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吉思小說
  2. 玄學太準,全網跪求我出山
  3. 第二百九十六章 崇尚墮落的愛情
前後卿 作品

第二百九十六章 崇尚墮落的愛情

    

-

那哪裡還能算的上是正常人!

阿梓連連搖頭,半長的頭髮翻飛,少許幾根黏在她淚水未乾的臉上,更顯可憐:

“不,絕對不是正常人!”

“所以,這個保安平時看著是好人,其實心肝蔫壞,對嗎主播?”

“先前什麼友好都是假的,他其實和其他人一樣,瞧不起我,想要把我趕走對嗎?”

彈幕紛紛安慰,阿梓的情緒也緩慢平複下來,靜靜地等待著遊夢之給出答案。

哪曾想,遊夢之卻緩緩的搖了搖頭:

“不是。”

“他不是想要趕走你。”

不不是?

那為什麼造她的黃謠?

明明先前她對保安也多有照顧,如果不是為了趕她走,又為什麼搞出這麼多事情來?

阿梓吃了一驚,下一秒,就聽遊夢之說出了震驚人三觀的答案:

“他喜歡你。”

整個直播間內霎時寂靜了下來,達到了真正意義上的‘落針可聞’。

遊夢之淡淡說出了真相:

“冇有聽錯,就是‘喜歡’。”

“一個腿腳不便,從事社會底層工作,年近半百還冇有婚配的老男人,無論從那個角度來看,內心一定是自卑的。”

“你的出現,打破了他原本的平靜生活,你性格柔和,和他說話輕聲細語,還會給他帶早餐,有時候還會和他閒聊”

“雖然我們都知道,這是處於同情與禮貌”

“但從小內心壓抑自卑,又有些扭曲的老男人,不會想到這些。”

“他覺得你對他也是有好感的,隻是冇有明確的挑明那一層的關係。”

【嘔!真的太變態,太噁心了!怎麼會有這樣心裡扭曲的人渣!被這種人喜歡上真的到了大黴了!】

【誰會喜歡五十歲腿腳不便,底層工作,還喜歡造謠詆譭彆人的人啊!有些人真的彆太荒謬!哪怕是自戀也要有點兒尿,畢竟得自己先照照!】

【這是不是就和老話說的‘升米恩鬥米仇’是一樣的?有些人,果然不用對他太好!】

【難以想象,原本有緣人和那個保安應該都是弱勢群體,可弱勢群體之間,居然還得相互防備】

阿梓目瞪口呆,原先柔弱如小白兔一樣的眼神已經消失不見,全部都是怒火。

遊夢之捏了捏眉心,繼續說道:

“這也是他為什麼要造謠你的原因。”

“他一方麵覺得你們倆彼此喜歡,就差給一個台階下。”

“一方麵又因為自卑,擔心戳破窗戶紙之後,你會拒絕他所以,纔想了這種方法。”

遊夢之抬眼,直直對上阿梓即將噴火的視線,說出的話無異於火上澆油:

“其實不光是他,現實生活當中,也會有很多這樣子的人。”

“他們是不會因為喜歡上一個各方麵都很優秀的人,而自己也努力加油,成為一個能配得上對方的人。”

“他們隻會想著——

‘你要和我一起跌落進塵埃中,這樣,我們就在同一起跑線了’。”

“就如先前,音符上有個新聞,有一個男生喜歡女孩,所以讓幾個流氓去欺負女孩,自己再挺身而出這是一樣的。”

主播說的那個新聞,她剛剛好有刷過,聽說女孩子勇敢報警,驗傷,這才牽扯出來背後的主謀

阿梓活了二十年,一直堅信與人為善,但此時內心的怨氣,卻到達了一個巔峰。

如此扭曲,變態的想法!

怒火逐漸在阿梓的胸腔中焚燒,殆儘,而後便是湧上來無窮無儘的後怕——

還好,還好發現的還算是及時。

試想一下,如果

“如果,你真的被這個謠言成功汙衊,你還留在這個公司嗎?”

遊夢之像是看穿了對麵所想,接過了話頭,自問自答道:

“你為了奶奶的醫療費,肯定會最後再拚搏一把,努力留下。”

“屆時,你麵臨的就是無數的流言蜚語,以及長期歧視的眼光。”

“心中再堅強的人,在那種環境下,多多少少心中都會有些脆弱,而後,再有一個人對你噓寒問暖”

【然後,阿梓就會愛上他!媽的,真的一個畜生,我晚飯都要吐出來了!】

【神特麼同一起跑線,一起跌落泥潭裡淹死,化為兩句白骨,也算是同一起跑線?今天真的是開了眼界了!】

【阿梓,你快辭職吧,這就是個針對你的陰謀,你想,造謠頂多關幾天,你如果還在原公司,這種身體有殘疾,心裡還扭曲的人,指不定還會對你做出些什麼出格的事情來,而且你下次就冇有主播的提醒了!!!】

最後一條彈幕說的一點兒都冇有錯,這當然是個陰謀。

但就是這麼個不太高明的陰謀,卻有不少的女孩子上當受騙,陷入一個全新的地獄之中

冇錯,地獄。

不會有人覺得這樣子的情感是愛吧?

靠這樣摧毀她人神智的手段,得到的‘愛情’,可不是愛情。

阿梓看到了彈幕,也想到了這一點,渾身打了個激靈,下意識的脫口而出道:

“可是,可是奶奶還在醫院”

奶奶還在醫院,每天都要幾百塊錢的開銷,這纔是阿梓如此糾結痛苦的原因。

她可以重新找工作,哪怕是搬磚,打水泥,發傳單,她都願意去乾。

但是找工作需要時間,而找工作的時間,浪費的就是奶奶的生命。

她現在每月的工資,全部都補進了奶奶的醫藥費裡麵,甚至還欠著不少。

每天加班,加班後回到自己這個120一個月的小房間內,還得記掛著學習,記掛著做便當省錢,還得搞一些針織物賺錢貼補

她很辛苦,但是她心裡一點兒也不累。

不能停下,多停一天,奶奶的住院費就少一點

不能少!

一點兒也不能少!

遊夢之看出了阿梓的痛苦,微微頷首,臉上倒是露出了今晚第一個溫柔清淺的笑意:

“彆慌,我有辦法”

“阿梓,你的‘梓’是梓樹的梓,對嗎?”

阿梓冇想到遊夢之會突然轉移話題,愣了一秒,便重重點下了頭:

“是的,這是一種分水關以南隨處可見的樹。”

遊夢之溫聲道:

“你少說了一點,那就是,這種樹還以生命力極度頑強,速生而聞名。”

“在漫長的曆史長河之中,它都作為救人於冬季的木炭而被栽培”

“就同你一樣。”

“不必妄自菲薄,你不是小草,你是樹。”

“一顆值得栽培的樹。”

“所以剛剛最早說要資助阿梓的大哥呢?”

“到你出場的時候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