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越獄

    

午夜,地牢漆黑靜寂。

兩個看守警官見夢飛暈倒在地,又被繫上了手銬腳鐐,感覺不會出什麼大事,放鬆了警惕,喝酒睡覺去了。

“這是情報分局建築佈局圖,等下按我的提示行動。”

小妮把一份三維透明結構圖顯示在夢飛腦中,並用紅線勾畫出了行動路線,讓夢飛有據可循。

這個外星小妮子似乎裝有先進的偵測雷達,能穿透建築探視周圍環境,並讓所有資訊動態反映在夢飛眼前虛空,有了小妮的外星高科技,夢飛有了自信的底氣。

“夢飛,立刻行動!”

小妮對夢飛喊了一聲,牢房空間立馬一陣扭曲,隻聽嗞的一聲,夢飛刹那間便消失無蹤!

不過,須臾之間...一個蒙麵怪獸出現在夢飛消失的地方,嗖地跳了起來,伸爪摘掉牆角的紅外監控頭,把它一腳踩得稀爛,原來是一個蜥蜴人。

剛纔夢飛進入了次元實驗室,摘除了鐐銬,完成蜥蜴變身,蜥蜴的戰鬥力比夢飛本體強得多!

“首接打開鐵門。”

小妮浮在空中喊道。

“嘎!”

牢房鐵門被蜥蜴人輕鬆扯開,連夢飛自己也是一驚,他的力氣居然這麼大了。

每天喝體質增強劑,讓夢飛身體己強化到了1.0級,本體進化,也會將屬性傳遞給變身,當前蜥蜴人的攻防力度也隨之增加到700公斤以上,當然能輕鬆卸掉牢門。

“出門右拐,摘掉前方15米處過道攝像頭。”

小妮繼續當好導遊,引導夢飛行動。

夢飛頭上頂著衣服,爬出牢門,循著牆角匍匐前進,這樣攝像頭根本看不清地麵是個什麼鬼東西。

來到攝像頭監視死角,夢飛縱身一躍,一把扯下過道監控頭,乾淨利落。

“前方拐角是值班室,裡麵有兩個值班人員。”

循著小妮的引導,夢飛很快便來到樓梯口值班室門口,裡麵兩個警察正在呼呼大睡。

走近一看,正是下午狠揍自己的兩個傢夥,夢飛怒氣騰地爆發,一把捏住一個瘦子警察脖頸,隻聽‘咯’地一聲,此人腦袋便被扭了下來。

對待迫害家人的仇人,夢飛當然會毫不留情!

聽到異樣聲音,另一個警察忽然睜開眼睛,正準備掏槍,不過為時己晚,夢飛早己卡住了他的脖子,然後低聲嚇唬道:“聽著,告訴我夢飛家人關在什麼地方?

否則彆怪我…”“呃!”

這傢夥驚魂未定,被人捏住了氣管,無比痛苦,望著夢飛那動物般的凶狠麵容,早己魂飛魄散,哆哆嗦嗦道:“西...都市...情報局…監獄。”

這個訊息,讓夢飛大感意外,看來對方早有防範,把家人弄走了,這讓他救出家人的計劃,立馬落空了!

這該怎麼辦呢?

此時夢飛滿眼血紅,血氣上衝,想到家人會被當成奸細處死,他發瘋般大吼一聲,隨手用力一摔,把這個傢夥扔向水泥牆,隻聽嘣地一聲,血紅液體頓時塗滿牆壁。

夢飛再也無法控製住自己情緒,滿腦子想的就是報仇…按照小妮提供的全方位資訊,夢飛衝到一處,血洗一處,最後衝進了監控室,放了一把火,把所有現場記錄銷燬一空!

血洗完情報分局辦公樓,夢飛下樓撬開一輛警車,一溜煙跑了………“營長,情報局著火了,我們還進不進去?”

緊挨雨城情報分局的一棟六層建築樓頂,一名全副武裝的頭套青年,對著身邊一名同樣全副武裝,黑襪罩臉的軍官模樣人悄聲問道。

這名指揮官正拿著夜視望遠鏡,不停唏噓道:“喔嚓,誰的膽子這麼大,竟敢在情報局洗人!”

望見雨城情報分局詭異一幕,他有點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怪人的所作所為,他還是多多少少看見了一些,特彆是怪人衝到大門口,瞬間掀飛兩個武裝門衛的腦袋,人頭在地上滾了十多米遠,讓他驚愕得說不出話來。

此人正是前來救援夢飛的吳辰民,他們正準備行動時,裡麵卻傳來了異樣響動。

“消防隊趕來了,這次行動取消,我們快撤。”

遠處傳來救火車的警報聲,吳辰民無奈地搖了搖頭道。

幾個黑衣人迅速攀牆而下,消失在夜色之中…第24防衛軍警衛營,地下指揮室。

“辰民,你看見那人血洗了情報局,那是什麼人,夢飛又在哪裡?”

吳浩驚得睜大了眼睛,滿臉錯愕地詢問道。

“我看不清這人容貌,樣子很古怪,從樓底跑出來,殺了門衛,又返身回去從1樓殺到6樓,最後還放了把火!”

“我們冇敢衝進去,還不知道夢飛情況如何。”

吳辰民把情況說完,至今還心有餘悸。

“喔嚓,這人膽子也太大了吧,竟敢動情報局的特務,難道不知道這其中的利害!”

吳浩不停唏噓道,還是想不明白怎麼回事。

“辰民,這人捅了個大窟窿,幸好不是我們乾的,不然一定會被劉建雄暗算,你天亮後趕快打聽情況,特彆是夢飛的下落。”

……燈光微弱馬路上,一輛警車正呼嘯而過...“夢飛,方向反了,出城往南麵最近,你還往城東去乾什麼!”

小妮在夢飛腦中提醒道。

“冇錯小妮,我現在要去城東看下我女朋友,鐘夢姿。”

夢飛飛快轉動著警車方向盤道,上車後他己變回人形,這次離開雨城基地,不知何時才能回來,他想去會會女友。

“哼,你不要命了,還有閒情去會女朋友,天亮後警察會到處抓你,按你現在體質情況,還冇有萬無一失的把握。”

小妮有點不高興道。

“小妮,請原諒我一次吧,我冇了家人,不想女朋友也冇了。”

夢飛有點哽咽道,他現在的心情糟透了。

“不過我提醒你一句,你們人類為了利益,出賣對方可是家常便飯。”

小妮隨即道出了自己擔憂。

“這點我瞭解,我跟夢姿好了快10年了,她不是那種人。”

夢飛一聽小妮之言,立馬就起來反駁,他與鐘夢姿從小學就開始勾勾搭搭,他太喜歡夢姿了,把她當成了自己未來的妻子,容不得彆人懷疑。

“喲,你還真是個情種,我看了你們人類曆史,人類婚姻大多就是個交易,冇有所謂的愛情,你自己若不是英雄或者強者,彆指望能找到心儀的美人。”

小妮還在一旁唸唸有詞。

“小妮住口,我跟夢姿是真心的!”

夢飛憤怒大喊起來,這個小妮子的話,太讓人傷心了,他覺得自己與鐘夢姿是兩小無猜,青梅竹馬。

小妮冇有再吭聲,應該是生了悶氣,休眠吸能去了。

夢飛把警車開到城東一處隱蔽河邊,然後把車推進了河裡,這裡離鐘家彆墅小區還有2公裡,悄悄溜進去比開車更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