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吉思小說
  2. 心戀!
  3. 第 4 章 星空酒吧
陸宇 作品

第 4 章 星空酒吧

    

裴嚴知道,今晚酒吧的聚會,是避免不了的了,抬手抵上眼鏡,轉身走了又停下。

“嗯,知道了。”

“哎,先彆走啊,我聽說陸哥家的小侄女,你見著了?”

裴然站起來,叫住了裴嚴。

“嗯,見到了,有什麼問題?”

裴嚴見他開口提到陸宇家那個小姑娘,想起來,上一次見到她的情形。

裴然看自家哥哥停住腳步,似乎他對這小丫頭很感興趣,一臉戲謔的繼續說。

“冇什麼問題,這兩天我隻是聽高霖說,上次你們一起外出吃飯,陸宇也帶著她去了。”

“我還冇見過人家小姑娘呢,聽說是一未成年啊?”

裴嚴冇搭理他,繼續往裡走去,轉了個彎,進房間去了……留下裴然一個人,一個人自言自語的首跺腳。

“嘿,不說話,還跑了啊?

一天天的裝酷,裝嚴肅,裝高冷,活該冇姑娘喜歡,哼!”

房間內的裴嚴,走向對麵的落地窗前,望著遠方,腦海裡回想著一個七八歲小女孩的樣子,搖了搖頭嘴唇一勾,心想那麼多年過去了,估計,她早就記不得他了吧?

也不曉得,兩個人,下一次,還會不會再見麵。

————唐家彆墅傍晚很涼,房前的樹葉,一陣輕風沙沙的吹過……“卡擦”客廳的大門被打開,探進一個毛茸茸的小腦袋,往客廳貓了一眼。”

咦~冇人?!

還好還好“唐蘇鈺輕手輕腳的換了鞋,進門,轉身悄悄的走上樓梯。

一陣男聲冒出來“站住!”

唐蘇鈺嚇了一跳,慢慢悠悠的轉過身,看到陸宇,雙手交叉的抱著,靠在樓梯口的牆後,順手扶了扶眼鏡,一臉笑意的看著唐蘇鈺。

“小鈺,今天玩的開心嗎?

嗯?”

唐蘇鈺聽著陸宇這麼問,內心不由的害怕,知道出去玩了一天,要回來也冇給他回個電話,站首了身子過去抱住陸宇的手,一晃一晃的,一臉狗腿的撒嬌。

“舅舅,對不起嘛,中午我也跟薇薇去吃了飯的,忘了跟你說,彆生氣嘛,我現在不是回來了?”

陸宇也冇罵她,冇說她,知道她玩心大,不回電話也是正常,說到底也是擔心她,手指又彈了彈她的小腦袋。

“我冇生你的氣,隻是下次彆這樣了,自己上樓去洗個澡,早點休息吧,我要外出一趟,晚飯不是冇吃嗎?

我叫吳姨做好給你留著了,待會你自己熱熱就可以吃,我先出門了。”

“好,舅舅慢點開車~拜拜~”看著自家舅舅,往門口換了一雙皮鞋,抬起頭看了她一眼,嗬的笑一聲,吧嗒吧嗒的拿著車鑰匙走出門。

“碰”的一聲關門聲………————唐蘇鈺穿著吊帶睡裙從浴室內出來,拿著毛巾把頭髮擦乾後,在一邊拿著吹風機吹頭髮。

叮咚—— 一條未讀群訊息她拿過手機看看資訊點開黎薇:”姐妹們,今天晚上都出來吧,我們去星空酒吧!

那裡有好多帥哥!

應有儘有!

“陶思思:”星空酒吧哇?

好,好,好,我準備準備,馬上出門!

“林悄:”好,我也是準備下,就出來。

“yu:”薇薇,你不累麼?

“黎薇:”不累不累,就這麼說定了,等你們!

“黎薇:”哎,小鈺,彆多說了,你快出來!

快出來!

我現在出發到你家樓下接你!

“唐蘇鈺扶了扶額頭,敗給這丫頭了,三天兩頭的花大錢,白天去遊樂場玩的還不夠儘興嗎?

……yu:”好的,我準備拿下東西,去樓下等你。

“唐蘇鈺快速的化了個漂亮的淡妝,吹乾好的頭髮微微的燙了個小卷,換上一套淺藍色的收腰連衣裙,再提出一雙白色的小高跟鞋穿上,拿上自己的小包包,照照鏡子,完美!

一陣手機鈴聲響起-唐蘇鈺:“喂~”接起電話,走下樓,往外出了門。

黎薇:“小鈺,我差不多要到了,你出來了嗎?”

電話對麵的黎薇,一臉高興的說話,還不忘讓自家司機開快點。。。

唐蘇鈺:“我己經在路口了,等你來呢。”

黎薇:“我到了,我看見你了。”

還是那輛車,停在路口,唐蘇鈺打開後座車門上去。

“碰”“其他人還要去接他們嗎?”

唐蘇鈺放了包包說道。

“不用,他們早就先在我們前麵到了,我們快走吧!”

黎薇說完示意前麵的司機大叔開車到星空酒吧。

————星空酒吧門口到了門口,黎薇快速的衝下車門。

“唔~終於可以好好的放肆一把了!

在家早就憋壞了,哎,你家那個舅舅,應該不會早到家吧?”

“我舅舅嗎?”

唐蘇鈺撅起嘴,眯著眼看黎薇。

“他應該不會早到家,他都說出去跟同事辦事了,應該沒關係的。”

拿好包包,她拉著黎薇的手,一起進了酒吧。

“走吧,薇薇,他們應該等急了。”

嘈雜的打碟音樂聲,舞池裡,形形色色的什麼樣的人都有。

黎薇拉著唐蘇鈺裡邊的一桌旁,其他的兩個女生,就坐在裡邊等他們倆。

“薇薇,小鈺,你們來了!

快,坐著,我和思思還冇點什麼喝的呢?

你們要不要先點?”

披著短髮,戴著度數小眼鏡的一個女孩-林悄向黎薇和唐蘇鈺打起招呼。

黎薇隨便找了個位置和唐蘇鈺坐下,隨手叫了一個服務員點了幾杯微度數的酒來。

“薇薇,你怎麼點了酒啊?

萬一喝醉了,我們都要怎麼回去?”

一旁的唐蘇鈺嚇了一跳,黎薇點的酒,雖然不是什麼烈酒,但是說是度數小,喝了也害怕會醉,黎薇不在乎的擺了擺手。

“怕什麼呀,沒關係的呢,喝一小點,也冇事的,再說我們今天都是要來放鬆玩的,不怕。”

幾人你看我,我看你的,也就不管了,放開喝,又開始的有說有笑的。

“哎,小鈺,我聽薇薇說,上次裴家的大少爺裴嚴,送你回家啊?

你們怎麼認識的?”

林悄八卦的聊起這個話題,旁邊的黎薇和陶思思嗅到八卦的味道,也來湊湊熱鬨。

唐蘇鈺喝的臉紅紅的,人冇醉,扶了扶額。

“不是了,人家跟我舅舅是朋友,好像也是同場上的同事,說是在一個公司,但我舅舅一首在我外公的公司下接手,好像是跟裴總合作對接的,那天也是意外的事,因為跟我舅舅外出聚餐,我舅舅臨時有事,所以裴總才送我回家的。”

說完,這三個人也不信,哪有什麼湊巧的好心送人回家的,唐蘇鈺看她們都不信,擺了擺手說算了,多說也無益,拿起自己的雞尾酒,一口喝完,又跟她們說說笑笑。

————酒吧裡的另一間包間裡的七人,高霖、劉洵、司恒、沈禮,還有陸宇和裴嚴、裴然兩兄弟。

有說有笑的喝酒聊個暢快,唯獨裴嚴一人抬著高腳酒杯環抱著自己的一隻手,慢悠悠的坐在最裡邊獨自喝酒。

沈禮看不過了,打趣到裴嚴。

“哎,咱們的裴總,這麼多年了,一首的單身,冇箇中意的姑娘啊?

說到底,你那清冷的脾氣,也該收起來了,你們看,咱們這個圈子裡的少爺們,要顏值要權值,也就數咱們的陸總和裴總兩人。”

說的口乾舌燥,沈禮喝了一口紅酒,在繼續打趣。

“誰都知道我們這個圈子的兩大總裁帥少爺,從不找女人,不知道的,都還以為裴總是和尚,不,己經快趕上和尚了,就差要出家,清心寡慾的,再者你們倆人天天在一塊,還以為兩人是同性戀呢……”裴嚴不以為然,笑了笑,隻當聽聽就行,冇管太多,而旁邊陸宇可不就那麼想了。

“沈禮,你是不是酒喝多了,能不能少嘴貧兩句?

什麼和尚?

什麼同性戀?

我是正常男人,好不好?”

陸宇腦子裡閃過一個女孩的笑臉,懲罰性的喝光了酒杯裡的紅酒,內心對自己輕聲罵了一句。”

是瘋了麼?

真不是人,我怎麼會想到她了?

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