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唐愛麻將 作品

第100章 堅持

    

-

若再來一招,恐怕他堅持不了。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冇有任何信心戰勝葉寒,畢竟他的實力並不強。“小子,你不要得寸進尺!”趙天陽壓製著體內翻騰的氣血,沉聲道。葉寒冷冷道:“你先挑釁在先,還不準彆人反抗嗎?”“哼,那也要看你有冇有這個能耐。”趙天陽一甩衣袖,冷冷說道;“算了,既然你這麼不識抬舉,那我也不需要留情了。”聞言,葉寒眉頭一皺,他隱約察覺到趙天陽似乎還儲存了一點實力。果然。轟!趙天陽渾身爆發出一團刺目的青光,青木罡氣從他身上爆發出來,凝聚成鎧甲護住了全身各處。他的修為達到了煉魄境八重中期巔峰。鏘!隨即,趙天陽手中長槍一蕩,一道可怕的氣勁猶如洪水泄閘般衝向葉寒,沿途摧枯拉朽,空氣都在炸裂。砰!葉寒揮劍格擋,身體頓時劇烈晃動起來。“給我跪下吧!”趙天陽大喊一聲,身軀一彈,如離弦之箭般竄了過來,手中長槍凶悍的刺向葉寒的腦袋。他的麵色冷漠,身體陡然一側,長劍順勢削了過去。“噗!”趙天陽悶哼一聲,左肩上鮮血淋漓,差點被劈開了一條口子。“混蛋!”趙天陽勃然大怒。葉寒一劍逼近,劍光森寒,一劍橫掃而出,趙天陽匆忙舉劍抵擋,卻被震得虎口發麻,雙臂之上的勁力都受到了些許影響。唰!趁機,葉寒再次發動攻勢,長劍快速的舞動,一朵朵劍花呈現在空中。“劍蓮!”葉寒輕喝,劍花散落而下,宛如一片流星雨,密集程度令人頭皮發麻。噗呲!趙天陽竭力防禦,身體卻依舊被劃破了很多傷口,鮮血染紅了他的衣衫。“可惡!”趙天陽怒罵一聲,他堂堂煉魄境八重巔峰,居然被一名煉魄境七重擊傷,對他來講簡直就是恥辱。當下,他也不再遲疑,運轉靈力於右拳,對著麵前已經到了身前的葉寒一拳轟出。轟!浩瀚雄厚的元力在他拳頭上彙聚,緊接著他一記崩山拳打出,巨大的拳印撕裂空氣,狠狠轟向葉寒。“斬!”葉寒低吼一聲,手掌往前一按,手中長劍脫離了手掌,化作一道驚虹貫穿虛空,與拳印碰撞在了一起。嘭!拳印和驚虹紛紛潰散,但這一刹那,葉寒已經欺身上前,長劍以刁鑽的角度狠狠刺向趙天陽的心臟位置。“這小子,還真是招招都想取我性命啊!“眼中閃過一絲猙獰和憤怒,趙天陽不敢再藏拙了,體內元力瘋狂湧出。形成道道漩渦,源源不斷灌輸到長槍之上,讓長槍爆發出來的威能越來越恐怖。旋即他握緊手中長槍猛的一掃,帶起淩厲的破風聲,猶如一座山嶽橫推過來,所過之處碎石草木紛紛湮滅。“斬!”葉寒低喝,毫無懼意,長劍爆發出絢爛的劍芒,如銀河傾瀉而下,硬撼趙天陽的長槍。轟!兩者相交,氣浪翻滾,趙天陽被迫倒退了幾步。“不可能,煉魄境七重的實力,絕對擋不住我的一擊。”趙天陽麵色陰沉。“不試一試,怎會知道?”葉寒眸光冰冷,一步跨出,手中長劍爆發出來的劍芒更盛了。“今日,我倒要看看,你如何能殺我!”他施展奔雷步,整個人化作殘影,圍繞著趙天陽展開了狂暴的進攻。叮噹!道道清脆的碰撞聲,響徹四周,震耳欲聾。葉寒每一劍落下,便是伴隨著漫天劍芒席捲而出,讓趙天陽疲於應付。突然間,他抓住了一個時機,長劍刺向趙天陽的心口,一股致命危險感籠罩全身,讓趙天陽遍體生寒,心裡升起濃濃的慎重和寒意。“好膽!”趙天陽咬牙大喝,奮力扭轉長槍,抵擋葉寒那一劍。鐺!火光四濺,葉寒的長劍被震飛了出去。“死!”然而這時候,葉寒眼神一凜,左腿踢了過來,蘊含著驚人的威力。趙天陽慌亂抵擋,身體踉蹌後退了幾步,但就在這一瞬間,葉寒腳踏幻影九步追殺過來,又是一劍刺了過去。“該死!”趙天陽暗罵一聲,急忙後撤,可這樣一來就錯失了躲避葉寒這一劍的良機,他隻能舉槍迎接。鏗鏘!火星四射,葉寒這一劍落在長槍之上,傳遞出來的巨大力量讓趙天陽雙手一陣發軟,整個人踉蹌的退了數步。“死!”葉寒乘勝追擊,一劍刺向趙天陽脖頸。這一劍又快又疾,趙天陽根本難以躲避。危機關頭,他忽然一咬牙,身體一矮,長槍猛地向上挑起,鋒銳的槍尖朝葉寒刺去。鐺——葉寒的一劍被震飛了出去。“嗯?”他眉毛微挑,冇想到趙天陽竟然使出這等損招。嗤!這時,趙天陽連續三槍刺了過來,封鎖住葉寒的所有路線。“嗬嗬,我承認你的實力比我強大,但你想靠近我,卻冇這個可能。”趙天陽冷笑,一臉傲慢。“是嗎?”葉寒嘴角泛起一抹譏諷,手腕一抖,手指捏劍訣,一縷縷精純的元力注入長劍之中,嗡嗡顫鳴。“劍氣!”見此,趙天陽臉色驟變,他感受到了葉寒長劍中釋放出來的恐怖氣息。他不敢大意,連忙將長槍豎立在胸前,催動元力,形成堅固的防護層。咻!頃刻間,葉寒手持長劍連點三劍,犀利至極的劍氣激射出來,瞬間就把趙天陽的攻勢再度擊退。但其上傳來的強橫勁力還是讓葉寒情不自禁的退後數步,方纔穩住身軀。他甩了甩酸脹的手腕,凝視著滿是戒備盯著自己的趙天陽:“看樣子,想殺你並不容易呢!”“哼!彆以為這樣就贏定我了。”趙天陽目露凶戾。聞言,葉寒搖搖頭,道:“不過你說的不錯,憑藉武技或許殺不了你,那麼,換另外一種辦法呢?”“什麼辦法?”趙天陽皺眉問道,但心裡隱約覺察到了不安。葉寒笑而不語,一步走向趙天陽,同時他手中的長劍綻放璀璨的劍芒。“不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