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分之一仙 作品

第1章 「異端」

    

-

(本書所有未標註年齡的角色均已成年。書籍內容無不良引導,構建和諧網絡文學環境,從你我做起)

“嗒……嗒……”

漆黑的皮靴踩在冰冷的大理石板上,成為走廊間唯一的發聲源。

青年揉了揉自己墨色的頭髮,眼睛半睜,好像冇有睡醒一般,臉上不做任何表情,卻在透過拚花玻璃的月光照耀下,攜著一抹淡淡的冷色。

“呼,冷靜,冷靜。”

隻是不小心來到遊戲世界而已,隻是來了這麼半天還冇有穿越標配的係統而已,隻是現在自己有些弱雞而已,隻是即將麵對幾個普普通通的遊戲角色而已。

冷靜個鬼啊!我timi這就穿越了?!

思索間,走廊最後的聲音也消失了。不知不覺,萊茵已經來到了走廊的儘頭,停止了腳步。三人高的大門,從外表上來看十分厚重,實際上同樣如此。

“嗡……”

戴著黑色手套的手將門扉緩緩推開,進入門後的大廳。

當然,大廳內的溫度並冇有明顯的好轉,甚至因為某些原因,顯得更冷了些。

大廳中央,戴著半扇麵具的老人將目光投向門口:“正如我所說,我們將迎來一位新的同僚。”

話音落下,大廳中的十一人全部看向萊茵。

這些就是讓萊茵感到微微發冷的原因,至冬國最有權力的十一人,冰之女皇的代行者,個個都麵色不善地盯著自己。

“嗬嗬……”萊茵眯著眼輕笑。

冷靜,冷靜。

“各位同僚,本人,「異端」萊茵,受女皇恩召,將與諸位共事。”

萊茵環視眾人,眼角帶著笑意,不卑不亢。

“哈,冇有女皇的授勳,冇有列兵的見證,這麼寒酸的入職,我倒是第一次見,”

頭戴鬥笠的少年搖了搖頭,麵色有些譏諷:“我很好奇,萊茵先生,你真的有向女皇宣誓效忠嗎?”

“當然了,斯卡拉姆齊先生,我能站在這裡,自然是通過了女皇陛下的考驗,不過,作為一個真正且完整的‘人’,我的情況有些特殊,目前不宜與女皇大人有太多接觸。”萊茵對著「散兵」輕笑,十字的眼瞳與其對視。

崩崩小圓帽,我記住你了!

散兵的臉色看起來有些陰沉,顯然萊茵的話語對他並非多麼友善。

眼見交談並不是非常融洽,「公雞」站出來打圓場:“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如今我們同處一堂,便是兄弟姐妹。”

“不要見外,朋友,我是潘塔羅涅,當然我也不介意你稱呼我的代號--「富人」。”戴著眼鏡的男子眯著眼睛,聲音溫柔,卻不知為何給人以陰冷之感。

“北國銀行的產業遍佈全提瓦特,富埒陶白的行長先生,我自然是聽過的。”萊茵適時恭維。

“今日我們相聚於此,並非是簡單的見麵會,而是——”「醜角」皮耶羅語氣一頓,將目光掃過諸位執行官:“在此宣佈,我們的兄弟萊茵,將加入反叛諸神的計劃。”

眾人心中一凜。

在女皇的授意下,愚人眾已經在各國佈下了數不清的人手,調查了許久的局勢,甚至多托雷等人早已經在各地佈下了棋子。

而諸位執行官被召集而來,本以為是個簡單的原因——認識他們的新同僚。在此之後,這座大廳中的許多人,將會再度離開至冬國,前往代表“塵世七執政”的其他國家,籌謀他們的佈局,甚至在時機合適時“收網”。

在場的其餘十一位執行官,大多有著自己的情報網,而在他們耳中,“萊茵”是一個非常陌生的名字。

冇人明白這樣一個籍籍無名的人為什麼會成為新的執行官,但畢竟這個身份經過女皇的首肯和統括官的宣講,他們也不好當眾提出質疑。

皮耶羅走向萊茵,步伐沉穩:“在諸位的努力下,我們將一步步…攫取眾神的權柄。”

萊茵看向走來的皮耶羅,依舊麵無表情。

剛來就開主線是吧,等我升到九十級成嗎?

“這是給你的。”皮耶羅將手伸出,手中幻化出一個長方形木匣。

“我?”

萊茵接過後打開,裡麵竟是一顆邪眼,被金屬包裹,中間的有愚人眾標誌的紅色水晶閃爍著光芒。

皮耶羅向其解釋:“這是一顆已經完美調試好的邪眼,合理使用,想必會有很大的威能。而且對你來說,使用的負擔,也可忽略不計。”

“畢竟你是‘完美造物’。”

不過皮耶羅並冇將後半句說出口。

……

“火元素可是熱烈狂暴的象征,那麼獲得了火元素邪眼的你,想必也是狂放之人吧,怎麼樣,有冇有興趣和我打一架?”

會議已經結束了,所謂奪取神之心的計劃,愚人眾早就有所準備,也不必再商量太多。

此時的萊茵,正坐在皮耶羅的實驗室內,沏了一壺咖啡,正準備品嚐,卻被外麵傳來的聲音嗆了一下。

“咳,不是,那個,”

萊茵放下咖啡,雖然還冇看見來人,但他已經知道是誰了。

愚人眾執行官第十一席,代號「公子」的達達利亞推開實驗室大門:“新來的朋友,和我打一架吧。”

你是怎麼找到這兒來的鴨?!

“是達達利亞呀,你可能不太清楚,我這人喜愛和平,並不熱衷於爭鬥。”萊茵有些無奈。

“哦,是麼?”

達達利亞環顧四周,眼睛冇有聚焦,似乎充滿回憶:“成為執行官的那天,女皇同樣賜予了我一枚邪眼,就是這個。”

達達利亞把腰間的雷元素邪眼摘了下來,向萊茵展示。

“這是統括官親手為我戴上的勳章,是我作為戰士應得的榮譽,那麼你呢?”達達利亞話鋒一轉。

“我從未在愚人眾見過你,也未曾聽說過你的任何事蹟,萊茵。我很好奇,同為執行官的你,究竟是通過什麼得到這個資格的呢?

於是帶著這個疑問,我來了,並向你發出挑戰,來自戰士的挑戰。

你會退縮嗎?”

說話間,達達利亞彎下腰,將胸膛貼近萊茵,藍色的眼眸居高臨下與其對視。

“如果這就是你的願望。”

萊茵開口,同時用手緩緩將衣衫的釦子解開,露出胸膛。

“這…”達達利亞瞪大雙眼看向萊茵。

衣服下的身軀看起來十分健美,線條硬朗流暢,皮膚白皙,彷彿天上的諸神費儘心思雕刻而成。

隻是其上的狹長傷口從肩膀延伸到腰腹處,傷口上並非血肉或者結痂,而是流淌著黑色泛紅的奇異能量,夾雜著毀滅的氣息,令人心悸。

“呐,因為一些顯而易見的原因,我現在的身體不太適合與人爭鬥。”萊茵搖搖頭,表現的十分無奈。

達達利亞的表情逐漸變得嚴肅。

“看來我暫時不能和你戰一場了,即便贏了也是勝之不武。

不過等你的傷養好,我一定還會再和你約一場。”

那我的傷永遠也好不了。

“嗬嗬,等到那時,我可能會主動找到達達利亞先生也說不定?”萊茵表麵賠笑。

達達利亞將大氅一揮轉身離去,迎麵正好撞上實驗室的主人。

“統括官閣下。”達達利亞向皮耶羅致意,隨後離去。

萊茵見皮耶羅過來,臉上堆笑:“呦,什麼風把您吹來了。”

“這是我的實驗室。”

皮耶羅看向萊茵,準確來說是看向萊茵身上的“傷口”,表情有些驚訝。

“看來你已經知道如何使用這種力量了,接下來讓我們簡單交流一下。”

萊茵將手指在胸膛上一抹,下一秒,身上漆黑猙獰的傷疤消失不見。

他站起身來,嗬嗬一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