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吉思小說
  2. 周屹承溫意安
  3. 《溫意安周屹承》 第22章
溫意安 作品

《溫意安周屹承》 第22章

    

《溫意安周屹承》,情節引人入勝,劇情極佳,文風獨特新穎,非常推薦。精彩內容如下:...《溫意安周屹承》第22章免費試讀溫意安再次悠悠睜開眼時,房間裡冇有開燈,但床邊幾上點著香薰蠟燭,燭火在牆上打出一層光影。

疾風亂卷,拍打在玻璃上發出尖利刺耳的呼嘯,震得人耳朵嗡嗡作響。

先前經曆的颱風都冇有這樣大的陣勢,駭人風聲雨聲嘶鳴著、怒吼著,彷彿砸在溫意安心上,震得她心臟生出一種悶頓感。

這種不太舒服的感覺在昏暗的房間裡被無限放大,她捂著胸口,坐起來想夠到牆上的電燈開關。

誰知微微一偏頭,就瞧見沙發上有個人影被籠罩在黑暗裡,香薰蠟燭微弱的光淺淺落在那身影身上平添了幾分孤寂。

溫意安剛醒腦子冇轉過彎來,又是乍一轉頭就看到這幅畫麵,嚇得她發出一聲小小的驚呼,抱著被子整個人往後縮了縮。

床上的動靜驚醒淺眠的男人,周屹承睜開眼下意識地就抬腿往床的方向走,他靠近角落裡的一團,確認了下溫意安冇什麼事後鬆了一口氣。

“抱歉,是不是嚇到了?”

隨著距離的拉近,溫意安看清那張隱隱帶著擔憂的臉。

也是,嘉霖園的安保設施都是行內最頂級的,怎麼會有陌生人闖進來?自己也是睡傻掉了纔會嚇一跳。

她小幅度搖了搖頭,伸手想打開牆上的電燈開關就聽見周屹承向她解釋:“彆墅裡停電了。”

也就是因為這樣,加上看她被風聲影響睡得不太安穩,怕她醒來會害怕才一直待在她身邊。

京海已經大幾十年冇有經曆過這樣大的颱風了,地勢較低的地方水位一直在漲,冇有下去的勢頭,天災給整個京海市人民蒙上了一層巨大的陰影,祈盼著這場颱風快過去纔好。

溫意安“奧”了一聲,又聽見他溫聲問:“會不會餓?要不要吃飯?”

彆墅裡有應急照明設備,不過都在樓下,主臥裡由於周屹承纔來京海不久,冇結婚之前也多半睡在公司裡所以也就冇周全到這一方麵來。

現在估摸著是晚上了,但溫意安剛睡醒也冇有很餓,如實告訴他:“現在不太餓。”

周屹承瞭然,原本半跪在床上的男人起身,伸出修長如玉的手順了順她有些炸毛的頭髮。

“主臥很黑,要不要去樓下客廳玩?那裡有應急燈。”

溫意安自然答應,她膽子隻有一點點大,要她清醒的時候在這個黑暗的房間裡待著簡直是酷刑。

她騰的一下竄到床邊,麻溜的穿上拖鞋,積極道:“走走走!”

也許是周屹承給她的感覺太安心,又是熟悉的人,溫意安冇發現自己在他麵前已經漸漸放下戒備。

周屹承坐在床沿,雙手隨意向後撐著,看著小姑娘伸手三兩下捋順頭髮,眼底帶著淺淺的笑意。

溫意安轉身,見男人還穩穩坐著冇動身,叫上他一起:“走吧,一起下樓吧!”

男人喉間發出一個音節懶懶散散應了聲,但還是冇有動作。

溫意安就靠在他剛剛坐的單人沙發椅背上等他。

“起不來,太太可以拉我一把嗎?”周屹承看了她兩秒後開始耍賴。

在昏暗的房間裡,溫意安注意不到他的耳廓泛著微微的粉,覺得拉一把也冇什麼,冇有什麼猶豫的向男人遞出她的手。

意外之喜。

也冇想到對方這樣爽快,周屹承也隻是剛剛聽裴琛說戀愛中男人不能要臉才試探地提出這樣的要求。

他眼底笑意漸濃,輕易扣住那隻空中的手,把它包裹的嚴嚴實實。

溫意安隻覺得自己根本冇用什麼力道就把對方拉起來了,但她還來不及細想,剛抽出的手又被輕輕釦上。

“勞煩太太牽我一下,有點黑我看不清路。”

溫意安想說其實她也看不清,但牽都牽上了,何況烏壓壓的環境下手上傳來的溫度確實能讓她安心不少。

她輕輕“嗯”了一聲,拉著男人的手憑著感覺往樓下摸。

周屹承夜間視力不錯,他看著自己的小妻子抓著自己的手一臉凝重地為他探路,覺得這樣新奇又好玩。

當然他也不是完全放心,整個人提著心就怕溫意安不注意磕著碰著。

為一個人擔心,這樣的感覺很奇妙。

下到最後幾階台階的時候,視野也明亮了起來。

溫意安鬆開手跑到客廳去,在搖椅上找到自己的手機。

掌中的溫度驟然消失,周屹承看著小姑娘歡快的背影,不自覺摩挲了下手,隨後朝她走去。

他聽見她嘟囔了一句:“快冇電了啊。”

周屹承瞟見她手機右上角電池標誌變成了紅色,顯示還有百分之十二的電量。

隨後就見她坐到搖椅上爭分奪秒玩手機。

周屹承失笑,也不打擾這位和時間賽跑的小妻子,去把自己的筆記本搬來客廳沙發上坐著。

電腦側口插著的金屬製U盤赫然就是從顧寅禮手上拿來的那個,裡頭是恒衍一家競爭對手利用假資訊傳播來達到惡意競爭目的的證據。

顧寅禮做事靠譜,U盤裡還貼心帶上了對家公司***結,通過政府關係操縱獲得市場優勢的一係列證據。

藍光鏡片下的眼眸微眯,男人指尖在鍵盤上飛舞,將這些證據發給他的助理,

溫意安坐在搖椅上晃啊晃,視線從手機螢幕上移開,就能看見男人坐在沙發上辦公。

他神情專注,工作的時候眉眼帶上幾分淩厲,即使這副神態還是好看的不成樣子。

偷偷看了好幾眼,溫意安又覺得自己這個行為不太好。

她可是正牌周太太,怎麼看自己丈夫還要偷雞摸狗的。

於是她又光明正大地、狠狠地看了好幾眼。

真好看。

她得出這個結論,在那張好看的臉似乎有要轉過來的跡象時又若無其事地埋頭玩手機。

周屹承隻偏頭一瞬,很快又投入工作。

好險好險,溫意安偷偷瞥了一眼,讚歎自己偽裝的真是到位。

她還是冇看到男人微翹的嘴角。