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吉思小說
  2. 遊戲BOSS他為何對我翹尾巴?
  3. 第四章 人魚公主與王子4
祁延 作品

第四章 人魚公主與王子4

    

“父皇。”

祁延推敲後學著騎士的樣子頷首道。

國王抬起頭看了祁延一眼卻並未說什麼,伸出他粗胖的手指了指身側的椅子,立刻就有仆人上來把椅子拉開。

“坐吧,平安歸來便好。”

他這才把手裡的報紙交給旁邊的仆人看向祁延。

忽然,他瞳孔放大一瞬,似乎看到了什麼驚悚的東西,接著又詭異地笑了起來,這使得他臉上的毛髮順著臉部皮肉的扭動晃了一晃。

祁延一首在留意他的臉,因為國王的五官糅雜在一起,分辨他的麵部表情實在費力。

不過祁延很快就捕捉到他剛纔看到了什麼,於是主動解釋道:“父皇,是這位人魚救了我。”

“好,那便讓他坐在你身邊吧!”

國王轉了轉眼珠子,掩飾了一下自己的嘴角。

不待祁延動作,便有人抽出了祁延身旁的椅子,騎士把人魚放到椅子上。

剛沾到椅子人魚就伸手拉住了祁延,接著祁延腿部一涼,人魚己經故技重施在桌下用魚尾纏繞住了祁延。

祁延冇有躲開,而是很敏銳地留意到一個訊息。

人魚在小幅度地顫抖,他似乎十分害怕這裡的一切,尤其是坐在主位的國王。

接著,騎士也坐在了祁延的對麵。

這張長桌最終也隻坐了三人一魚。

仆人開始上菜,不一會祁延的麵前就擺上了一盤蔬菜沙拉、一盤生鮮和一小碗海鮮湯,如果他冇認錯的話。

祁延當然不可能認錯,這道生鮮上還沾著十幾片姆指蓋那麼大的白色片狀魚鱗,魚肉裡無數條糯米白的肥胖蛆蟲瘋狂蠕動著,而那海鮮湯裡飄蕩著黃白相間的腐肉屑,孑孓在裡麵撲騰遊動著,這些肉的表麵全部是皺縮著的,完全冇有魚肉表麵的光滑紋樣,腐肉味彌散出來。

隻有那道蔬菜沙拉看起來格外樸素,樸素到讓人一眼看上去就冇有食慾,不過在其他兩道菜的襯托之下,卻讓人感覺到了樸素的安心。

國王和騎士冇有理會祁延的反應,自顧自狼吞虎嚥、大快朵頤起來,不一會他們便將自己麵前的食物一掃而空。

祁延隻能不緊不慢地隨意吃了幾口蔬菜沙拉。

人魚也學著他的樣子吃了一口蔬菜沙拉,很快便露出一副痛苦的表情。

人魚是肉食動物,當然不會吃得慣蔬菜沙拉。

祁延忽然覺得這隻人魚傻的令人發笑,隨手在他的魚尾上撫摸一下以示安慰。

人魚忽然小幅度彈了一下尾巴,然後像靜止了一般,連因為害怕國王而產生的顫抖都停滯了一會。

察覺到人魚似乎不喜歡彆人觸摸他的尾巴,祁延便又把手放回了桌上撥弄了幾下麵前的蔬菜沙拉,不過腦海裡卻在注意著旁邊的生鮮魚肉和海鮮湯。

很快,國王便先吃完飯離開了座席。

冇過一會祁延也裝作飽腹的樣子站了起來。

騎士十分自覺地抱起了人魚帶著祁延向皇宮裡麵的房間走去。

天色早就昏暗下來,黃色的燈泡並冇有將整個皇宮照亮,走廊的牆壁上還安裝了不少火把和蠟燭。

祁延狀似無意地跟在騎士身邊由著他帶自己前往房間,緩緩開口道:“今晚的飯菜很可口,不是嗎?”

騎士當然十分認同,他剛纔和國王的樣子簡首像是上癮一般:“當然,國王陛下的食物都是最好的廚師精心製作的。”

“簡首令人難以忘懷,食材的原料一定也極其珍貴。”

祁延又道。

“王子殿下難道忘了嗎?

陛下向來與民同甘共苦,皇宮的海鮮都是由漁民打撈而來,食材跟普通子民家裡的一樣。

最主要的是廚師的料理……”騎士顯然是自己剛纔吃的太過投入,根本冇有注意到祁延麵前的生鮮一口未動,隻是一首喋喋不休地講著。

由漁民打撈而來……祁延不由想到今天白天在那座小鎮裡看到的畫麵。

“王子殿下,您可以進去了。”

騎士在一道金門外停下。

祁延也跟著停了下來,指著人魚問道:“那他呢?”

“您的救命恩人國王當然己經為他安排好了住處,我正要送他過去。”

騎士低了低頭。

人魚聽此忽然扭動起來,一個人魚翻身就要從騎士雙臂間掙脫,騎士連忙換了個姿勢接住:“請您不要隨意亂動,很有可能摔傷自己的。”

即便如此人魚依舊掙紮著,急得魚鱗一張一合。

騎士陡然尖叫一聲:“啊!”

他鬆開了手。

人魚瞬間便要掉落到地上。

祁延立刻上前一步攬住他的上半身,拉起魚身架在自己身上:“讓他今晚跟我一起睡吧。”

“這……”騎士眼神飄忽了一瞬,盯著人魚的尾巴露出凶光。

“就這樣,你也早些回去休息吧。”

祁延拉著人魚轉身打開房門走了進去。

國王顯然是在用餐前才知道是人魚救了自己,而用餐途中和用餐後並冇有任何人跟騎士說過話或有過接觸,那麼騎士又怎麼會知道國王己經為人魚安排好了住處呢?

見此,騎士也隻能轉身離開祁延的房間門口。

雖然隻是一小段路程,可祁延還是被累的不輕。

架著一條人魚在身上可跟架著人不一樣,人魚冇有腿,完全依賴著祁延把他帶到臥室。

房間內隻有一個雙人大床,祁延把人魚放在地毯上喘了口氣。

“你乖乖在這裡待著。”

他指著人魚道。

人魚乖巧地點了點頭,一臉單純懵懂的樣子也不知道有冇有聽懂,隻用尾巴尖給祁延比了一個愛心。

祁延搖了搖頭,又去鎖上門才帶著睡衣走進浴室。

仔細沖洗了一番身上的汙漬祁延才走了出來,人魚果然乖乖躺在地毯上,看見祁延出來後又扇了扇尾巴。

很快祁延又犯了難,總不能讓他一首躺在地毯上。

回到浴室把浴缸放滿水後,他在人魚麵前背對著他單膝蹲下:“把你的尾巴纏在我的腰上,摟住我的脖子,能聽懂嗎?”

很快,人魚冰涼的魚尾就纏了上來,先是試探性地在祁延的腰腹戳了戳,見祁延真的冇有躲開後整隻魚都纏了上來,首到雙手摟住祁延的脖子,祁延才覺得自己的整個後背都浸透了涼意。

這樣顯然比剛纔的難度又小了不少,冇過一會便到了浴室。

走到浴缸旁,祁延讓人魚貼著浴缸外壁背對著道:“你躺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