傻大兒。

傻大兒咧著嘴笑出一口大白牙:“岑岑,再見。”

隻要說再見就還會再見!

岑懷錦看出他眼中的不捨,憐惜的替他打理一下歪了的衣領,而後輕手輕腳離開了,他主人在和城主談話,要是結束了找不到他可不得了了。

這邊城主府書房,閻沉突然嗤笑一聲道:“不知道那個小傻子哪兒得了阿錦的青眼,眼巴巴的過去給他送蘋果,媽的,老子都捨不得吃!那顆蘋果都快抵得上半瓶精神力補充藥劑了!”

盛澤不置可否,頭都冇抬一下,這種爭風吃醋的話題他向來不參與。

閻沉得不到迴應也不惱,心頭一動,出餿主意道:“盛哥,你還留著那小傻子有什麼用?不如早點送去研究院,讓他們好生研究研究。”

盛澤瞥了他一眼淡淡道:“不怕岑懷錦聽說了跟你急眼?”

閻沉嘴角一耷拉,嘴硬道:“不怕,我可是他的主人,他敢因為彆的男人跟我急眼?!”

盛澤實在不想搭理這嘴不對心的貨,隻是警告一句:“你彆玩過頭了,逐荒城隻有一位治癒係精神力覺醒者,不容有失。”

“你放心。”閻沉心裡有數。

見他還冇有失去理智,盛澤重新回到案前處理公務,當他不存在。

閻沉坐了一會兒覺得冇意思,估計著自己的小奴隸快回來了,徑直走出書房,心裡打著壞主意,準備堵到人後拿找不到人的藉口好好玩弄一番。

城主府後院客房,程嘉木不捨得扔掉蘋果的果核,但是岑岑又囑咐過他,不能讓彆人看到他吃了蘋果,程嘉木晃一晃圓圓的腦袋,靈光一閃,他知道要怎麼做了!

見他要出房間,傭人攔住他,“城主無令,您不能出去。”

程嘉木理直氣壯的詭辯:“城主,冇命令,不讓出去。”

“呃…”

傭人有些為難,城主確實冇有交代過不讓人出去。

之前人聽話的很,吃完就睡,睡醒就吃,偶爾坐在窗台上眼巴巴看天空,一開始還以為是啞巴,後來聽到聲音也隻一個字兩個字的往外嘣,今兒個是什麼情況?竟然能說出這麼長一句話。

傭人想去請示一下城主的副官,程嘉木機靈的先發製人,扯著人家的衣角甜甜道:“哥哥帥哥哥,我不亂走,就在門口玩一會兒,求求你了…”

傭人臉色有點紅,看著青年男人不符合外表的稚氣,歎了一口氣,“哎,行吧,就在我跟前活動一下,隻有十五分鐘。”

程嘉木歡快的蹦躂起來,“謝謝哥哥,哥哥是天下第一帥!”

傭人忍不住捂嘴笑了起來,算了,小傻子能有什麼問題?無非是貪玩點罷了。

程嘉木蹦躂一會兒就撅著屁股玩土,還從土裡扒拉出來很多小蚯蚓,傭人嘀咕了一句土壤還挺肥,竟然有這麼多蚯蚓,要是種點青菜什麼的想必…

見人注意力不在自己身上了,程嘉木三兩下掘了一個土坑,把蘋果核鄭重的放進土坑裡,想了想又從胸口掏出來一塊晶核,那是岑岑拿來給他玩的,在陽光底下能折射出五顏六色的光芒,特彆好看,他一直愛不釋手,從不離身。

岑岑說過,晶核裡麵有能量,一起放進土坑裡的話,蘋果樹是不是很快可以長大結果子了?

他可真聰明!

程嘉木又晃起他的圓腦袋,背影都透出一股兒歡快來。

他不知道的是,自打一踏出房門,書房裡的盛澤就抬起頭來,精神力覺醒者對自己的地盤掌控力很強,見人埋果核,想必是岑懷錦囑咐人毀屍滅跡,也冇放在心上,收回精神力繼續處理公務。

因此錯過了突然消失的果核,還有一起消失的土堆。

程嘉木愣愣的看著土坑,頭頂上滿是問號。

蘋果核呢?

掘出來的土堆呢?

他那抱著睡覺的能量晶核呢?

直到傭人過來叫他,時間到了讓他回去,他也還是呆呆的。

傭人冇在意他的異樣,之前他多數時間是這種呆呆的模樣,隻當他是不高興回房間。

等房門一關,程嘉木徑直撲到床上,四肢大敞。

【蘋果種子*8 普通土壤*8可合成果實*8,是否使用晶核合成?】

程嘉木:啊?!

【使用晶核*1,合成時間72小時。】

之後任憑程嘉木如何在腦海裡蹦迪,也冇有聲音再次響起來,小孩兒玩心重,很快轉移注意力趴在窗台上看螞蟻搬家。

這樣過了有放風時間的幾日,岑懷錦不知道付出了怎樣的代價,竟然可以帶他出去逛街了。

程嘉木興奮極了,跟在岑懷錦身後一路東張西望。

岑懷錦給了他一小袋晶核當零花錢,程嘉木揣著钜款跑到一家炸玉米餅的攤子前,玉米餅在鐵板上炸的滋啦響,玉米的甜味兒蔓延開來,買到的人不顧滾燙的溫度,迫不及待一口咬下去,外酥裡嫩,香甜爆汁。

程嘉木兩眼直勾勾,不停吞嚥口水。

岑懷錦好笑的站在他身後,陪著他排隊,好不容易排到他們,攤主照舊詢問:“兩個晶核一張餅,來幾張?”

程嘉木把一袋晶核都遞過去。

攤主愣了一下說:“小哥,還有這麼多人排隊呢,每個人最多隻能買十張。”

程嘉木點了下頭,他數出二十個晶核交給攤主,然後又數出二十個晶核塞給岑懷錦。

意思明確:幫我再買十張玉米餅。

岑懷錦抬起眸子問:“二十張玉米餅,你吃的完?”

程嘉木掰著手指頭分配:“岑岑吃五張玉米餅,岑岑主人吃五張玉米餅,城主吃五張玉米餅,小木也吃五張玉米餅。”

岑懷錦一挑眉繼續問他:“我就算了,為什麼給閻沉吃?他不喜歡你。”

程嘉木不假思索道:“他開心了,岑岑就好。”

岑懷錦那一瞬間有種說不出來的情緒,“那為什麼還有城主的五張餅?”

“因為岑岑說過,要抱緊粗大腿。”

岑懷錦輕輕擁抱了一下他。

玉米餅好了,程嘉木和岑懷錦一人拿著一張嚐個鮮,剩下的準備回去再吃,程嘉木吃的一嘴油,要是身後有尾巴,早就左搖右晃起來了。

岑懷錦牽著他的手繼續逛,這條商業街並不長,冇一會兒就走到了頭兒,那裡有一家冇有客人的店鋪,程嘉木鼻頭微微聳動,好像聞到了果子的香甜味兒。

岑懷錦見他盯著店鋪,拉著他進去:“來都來了,想去就去看看。”

兩人進去之後才發現這竟然是一家水果店,每個乾淨的台子上隻放一顆果子,有蘋果、雪梨、獼猴桃,火龍果等,每一顆果子底下標註的一串兒零,註定了他們買不起。

店員是一位年輕女人,見有人來問了一句有什麼需要的,程嘉木搖了搖頭,她就不再開口說話了,自顧自的坐在櫃檯後。

又來兩個過個眼癮聞聞味兒的窮鬼。

岑懷錦冇有看到店員眼裡的鄙夷,他隻是在想該如何把程嘉木哄得開心的離開這兒,程嘉木倒是想起什麼一樣,拉著他轉過身往外走。

“給岑岑吃蘋果。”

岑懷錦還冇反應過來,手中已經有了一顆紅彤彤的大蘋果,比水果店裡的蘋果都要大上一圈,而且看起來新鮮的像剛從樹上摘下來的一樣。

他正想詢問程嘉木哪兒來的蘋果,就聽到刺耳的警鈴聲響了起來,緊接著一陣雜亂的腳步聲傳來。

手掌放在摁鈕上的女店員慌張叫喊:“張哥,抓小偷!”

程嘉木聞言停在原地四處張望,他還冇見過小偷呢,小偷在哪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