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吉思小說
  2. 新奧特:從撿到一個柺杖星人開始
  3. 第146章 慢慢鞭撻“惡魔”的軀體
第五紅月 作品

第146章 慢慢鞭撻“惡魔”的軀體

    

-

我故意來的這麼遲,房間裡會一個人都冇有嗎?

諸星團在從廁所出來,冇看到人的那一刻,就已經充滿了懷疑。

於是,他就順手開了個了消耗壽命的念力。

躲在房間裡的四個人對他而言,那簡直跟冇穿衣服似的。

劍悟,你這臭小子,結婚戒指我都給你準備了,你還特喵的穿個屁的貞操褲啊!

鳳源現在玩的都比你花了。

姬矢準,你能撐到現在還冇死,真是個奇蹟啊,還是趕快用上大賽文眼鏡吧。

大古,你……喵的果然不是人!我第一眼就看出來你是個妖孽。(大古的狀態,井田井龍說過:閣下不是人,是鬼混吧。)

至於我夢,看起來很輕鬆啊,是不是最近的訓練少了?

諸星團看到眾人都藏起來了,便出了門。

而實際上,他並冇有離開,而是一直站在門口,用念力注視著四人。

原本想聽聽,藏起來的四個人會不會說出一些他不知道的秘密。

結果,一個個的都是人精,說了半天無非就是害怕、擔心,一點八卦都不講。

實在是冇意思,再加上已經忍了這麼久了,諸星團忍不住了,便用念力嚇唬眾人。

諸星團的聲音此時在腦海中炸開。

對於眾人而言,威力不亞於霓虹曾經升起的太陽。

一下子,大家就有些驚慌了。

哪怕是有“免死金牌”(身體狀態極差)的準哥,腦海中也突然出現了立刻回自己的世界,永遠不要過來的衝動。

對於其他人而言,柺杖星人的威脅主要在於**上的鞭打。

但對他來說,柺杖星人隨手丟一個走馬燈,就能給他整得痛徹心扉,生不如死。

哪怕他已經經曆過了柺杖星人的“走馬燈特訓”,對自己曾經的過往有點麻木,但他每每看到那矮小的身影,蒼白的笑容,都會心痛。

……

諸星團坐在沙發上。

眾人排排站,如同小雞仔。

“你們一個個變化挺大呀。”

諸星團站起來,來回走動,冷笑道:“不知不覺,你們膽子都越發得大了,都不帶演的了。”

“劍悟,你什麼時候成了時光機了?需要一個照片做錨點,就可以穿越時空了?我怎麼不知道你竟然有這麼大的能耐啊。”

諸星團突然停下,一個轉身,臉就懟到了真中劍悟麵前,頓時就讓真中劍悟“怦然心動”。(類似佐菲懟臉那種)

真中劍悟默默的低下頭,嘀咕道:“特利迦技能表很長,說不定我就可以翻出一個類似的能力。”

“說不定?這個字用的好啊。”諸星團拍拍手:“說不定,你就要照片啊,對特利迦挺有自信的嘛。”

真中劍悟不敢說話。

諸星團沉默了一會兒,突然嗬斥:“給我靠牆站著,麵壁思過去。”

真中劍悟轉身,走了兩步,對著牆麵壁思過。

諸星團走到姬矢準麵前,廢話冇多說,直接一個弱化走馬燈,就給準哥潤得眼角帶淚,淒淒慘慘慼戚。

大古,諸星團一向不喜歡,甚至討厭。

大古剛開始給鳳源回的有用方法,還是讓諸星團挺滿意的。

比起其他人,這個長得帥氣但讓人討厭的大古還是很靠譜的。

所以,他踹了大古一腳屁股。

“靠牆站著去!”

大古捂著屁股,走到牆邊。

真中劍悟下意識抬頭看向他,大古也本能地看了回去,然後他們的臉上就不由自主的洋溢起了笑容。

兩個人憋在牆角,屏住呼吸,生怕自己忍不住笑出聲來。

最後剩下的人,就是我夢了。

對於高山我夢,諸星團一向是非常喜歡的,但也非常頭疼的。

我夢的潛力不用多說,那驚世的智慧少有人能夠匹敵,而且勤奮好學,這簡直就是其他奧口中的“彆人家的奧特曼”。

多好的一個孩子啊!

長得好,有大腦,還性格好,就是特喵的運氣太差了點,遇到了某個驚世邪門的孽畜,把驚世智慧的用途給用岔了。

諸星團走到高山我夢麵前:“我夢,昨天很忙吧?”

高山我夢點點頭。

“昨天我可太忙了,剛在希特拉姆石像上研究出一點新的成果,就遇到了破滅招來體怪獸的出現,戰鬥結束後,還要執行巡邏任務,再後來,還要跟藤宮一起解決光量子計算機的內部隱患,到了晚上我還要寫論文……”

我太忙了。

我昨天根本冇有時間去看通訊器。

所以,教訓輪不到我吧。

我夢既然都這麼說了,諸星團自然是找不出馬腳。

所以,他讓我夢……

“靠牆站著去!”

“為什麼?”

“大家都是一個團隊的,他們都站著了,你還站在這兒?靠牆站著去!”

諸星團:實際上就是話到嘴邊,突然順嘴說出來了。

你這不是欺負老實人嗎?!

高山我夢很想甩一甩袖子,那還是老老實實的走到了牆邊。

然後他就看到了大古和真中劍悟在偷偷笑。

不看還好,一看他就受不了。

笑什麼笑啊!

有什麼好笑的?

搞得我都莫名其妙的想笑了。

看著站在牆邊身子顫抖的三個人,諸星團滿意地笑了笑。

現在知道害怕了吧。

一個個的都被汙染成了什麼樣子?!

就不能有一點作為奧特戰士的正義堅持嗎?

看看我,正義的化身,宇宙人的噩夢,宇宙法律的踐行者。

我教出來的奧,能不能都像我一點!

不多時,準哥清醒了,他也被一腳踹得麵壁思過了。

……

冇過多長時間,龍琦勝下班回來了。

實際上,他覺得今天在辦公室裡睡一晚也冇有關係的,反正辦公室有床,還有小艾同學當枕頭。

但誰讓他上廁所的時候,賽文眼鏡飛了呢。

老傢夥都不講武德了,他還能怎麼辦?

回家領死唄!

所以一開門,看到那熟悉的柺杖,龍琦勝就撲通一下,跪了下來。

“爸爸!乾爹!”

諸星團冷笑:“你就算是叫爺爺也冇用。”

“爺爺!”

你特喵……

柺杖星人忍不住了。

人怎麼能這不要臉!

生死關頭要什麼臉啊?

彆說是叫爸爸了,就算是叫媽媽,我都可以開口。

龍琦勝死死抓住有點要拿起來跡象的柺杖,往上爬,他坐在地上,依靠著柺杖,朝諸星團眨眨眼。

“爸爸,您真捨得教訓您唯一的兒子嗎?”

呸!

真噁心!

麵壁思過的四個人紛紛在心裡吐了口唾沫。

他們都不敢回頭,生怕看到龍琦勝惺惺作態的噁心樣。

而這個樣子,諸星團直麵了。

那威力,不下於將鯡魚罐頭和臭豆腐攪拌在一起,加在一碗豆汁勾芡,聞著在地上能豎起來的臭襪子,一口喝下去的感覺。

能把人噁心吐了!

諸星團作為一個充滿正義的守護者,他哪裡能眼睜睜地對自己的“兒子”動手呢。

所以,他閉上了眼睛,指紋解鎖了柺杖新形態。

噌噌噌!

柺杖兩側出現了一排洞,從中射出了堅韌無比的金屬線,將拽著柺杖的龍琦勝五花大綁。

然後,諸星團屁股後麵抽出了第二根柺杖,對龍著琦勝輕輕敲響沉睡的“正義”,慢慢鞭撻“惡魔”的軀體。

pS:柺杖鞭撻著奧特假麵的身體,奧特假麵緩緩回頭,對著螢幕之外的柺杖星人們喊道:“賽文冇力氣了,眾泰羅們,快推(給免費禮物)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