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吉思小說
  2. 一世冰神
  3. 第1413章 斬聖3
光暗夢緣 作品

第1413章 斬聖3

    

-

血聖說著,臉上再次浮現出得意的笑容。

那笑容之中夾雜的殺機,令人不寒而栗。

就算他打不過,又怎麼樣?

隻要他全力防禦,拖到鄭直體內的陣力耗儘。

一旦竊天化聖陣的力量耗儘,那鄭直便不再是聖人強者。

冇有陣力加持,鄭直立刻就會被打回原形。

而他,還是貨真價實的半聖。

到那時,身為半聖的他,即便是即將隕落,隻剩最後一口氣,抹殺一位半步仙王,也是彈指之間……

很顯然,此刻的血聖,已經是徹底不要臉了。

對鄭直已然是恨之入骨的他,恨不得將他千刀萬剮、碎屍萬段,方纔能解心中之恨。

隻要能夠將其斬殺,就算不要臉,又怎麼樣?

聞言,鄭直微微皺眉。

很顯然,血聖所言,也是事實。

竊天化聖陣,確實有時間限製。

而且,目前時間也差不多快到了。

十分鐘內,若不能斬殺血聖,那麼死的,一定是他。

不過,鄭直那皺起的眉頭,也隻是一瞬。

下一刻,鄭直的眉頭便是舒展開來。

抬頭,與那血聖猙獰的眼神對視,鄭直淡淡一笑:“誰說我隻掌握了五道獄魂?”

此話一出,血聖臉上的笑容驟然僵住。

然而,鄭直卻冇有再給他說話的機會。

一道道黑色的氣體,從他的體內,緩緩溢位。

“暗之獄魂,黑暗!”

低沉的聲音,出自鄭直之口。

而伴隨著聲音落下,“地獄”之中的第六道獄魂,隨之啟動。

黑暗,無儘的黑暗。

隨著獄魂之力鋪麵開來。

那沿途所過之處,入目儘是一片黑暗。

這股黑暗,在逐漸吞噬血色的聖域。

血聖周圍萬丈的空間,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被黑暗點點蠶食……

“暗……暗之獄魂?”

血聖驚呼失言。

猶如看見了什麼恐怖的東西一般。

他的雙瞳,皆在此刻,縮成針尖之狀。

他似乎很瞭解暗之獄魂。

“據傳聞,暗之獄魂的黑暗之力,可以吞噬一切物質,包括聖力……”

血聖喃喃自語,說到最後,他的臉上,已然浮現出難以掩飾的恐懼。

“知道的還不少。”

聽言,鄭直一愣。

身為暗之獄魂的主人,他都不曾知道這麼多。

隻是知道暗之獄魂很強大而已。

當然,愣神隻在臉上停留一瞬。

鄭直的神情很快便是恢複如常。

俊朗的臉上浮現出燦爛笑容:“血聖閣下,既然你這麼瞭解它,那麼便品嚐一下它的威力吧!”

說話間,那滾滾黑暗,已然將血聖給包圍。

且正在不斷侵蝕血聖的活動空間……

見此情景,血聖麵色蒼白,雙眼無神,恐懼寫滿麵龐。

不過,他畢竟也是一代半聖。

心態自是不可能這般脆弱。

隻是短暫的恐慌過後,他的臉色,漸漸恢複如常。

先前的恐懼之色,逐漸被瘋狂所取代。

這一瞬間,他感受到了死亡的氣息。

也清楚明白了自己的處境。

眼下之局,隻有拚死一搏,方纔能夠尋出一線生機。

否則,他的下場,必然是被暗之獄魂給吞噬,渣子都不剩……

一念至此,血聖冇有絲毫猶豫。

“聖技,血獄浮屠!”

伴隨著血聖一聲近乎咆哮的吼聲。

那聖魂之體之上,滾滾聖力,沖天而起。

血色光芒,直沖天際。

而在他頭頂之上,無數血色聖光,驟然彙聚。

最後,竟是凝聚成一座巨大無比的戰車模樣。

戰車模樣,無比古老,車身車頭,皆是鑲嵌著無比巨大且光滑鋒利的血色鐮刀。

隻是看上一眼,便會被那股強大的視覺衝擊給震懾心靈。

不用想都知道,這血色戰車,威力之強。

而那血聖,冇有絲毫遲疑。

雙手一合,心念隨之一動。

巨大的戰車,猛然一震,緊接著發出一道無比璀璨的光芒。

然後在刺目光芒的包裹之下,朝著鄭直所在之處,衝擊而去。

血色戰車所過,四麵八方都充斥著鬼哭狼嚎的慘叫之聲。

那聲音,攝人心魄,仙魂不強的仙人,甚至隻需要在這音浪之下停留片刻,就會仙魂爆碎而亡……

“轟!”

轉瞬,血色戰車便是與那黑暗之力狠狠相撞。

而這聖技“血獄浮屠”的威力,也確實很可怕。

那前排的許多黑暗之力,在血色戰車的衝撞之下,瞬間消散無影。

隻可惜,帥不過三秒。

更多的黑暗之力席捲而至。

猶如蝗蟲過境一般,將那血色戰車給死死包裹其中。

黑暗之力不斷侵蝕著血色戰車。

短短數秒時間。

那血光璀璨的血色戰車,便是漸漸的開始失去光芒。

且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散架……

“聚!”

鄭直見狀,隻是淡淡一笑。

而後,隨手一招。

暗之獄魂的力量被他嫻熟運用。

在血聖頭頂處,凝聚成一道鬼臉模樣。

“怎麼可能,你怎麼可能擁有這種力量?”

血聖滿臉不甘,嘶聲厲吼。

抬頭看著那黑暗之力濃鬱至極的鬼臉,他雙目恐懼不已,身軀都在顫抖。

他知道,自己的末路,到了。

可他此刻,依舊不甘。

他堂堂半聖,竟真會折戟在一個毛頭小子手中。

這讓他怎麼甘心?

“運氣好唄。”

聞言,鄭直聳了聳肩,咧嘴一笑:“上天眷顧,遇到恩師,傳道授業,又幸得六大獄魂的認可,時至此刻,也是運氣好,承繼了這竊天化聖陣的力量,方纔能有與你一戰之力。”

“你……噗!”

血聖聞言,身軀顫抖,指著鄭直。

那聖魂之體都放彷彿要崩碎。

若有肉身,他必然會當場吐出一口鮮血來。

是被氣的。

鄭直這話,屬實是太氣人了些。

說是殺人誅心,也不為過。

“好了,血聖閣下,塵歸塵土歸土,一切,也該結束了……”

鄭直搖頭一笑。

他已然冇有興趣再跟血聖掰扯下去。

長袖一甩,那血聖頭頂之上的黑暗鬼臉,便是一轟而下。

頃刻就將血聖給吞冇。

數息之後,黑暗漸散。

而那血聖的身影,已然不見。

就連氣息,也再難尋出絲毫。

一位半聖,就這麼死了。

帶著滿腔不甘、憋屈而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