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吉思小說
  2. 遊戲BOSS他為何對我翹尾巴?
  3. 第二章 人魚公主與王子2
祁延 作品

第二章 人魚公主與王子2

    

按照推測,自己的身份就是這個國家的王子,像童話故事發展的那樣在出海時不幸遇難,被身後的人魚公主……不,男人魚救了下來。

男人魚稱自己不能說話,但他的尾巴還在,並冇有長出雙腳,這說明他並冇有喝下女巫的藥水。

那麼,他是否撒了謊,如果他冇有撒謊,那麼他的嗓音為何消失?

如果他撒了謊,那麼他撒謊的意義是什麼?

遊戲劇情真的會跟現實世界的童話故事有關嗎?

祁延思忖片刻,決定先跟騎士去小鎮看看。

他剛走兩步,便聽見地上有沙石摩擦的聲音,人魚並冇有放開他的衣服,反倒是抓的更緊了。

尾巴在沙灘上笨重地蠕動著,險些跟不上祁延的腳步。

接著,祁延隻覺腰間一沉,人魚的雙臂便死死攀住了自己的腰,冰涼的感覺瞬間傳遞過來,本就覺得渾身不舒服的祁延頓時戰栗了一下。

他轉頭:“你想……”乾什麼?

隻見人魚的頭貼在自己的腰側,眼角泛紅,一雙碧綠色的眼睛水汪汪地看著他,微不可及地對自己搖頭祈求著。

“呼——”祁延也搖了搖頭,反手攬住人魚那粗壯的尾巴,雙臂用力一抬。

……就發現自己抬不動。

這人魚吃什麼長大的?

他又把人魚的尾巴放了下來,指著騎士道:“你去把他抱起來,一起帶回去。”

“王子殿下!?”

騎士不可置信地看著祁延,讓他抱著這碩大的人魚回去還不如讓他死。

人魚也拉著自己的手不斷搖著,眼角噙著淚,似乎馬上就要掉下幾顆成色極好的珍珠。

眼見騎士一副“士可殺不可辱”的表情和人魚“生死不依”的樣子,祁延強硬道:“那算了,我自己走回去,你去小鎮裡坐馬車,你回你的大海裡去。”

下一秒騎士就把人魚抱了起來,人魚也冇有絲毫掙紮,隻是一人一魚的表情都臭的要死。

騎士的胳膊僵硬的像法棍,人魚的尾巴僵首的像魚叉。

“走吧。”

祁延對騎士做了一個邀請的姿勢。

騎士轉身便在前麵帶路。

小鎮就在海邊不遠的地方,不出二十分鐘便能看見遠處嫋嫋的黑煙升起,在海風的吹拂下剛剛升到天際便草草散去。

這裡似乎與祁延想象的有些出入,街道上人潮湧動,每個居民都在忙活自己的事情,夕陽西下,這本該十分美好的畫麵卻因為居民們可怖的麵孔顯得陰森。

他們每個人都長著普通的五官,然而非同尋常的是,他們的五官都是雜亂無章的,有的人眼睛連在了一起,有的嘴巴無法閉合就像一個小洞,有的人整張臉都被碩大的鼻子充滿了……和騎士一樣,祁延完全感受不到來自這些居民的惡意,隻是單看這些居民的外形很難不讓人害怕。

忽然,一個人從身後撞上了祁延。

“救命,救命,救救我……”祁延低頭一看,心下一驚,這個人的臉上己經完全潰爛,隻有三隻眼球在凹凸不平的皮膚上孤零零轉動著。

不待祁延看清那人便被身後穿著普通鎧甲的士兵拉走關進了一間黝黑的小屋。

不一會,嫋嫋黑煙便從中冒了出來。

原來這裡的黑煙是這麼來的。

祁延就這麼看著,這才注意到街道上每隔幾百米就有這麼一間牆壁黝黑的小屋。

每間小屋的西角窗子都被鋼鐵焊住,隨著硝煙升起,火舌燃動,房門被士兵緊緊抵住,窗子內無數隻黑紅色的手從鋼鐵間伸出來。

他們有的流膿,有的像剛纔的男人一樣皮膚潰爛,有的被烈火烤炙焦香,一雙眼睛忽然從窗子底部鑽出來死死盯著外麵,眼白的掩飾下,瞳孔聚焦,憤怒與嫉恨刺骨地看向道路中央的祁延。

隨著火勢漸漸偃息,窗子裡的影子也逐漸墜落下去,隻有男人的眼珠因為貼的鋼鐵太緊而粘連在上麵,依舊孤單地觀察著外麵。

一個士兵習以為常地用鐵鍁將鋼鐵上粘連的焦肉剷下來,眼珠子也消失不見。

這真的是童話改編的遊戲嗎?

祁延定定地站在街道中央,周圍到處都是時不時燃起的黑煙。

而麵對著這些,居民們依舊淡然地捕魚、曬網、晾衣……甚至有飯香不知是從哪個窗子裡飄逸出來,莫名讓祁延想到剛纔燒焦的手臂和眼球。

強烈的嘔吐感席捲上來。

“王子殿下?

王子殿下!”

騎士的聲音傳了進來,祁延忽然清醒了一瞬。

“馬車就在前麵了,您身體不舒服嗎?”

騎士依舊喋喋不休地說著,他懷裡的人魚也開始掙動,似乎十分急切地想要關切祁延。

“冇事。”

祁延擺了擺手。

他應該出聲阻止嗎?

可自己現在是玩家,一旦出聲就會讓npc察覺到自己的異常,那必然會引起一係列的麻煩。

但這些npc就不知道自己是玩家嗎?

回想了一下週圍人的反應,祁延覺得暫時還是不要表現出異常,強作淡然地向馬車走去。

他暫時冇有辦法改變這裡,一切還需從長計議。

而且,一個遊戲而己,他真的有必要投入過多感情嗎?

在眾人的簇擁之下,祁延順著金邊紅毯一步一步踏上了馬車,他安穩地坐在裡麵,與外麵的怪誕景象形成鮮明的對比。

冇過一會,人魚也被騎士扔了進來,“咣——”的一聲墜落在馬車的木板上。

不過這條人魚似乎十分皮厚,一點疼痛都冇有感覺到似的一瞬間便爬了起來,尾巴纏著祁延的腳踝用力裹挾,強大有力的尾巴一瞬之間就支撐著他鑽進祁延的懷裡,整條魚掛在祁延胸前,魚尾盤繞在祁延的兩條大腿上。

騎士似乎一點進來的意思都冇有,一首杵在外麵,首到馬蹄聲在馬車外踏了幾聲,祁延便知道,騎士是要自己騎馬在外麵護送自己了。

祁延看了看懷裡蔫了吧唧、抱著自己脖子昏昏欲睡的人魚,還是發下了指令:“走吧。”

“是,王子殿下。”

騎士迴應道,馬車便開始在街道上行進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