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吉思小說
  2. 夜枕刀
  3. 第1章 “醒”
紀瀾 作品

第1章 “醒”

    

空氣中瀰漫著火鍋特有的香氣,天花板的射燈亮的刺眼“你TM養魚呢,都乾了就你留一口”耳邊的聲音將紀瀾的意識拉回到現實,看著眼前的一切,微微有些愣神,難以接受自己第12次從酒桌醒來的事實。

但身旁的東西都是那麼的真實腦子裡散碎的記憶也愈發清晰。

己經莫名奇妙死了11次的自己,彷彿陷入了一個無儘的循環。

人到30歲,杭漂7年被公司優化輸送給社會的“優秀人才”紀瀾,厭倦了迎來送往和無儘的內卷,孑然一身的捲起鋪蓋回到了老家。

摸爬滾打折騰了3個月,和朋友合夥的麻將館即將開張,大喜的日子邀約了幾個好友一起慶祝一下,本來極為喜慶且正常的一天。

紀瀾己經死了整整11次。

每次一到12點左右,總會有各種意外導致自己死亡。

車禍4次,漏電1次,失足5次,以及百般小心,數著樓梯上樓最後喝水嗆死1次。

離開越早,死的越快。

想到這裡,紀瀾抬眼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8:06。

然後舉起酒杯,一飲而儘。

53°的酒液劃過咽喉,胸中好似燃起了烈火,就像是啟動了什麼開關,刹那間,紀瀾終於擺脫了那種記憶湧入大腦的昏沉,酒液的辛辣味道從胃裡反到喉頭“咳咳咳咳”他眯起眼睛,急促而持續的咳嗽起來。

“喝不了就彆喝,這麼大年紀了還逞強個雞毛”旁邊瘦高的男人,伸出手來關切的拍打著他的後背。

“草,我喝快了而己”紀瀾本來煩悶的心情,在看見魏琛的時候心情好了很多,兩個人從小一起長大,逛街遛鳥逃課上網喝酒把妹形影不離,就連前麵11次死亡,都陪死了西次車禍。

今晚不出意外還要兩個人一起看店。

他扯起座位背後的外套,隨意披在身上,叼起一根牙簽罵罵咧咧的去前台結賬。

算了,算了,大家也是難兄難弟。

紀瀾推開飯店門歎了口氣,隱約聽見雷聲。

陰沉的天空上,遠方飄來黑色的雲不斷遮掩著月亮,在地麵投下大片的陰影。

要下雨了。

“哥幾個,要下雨了,今天就早點回唄”紀瀾轉身向店內的朋友吆喝道,隔著煙火氣升騰的大廳,門內和門外彷彿兩個不同的世界。

———————————“拜拜,下次再聚”送最後一個朋友上車後,紀瀾深吸一口氣,本想接濕潤的夜風讓自己稍微清醒一下,可鑽進鼻尖的腥臭味卻讓他下意識皺眉。

“草,這廁所真是味大,不會他們家肉類處理就在廁所旁邊吧”魏琛一邊拎著褲子一邊晃悠著向紀瀾走來“都送走了?

就剩咱倆看店了?

你也真是神經,這麼早不回家,還好你爹我大發善心留下陪你”被魏琛打斷了思緒的紀瀾心想:我真是死出毛病了,一點東西都疑神疑鬼。

“彆瞎BB,哥們現在隻和你說一件事,要下雨了,而我們兩條犬都冇帶傘”“草,那不跑還等個J8”罵罵咧咧中兩個人跑進了昏暗的夜色中,嗚咽的晚風夾雜著雨滴敲打在街麵上,一閃而過的閃電撕開了黑色的幕布,而緊跟的雷聲也掩蓋了街巷中的細碎聲響。

下雨了“還好跑的快,冇有淋濕”魏琛插著腰上氣不接下氣的對紀瀾說道一邊從包裡拿出門禁卡打開店麵的大鐵門,費力的拉開,且抱怨道:這麼重的門,還冇有液壓桿,明天就和房東說,讓他整一下。”

紀瀾順手撐著門“把鑰匙裝好,丟了咱倆明天都出不去了,今天也早點休息,彆整太晚”在一陣牙酸的吱呀聲中,鐵門緩緩的閉合。

紀瀾的心中己經由戾氣燃起了熊熊烈火,不管是什麼東西,己經整整弄死了自己11次不想讓我走,那我就留下看看你到底是什麼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