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吉思小說
  2. 玄幻:我靠獻祭萬物達到至高!
  3. 第1章 覺醒!紫氣·天衡!
老唐愛麻將 作品

第1章 覺醒!紫氣·天衡!

    

-

“葉寒,你可知罪?”大夏域,豐城葉家,刑罰台。葉家刑罰堂堂主葉連城麵無表情,看向下方。一個披頭散髮、衣衫襤褸的男人半跪在地上,血液汩汩流出,將灰白的衣衫染成了暗紅色。他那高大的身軀上,十三道暗金色的鎖鏈穿透身軀,連接到了地麵之上。“知……罪?”葉寒緩緩抬起頭,帶著血色的雙目直視前方。砰!他的身形突然暴起,朝著前方衝去。鎖鏈瞬間繃直,在其距離葉連城僅僅半步距離的時候,被硬生生拉住了。堅實的鐵鏈嗡嗡作響,彷彿承受不住葉寒的巨力。“我葉寒,何罪之有?”“到了這個時候,你居然還執迷不悟?”葉連城眉頭微皺,“就算你有些天賦,也不該對韓少出手。”“難道就因為我對那個畜生出手了?”“你知道那畜生要做什麼?”“你知道嗎?”葉寒看著麵無表情的葉連城,瘋狂吼叫道。撕心裂肺,狀若癲狂。在他周圍,站滿了圍觀的葉家弟子,此刻交頭接耳,議論紛紛。“這是葉寒?怎麼成了這副狼狽模樣?”“我聽說啊,是因為他那個極品妹妹。嘿,他平日裡處處護著那個美人兒,不知道這回還能不能護住。”“切,這傢夥真把自己當成一盤菜了,以為有點實力,居然敢惹來自玄天宗的弟子,真的不知死活。”“話說這傢夥修為都被廢了,肉身居然還這麼強悍,這可是玄沉鐵啊!”……葉寒,豐城葉家年青一代天驕。天賦異稟,巨力無雙,不僅如此,修煉天賦也冠絕豐城。年僅十八歲,就突破到了鍛體九重,距離煉魄境,僅僅隻有一步之遙。不僅如此,他還和豐城淩家的淩萱萱兩小無猜。兩者之間已經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如果不出意外的話,葉寒將來就是葉家的新一任家主,帶領葉家走向光明美好的未來。隻是這一切,都在那人的到來之後,徹底結束了。“玄天宗,韓昊!”一聽到這個名字,葉寒心中就升騰起了無限的怒火。雖然出身葉家,但是葉寒的父母早亡,隻留下一個妹妹葉傾心與其相依為命。那來自號稱上宗玄天宗的韓昊,竟然因為一個傳聞,就直接要他妹妹侍寢!在被他拒絕之後,還登門欲要用強!若非自己心憂妹妹,及時上門,恐怕已經被這傢夥得手了!隻是令葉寒冇有想到的是,自己在對方手底下,竟然冇有走過一合!自詡天賦非凡的葉寒,竟然被韓昊一招擊敗!緊接著,他就被葉家家主葉連絕以背叛家族為由,廢除了一身修為,被十三根以玄沉鐵所鑄造的鎖鏈穿透身軀,牢牢控製在了刑罰台中。刑罰台!這是隻有處刑家族中窮凶極惡之徒時,纔會動用的地方!“為什麼!”葉寒奮力掙紮著,但是玄沉鐵堅實無比,能夠將其繃住,已經是他竭儘全力了。“難道就因為那畜生是玄天宗中人?”“放肆!”葉連城麵色劇變,立刻給了他一巴掌。“小畜生,誰準你這麼稱呼韓少了?”“哈哈哈哈!”被扇了一巴掌的葉寒倒退幾步,仰天大笑幾聲,隨後看向前方。“一群膽小如鼠的傢夥!”“你……”葉連城臉色一黑,剛準備出聲,就聽見一個懶洋洋的聲音響起。“且慢。”聽到這個聲音,葉寒的麵色劇變,轉過頭,一個半坦露著胸膛的男子摟著一個女人,正大搖大擺的走了過來。在他身旁,葉連絕陪著笑臉,亦步亦趨,殷勤至極。“韓昊!”葉寒的目光之中,幾乎能夠噴出火光。如果目光能夠殺人,那麼韓昊恐怕早就死了千百次了。隻是當他的目光從韓昊身上掠過,轉移到他懷中時,整個人卻愣住了。“萱……萱萱……”韓昊懷抱中,那個衣衫不整,半露酥胸,臉上泛著幾絲不正常紅暈的女子,正是他青梅竹馬的女子,淩萱萱!“韓昊!”葉寒踏前幾步,再度被鎖鏈拉住。穿透身軀的傷口之上,再度湧出了汩汩血液,但葉寒不管不顧。他的滿含血絲的目光,死死盯著韓昊,“你對萱萱做了什麼?”“做了什麼?”韓昊攤了攤手,“還不夠明顯嗎?”“不過你可千萬彆誤會,這回我可冇用強,是她自己送上門來的。”說罷,還順手在淩萱萱的酥胸之上捏了一把。“討厭,韓少。”淩萱萱嬌羞的叫了一聲,神色之上,冇有絲毫勉強之感。“萱萱,你在做什麼?”看著淩萱萱的動作,葉寒的大腦彷彿被重錘砸過一般,不敢相信。自己往常捧在手心裡生怕化掉的女孩,此刻竟然在彆人的懷中,如同**蕩婦一般!誰料淩萱萱僅僅是瞥了他一眼,眼神之中全是不屑之色。“葉寒,也不撒泡尿看看你自己!”“你是什麼樣的垃圾,竟然敢和韓少作對!”“要我說,你那病癆子妹妹,送給韓少侍寢是她這輩子最大的榮幸!”“不然豈不是白長了這幅騷蹄子模樣!”豐城之中,有兩大絕色。淩家淩萱萱,葉家葉傾心。甚至葉傾心的才貌之名,還要在淩萱萱之上。就算對方是葉寒的妹妹,淩萱萱也早已嫉妒不已,隻是往日在葉寒的麵前不好發作。畢竟當時葉寒是豐城第一天驕,無可比擬,套住他,就可以牢牢穩固自己在淩家的地位,甚至淩家家主,也並不是不可觸摸。“你……”葉寒被淩萱萱的一番話嗆住,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如何反駁。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到,這個表麵上與自己兩小無猜的女孩,居然有著如此深沉的心思!“韓少,”葉連絕走上來,陪笑道,“我已廢去了這孽障的修為,接下來要如何處置,就全憑韓少喜好了?”“哦?”韓昊饒有興致的看了葉連絕一眼,“你捨得?”“這……”葉連絕的笑臉微微一滯,彷彿被韓昊戳中了心事,不過立刻尷尬笑道,“韓少說笑了,這孽障居然敢衝撞韓少,簡直是膽大妄為,我又會有什麼捨不得呢?”“老狐狸!”韓昊搖了搖頭,並冇有理會,徑直走到了葉寒的身前。“葉寒是吧?你知道嗎,本少這趟出山,最大的收穫,就是遇到了你們兄妹倆。”“你放心,解決了你之後,本少就會去好好享用一番你的妹妹,”他伸出舌頭,在嘴角舔了舔,眼神之中流露出了貪慾的目光。下一刻,他猛然伸出手,直接穿破了葉寒的左胸,捏住了仍在跳動不已的心臟。隨後,猛然一握!“就要……死了麼……”葉寒的四肢,都被鎖鏈束縛,根本無法阻止這一切,隻能眼睜睜的看著對方捏住了自己的心臟。“不……”“爹孃死去的時候,我答應過他們……”“一定……”“一定要照顧好妹妹……”“我……還不能死啊!”轟!刹那間,葉寒的識海之中,突然間炸開了。一道虛幻到極致的紫光,突然間徹底凝實,在空虛的識海空間之上,浮現出了一行文字。【你願意付出一切,來獲得力量嗎?】葉寒看著麵前的一行文字,陷入震驚之中。“我的識海之中,居然有這樣的東西存在……”“獲得……力量麼……”看著這一行文字,葉寒的眼前,湧現出了過往的種種記憶。在父母死後,他們兄妹二人,在葉家的日子其實並不好過。長輩的忽視,同輩的欺辱,尤其是妹妹葉傾心,自幼體弱多病,為了維護她周全,葉寒幾乎每日都是和人打得遍體鱗傷。這種境況,直到葉寒成長到了十三歲,真正展現出修煉天賦之後,方纔宣告結束。自此,豐城葉寒聲名遠揚,就連整個葉家,都拿他當未來的家主培養。妹妹葉傾心,自然也得到了最好的照顧。當然,這一切,都在韓昊的到來,宣告結束了。原因很簡單,韓昊出身玄天宗。那是一個對於葉家來說,遙不可及的龐然大物!就連豐城所屬的大延王朝,麵對玄天宗也要保持低姿態!即便是玄天宗一個普通的弟子,葉家也要以最高規格迎接。這就是實力的差距!“這就是,弱小的感覺麼……”“弱小,就冇有任何話語權。”“弱小,就要理所當然的被欺辱。”“在這弱肉強食的世界,弱小,就是原罪!”雖然僅僅是一縷意識,但是葉寒彷彿感受到,自己的身軀要被怒火點燃。他看著麵前紫氣幻化的文字,心中的最後一絲猶疑,也徹底斬卻。“就讓我看看,你能帶給我什麼吧……”“我……”“願意!”下一刻,葉寒的聲音響徹識海。話音未落,那一行文字重新幻化成為紫氣,徑直衝著葉寒的意識而來。不等葉寒有所反應,便和他的意識融合在了一起。下一刻,一道資訊洪流湧現而出,融入了葉寒的意識之內。“天……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