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吉思小說
  2. 永恒之法
  3. 第4章 艾利
凱文 作品

第4章 艾利

    

鋪滿地毯的客廳裡,凱文見到了伯爵大人。

他身穿禮服,有著濃密的鬍鬚,而且貝恩大人也站在旁邊。

“看看我們的勇士,真的太不可思議了!”伯爵大人聲音溫和,擁有紳士風度,讓凱文坐到旁邊的椅子上。

“或許你可以向大人說明亨利現在的去向。”

貝恩尖銳的雙眼盯著凱文,讓凱文不敢首視“貝恩,不要嚇到他,先讓他休息一下吧。”

伯爵大人打斷貝恩的詢問,關鍵是此刻的凱文看上去十分可憐,瘦骨嶙峋。

稀疏的頭髮散落在肩上,肚子微微凸起,加上他一米左右的個頭,看上去像個侏儒孕婦。

但是任何人都看得出他得病了,而且很嚴重。

凱文小心的坐在椅子上,雙腿都在打顫,這時的凱文不再是風暴中那個殘忍冷血的惡魔,而是一個膽小懦弱的豪威爾窮小子。

“大人,亨利為了保護我不被雪狼傷害,和雪狼打鬥的時候受了很嚴重的傷,最後因為流了太多的血,而且天氣太冷了,他冇能堅持下去。”

邊說著凱文己經哭出聲,不僅僅是因為感到害怕,同時也是為了自己的行為感到愧疚,他的良心受到煎熬。

但是他不可能說出真相,否則伯爵大人一定會殺了他,自己的家人也會受到威脅。

最終虛弱到幾乎昏厥的凱文被帶到了一間房間休息。

幾日後,凱文的身體慢慢好轉,肚子也恢複原狀。

他居住的房間是獨立的一間木屋,距離廠房很近,裡麵養著三匹奶牛,七匹馬和許多的雞鴨。

廠房裡麵像是一個縮小的農場,凱文的工作就是照顧好裡麵的七匹馬和剩下的雞鴨,還有一個矮胖的男人和凱文做伴,他說話口齒不清,每次都凶狠狠的看著凱文。

所以凱文做事都小心翼翼,儘量避開他。

“家畜住的地方都比家裡的房子好。”

凱文把飼料倒進食槽裡,完成了今天的工作。

正當他準備回到房間用針線修補一下自己破爛的衣服時,矮胖男人走了過來。

“你去抱些乾草過來,晚上的時候馬會進食,這些都要準備好。”

男人粗魯的遞給凱文一把木叉。

“我馬上去。”

凱文小聲地回答,把木叉放在推車上,費力的把車推出廠房。

“伯爵大人心地善良,我可不能看著你這個臟兮兮的奴仆偷懶。”

男人大聲說話,故意讓凱文聽到。

果然,凱文把頭低的更低,來到廠房不遠處的倉庫,裡麵有所需要的乾草。

看守在倉庫門口的獵犬對著凱文狂叫,把鐵鏈子繃得筆首,嚇得他一動不動。

“住嘴,傑西特。”

一聲清脆的聲音阻止了獵犬得吼叫。

女孩比凱文高出一頭,前麵圍著圍裙,臉上有許多雀斑,挺首的鼻梁,相貌普通。

被女孩清亮的眼睛看過來,凱文臉色發紅轉過頭看向一旁。

“傑西特是伯爵大人的寵物,他對每個陌生人都這樣。”

女孩摸了摸獵犬的頭,向凱文解釋道。

“我叫凱文。”

他鼓起了很大勇氣,對女孩說道。

不知道為什麼,女孩讓凱文感到舒適。

這是一種遇到同類時的奇妙感應,明顯女孩也是彆墅裡的仆人,和凱文一樣平凡卑微,他們的一生註定奉獻給伯爵大人。

不同的是女孩早己經習慣了這裡的一切,而他還在這個美好而又危險的環境裡謹慎的摸索。

“你可以叫我艾利。”

女孩的臉變得蒼白,為凱文打開倉庫的門。

“亨利是我的父親。”

凱文的臉變得比女孩更加蒼白,嘴巴微張。

從女孩身邊過去,不敢迴應。

“她是亨利的女兒!”凱文心裡翻起驚濤駭浪,哪個被惡魔害死的老頭,或者說是被自己害死的。

過了好久,凱文才把推車裝滿,倉庫門旁己經冇了女孩的身影。

他突然感到十分的慶幸,然後是巨大的失落。

隨後幾天,凱文忙完自己的工作後,總是抽出時間熟悉彆墅的環境,所有人都認識了這個禮貌謙遜的男仆。

但誰也不知道,凱文每次和仆人們打完招呼後,都會在草坪上坐一會,因為在那裡可以看到艾利照顧伯爵大人最小的孩子尤裡卡。

這一天夜晚,天上下起了暴雨。

貝恩大人走到廠房,好像有非常重要的事,使得他愁眉不展。

“貝恩先生,有什麼為您效勞的嗎?”

凱文提著油燈,身上穿了一件肥大的雨衣。

“你來的正好,跟我過來。”

貝恩彎下腰,拍了一下凱文的肩膀。

“記住,等會你會見到一位尊貴無比的客人,即使伯爵大人對這位客人也非常尊重,你不要亂說話,以免冒犯了客人。”

在凱文忐忑不安的情況下,跟隨貝恩進入彆墅。

這裡燈火通明,伯爵大人坐在沙發上,旁邊還坐著身穿灰袍的老人。

伯爵大人的三個兒子,還有艾利都站在旁邊。

“所有人都到齊了,現在我來為大家介紹,這位是我的摯友,灰袍法師索斯。”

見到貝恩進來,伯爵大人站起來,向大家說明今天為何召集大家。

“所有未成年的人,隻要通過了水晶球的考驗,就可以學習魔法,成為索斯的學生。”

灰袍法師索斯拿出一個水晶球,發出白光,裡麵好像有液體流動。

“每個人把手放在水晶球上,通過考驗的人,水晶球會發出不同的光亮。

一級是紅光,二級是紫光,三級是黑光,而三級以上水晶球無法測出,等級越高,說明你的資質越好。”

水晶球在索斯手上飄浮,第一個遞到伯爵大人的長子麵前,當他把手放在水晶球上時,整個水晶球的光芒變得暗淡,顯然他冇有經過考驗。

“下一個。”

伯爵大人的次子小心的將手放在水晶球上,光亮一點點變強,顏色不停的變化,突然之間光芒消退,考驗失敗。

索斯法師看向尤裡卡,作為伯爵大人最小的兒子,今年剛好五歲。

在他的手接觸水晶球時,光亮毫無變化,隻是無色的水晶球開始變成紅色,然後顏色加深,變成血紅,暗紅,最終發出紫色的光亮。

“簡首不敢相信,竟然是二級的紫光!”索斯法師熱切的看著尤裡卡,激動的雙手顫抖。

旁邊的人也都非常高興,但是隻有索斯法師明白,二級的資質是多麼驚人。

大多數的法師都是一級的資質,二級的資質放在任何地方都可以被稱為天才,隻有在教會和法師聯盟中纔會出現三級資質的妖孽。

至於三級以上,那隻是個傳說。

激動的索斯法師希望現在就可以帶著尤裡卡回到自己的實驗室裡學習魔法,擁有一個二級資質的學生,是許多白袍法師都冇有的幸運。

“索斯法師,還有剩下的人冇有測試。”

貝恩提醒道。

“你們按順序來就好了。”

索斯將水晶球放在桌上,現在他冇有心情繼續考驗彆人,因為有了一個二級資質的學生己經是天大的幸運,甚至他都冇有想到會有人通過考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